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刘水文集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南都案”喻华峰获释想起我在南都的日子

   

   看到喻华峰获释消息,匆匆写了几笔贴在自由中国论坛。这是修订完善稿。新闻自由是永恒的话题,也是每个中国记者心中永远的痛。

   南方日报下属子报《南方都市报》前报业集团编委、社长李民英,前总编程益中,前副总编、总经理喻华峰,2004年1月因“贪污、行贿、受贿、私分国有财产”罪名,一审判决李11年,喻被判12年,程因“证据不足”免于刑事处罚;二审李改判为6年,喻改判为8年。昨日(2月8日),轰动传媒界的“南都案”最后一名囚押者喻华峰获释。特此向曾经的同事获得自由表示祝贺!

   喻华峰在广州番禺监狱多次减刑后,坐满4年刑期。据闻,喻在监狱任《番禺监狱报》主编,对于人大新闻系毕业的喻华峰也算专业对口。

   程益中因“南都案”离开广州媒体,现在北京某美国贴牌体育杂志做主编;2007年2月12日,李民英减刑提前获释出狱。作为《南方都市报》创办人之一,年逾六旬的李民英如今已退休在家。

   2000年,我在南方都市报深圳记者站供职,对喻华峰的“民工”打扮至今影响深刻。借此机会唠叨几句。

   某天,喻华峰与个子矮小的李民英等人来深圳站。我刚进入记者站,从未见过他们,正倚靠在办公室门框吸烟,望见几个人从电梯走出来。打头的是喻华峰,黑肤色,光头,戴眼镜,上穿深色西装,下穿牛仔裤,像个民工。我忙问他们找谁?他们笑了,伸头探望办公室,老员工都打招呼,随后我才弄明白这几位人物的身份。

   记者站跟广州总部打交道不多,采编都是独立完成,多是在广深选题会和策划会上见过几面,几乎私下没来往。

   同属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的南都和《南方周末》的工作氛围一直很活跃,跟母报南方日报截然不同。1999年,南方都市报刚在深圳扩张性经营,大肆招兵买马,用攻城掠地形容一点不过分,我在这个时候加盟南都深圳记者站。南都深圳办事处居于上步路,新闻部几乎只有一个光杆站长杨斌(后去新京报在程益中被关押后继任总编,后似乎去了一家网媒)这时办公室边装修,边招聘人员,边展开采编和广告业务。向总部申请的办公设备、工作电脑迟迟不到位,工作人员把自家办公台和电脑,搬到记者站公用。

   对刚进入深圳的广州媒体,深圳本埠媒体在采访、发行、广告方面处处掣肘。特别是发行方面,深圳特区报和深圳商报联合组建的“深圳特区报业发行公司”,垄断深圳本埠和外埠所有报刊发行,对南都发行实施封杀。记者站编采和广告人员全部上街卖报纸。深圳封杀异地媒体,这是01年大陆媒体最大丑闻之一。

   南都给记者编辑个人发挥空间非常巨大,让员工很有工作激情和新闻人的自豪感。记得我一个人采访、摄影、撰稿、编辑深圳中心区六大工程专题,六个版面一人完成。这是我先后在8家媒体当“流浪记者”所不曾有过的。

   喻华峰是个实干家,从没架子,人很随意,不世故。倚靠南方周末一帮新闻老班底的支撑,南都新闻理念前卫、开放、敏锐,大胆突破新闻禁区。为方兴未艾的中国都市类报媒异军崛起,在新闻采访、编辑、报版、广告经营等方面,都树立了典范。几个年轻老总,特别具有胆识,这是南都和他们个人快速成长的法宝,也因此埋下祸根。

   南都三领导陷狱,重复了国有企业领导的共同命运,这样的例子太多:只要听命于上级,不惹乱子,捅娄子,个人或者团队在工作中的一些纰漏,特别是涉及“贪污、受贿,私分资产”的问题,上级一般都会包庇,谁屁股都不干净。但南都走得太远,率先报道地方政府极力隐瞒的SARS和“孙志刚事件”等重大民生新闻,一再碰撞官方容忍的底线,显然让广东领导不满。媒体跟官场一样,也有许多潜规则。那么,官方借经济问题算旧账惩罚、吓阻新闻人,警诫媒体,就一点不奇怪。新闻报道政治化,经济问题扩大化,符合官方惯有的作为。当然,作为媒体报道重大民生新闻是不容回避的,这本身没错。对于中国现实的言论禁锢,任何一家媒体都做得远远不够。

   南都扩张性经营,当然会有问题。整个社会都不规范,也没有规范可循,媒体不因为是“社会公器”而能例外。“南都案”发生后有许多传闻。南都深圳记者站独立采编一叠“深圳杂志”,一些广告版面都交由个人承包(包括个别领导亲属),总部只看广告收入,缺乏内部和上级有效监管。

   他们是中国进程的“牺牲品”,也是殉道者。追求新闻理想,客观上打破了政府信息垄断、赋予公众知情权,更捍卫了社会公正,这非常珍贵。

   南都三新闻人被关押,属于特例,现在先后被释放,也是特例。都符合政府先压制惩戒,然后树立奥运形象的需要,“南都案”属于自家的“人民内部矛盾”,跟中国其他因言治罪的持不同政见者、异议作家和记者,全然不同。官方对不听话的一些媒体人选择性处置,采取既怀柔又惩罚的两面手段,非常纯熟、老道。他们三个以及香港记者程翔先后获释,值得庆贺,但不意味着当局言论自由空间的开放,前景不容乐观。

   喻华峰刚届39岁,还年轻,会有作为,但在媒体继续谋生会很艰难。

   我最后被迫离开南都深圳记者站,据当时主管南都深圳办事处的经理徐海风告知,深圳警方找上门,给他们施加压力。这在意料之中,谈话中我几乎没做解释,当即交还工作证和办公设备,随后去了深圳晚报做记者。本人非常喜欢“无冕之王”的职业,但在媒体谋生经常被警方切断,我都习以为常了。03年短暂出任某工业杂志主编,之后再次坐牢算是跟媒体10多年的缘份尽了。还好,现在第四媒体网络逐渐成气候,也可以做一个公民记者,聊以自慰。

   即使以较高的媒体标准衡量,南都依然是中国大陆最好的报纸,跟最早的三个开拓者不无关系,更与广东古已有之的叛逆精神一脉相承。

   

   2008年2月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