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帖]曹瑞涛: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
生存与超越
·[zt]温家宝赴温州能解决中国经济泡沫吗?(2011/10)
·[zt]中国和美国的债务关系(201111)
·[zt]市场的逻辑与政制的张力(201111)
·[zt]冰冷的经济真相(2012/01)
·[zt]为什么我们担心中国经济完了(201202)
·[zt]中国粗放世界工厂模式已入绝境(2012/02)
·[zt]中国经济面临着的五个致命的深层危险(2012/04)
·[zt]卢麒元:伤于财政,毁于金融(节选)
·[ZT]中国式的特里芬两难,2013—2014崩溃从人民币开始(201304)
·[zt]热钱涌入、产能过剩交迫下的经济忧虑 (201305)
·[zt]房地产泡沫何时破裂
·[zt]中国金融危机就在月底(201306)
·[zt]温州炒房团弃房跑路 有夫妻团员半夜跳楼自杀(201309)
·[zt]一线城市高房价掠夺居民203年的储蓄(201310)
·[zt]房地产泡沫必破灭 同时引爆金融危机(201310)
·从日本东南亚和美国的金融危机所想到的(201401)
·2014年中国经济的潜在风险(201401)
·围绕人民币升值的“暗算”(201402)
·[zt]警惕全民套利年代的新兴市场风险(节选)201402
·[zt]中美金融博弈内幕揭秘 (简化普及版)
·[zt]解读奥巴马治下的美国经济(201403)
·[zt]中国经济必须冲出三重断裂带(201404)
·[zt]中国经济面临历史巨变 (201406)
·[zt]金融不良资产未被处理则股市楼市不见底(201408)
·中国股市火爆的隐患(2014 09)
·[zt]中国经济增速渐进下移(2014 09)
·[zt]宗庆后在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的演讲(2014 09)
·[zt]房地产叠加民间高利贷崩盘 邯郸向何处去(2014 09)
·[zt]鄂尔多斯经济崩溃后出现以物易物市场(2014 11)
·中国股市暴涨之后的思考(2014 12)
·2015年中国宏观经济前瞻 (201412)
·[zt]习近平、李克强赌上股市(2015 05)
·[zt]人民币财富难逃残酷洗牌:从“金融杀”到“美元杀”(201506)
·[zt]中国有一个更大的超级大泡泡(2015 07)
·[zt]股灾拉开中美金融大决战序幕(2015 07)
·[zt]正在被抛弃的中国制造—参加德国汉诺威工业展感言(2015 08)
·[zt]金融海啸的风眼-人民币汇率保卫战 (2015 09)
·[zt]中国楼市最后逼疯:套贷者给刚需者套上“终极绞索”(2016 02)
·[zt]中国经济奇迹大结局:空中解体 (2016 03)
·[zt]必须扼制超级地租(2016 05)
·[zt]资本外流最糟糕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2016 05)
·[zt]看看香港 发生在身边的楼市崩盘(2016 06)
·[zt]“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2016 06)
·[zt]“L型”守得住吗?——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 08)
·[zt]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2016 08)
·[zt]中国上半年外资撤离触目惊心(2016 08)
·[zt]迫在眉睫,“风暴眼”临近!(2016 09)
·[zt]东北经济为什么不行(2016 08)
·[zt]别再忽悠大学生去创业了(2016 08)
·[zt]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2016 08)
·[zt]有了房,却越来越不安,我想要逃离“天堂”(2016 09)
·[zt]三星王朝威权下的辉煌与昏聩(2016 09)
·[zt]中国制造的尴尬境遇纯属咎由自取(2016 09)
·[zt]一文读懂中国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2016 09)
·[zt]去年股市危机中 有官员趁机发国难财(2016 10)
·[zt]房地产调控潮背后看不见的博弈!(2016 10)
·[zt]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2016 10)
·[zt]“去库存”变形记:揭中国房地产疯狂内幕(2016 10)
·[zt]解决房价问题的关键在于调整住房制度(2016 10)
·[zt]走出房地產困局(201610)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zt]一个海归工程师眼中的中国制造“七宗罪” (201611)
·[zt]特朗普中国启示录:地产危局和精英的傲慢会毁了改革(201611)
·[zt]始于2012年的金融过度自由化,正面监全面高压监管(2016 12)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涵盖价值理念与制度形式的民主(2005)
·信息技术的冲击与困境(2005)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帖]曹瑞涛: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

