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帮助朱令工作团
[主页]->[百家争鸣]->[帮助朱令工作团]->[ 健康时报专访郝凤桐:我经历的4起铊中毒 ]
帮助朱令工作团
·周之南:铊中毒 这一抹嫩芽让人心生寒意
·朱令被害案件 漫画凶手孙释颜一组
·帮助朱令 T恤行动 (南京版)
·一个不追求真相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堕落的社会。
·责无旁贷的我们……朱令事件
·李新关于朱令事件的一点回忆
·亿万富豪铊中毒死亡 医生称投毒可能性大
·白痴与妖孽
·铊还在北京。素描初学者是铊的ID!!!!!!!!
·孙维为何不敢现眼,答案在此
·孙释颜可以伪装成圣贤,但有两个顾虑
·如果孙维不是凶手!(转贴)
·毛主席语录 VS 当今形势
·拜伦<她走在美的光彩中>---怀念令令
·朱令我嫉妒你
·痛,并痛苦的活着 ---写给令令的二零零九
·我恨朱令的父亲和母亲 --- 写给令令的二零一零
·朱令初中高中同学贝志城的声明(全文完整版)
·刘邦与孙维
·报道:11年前清华女生离奇中毒 真相至今仍扑朔迷离
·把楞严经介绍给大家,也介绍给凶手与帮凶,唯独不能介绍给朱令
·国民党就是背,两个主席接连而去
·清华朱令案(三字经版本)
·请在"百度知道"里查孙越崎,某人成了化学家
·圣经金句 黄金组合 (为朱令被害案而组合)
·铁杆令Party :象普京那样
·《南方都市报》:它是一条蛇
·"孙释颜病毒"
·“铊”毒的罪恶轨迹
·朱令案的个人猜想(可能与实际事实出入较大)
·爱因斯坦:不允许自己沉默
·群丑图
·百度的朱令吧的删不删新华日报的内容啊,别说与朱令案无关哟
·群丑图(2)
·复仇女神墨格拉(Megaera)
·正义女神忒弥斯
·关于制作朱令相关物品的声明
·千里之外 送给SW
·杀死普京 全世界帮助铊受害者的义士联合起来
·王朔与孙维 孙维笑石瑶 (删掉两次)
·一段未公开的铊铊学院采访记
·所有的网友都来实名了,到底是谁在害怕!
·赞一个:意见反馈区被列为精品
·征:民间自拍朱令案纪录片
·朱令被害十二年,凶手尚未得到公正待遇. 岳飞遇难二十年,凶手得到公正待遇
·子曰: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百家讲坛说孙维
·朝香宫鸠彦与孙维
·中国得清平,朱令可申冤
·朱令吧的116个精品贴 (2006-03-22)
·贴吧每周纪要
·能否用圣经解读这件事?
·献给那个2五0的讲中文
·朱令,一定要挺住,一定要让凶手孙维比你先垮
·每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用渺小的力量来帮助朱令并非真力
·记念朱令真君 (dahanwushi 原创)
·孙维的下场 (视频)
·新年了,祝朱令一年胜一年
· 忘却代表践踏,屈服意味着倒下,走下去走出希望
·蒙难的清华之珠 报复之心不可无
·朱令成就斗士
· 喀什戈尔的胡杨 诗一首
·吃饱饭,做正事
· 李昌钰博士人民公安大学讲座.....犯罪现场重建与调查
·伊拉克一支足球队遭投毒
·有穿朱令T恤的,请进来
· 孙释颜可以伪装成圣贤,但有两个顾虑
·放纵凶手即恐怖主义行径
· 健康时报专访郝凤桐:我经历的4起铊中毒
·朱令吧的精品贴 (2006-03-22)
· 孙释颜的2.14情人节过得不错
·朱令铊中毒案可能的发展和案中确定的事实
·七种情况中国不签发护照
·百度朱令贴吧每周纪要(至昨天 08.02.19)
·圣火 广播 旅游 作者:讨贼
·强烈建议政府高层与媒体介入彻查
·奥斯卡电影《勇敢的心》 片尾旁白 (视频 转自百度朱令吧)
·我以前写在新浪BBS上的
·童宇峰to薛钢,潘峰 and 薛潘王等人的真实面目
·也对薛支书说点话
·朱令律师: 不是没有证据,而是证据制度的问题.
