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盛雪文集
·杨茂森:盛雪被污蔑的深层原因
·环球邮报:远在海外的盛雪遭到中国政府的恐吓
· 前中國外交官談中共在海外線民的醜陋技倆
· 罗乐:盛雪受攻击非民运内斗
·新唐人电视台:民陣主席盛雪 訴說受攻擊事件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晓风:盛雪得罪了谁?(图)
·纽约时报:中国海外影响力增加,加拿大华人担忧自由
·中国海外的批评家遭受被泼污和电脑攻击
·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民陣加拿大就陳毅然等所投訴盛雪之事項的調查報告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北明

   

   

   研讨会主持人让我自我介绍。我的身份很简单,我是盛雪的朋友,我是她的诗歌的读者。

   

   
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每个时代都独一无二,我们的时代使所有时代都重叠累积成一个前所未有的独特时代:人类从来没有如此接近又如此疏远,如此了解又如此隔膜,如此富裕又如此贫困,如此强大又如此脆弱。东方中国还自囿于专制、仇恨、恐惧和虚无主义的历史破晓前夜;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在狭窄贫瘠的地中海海岬为彼此的宗教和生存而流血征战;曾经辉耀了五百年又黯澹了一个世纪的的欧州文明之光仍然扑朔迷离;在弗拉基米尔大道上苦苦行走了三百年的俄罗斯,仍旧徘徊不定;而年轻的美国,负担着人类自由与幸福的重轭,不堪其累……。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这也是盛雪的《觅雪魂》诗集出版的时代。

   

   

   再看看我们的人文生态环境。我们的先辈失语在奥斯威辛的铁丝网和古拉格的极地前;我们一代的梦想碾碎在天安门广场的坦克履带下;我们的下一代则面对纽约世贸中心的硝烟,举杯狂欢他们的太平盛世……这就是我们的人文环境,这也是盛雪《觅雪魂》之形成的人文环境。

   

   

   也许你会说,这与我们、与盛雪的诗集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有关系。别看我们今天此刻西装革履坐在这里,相互道安,满脸都是礼貌、谦和、温雅的微笑。其实,当你回到家,当你关起门,当你面对自己,我们每个人都会在生命的某个时刻,感受到内心的寂寞悲苦。我们真正是四顾苍茫、两手空空、一无凭藉。所幸的是,我们还有一切荒唐、粗鄙,苦毒、嫉恨、怨怼、甚至仇恨、罪孽和邪恶不能最终彻底泯灭的那一点真诚、那一点良善、那一点美丽和爱,还有那一点真诚、良善、美丽和爱所铸造的一颗敏感的心,还有由这颗心所产生的诗。这正是盛雪的诗产生的心理和精神背景。

   

   

   就是这些诗,在每一个平庸的日子,每一个平凡时分,收集着散失的文明碎片,连接着隔绝的村落,表述着我们内心的独白,抚慰每一个孤独的灵魂。也是这些在心灵的荒郊野外飘荡的残字,在白天和黑夜,在流亡途中,在异国他乡,记录着我们个人和民族的苦难,坚守着我们的人性,让不幸受难的生命在我们的怀念中复活,从而使阳光君临我们内心和这个社会。千年暗室,一灯可明。这是盛雪这本诗集的功能。

   

   

   多年以前,我参加过美国华裔女作家的一次年会。我清晰地记得,在那次会议上,台湾杰出的文学评论家齐邦媛教授,面对台湾女作家们,曾经有过一句忠告。她说:请关注人类的苦难、民族的大事,让心神走出你的厨房,走出你的家门,走出你的后院;请扩大你的视野,请深化生存体验,请提高你的生命质量。写作的时候,请避免无病呻吟。远望无数为我们留下永恒诗句的歌者和诗人,几乎他们中每一个人都是在充满荆棘的小路上行走,他们从那里接近这世界的边缘,他们把个人的生存感受融进了自己的时代和人类的命脉,他们与所生存的时代、民族、国家共存亡,共荣辱。“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他们用他们的文字,创造了我们观览行吟,长歌当哭的诗歌圣地。这也盛雪这本诗集中一些诗的境界。

   

   

   这些日子,在中国的南方,一场弥天大雪覆盖了天地;在美国北部,天气长久阴霾,却迟迟不肯降雪。就是在这个日子里,盛雪来了。带着她多年来无意成章,随时点化的生命的感悟,带着她刚刚出版的这本诗集。多年前,我读她的诗,就觉得那也是我心中的诗。今天再读,我觉得,这些诗,就像是这逐渐变暖的地球对我们这个逐渐异化的世界的慈悲的垂注。

   

   

   这本诗集不能在中国大陆出版,是中国读者的损失,不是盛雪的损失。

   

   

   现在请允许我用我多年前朗诵过的盛雪的一首诗的录音,结束我的发言。我先谢谢大家。

   

   

   

   2008年2月2日

   

   于美国马里兰州波托马克社区中心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Monday, February 04, 200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