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贴]灾难的启示(谢国忠)]
生存与超越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灾难的启示(谢国忠)

灾难的启示(译文)

   谢国忠

   雪灾中,中国展示了在全国范围内迅速调配资源以应对危机的能力,但危机也暴露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中更根本的缺陷。

   危难之中,方显本色。一个人是如此,一个国家也是如此。春节前后的一场冰雪灾害,是SARS以来中国面临的首次严峻考验。SARS后中国经济迅速增长,若以美元计,已比当时翻了一番。从积极的方面看,中国再次展示了在全国范围内迅速调配资源以应对危机的能力。中国自上而下的决策机制,在这种需要全国一心的时刻显示了优势。

   计划的短视

     但这场危机也暴露了中国经济管理的弱点,以及发展模式中更根本的缺陷。中国的经济计划及经济权力的集中都名声在外,但中国的经济管理却不够有远见。

   这场雪灾虽是多年不遇,但以全球标准衡量,并非特别罕见。北欧、北美、日本等都时常经历这种程度的风雪,但并未出现此次中国的混乱。区别就在于处理危机的基础机制。过去十年,中国大兴基础设施建设,决策者却未能在其体系中设置一个好的缓冲机制以应对危机。

     经济计划的缺乏远见也造成了其他方面的代价。例如,对于通胀的预计就不理想。学习经济学的人都应该知道,通胀是经济周期中一个滞后指标。但在中国,很多人却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争论增长与通胀的因果关系上。高通胀率出现时,信贷增长率被降到名义GDP增长率之下,这就意味着紧缩。在紧缩期间,中国必须有耐心,才能降低通胀。因为通胀一旦发生,是不可能很快降低的。政府的政策目标应该是,首先通过信贷紧缩限制住通胀预期,然后在未来三年内引导通胀率逐渐下降。

     能源短缺也部分地反映了经济计划的短视。虽然有不少大型国有企业成长起来,但总体来说,中国的煤炭行业还一直是朝小规模采矿的方向发展。原因就在于,地方政府授予煤矿开采权的那些地方企业,资产规模小,缺乏开采的专业经验。这个行业变得极端分散、资本不足,也很不安全。如果更早就开始实行安全标准,煤炭行业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资金不足的矿主。采矿安全标准姗姗来迟后,许多小煤矿被关闭,导致了暂时性的缺煤。雪灾来临之时,有些人又提出要重新开放那些不安全的煤窑。但这是错的。在现今的高价刺激下,那些大型的、安全的煤矿会逐渐增加供给。政府的责任首先在于加强安全标准,至于市场的稳定,价格机制能够办到。

     还有一个更为战略性的问题是,中国为何不发展核能?如果中国十年前就开始行动,今天的能源形势将大为不同。也许有人说,后见之明也不错。但是,中国有这么多的经济计划者,他们应该有此先知先觉。核能工业的推动已经晚了一步,也还不够充分。沿现有轨道发展,再过20年,核能也难以成为中国主要的能源供应部门,而那时中国的经济发展道路可能已经走过了80%。现在花大力气来促进核能的更大规模发展,是很有意义的。

   中国有庞大的经常账户盈余和日益上升、难以处理的外汇储备,为什么不多投资于核能技术的进口呢?中国还应多买入那些核能工业巨头的股票。铁矿石价格低廉时,中国没有买进。现在价格上涨,中国又想买了。保障中国未来所需,这是经济计划者们的另一个责任,却没有履行好。

     中国的经济计划体系在项目实施和应对危机方面做得不错,但在预计危机方面就不那么突出了。中国人口虽多,民意却往往局限于一个狭窄的范围内。这种文化有助于支撑起强势政府,在管理经济方面有一定优势。但另一方面,它也导致了前瞻性动机的缺乏。这种前瞻也许现在不受欢迎,但对未来却至关重要。在某种程度上,加强知识分子的独立性,是保证中国经济计划有效性的关键。

     既然经济计划不尽如人意,中国就应该更多地依靠市场力量来管理经济。经济计划的原则应该是,经济计划者证明他们能比市场做得更好。食品和能源的定价是今天中国经济的核心,这两个部门是通胀的主要因素。是应该通过行政指令之类的做法来压低价格,还是让高价引起供给上升,从而使价格下降呢?有人认为,第一种方法通过压制通胀,能够延长经济的快速增长。但其实,由于低价抑制了供给面的反应,通胀状况只会越来越糟。价格控制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正确的方法是通过将信贷增长控制在名义GDP增长速度之下,来应对通胀压力,并允许通胀商品的高价来引发供给和需求的反应,从而重建平衡。只要市场能够回到供求平衡,高增长就能够继续。过去50年,许多国家的经济管理都获得了这样的经验,中国还是不要另起炉灶为好。

   住房最紧要

     比起这场雪灾暴露出的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根本缺陷,以上这些问题可能都不算什么。低廉的劳动力推动了中国经济发展,而低廉劳动力的主要来源是农民工。他们是外贸工厂的工人,也是各种基础设施的建设者。然而,在30年的经济发展之后,他们仍然被称为“农民工”。他们不能在城里扎根,每到春节,他们就要返乡,因为家乡才有“家”的感觉。这很不正常。其他国家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经济发展早期也有大量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但他们能够迅速扎根。中国的城市化中,高房价和户口体制,已成为外来务工人员在城市扎根的最关键障碍。

