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葉震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心學網執行長

   東海先生:

   恕直言,您的精神狀態大概終此一生都不會有所變化,到頭來還是孤芳自賞的失意人。您到處貼文章,人家看都不看,回應也懶得回應,只有心學網還有人願意您論學,還要被如此惡質相待,真是令人遺憾。鄙人早已經明言,您實際的生活處境應該與本體相互映證,否則是在「畫餅充飢」,只是先生聽不進去,一意孤行。明眼人早看穿你只講理不講生活的虛偽,且他人任何言語都成為您拿來攻擊的把柄,這種狀態根本不會有人願意與您深談什麼,此文就是個實例,不僅並未還原整個討論的真正重心,釐清自身觀念的盲點,只是不斷揪著情緒大發議論,先生自限如此,鄙人只能尊重個人選擇的生命情態,生命本質就是在「自作自受」。但,從另一方面說,同樣要感謝先生給予鄙人一個如此好的契機,透過與如此惡質的人的互動,來磨練自身的心性,這真是「逆增上緣」了,令人高興。

   祝道安

   葉震

   2/23 18:33

   李開文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3

   心學網儒生

   葉震兄:

   如果東海一梟覺得讓他在這裡大發議論的罵人(還罵貴網的陳復老師),不是貴網對他的尊重,還要不斷揪著文義繼續生事,那貴網是否應該限制其發言,才能讓我們這些局外人獲得心平氣和論學的空間。否則你們這樣任著他亂說話,人家都被嚇跑了。

   他不是已經跟你們「就此別過」了,怎麼還一直來?這樣煩不煩哪!

   李開文

   2/23 19:35

   劉金生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4

   心學網儒生

   葉震兄:

   我不同意李開文兄的看法。

   人總是寂寞的,連吵架的對象都沒有的人,很可憐。

   你們應該可憐他,這是做功德。

   劉金生上

   2/23 20:15

   

   儒學道團 回覆: 请不要栽赃,好吗? #5

   Subject: 儒學道團公告:有關提升論學品質的事宜(10.02.24)

   各位道學:

   為端正心學網良好的論學風氣,自即日起,如有任何對他人做情緒性攻擊的文字,不論是冷嘲熱諷與相互謾罵,或文內出現評論他人不雅的字詞,不管其作者為誰,本道團都會立即刪除,不做通知。請各位道學秉持本網一貫兼容並蓄的精神,多傾聽他人的意見,求同存異,做論題本身的議論。謝謝各位的合作!

   儒學道團謹識

   10.02.24

   

   湯居正 回覆: 新礼学初论 #3

   心學網儒生

   開文兄:

   「东海大良知学,统摄新内圣学、新外王学、格致学(科学)诸学。民主宪政作为新礼学核心,乃是东海新外王学最重要、最关键、最基础的部分。要重兴礼学,重建礼制,实行礼治,首必要从民主宪政开始。」

   這段話,根本是胡謅,以此做結論可見其文如何。開文兄說得對,還別當真了。不過,看這個人真是一點人際智慧都沒有,只是要人家附和他,屈服於他,企圖用說話的量而非正確的邏輯來服人罷了。

   湯居正

   

   湯居正 回覆: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5

   心學網儒生

   解釋經典只論其表不知其中,說什麼「從心所欲」就不會「逾矩」,大概是抄孔子的話來的,這樣的解釋,孔子也只能搖頭說「成事不說,遂事不薦,既往不咎」了啊!

   久未上來心學網,竟發現此號人物,連看數篇文章,越看越笑話,自戀且還不說,不敢以真姓名示人,化名東海一梟、東海老人,依我看,這個人說自己真誠,真當眾撒謊也。

   心學網也不管的嗎?

   湯居正

   陳齊一 回覆: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7

   心學網儒生

   居正兄:

   此人設心與物為一元,即彼此不與相對,何需說物?直指本心即可。才說物,便落入了兩截。陸聖人云:「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吾心。」

   其拘泥於唯心唯物,用功既深,發展出心物一元,本然剛好歸正,其實未得發明,卻當作了好題目,做包裹周旋,討些文字便宜,於實證心性無補。

   你我淡然即可。

   陳齊一

   陳復 回覆: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2

   心學網主席

   樟法兄:

   我覺得你的很多學問有精湛處,有可取處,有值得商榷處,有錯誤處,也有與我雖很不同,然其實「並行而不悖」的可共存處,我覺得我們如能以好朋友真誠相待,不要再講任何情緒語言,不去揣度誰的心思是否有惡意,不要太快的說誰高誰低,或誰的學識不足或智慧不夠,彼此來實事求是的就問題本身釐清,有些觀念是非的問題確實很重要,很值得商量,我希望我們來一起細細討論看看。

   人生能交到好朋友是難得的,其實我們有很多共通點,都愛寫古詩與新詩,我覺得你是個很有趣的人,我也是半個浙江人,希望來日去大陸的時候能看看你。

   相關論點,還會再做認真回覆。我馬上要去上課,再談!