·『天涯杂谈』孙维们还能逍遥多久?
·穿上朱令T恤上街去,玩行为艺术
·T恤在行动 (二)
·百科全书【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事件】大陆、港、台及海外集体编辑
·朱令被害案件受阻至今 一言以蔽之 --- 徇私舞弊
· 被删第24次! 再次整理孙维同党诬蔑贝至诚的所露出的马脚
·驳斥孙维不开口的两个理由
·铊们要求和解的真实目的
·关于蛇类,给SW
·红颜青泪 1
·红颜青泪 2
·红颜青泪 3
·红颜青泪 4
·红颜青泪 5
·红颜青泪 6
·“民间女神探”董艳珍的故事
·06年4月15日晚一个温州七岁女孩给我们的启示
·朱令12年电视片有没有经过孙维审查通过?
·人大提案的公开信(征求签名)
·中国国家安全局的一份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健康时报专访郝凤桐:我经历的4起铊中毒

健康时报专访郝凤桐:我经历的4起铊中毒
   来源:人民网-健康时报 作者:韩林涛 薛 京 刘桥斌
      2007年5月底发生在江苏徐州中国矿业大学的铊投毒案件,如果不是因为投毒者和中毒者都是大学生,也许不会在全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因为在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郝凤桐主任的铊中毒病例“档案”中,尽管在朝阳医院住院的中国矿大这两个学生,又让档案又多了两个病例。
   
   但这两个孩子,已经是郝凤桐今年上半年诊治的第二个和第三个铊中毒患者了。
     就在今年4月份,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人,因为铊中毒住进朝阳医院。
     40多岁的唐先生在来医院前,已经开始服用普鲁士蓝了
     2007年4月初,作为北京乃至全国著名的中毒诊疗机构,北京朝阳医院中毒医学科主任郝凤桐接到北京宣武医院会诊邀请,前往宣武医院帮忙诊治一位怀疑中毒的“怪病”患者。
     到了医院一看,40多岁患者头发基本快掉光了。问了问,也是有四肢疼痛的症状,而且患者平时也没有其他疾病,郝凤桐脑子里马上就闪出“铊中毒”字样。
     这位40多岁的唐先生,是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因为工作原因,常年在外地出差。而为了拓展业务关系,和客户吃饭的事几乎每天都会有。
     半年前,唐先生开始感觉腿疼,逐渐发展到几乎无法行走,头发也开始往下掉了。
     唐先生的爱人,是北京一家医院的医生。在得知丈夫的症状后,马上怀疑丈夫是中毒了?而唐先生回忆起自己生意场上的恩恩怨怨,脑子里也闪出了不祥的预感。
     也许,自己真的是被人害了?唐先生没有耽搁,听老婆的话,当即飞回北京,来到离家近的北京宣武医院诊治。
     宣武医院在得知唐先生可能是化学品中毒后,马上邀请郝凤桐前去会诊。
     郝凤桐也没敢耽搁,在征求了患者意见后,马上把唐先生接到朝阳医院进行对症治疗。
     因为家属是医生,对于郝凤桐给出的治疗方案,唐先生和家属都很配合。一个疗程的血液灌流治疗后,唐先生体内的铊含量就已经清除得差不多了。
     快出院时,唐先生的爱人告诉郝凤桐,其实自己刚开始时,就怀疑丈夫是铊中毒,在丈夫回北京后,自己已经想方设法找到治疗铊中毒的药物普鲁士蓝给丈夫吃了。
     究竟是谁投的毒?究竟投了多少铊?在唐先生住院期间,郝凤桐也和唐先生聊过此事,但毕竟属于患者的隐私,直到出院,唐先生并没有把自己的怀疑讲出来。
     但郝凤桐心里清楚,铊中毒,只能通过呼吸道和消化道实现,除了吃进去,其他方式很难导致铊中毒。
     也就是说,目前发生的所有的铊中毒,几乎全是投毒导致的。
     2002年,天津一医护人员铊中毒住进朝阳医院
     怀疑是铊中毒,自己选用普鲁士蓝进行“自救”的,唐先生并不是郝凤桐诊治的第一个。
     2002年,天津血液病研究所一位30来岁的女医护人员,因为大量掉头发和四肢疼痛,怀疑也是铊中毒。