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

   曹瑞涛

   一

     在伊朗巴列维王朝被推翻的五个月前,礼萨.巴列维国王仍相信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民在支持他,同时国王手里还握著一支「无条件」效忠王室的强大军队,所以他信心十足地宣称:「没有人能推翻我。」1可五个月后,一个几乎被遗忘的神学家,在既无坦克又无士兵,既少盟友亦缺资金的情况下,居然于千里之外成功指挥了一场民众反抗运动,将「不可战胜」之敌一举击溃。西方对此百思不解,在经济明显蒸蒸日上之时,一个三千万人口的国家何以戏剧般地突然倒退回中世纪?这「不仅违反了西方的逻辑和政治推断,而且也不符合工业国家替第三世界所安排的关于未来的主要模式」,2从而使「以『国家的经济发展是政治稳定的首要前提』为座右铭的整整一代经济学家晕头转向。」3

     革命前,巴列维国王一直是西方眼中的红人,尤其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由他发动的那场轰轰烈烈的「白色革命」,更使欧美政要们欣喜不已。这场带有浓厚西化色彩的改良运动,仿佛一夜之间要造就第二个土尔其,其主要原则为:「广泛的社会改革,经济建设与经济民主结合,发展文化,国际合作,尊重精神信仰,尊重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4依此原则政府曾在土地改革、现代企业建设、民主选举制度设计、民间卫生事业、扫除文盲以及树立社会公正等问题上提出过一系列「跃进式」实践措施,力度之大,前所未有,目标之高,不让英美。伊朗国内气氛当时也为之一振,人民似乎看到了国家振兴的曙光。

     与之相比,反国王的霍梅尼提出的政治方案连最保守的伊斯兰教国家都觉得不合时宜,在他关于国家政体的理想里,「先知本人集立法、司法、行政和国家管理大权于一身。他任命大使,签署国书,宣判罪犯,监督刑罚,」然而这「不朽的制度」却因哈里发独揽大权而遭破坏,因此有必要恢复传统政教合一的政体,而「伊斯兰国家与『其他国家体制的区别在于,伊斯兰国家的立法权受自真主,而其他君主国或共和国的法律则受自国王或人民代表。国家在伊斯兰教里的意思是,真主托付先知去实现和服从他的法律。但是现在先知已经去世了。他过去是伊斯兰国家的首脑。谁来继承他的任务呢?伊斯兰的法律学者,伊马姆』。」(伊马姆在阿拉伯语里意为「站在最前列的人」,转意指什叶派的最高宗教领袖。)5对一切世俗化性质的改革,霍梅尼针锋相对地提出其最高原则,即:「国家决不能凌驾于宗教之上。一切违反伊斯兰教的法律都是非法的。」6这套政治原则和建国方案实际上并未超越保守什叶派神学家们的旧论,只不过霍梅尼表现得更为极端、激进罢了。

     然而,1979年这两种不同体系决战的结果却表明:「伊斯兰革命」战胜了「伊朗革命」,传统战胜了现代,宗教战胜了经济!虽然西方世界不理解这种「倒退」,可只要沿著巴列维国王当年改革的路径去考查一番,就会少些旁观者的不解。

   二

     「白色革命」开始时,国王对一切改革活动立下两条必须遵守的「神圣原则」:「一、依靠精神和宗教信仰──当然,就我们来讲,是伊斯兰教(因为不仅我们的人民和社会笃信自己的宗教,而且宗教的真正含义是巩固和支援我们的精神体系的);二、是维护以至增加个人和社会的自由,使之能够得到空前的巩固和发展。」7然而,它们都没得到遵守。