   陳復敬上

   2/25 9:53

   东海一枭 回覆: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3

   心學網儒生

   陈复君:

   做“做论题本身的议论”,“實事求是的就問題本身釐清”,正是我求之而不得的呀。欢迎“理教”。

   2/25 11:21

   林常易 回覆: 大乐无边在我家 #3

   心學網副學士

   余樟法先生:

   關於這段「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的闡釋,令末學不得不佩服您在《論語》學上的造詣。

   儒家的「學」,或說孔子的「學」,本就不是指知識、常識方面的學問,而是一種生命的學問。因此只要人還有生命,那麼這種「學」,就永遠有「時習之」的必要性。

   至於烈雷先生對「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與「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兩句的批評。末學則完全不能苟同。烈雷先生在此對孔子的批評,可類比於漢代王充對孔子的批評。完全是屬於一種「修辭學」上的假批評,而非義理上之真批評。是將孔子的話過度解釋,並使其成為自己的註腳,有蓄意誤會孔子之嫌,全然不得孔子微言大旨。(烈雷先生的批評意見請參照前文,此不贅述。)

   於此,末學的看法是與您相近的,謝謝您的發文,使孔子的原意得以辨明。

   一點淺見

   祝 好

   末學 常易 敬上

   葉震 回覆: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2

   心學網執行長

   東海先生:

   先生雖不自覺,然此文充滿情緒性,本無須再做什麼回應。只是先生言語背離康莊中正之道,鄙人縱使尚不是聖人,總還不至於無知無感,看不出什麼是誠意,什麼是敵意。智慧本沒有敵人,如真是真理,根本不需透過謾罵來澄清什麼,看來先生面對真理,確實還有漫漫長路要走。

   先生從未細讀吾師文字,並做出相應討論,只是個會思維不會生活的典型知識工匠,因此對生活的修身問題格外尖銳與反感,否則,儒家關心的題旨並非是哲學領域的道德形上學,還有家庭問題,心性問題(先生指為心態問題),實際生活處境如何接物待人,這本就是吾人內聖的基礎功課,都是本體的發用,否則講再多道理,徒然只是做自認為的道德文章而已。

   先生批評葉震如何糊塗,又云有知音者如何講述,實在是笑話了。孔子說:「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看來先生真是過份看重人家對您的讚賞了。那位固定與您一搭一唱的先生,想來如不是先生千手千眼的分身,就真是先生的「知己」,纔會死忠至此。對於先生的操作功力,葉震只能說是深表佩服。

   葉震

   林雅雯 回覆: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2

   心學網儒生

   東海大哥:

   如果您平日跟您的太太生活在一起,也是處處講道理,什麼都得理不饒人,那您的太太會覺得很累,還是很幸福呢?我們女人家,好像通常比較不喜歡講道理,然而,民主如果未曾在家中落實過,要講國家的民主,就比較難。

   如果換個角度看,人如果在家中的表現是專制,卻對外講民主,或滿腔民主的說詞,卻不斷貶低他人的價值,那這個民主,就比較值得懷疑囉。

   小女子的淺見,給您參考!

   雅雯敬筆

   

   當科學影響社會倫理問題,良知議題纔需要提出來討論。(10.02.08)

   來書云:愚曾讀東海一梟〈大良知學綱要〉,甚是有惑,想請益於先生。東海一梟說:「格物的格是衡量、研究、推敲之意,物是指自然、社會、人生一切事物。格物致知,意謂觀察研究各種事物,通過各種科學、社會實踐,總結成知識,上升到理論。」又雲:「王陽明卻錯解了『致知』這一概念,將『物』理解為內在之物:心性,將『格物』理解為『格心』,將『格物致知正心誠意修身』全都局限於心性修養,致使良知狹隘化、儒學單調化、世界虛擬化、生命枯燥化了。」其認為採用科學辦法去檢證與觀察竹子的四季生長與生物構造,透過理性分析後獲得的知識,纔是正確的「格竹」,並此謂陽明先生犯了一個歷史笑話,侷限了良知先天後天的各種侷限雲雲。文中推崇朱子「萬事萬物皆有定理」論旨,指其實為自然科學家。文中更採科學、政治與道德三論大良知學說,愚雖深不敢茍同,卻又無從反駁,不知先生如何看待此文?

   

   陳復 回覆: 大良知学纲要 #2

   心學網主席

   東海先生:

   王陽明先生的格物解作「格心」,只是從本質面來立言,由於內聖與外王本來就是同一件事情,陽明先生並未因強調本質面,就使得現象面被其漠視,這只是在言說層的本末有別而已。至於您說如此使得「儒學單調化」、「世界虛擬化」與「生命枯燥化」,那純然只是您自設的框架,限定住對王學的理解,再給出的「批評」。而您說其格竹的問題,這本與其良知學說毫無關係,那只是他年輕時悟朱熹理學未得法,並不能等同於這就是他的良知主張,此點學者討論已久,然而朱熹理學果真對後世的科學發展有重要的影響?敝人想這是誇大他的思想的「效能」了,在朱熹前,中國的科學早已獨邁世界牛耳,在朱熹後,中國科學的發達更不能說是朱熹的思想的「功勞」,這裡說的科學只是在指物質文明的先進性,無關於科學的定義問題(畢竟就西洋文化裡給出的科學概念來說,中國根本沒有這種抽象理論意義的「科學」),更不要說理學本與西洋文化裡的科學有著不同的思考路徑,科學的性質著重於可反覆驗證性,這本不是理學的主張。

   陽明先生提出的良知並未有配套的「良制」,這的確是其缺陷,然而,這並不是理論本身的限制,而是未得合宜的條件去發展,這點如拿來質疑朱熹,其同樣不曾提出什麼具體的「良制」,我們不能因為我們現在有推行民主政治的需要,就反過來質疑他們不曾提出這種具體的政治理論,當他們並未有這種心理需要的時候,他們只需要實際投身於政治活動,那即是他們的外王了。陽明講的良知本就不是站在格物的對立面,卻又不可能兼容並包到科學,科學需要的方法,與良知需要的態度本來就不同,這是根本不同的命題,本不需要越俎代庖,只有當科學研究影響到社會倫理的時候(譬如複製人的問題),良知議題纔需要被提出來討論。您的大良知說看不出實際的知識論與方法論,如果只是種「說法」,則您說這包羅「道德」、「政治」與「科學」並無任何實質的意義,如何能實際運用到這三層面,纔是我們能開始「同意」或「不同意」您的主張的起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