     同样,这位女医护人员慕名来到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出发前,听说治疗铊中毒的特效药普鲁士蓝北京不好买,亲友特意提前在天津托人买上普鲁士蓝,带着药一起来到北京。
     郝凤桐在见到这位女患者时,周围神经损伤和脱发的典型症状,十分清楚地把铊中毒的原因显露出来。
     当时对铊中毒的治疗水平,还停留在仅仅能使用普鲁士蓝上。医院很快给患者使用了普鲁士蓝,配合其他药物治疗,患者的症状很快得以减轻。
     在病情得到控制后,患者在朝阳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就回天津了。
     今天再回忆起5年前的这个病例,很多细节郝凤桐都很难一一还原了。但唯一印象清楚的是,女患者的症状,和今年遇到的唐先生和两个中国矿大的学生比较起来,要重一些。
     所以,这位同行目前康复到了什么程度,铊中毒究竟给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郝凤桐心里没谱。
     只要提起铊中毒,1995年的清华大学女学生朱令的遭遇总是不能回避。
     1995年,郝凤桐在北京市劳动职业病防治所工作。
     当年4月,北京市劳动职业病防治所教授陈震阳帮助清华大学中毒的学生朱令确认了是铊中毒,而且明确指出是有人故意投毒,投毒了两次。
   1997年,郝凤桐前往301医院会诊北大铊中毒学生
     和天津的女检验师一样,发生在10年前的北京大学学生铊中毒事件,今天再让郝凤桐回忆,很多细节已经模糊。
     但郝凤桐准确地说,当时北京大学的两个学生铊中毒,自己应解放军总医院会诊邀请,前往会诊的只是其中一个。另一个在中日友好医院救治的学生,自己已经回忆不起来究竟有没有去看过。
     1997年4月30日,北京大学化学系学生王小龙在实验室用天平称出200mg的铊盐。
     仅仅是发现好朋友江某学生证上的出生年月和他告诉自己的时间不一样,王小龙就认为是遭到了欺骗,为此不断发生摩擦,最终导致5月1日晚,王小龙把铊投到江某的水杯里。
     但过了几天,王小龙没看到江某有任何中毒的症状。他就从实验室又称了500mg的铊,想先在谁身上试验一下铊的毒性到底如何。回到宿舍,他把这些铊放进了和自己毫无过节儿的室友陆某的奶粉里。
     5月8日,陆某吃什么吐什么,当天就住进了301医院。
     5月10日,王小龙再次从实验室偷出200mg铊,当天中午便把它们全部投进江某的水杯中。
     5月15日,课间王小龙又去了江某的宿舍,把再次偷出200mg的铊投进江某的杯中。
     5月17日,王小龙去宿舍看江某。在看到江某的症状后,他意识到铊毒在江某身上开始发作了,他突然感到害怕,害怕江某会死去。他拉着江某上医院。在路上,王小龙告诉江某是他下的毒,但有解药,一切法律后果由他负责。
     在301医院,郝凤桐和其他专家一起,同样是根据中毒学生出现周围神经损伤和脱发的典型铊中毒症状,确认是铊中毒。
     加上投毒者王小龙的招述,301医院和中日友好医院很快对症治疗,两个铊中毒学生很快脱离了危险。
     听到清华大学女学生朱令铊中毒,郝凤桐马上开始收集铊中毒诊治资料
     只要提起铊中毒,1995年的清华大学女学生朱令的遭遇总是不能回避。
     1995年,郝凤桐在北京市劳动职业病防治所工作。
     当年4月,北京市劳动职业病防治所教授陈震阳帮助清华大学中毒的学生朱令确认了是铊中毒,而且明确指出是有人故意投毒,投毒了两次。
     作为研究中毒的医生,在得知此事后,第一反应是赶到资料室,收集能查到的所有铊中毒的案例和诊治方案。
     郝凤桐觉得,如果下一次自己遇到这样的病例,无法确诊的话,那真是医生的失职。
     也正是在大量的资料学习中,郝凤桐总结出,只要患者同时出现周围神经痛和脱发,十有八九就是铊中毒。
     这个最基础的诊断原则,帮助了北大学生、天津女检验师和唐先生以及中国矿大几名学生的及时诊治。