     如果到墨西哥城或是孟买看一看,你会看到城市贫民窟中种种令人不安的景象。然而,贫民窟却是城市化的重要部分。由于外来工人工资较低,他们没有能力负担那些现代化的住宅。贫民窟为他们及其家人提供了价格低廉的住宅,帮助他们在城市扎根。如果他们的孩子能够得到适当的教育,那么他们就能找到高收入的工作,然后搬到现代化的住宅中去。当然,如果没有合理的教育政策,贫民窟的居民可能掉进贫困“陷阱”。

     中国为消灭贫民窟付出了很高的代价。农民工往往在工厂宿舍有一个床位,或是住在建筑工地的工棚里,他们没有地方来给他们的家人居住。所以,他们的孩子只能留在乡下跟祖父母生活。这些孩子并不成长于城市,而当他们成长起来后,很可能还是农民工。农民工们挣了钱,最大的梦想就是在老家盖一所大房子。这可能是一种浪费,因为工作机会都在大城市,他们跟他们的孩子可能都不会住在乡村。

     我并不是支持重建贫民窟,进一步深化中国的城市化还有其他选择。但现在的情况不仅是令人不满,还会引发不稳定。虽然我很钦佩那些冒着大风雪赶回家的人,但数以亿计的人都对他们工作和度过大部分时间的地方没有归属感,这不是一个好现象。甚至,他们可能心生怨恨——在偌大的城市中没有栖身之地,他们建起来的所有楼房都被高价售给少部分炒房人,然后空置在那儿。

     对此,解决方案是大规模发展廉租房。只要地方政府不对土地收费,就可能把此类房的开发成本控制在每平方米2000元。假设收益率5%,那么租金就可以设在每月每平方米8元。假设一个外来务工家庭需要60平方米,那么每月租金就不到500元,这是大部分大城市的外来务工家庭能够承受的。当然,这样的房子必须配以适当的交通设施,以便居住者上下班。

     要发展这样的房产项目,中国并不缺钱。假设有5亿人需要这样的住房,也就是需要大约100亿平方米的总供给,价钱大约是20万亿元(2007年GDP 的83%)。这样的计划可以历时15年,也就是每年6亿多平方米,花费还不到2008年GDP的5%。中国2007年的经常账户盈余将近GDP的10%,应该把这些盈余用来建低价房。花费一半的盈余来发展这样的房产项目,从而保证中国城市化的成功,着实必要。中国GDP每七年就翻一番,到2015年,此项目的花费就只占GDP的2.5%;到2022年,不过1.3%。中国付得起这笔钱。问题不在钱,而在决心。

     这样庞大的工程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来管理。美国在城市化过程中,为管理类似的住房项目,设立了住房和城市发展部。中国可以考虑采用一个相似的管理机制,来引导中国的城市化。而为了支持城市化和工业化,交通和能源方面也应该有相应举措。现在,这些都属于发改委的管辖范围。在一个机构中集中这么多权力是不够有效率的。即便日本和韩国,都没有在一个机构中集中过这么多的权力。

   户口问题求解

     住房是深化中国城市化进程最为紧迫的问题,但对于长远的成功,更为重要的是教育。只有对下一代的教育,才能消除当地人和外地人的差别。农民工在下一代人的词汇中应该消失。只有当农民工子女能够接受大学教育,并且竞争白领职位时,城市化或者说经济发展,才算是成功了。这是目前对于中国发展成功最重要的障碍。日本和韩国都非常成功地实现了过渡,巴西和墨西哥则没有。中国应该学习前者,避免重蹈后者的覆辙。

     户口体制是对中国城市化的巨大障碍。1949年后,中国建立了这样的体制来阻止农村人口涌入城市,因为当时的经济无法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几十年以后,这样的体制产生了一个横贯于农村和城市之间的巨大鸿沟。只有改革开放后,城市里的工厂需要招募农民工来发展生产、促进外向型经济的时候,这两个世界才相连接。但因为城乡生活水平的差距已如此之大,城市更不愿让农民工融入进来。因为城镇人口所享受的社会保障、教育和医疗都将引致高成本,如果农民工能享受到同等待遇,所有农村人口都将涌入城市,城市有可能面临破产。

     美国面临相似的问题。来自墨西哥的1200万非法移民构成了美国经济的一部分。他们的社会地位使他们没有资格享受社会保障或医疗等福利。在美国的一些州,他们的孩子不允许进入公立学校学习。如果美国对这些非法移民授以公民权,所有墨西哥人可能都会涌入美国,美国的福利体系将不堪重负。

   但是,美国不时会对非法移民进行大赦,使那些在美国生活多年的人得到公民身份。在没有社会福利的条件下工作了这么多年,他们已经对社会体系做了足够的贡献。因此,他们享有社会福利,不会给该体系造成重压。

     或许中国也应考虑建立一个类似的体系。对那些在城市工作满十年的农民工,当地政府可以承认他们是一般城市居民,并据此为他们提供福利。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够格,也许会有1亿人。教育方面,这一改变也不会压垮教育系统,因为城市学校由于独生子女政策正面临生源缩减。医疗保障方面也如此,因为医院已经在大多数服务中收费了。而在最低生活保障方面,这些新居民要享有该福利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

     转危为机是可能的。这场冰雪灾难揭示了中国的长处和弱点。如果吸取经验教训,中国的发展将会更加稳健。中国的目标,应该是消除农民工和当地居民之间的差异。农民工家庭也能住在城里,也能在工作地过年的那一天,中国的发展才算成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