     首先从宗教原则上看。什叶派穆斯林虽然仅占伊斯兰信徒的百分之十,但在伊朗他们却超过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五。什叶派教徒比逊尼派教徒更接近生活和社会,他们坚持伊斯兰政教合一的原教旨主张,崇尚宗教生活与世俗生活在制度上的统一,并常因此与权力当局发生对抗。什叶派的宗教机构也很强大,伊朗恺加王朝末期,强有力的毛拉们(毛拉相当于基督教会中的教士)甚至逼迫当时软弱的国王保证,「规定成立一个伊斯兰教宪法参议会,将来这个国家的每项法律、法令都必须经过它的审核,以保证同伊斯兰教的要求取得一致。」8当哥萨克领袖出身的礼萨·汗(即礼萨·巴列维国王的父亲)推翻恺加王朝,建立起政教分离的巴列维王朝后,政教关系日趋紧张。对毛拉们的抗议,新来的国王决不手软,强硬镇压,甚至1924年国王亲自带兵冲进圣城库姆,「无视伊斯兰教最原始的戒律,穿著马靴跨入神圣的清真寺,用手杖抽打一名有权势的阿亚图拉,并残暴地收拾了他的敌手。」9

     有此历史背景,政教和睦之说实际上只是挂在口头的一个美梦,甚至仇恨加剧时,巴列维国王本人都管不住自己激动的舌头。1963年由于「白色革命」损害到毛拉的土地权利,导致双方积怨暴发,气急败坏的国王毫无顾忌地咒骂伊斯兰宗教界为寄生虫,并公开对民众说:「宗教领袖们在他们自己的粪堆里打滚,他们象蛆虫一样在污泥浊水里蠕动。你们应该象摆脱野兽一样摆脱这个污秽骯脏的阶级。」10话说到这个份上,一点挽回余地都不留,双方和解无望,对抗逐渐升级。老国王当年只是用靴子踢、手杖抽,小国王干脆让伞兵空降清真寺去逮捕霍梅尼等宗教领袖,并把坦克、装甲车开入城市,命令军队对示威群众开枪。仇恨染上了血色,依靠宗教维系统治之路也就彻底断绝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很快又发生了另一件火上浇油的事。巴列维家族为了加强其统治的合法性,不顾伊斯兰教已在人民心中根深蒂固的事实,硬从二千五百年前大流士时代的古老荣光中寻找「先祖」,1971年巴列维国王按照古代阿契美尼亚国王居鲁士大帝的做法,给自己的王太子取名为礼萨·居鲁士。11此举非但没让王室更合法,反而刺伤了人民的宗教情感,这显然是用古波斯精神来挑战伊斯兰精神。即便在欧洲,尽管人们承认「凡是满足我们精神生活,使精神生活有价值、有光辉的东西,我们知道都是从希腊直接或间接传来的。」12可如果有谁因此就让欧洲人放弃发端东方的基督教,重新祭拜奥林匹亚山上的诸神,那也只会被视作荒诞不经幻想。巴列维国王大大低估了宗教和传统的力量,他正把自己推到国内最大异端的位置上!

     其次从自由原则上看。巴列维国王所宣导的自由社会如果要实现,则必须以国家独立自主为前提,而这点恰是整个巴列维王朝的「软肋」!尽管国王掌握著西方列强的经济命脉──石油,可实质上他的统治根本无法摆脱对西方的依附性。伊朗的近代史表明,该国家一直夹在东西方列强间,处境艰难。甚至1941年英苏为了对付法西斯德国,竟设想把伊朗一分为三,虽然这个计画没有实现,但伊朗仍时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直到年轻的巴列维国王「把宝押在美国这张牌上时,一种政治复兴的初期微弱征兆才趋向明朗化。」二战结束时,苏联又想将伊朗变成自己的属国,并要求伊朗承认以大不里士为首都的阿塞拜疆自治共和国。此刻,华盛顿出手相助,为了中东的油田,杜鲁门总统迅速调集大部队威胁苏联,结果史达林让了步,伊朗终于保住了它现有的国土面积,美伊「伙伴关系」从此形成。13