     但从一个医生角度来讲,今年发生的中国矿大学生中毒事件,郝凤桐并不觉得是多大的事情,因为以目前的医学水平来看,诊断和治疗铊中毒,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诊断很容易,治疗效果也很明显。
     中国矿大学生铊中毒造成全国轰动的原因,除了当事人都是大学生的“特殊背景”外,也许朱令案的悬而未决,是无数媒体关心的原因之一。
     朱令的案件,12年来,一直是互联网上讨论的热点。
     此次中国矿大铊中毒事件发生后,网上关于朱令事件的回顾和质疑又渐渐多了起来。
     在众多怜悯朱令和谴责谋害朱令凶手的声音中,有一位网友写道:“我们不得不看到另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铊毒犯罪的高发区。全世界在过去100多年的历史中,一共才有二十几起以铊为投毒手段的案例,而中国占了50%以上。更可怕的一个事实是,朱令案是中国铊毒犯罪的第一起,从朱令案起,北大也发生了同样的犯罪,凶手自认学习了清华案的经验。后来10年,尤其是最近一两年,铊毒犯罪在中国各地层出不穷(山东、四川、贵州、杭州……),都与朱令案至今未破有很大的关系。这个12年来的悬案、迷案、死案,大大地鼓舞了铊毒犯罪者的信心,使铊成为危害人民生命财产的新的威胁。”
     6月28日,记者来到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在与郝凤桐主任聊起这些铊中毒案例时,郝凤桐指着办公室的门说,中国矿大的这两个孩子刚住进院时,这个门每天不知道要被家长推开多少次,家长确实很焦虑,也很着急。现在,差不多有时候一两天家长都不会来找我一次,孩子的治疗进展很顺利,效果也很明显,家长已经很放心了。
     在网上,郝凤桐有时候也会打开各种有关朱令近况的网页,他说,也许很多人看到朱令遭遇会掉下眼泪,但作为医生,并不会为此掉眼泪,因为接触的中毒病例,比朱令更悲惨的还有很多。
   (责任编辑:王乐羊)
   --------------------------------------------------------------------------------
   有一位网友写道:“我们不得不看到另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铊毒犯罪的高发区。全世界在过去100多年的历史中,一共才有二十几起以铊为投毒手段的案例,而中国占了50%以上。更可怕的一个事实是,朱令案是中国铊毒犯罪的第一起,从朱令案起,北大也发生了同样的犯罪,凶手自认学习了清华案的经验。后来10年,尤其是最近一两年,铊毒犯罪在中国各地层出不穷(山东、四川、贵州、杭州……),都与朱令案至今未破有很大的关系。这个12年来的悬案、迷案、死案,大大地鼓舞了铊毒犯罪者的信心,使铊成为危害人民生命财产的新的威胁。”
   作者: 202.120.224.* 2007-6-30 12:34   回复此发言
   --------------------------------------------------------------------------------
   陈震阳教授是非常令人敬佩的毒物学家.
   纪录片的导演和zenyup都称赞,用怎样的形容词来赞美都不为过.
   如果郝主任科学客观的说话,令人敬佩.
   PS.谢谢这个记者,意识到铊毒的泛滥!
   作者: 追_凶 2007-6-30 12:53   回复此发言
   --------------------------------------------------------------------------------
   在网上,郝凤桐有时候也会打开各种有关朱令近况的网页,他说,也许很多人看到朱令遭遇会掉下眼泪,但作为医生,并不会为此掉眼泪,因为接触的中毒病例,比朱令更悲惨的还有很多。
   =======================
   朱令案的悲惨莫过于人性与人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