[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盛雪文集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六)朱案厮杀 港商垫底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七)朱小华案将宣判,刑期十五年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多伦多举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图,视频)
·吴英死刑案面面观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恭贺盛雪出版诗集《觅雪魂》

    陈破空

   
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右一为陈破空 我们的朋友盛雪,我们熟悉她,是因为她的政治活动。然而,我们更 应该熟悉她的,是她的文学创作。我相信,盛雪女士持之以恒的文学 耕耘,根植于她的信念,在一首题为《诺言》的诗中,盛雪表达了这 种信念:

     “那个荒凉的春天我向大地许下诺言   孤身上路去追赶我命中注定的信念   去追赶背叛的太阳   抢回阳光还你温暖   大地给我以公平的回报   卸掉河流山川的锁链让万物直起腰杆。”

   在流亡中,我们要谋生,我们要从事政治反对运动,在这之余,我们 的一部分朋友,包括盛雪,还从事文学创作。而这种文学创作,就只 能是业余书写;虽然是业余书写,却是心灵和真情的书写。可以说, 以盛雪为代表的流亡民运人士的业余创作,胜过国内许多作家的专业 创作。流亡中的写作,流亡的艰辛,但盛雪却乐观,无怨无悔。她宣 布:“我不是一个不幸者。”盛雪曾经这样写道:

     “正因为痛苦汇成了河,幸福的小船,才能安全地通过。   正因为种下了苦难的种子,收获到快乐,才是如此难得。   正因为走惯了崎岖的荆棘路,前面的阻碍,才算不上什么坎坷。   正因为到处是羞辱和冷漠,我才懂得,人要有尊严地生活。”

   盛雪的这首诗,题为《我不是一个不幸者》。是的,盛雪不是不幸 者,我们都不是。至少,我们还可以与真理同行,与未来共存。而无 须看人眼色,仰人鼻息,苟且偷生,一如国内那些御用文人。

   在当今中国国内,一切都被商业化和庸俗化了,文学也不例外;无数 产品属于假冒伪劣,文学作品也不例外;许多人堕落了,作家也不例 外。张艺谋试图要向外国人炫耀中国的历史,却虚假得令人不堪;贾 平凹自以为在炮制当代《红楼梦》或《金瓶梅》,却浅薄得令人作 呕;余秋雨妄图给国人以“道德训示”,却虚伪得令人恶心。

   在中国,深入每一个角落的当代独裁,远远超过历朝历代。当代极权 者,垄断了政治,垄断了社会,也垄断了文学。官方作家,御用文 人,他们在笼子里的书写,成了鹦鹉学舌,邯郸学步,供极权者娱 乐,而对于大众,则是精神鸦片。在那种条件下,除了当今尚有少数 异议人士的不屈呐喊,早些时候,即便沈从文式的沉默,也显得不 易。

   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给德国小说家君特.格拉斯,他在获奖仪式 上,发表了题为《人类的毁灭已经开始》的演讲辞,其中,有这么一 段:

     “比其他艺术更甚,文学预设一个确定的行动场所──那就是未   来。文学的生命,长过绝对的统治者;文学的生命,长过神学或   意识形态的教条;文学的生命,长过一个又一个的独裁政府。审   查制度一再被解除,言论获得自由。文学的历史,有一部分,就   是书籍战胜审查制度的历史,作家战胜权势者的历史。因此,在   最坏的时代,文学都永远拥有一位盟友──未来。文学,具有最   强大的持久力。”

   当然,君特.格拉斯在这里所说的文学,是真正的文学,是人学,是 人性的艺术。在真正的文学面前,坦克和机枪是无能为力的;坦克和 机枪终将锈蚀,而真正的文学,却具有不朽的生命力。所谓柔能克 刚,柔胜于刚,就体现于此。

   
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2008年2月5日纽约新书发布会

   我祝贺盛雪女士新诗发表!并祝愿她,胸中日月,笔下乾坤,更上一 层楼!

   (2008-02-05在《盛雪新诗发表会》上的发言) 民主论坛 2008年2月1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