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一

   台湾心学网陈复《本体与教养》(网题《阳明先生的内圣学内,就已经开显其外王学》)文前附言曰:

   

   “余樟法先生误认阳明先生讲的「良知」无法开出「良制」,且误认牟宗三先生的「良知坎陷说」因时空条件的背景不成熟,「当时未能开出民主与科学来」,由于其人并不认识台湾发展民主的经验,却能做出如此武断的论点,夫子特别辟文反驳,且对其厚诬阳明先生做出观念导正。对于余樟法先生完全没有礼敬生命的观念,夫子忠言相告,因此题为〈本体与教养〉。”

   

   “良知无法开出良制”的“误认”,不论有意还是无意,都是强加给我的。东海之道精微广大高圆中庸,不会有这种一根筋“武断”和泛泛妄断。

   

   二

   良知本身是形上形内、内圣外王,至大无外,至圆无偏的。良知是德更是道,是天道也是人道,是内圣之道也是外王之道。不论人类意识到的存在、多少人证悟到了,古今中外人类的一切文明成就,都属于良知的作用,岂但良制而已?良知怎会开不出良制!(从本体层言,不仅人类生命活动,泛而言之整个宇宙生命的一切活动,无非良知的作用。此意幽微,兹不详论)

   

   个人修身修到高处,真致到了良知之全,当然会重视科学发展追求制度先进,但良知空谈无益,在一般事上去磨炼也很难炼得纯全,它离不开科学实践和政治实践之助。(“致到了良知之全”的说法,也是方便之言。原则上任何人的良知本性与宇宙本体平等无异,但在现实中,致良知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良知之全面整体的“致”得,良知之无限潜能的高度开发,宇宙生命奥秘的圆满呈露,那种境界有赖于人类社会整体的进步。)

   

   德到大处就是道,智到高处就通道。治平的社会实践和制度建设,是德的积累,格物致知的科学实践,是智的提升(科学实践只要不逾“矩”不违理,合乎人类利益,实则也是德的积累)。这两方面的实践活动,都有助于个人和人类整体良知的显发。

   

   理学、心学家也倡导静坐禅定的功夫,但儒家的良知功夫主要应“从事上去磨炼”去体现,而且不仅仅从一般事上体现。如果一个社会制度落后,科学落后,民生不幸,儒者闭门静坐谈心性,纵然致得良知,其“度数”、“光明度”终究有限。

   

   三

   良知无偏但阳明良知学有偏。在《大学》八条目中,偏于正心诚意而忽略了格物致知与齐治平,这样就必然会影响修身的高圆,影响科学实践和政治实践的正常健康。王阳明个人外王功业赫然,但这是一般政治活动而非制度研究和建设。

   

   道德到了一定高度,必然体现到社会、政治文明的追求中去。所以,良知当然可以开出良制,但不能跳过外王,必须经过外王“转”一下,落实为外王学与外王实践。阳明良知学明显属于儒家内圣学,这是其特征也是其不足之处。

   

   道理其实非常简单:认为格心即可,格物无关乎“修身”,当然会轻视物质探索和制度建设,不利于科学与政治的发展。东海大良知学补阳明学之偏,可以让天下后世更好地认识到并证悟良知,从而让个体生命的修养与社会、政治、科学的发展受到良知的原则性指导与制约。阳明地下有知,必曰:吾与枭。

   

   至今为止,儒者对良知的认识有高有低有大有小,程度、境界各有不同,而人类社会意识到良知者尚寡。个体生命证悟到良知否,也就是说对“良知”这个东西整明白了没有、明白了多少,人类社会证道者、明白人有多少,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就象利已主义者也往往能做出利他行为,但与有意识地、主动积圾地去利他,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说阳明良知学无法开出良制,也不可必。例如阳明学现在发展为东海大良知学,不就可以逐步开出法治德治民主宪政乃至王道等良制来了吗?

