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不要栽赃,好吗?]
东海一枭(余樟法)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不要栽赃,好吗?

   请不要栽赃,好吗?

   

   一

   近有东瓜氏责问我说:有儒者指出你将心性问题等同于心态问题。作为儒家,居然会犯这种常识错误,可谓有名无实,真让我失望。

   

   我笑道:你“失望”得太早了(其实瓜子们失不失望,无足轻重,与我无关。之所以公开地、耐心地解释,借瓜皮警众耳。)

   

   心性心态有联系但不相同。如果说,心性是大海,心态就是起灭的波;心性是总司令,心态就是边彊部队。中华文化谈到心性,多指本心本性而言,相对于心性,心态乃是表层、显性、生灭不断的东西。

   

   我从未将心性问题等同于心态问题,那是一位台湾儒家“栽赃”给我的。

   二

   那位台湾儒者的原话是:

   

   “先生从未细读吾师文字,并做出相应讨论,只是个会思维不会生活的典型知识工匠,因此对生活的修身问题格外尖锐与反感,否则,儒家关心的题旨并非是哲学领域的道德形上学,还有家庭问题,心性问题(先生指为心态问题),实际生活处境如何接物待人,这本就是吾人内圣的基础功课,都是本体的发用,否则讲再多道理,徒然只是做自认为的道德文章而已。”

   

   全是似是而非的胡乱说。“从未细读吾师文字,并做出相应讨论”得不出“只是个会思维不会生活的典型知识工匠”的结论,更不能“因此”臆测对方“对生活的修身问题格外尖锐与反感”。

   

   儒家关心的题旨不局限于但也包括“哲学领域的道德形上学”,儒家道德是形上形上、内圣外王贯通的,岂仅“形上学”而已?

   

   “实际生活处境如何接物待人,这本就是吾人内圣的基础功课,都是本体的发用”话说得对。但他“否则”之后,指我“讲再多道理,徒然只是做自认为的道德文章而已”,还说什么“您如此耗尽大量精神在论述事理,与人相处必然有极大的困顿,此是人情常理,说先生不通良知方法,正是此理在,任您如何言诠,不过在逻辑上自圆其说而已。”云云,皆属似是而非的“推理”。

   

   儒家下学上达,非常注重实际生活处境如何接物待人。但在坚持仁这一基本原则的前提下,会因时因地因人而制宜。在不同场合、环境,针对不同群体和对象,所采取的“方针政策”有所不同。日常生活与人相处时当然不是时时处处都一味大讲道理,家庭日常生活以亲情为重,朋友平时交往以情谊为主,讨论问题时则理当以讲理为主。

   

   双方讲理的时候,谦虚与尊重首先应该都体现在“道理”上:重道尊理,虚心受“理”,这才是“本体的发用”。讲理时不讲理,或者讲不成理,反去指责对方“好辩逞雄”,王顾左右而大谈人情,泛泛论断对方“与人相处”如何如何,就非所宜。

   

   既使有些时候“与人相处必然有极大的困顿”,责任在哪一方,也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当年孔子栖栖皇皇周游列国而不遇,与列国君主相处也必不顺畅和谐。难道孔子“只是个会思维不会生活的典型知识工匠”?

   

   三

   类似无聊无理无礼“非所宜”的文字,充斥于最近台湾心学网几位儒者给我的公开信中。例如:

   

   “文字可伐国,先生不可能不知其锐伤人,实为败德行径,还兀自以为说理得当,使人不敢言。”、“纵使胸中有千万条理在,雄辩天下无人能敌,只是自心造作意境高明,非真圣贤气象”、“请问您有真实领受本体的眷顾,并让您的家人相信有本体,而给自己与家人都带来本体庇荫的福报吗?”

   

   还有什么“对生命强烈的敌意”、“盛世的中国该是有教养的国度,…您的思维充满着不安全感”、“如果您认为受本体眷顾的人,就会是这种剑拔弩张,不断说粗话来否定别人并肯定自己的状态”、“您既然认同儒家,却反对有礼,而且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真情实意,他人都是虚情假意”、“中共政权只是被您拿来批斗最好的靶子,他们有苦说不出,您不当家,却拿讲民主作为自己成名的媒介”、“那位固定與您一搭一唱的先生,想來如不是先生千手千眼的分身,就真是先生的「知己」,纔會死忠至此。對於先生的操作功力,葉震只能說是深表佩服。”云云。

   

   诸如此类,举不胜举,令人哭笑不得。

   

   我践履功夫怎样、反共动机是什么、家人生活如何等等问题,当然可以探讨,但须对我的现实人生有所了解,对我的文章有所研究才好下结论。倘无凭无据又非亲非故,仅凭“好辩逞雄”、“雄辩天下无人能敌”的印象,就信口论断我的种种,岂非轻浮、粗暴得可以?还居然猜测网上与我“一搭一唱的先生”是我的分身或“操作”出来的。哪跟哪呀。

   

   儒家都很强调谦虚与尊重,都喜欢用先生、您等尊称及在下、敝人等谦词,象上述所引文字语气都很柔软,可是,凡有基本智力者,谁又能读出丝毫谦虚与尊重来呢?

   

   更过分的是,在严肃的义理批判与争鸣中,一些人不仅喜欢毫无实据地臆测对方动机、心态、生活处境乃至家庭生活,还喜欢歪曲、伪造对方的观点。大陆御用文奴、党用儒奴及自由派人士如此,台湾心学网一些儒者居然也如此(如我三复陈复所直言指出的)。

   

   当然有时歪曲不一定故意,也可能是无意误解,属于认识不足、智力有限或对对方观点了解不够所致。但经指出,发现有误,就应老实承认,而不是逞词狡辨,甚至将对方如理如实的批评“转化”为态度问题、上升为道德问题。这都是对人也是对已的不尊重。

   

   四

   我对台湾的了解都是间接的。台湾民主化的成功令我刮目并对台湾民众特别是学者的素质有一种特别的信任与期望。同时,台湾人洪哲胜君与《民主论坛》对中囯自由运动的支持推动,令我深怀感激。但很遗憾,我不能不坦直指出:几位台湾心学家在义理争论中的表现,令我有“一见如故”之感。

   

   由于专制摧残,学绝道丧,大陆知识人学养、见识和品质普遍性问题严重,喜欢混扯,擅于“栽赃”。今通过虚拟空间略有接触,发现一些台湾知识人并且是作为儒家的知识人也不例外,令我不胜唏嘘。

   2008-2-22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