     在这种「伙伴关系」中,美国从伊朗拿走廉价石油,伊朗王室则从「山姆大叔」的回扣中占尽便宜,作为答谢,「在每次外交危急关头,国王都支持西方。他毫不顾忌国际压力,向以色列、南非和罗得西亚提供石油;他曾于一九七三年呼吁埃及和沙乌地阿拉伯立即结束石油危机;在越南战争的高潮中,当一支美国航空母舰编队因为燃料耗尽丧失活动能力停泊在印度洋时,他悄悄地派一艘满载的油轮前往支援……」14虽然双方合作愉快,可老百姓却在经济上吃了亏,而且他们的民族自尊心又遭到伤害,那怕口袋里多出了几个钱,在伊斯兰兄弟面前人们还是感到有点抬不起头来。

     如果说国家独立涉及复杂的国际政治问题,忍辱负重也情有可原,那国内民主、人权建设上出的问题,国王和他的政府就难卸其责了。巴列维国王曾公开说过,民主的真正含义就是:「一个国家的全体成员,都应有权对同他们命运攸关的问题发表意见和投票表决。」15同时,他也冲破传统,给予妇女平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按理说领导者觉悟高,选举人口又增加了一倍,人们参证议政理应热情高涨,可实际结果如何呢?以1977年在德黑兰的补选为例,「一百五十万选民只有六万人在选民册上登记。……最后只有一万八千多名首都居民投了票,胜利者仅以不满八千张选票而获得议员席位。」16人民不去投票,不过是因为在这些漂亮话和各种冠冕堂皇措施背后,特权阶级早把实质性问题交易妥了,所谓选举成了一场乏味无聊的游戏,旨在为当权者再镀上一层民主的金光,同时也堵住持异见者的嘴巴!

     其实在整个「白色革命」中,巴列维国王对于民主建设的态度一直是矛盾的,一方面他要打民主这张牌,以博得西方世界的支持,另一方面王室和特权阶级又要求他少搞甚么真正的民主!国王知道愚民无民主可言,抓教育是民主之本,他甚至建议「根据服兵役法将应召而来的毕业生中的一部分在服役期间安排到全国各地未设小学的农村去进行扫盲工作。」17可实践中越是改进教育,培植国民的自由精神和增强他们的政治责任感,国王就越感到自己的政权面临著巨大危险。在此心态下,抓了十几年教育,国内文盲率还在百分之七十左右,到1974年,「伊朗各大学的毕业生才只有一万八千名,这个数字跟叙利亚这个人口只及伊朗的四分之一、但还要贫困得多的国家相同。当时,有三万名大学生在外国留学,其中许多人由于政治原因,不得不拒绝回国。」18

     对国内的知识份子,虽然国王「少不得他们来协助开发这个国家。(可)要是一位大学教授发表了一种独立不羁的思想见解,马上就会被开除,或者甚至被捕。」19国王还全力支持「萨瓦克」(SAVAK)──伊朗国家安全情报署──的活动,「多年来,它随意捕人,非法刑讯,残酷折磨,以此镇压任何对国王统治的反抗。」20就在圣城库姆前方的卡维尔沙漠里,萨瓦克「有恃无恐地在这个荒无人烟的辽阔地区,把国王最危险的敌人毁尸灭迹。死者被装进口袋,然后在盐碱荒野上空从飞机里扔下。」21面对这样的暴行,自由原则根本无神圣可言。鉴于国王对上述两原则的践踏,可以说「白色革命」一开始就是一场严重扭曲变形的「革命」。

   三

     虽然国王践踏了两大「神圣原则」,但他却认为:违背传统,维持专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完全可以通过经济高速发展予以中和,生活富裕完全可以掩盖政治不公。很不幸,国王打错了如意算盘!国家的现代化进程绝不能靠发展单一因素──甚至是高速发展──来完成,作为一个系统工程,它要求整体性转变,如果社会公正、民族自尊和宗教信仰受到破坏,就会害及全局,经济高速发展非但不能力挽狂澜,反而会推波助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