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一

   云尘子在枭文《新礼学初论》后写道:

   

   “与东海兄之见相同点渐渐增多,很高兴。在下认为,怒气与怨气、狂气与傲气减弱,志气与和气、元气与学气增强,这是近道的过程。枭可化为鹏,鹏可达于道。”

   

   首先谢谢云尘子的祝愿。但“怒气与怨气、狂气与傲气减弱,志气与和气、元气与学气增强,这是近道的过程。”之言泛泛而论没什么意思。因为,何为“怒气与怨气、狂气与傲气”,人见人异。

   

   象枭文,有些人读出了正气、大气、元气和大仁大爱之心,你则读出了“怒气与怨气、狂气与傲气”,观感大大不同。这原无所谓。我不能不指出的是,云尘子之言固无大错,却出了偏差,违了儒理。作者儒者,怨气固不应有,“怒气、狂气与傲气”则不可一概而论,某些时候不仅不能减反而应增强呢。

   

   二

   儒家并不绝对排斥“怒”,而是要看为何而“怒”、如何而发。王阳明说得好:“忿懥几件,人心怎能无得”?“凡人忿懥,着了一分意思,便怒得过当,非廓然大公之体了。”

   

   王阳明认为,怒与喜、哀、惧、爱、恶、欲等,“七者俱是人心合有的”,但要“认得良知明白”,心中有良知作主宰。他并不一概反对“忿懥”,反对的是“怒得过当”。“如今于凡忿懥等件,只是个物来顺应,不要着一分意思,便心体廓然大公,得其本体之正了。” 只要物来顺应“不要着一分意思”,不被浮情私欲牵了鼻子走,当怒则怒,绝不含糊。

   

   怒有很多种。有“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苏轼)的匹夫之怒,有“免冠徒跣,以头抢地。”的庸夫之怒;有“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的士之怒(见《战国策》。这里“士之怒”的士,非儒家之士,或者说偏离了儒士之正)。大丈夫之怒、王者之怒则不同。

   

   《孟子—梁惠王》篇中孟子与齐宣王有段精彩对话。(齐宣)王曰:“大哉言矣!寡人有疾,寡人好勇。”对曰:“王请无好小勇。夫抚剑疾视曰,‘彼恶敢当我哉!’此匹夫之勇,敌一人者也。王请大之!《诗》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笃周祜,以对于天下。’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书》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四方有罪无罪惟我在,天下曷敢有越厥志?’一人衡行于天下,武王耻之。此武王之勇也。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

   

   朱熹在《孟子集注》里总结此章大意时写道:人君能养大勇,则能除暴救民,以安天下。张敬夫曰:小勇者,血气之怒也。大勇者,理义之怒也。血气之怒不可有,理义之怒不可无。

   

   我说过,只有具备士君子之勇者,才能发理义之怒,或叫大儒、大丈夫之怒。那种怒,超越了自身,超越了小圈子,超越了鸡虫得失鸡争犬斗,那是在大仁大爱驱使下的一种浩然之气、一种不移不淫不屈的大丈夫精神的体现。文天祥《正气歌》里提到的“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显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为击贼笏,逆竖关破裂…”等等壮烈之士,都堪称发大丈夫之怒者。

   

   关于狂与傲,兹不详论。作为儒者,面对特权势力、利益诱惑及人世间各种邪恶的时候,我以为是不妨狂傲一些的,这方面孔孟就是最好的榜样。

   

   三

   另外,老枭论道,“寸土不让”,有所驳斥,也直言不讳。“狂气与傲气”,或许不免,但不宜视为个人之间的怨怒。“似怒非怒”,而且恰恰相反,对于智低或品下者,对于那些不知自己偏误或知而不改者,唯有悲悯耳。

   

   对错误观点进行如理如实的批驳,恰体现了对读者包括错误观点持有者的某种仁爱与信任:相信读者有明辨是非的能力,相信错误观点持有者有认识和改正错误的可能。如果对各种错误观点或卑劣行为一味估息、纵容甚至反过来乱赞瞎捧一通,那才是最大的渺视、冷漠、鄙视及怨怒呢。

   

   至于语气如何,用不用先生、您等尊称及在下、敝人等谦词,倒是次要的。礼乎礼乎,客气云乎哉。出语柔软,当然最佳,但有时纵然较为直接和严厉,“英气”多些,出言猛些,也仍然是“志气与和气、元气与学气”的特殊表现方式。讲理论道时是和风细雨还是狮吼棒喝,是可以因人因时而异的。

   

   我认为,义理论辩时,不要臆测妄断对方动机,不要歪曲伪造对方的观点等,这才是尊重他人与自己,也是学者的基本素质要求。如果为学为人不诚,虚言伪语不断,用语最客气,也是伪尊重。

   

   尊重不应伪,“和气”也不应仅仅停留在语气上。人生最重要的是尊重理真道,尊重本性良知。这是我对广大儒门、自由门人士的劝告,也是我特别期望于那些有能力尊重我的读者的,并谨以此与云尘子共勉。

   2008-2-23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