   

   四

   “余樟法先生完全没有礼敬生命的观念”之判断够“武断”的,好象我丝毫不尊重生命、视人命如草芥似的。这句话如果改成:余樟法先生完全没有礼敬各种“负面人格”的观念,那就成立啦,呵哈。

   

   儒者当知,良知不仅远远超逾肉体,而且远远超逾意识。意识生灭不断,虽是生命活动中最活泼生动的,但是很“浮皮”。如果良知为海,意识就是表层生灭不已的浪花。

   

   哲学上的唯心主义者对心的理解,多为意识心。而一些儒佛道中人致力于所谓修心养性,其实修来养去都是在意识心的层面打圈子,而未入心物一元之本心,用禅家话说,都不过是鬼窟里活计。那才是对生命的不礼敬和浪费啊。佛言: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然哉。当然,更来不得一点虚头巴脑、虚言妄语,意倘不诚,连意识层面的“圈子”都打不好,连鬼窟里的活计都谈不上呀。

   

   良知才是生命的本质、本质的生命(注意了:意识心非良知,但并非意识心之外另有一个良知心,不能也无法撇开意识心去致良知。良知与意识的关系非一非异,就象海与波,海非水皮,但离开波则亦无海可言。此意当于东海大乘学中详阐)。老枭弹偏斥小,认证良知之浑全并将良知学发扬光大,乃是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又,牟宗三先生的良知坎陷说当时未能开出民主与科学来乃历史事实,何误认之有?这与认不认识“台湾发展民主的经验”有何关系?原因则不仅仅是“时空条件的背景不成熟”。我原文是:

   

   至于牟宗三“把良知与格物(民主与科学)挂勾”,何以当时未能开出民主与科学来?原因很复杂,我以为主要是历史机缘问题,与他的理论上的缺陷也当不无关系。

   

   心学网陈复的《本体与教养》,前已驳过,不赘。且不说陈君一些观点抱残守缺,作古人奴,我曾一再希望讨论时就理论理,不要离题,不要断章取义,不要假设靶子等。看来敬告无效。这样子做学问和讨论问题,于真道无补,于身心无益。那对儒家对自家对社会都不是负责任的态度,何谈礼敬生命?

   

   五

   上述问题也罢了。陈复前函这句话:“中共政权只是被您拿来批斗最好的靶子,他们有苦说不出,您不当家,却拿讲民主作为自己成名的媒介”。最让我反感和心寒。不是因为对我的诛心臆测,而是生活在民主制度下的同胞,而且是一个以继承阳明良知学为已任的心学家,不仅对于大陆人权、制度问题冷漠至斯,而且思想矫乱一至于斯!

   

   专制制度侵犯民众人权与言论信仰诸自由,掌控或监控所有媒体,怎么成了“他们有苦说不出”呢?“说不出”之“苦”,如果是无理非道所致,怪得谁来?

   

   刚刚看到陈复君在枭文《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后的回复一反“故态”,颇为真诚,提及是我半个浙江老乡,“希望來日去大陸的時候能看看你”,本当“客气”相待,但这个问题涉及原则立场,恕我不能不提出来,希望陈君有所反思。谨附小偈六首写怀并与陈复及海内外诸儒共勉。偈曰:

   

   其一

   习心浮想事难成,圆证良知梦可真。

   制度非良科技劣,空谈本性妄修身。

   

   其二

   生之大本命之根,赋在人身始至尊。

   无限光明真宝藏,致之不尽是天恩。

   

   其三

   良知至正学微偏,东海重求大道全。

   切我婆心枭语重,欲醒圆日耀三千。

   

   其四

   浮萍枯草枉随风,纵使高飞毕竟空。

   我愿诸君扎根固,迎霜斗雪志如松。

   

   其五

   一时荣辱岂足争?穷达不移大士心,

   虽万千人吾往矣,愿将妙道觉斯民。

   

   其六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将身修到本来处,物与民胞一体圆。

   2008-2-25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一枭注:文中“我曾一再希望讨论时就理论理,不要离题,不要断章取义,不要假设靶子等。看来敬告无效。”这段话收回。陈复君近作“《东海思想评论》01:关于〈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的响应” 已充分体现出“就事論事的論學品質”。枭心甚慰。


此文于2008年02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