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儒眼看股市
·儒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今日微博(2015-7-11)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一

   枭文《破邪显正与吸精增华----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提到:例如马列主义,不仁不义不礼不智不信,但也并非一无可取,如关于自由的论述和共产主义的理想,经过仁义的观照和解毒,完全可以化入东海波涛之中。对此,不少人持异议或有疑问,“掐同学少年”质疑道:

   

   先生所言“例如马列主义,不仁不义不礼不智不信",鄙人倒认为,老马所处时代,替工人阶级呼喊,意图建立一个人人平等、没有阶级、没有压迫的社会(见共产党宣言),起码愿望是好的,何称“不仁不义”?

   

   而“但也并非一无可取,如关于自由的论述和共产主义的理想”少年认为,正好相反,这是不可取之处,众所周知,马教经济理论的核心,是“建立统一分配的经济制度”,而洛克认为,个人的财产权,是“天赋人权”的一部分,而且财产权在个人权利中占实际支配地位,诱惑、剥夺个人对财产的支配权,是对自由最严重的侵犯,马教所要走的,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马教的自由观、理想,可取乎?

   

   “掐同学少年”网友的问题,可以说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对于“马家”的糊涂认识,值得一答。

   

   二

   首先,我不仁不义的批评针对的是马列主义而不是老马。马列主义作为一种对世界影响巨大而深远的学说,是否“仁义”,与老马个人意图、愿望及品德如何,关系并不密切。个人意图的美好、愿望的良好,不能保证其学说的真理性(仁)和合宜性(义)。

   

   我说马列主义不仁不义,是就马列两家学说的根柢处而言的。恶性发展了马克思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学说的列宁主义不必说了,马克思主义本身在根柢处也是不仁不义的。例如关于人性,马克思主要是把人性归结为“社会关系”和“斗争性”。他强调阶级斗争,认为人是阶级斗争的产物,把阶级斗争提到人的生存的必然的高度,其实也就上升到人性的高度。

   

   马克思主义在社会实践中的严重“不义”,与其人性理论的“不仁”密切相关。 理论核心处的偏差,导致马克思主义整体上的错误,造成实践中的巨大灾难。

   马克思认为人的“实际的意志”都是“物质地机动化的意志”,并没有那种与现实无关的绝对的善意,对此谬说,牟宗三在《道德的理想主义与人性论》中提出了严厉的批判。他说:“一般人常说﹐马克思主义确是牵连到了人性问题﹐遂发问说:它是否能改变人性呢?我现在告诉大家:它不是改变人性﹐它乃是根本否决人性﹔不是人类全毁灭﹔就是奉行它的人先毁灭﹔人性终于要胜利。我现在郑重告诉大家: 这个时代是道德比赛的时代﹐一切社会问题都要解决﹐都要正面去接触﹐丝毫不能回避或躲闪。你们的道德实践若不比共党高﹐你就不能克服他。”

   

   三

   但核心的、整体的错误不影响局部思想的有益。马克思关于自由的一些论述,继承了资产阶级思想家和空想共产主义前辈的思想成果,不乏精彩之处。

   

   马克思在他关于未来社会的描述中,曾把自由放在显著的地位。他认为未来的社会将“以自由的联合的劳动条件去代替劳动受奴役的生产条件”,建立“广泛的、和谐的、自由合作劳动的制度”,未来社会将是一个“自由平等的生产者的联合体所构成的社会”。

   

   共产主义的社会,“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废除剥削制度”,“砸碎精神枷锁”,“消灭三大差别”,“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那样的社会不是最美好最理想的社会吗,这样的人的存在状态不是最自由、最平等、最解放、最具有创造能力和机会的“人在存在”状态吗?平等、公正、民主、自步、解放,都是人类的共同愿望,这些理念恰是的中心思想。那样的理念和理想,何错之有?

   

   共产主义的理想岂仅有可取之处?它与儒家大同理想也有相通、相同之处。儒典《礼运》对小康和大同分别作了描绘。大同社会的景象是: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根据这段描述,理想中的大同社会具有如下内容和特点:权力公有的社会制度、选贤与能的管理体制、讲信修睦的人际关系、各得其所的社会保障、人人为公的社会道德、各尽其力的劳动态度等。这不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么?

   

   不同之处在于,王道政治、大同理想有性善论作为人性依据。徐复观断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性善说’,奠定了人类尊严,人类平等,人类互信合作的基础,由此可以与西方的民主体制相结合,开出中国的民主政治,并进而充实世界民主的理据与内容。”

   

   而一切极权政治都来自对人的不信任, 因而性恶论构成了专制政治、极权政治的人性论的基础。马克思虽不讲原初本性,也未明讲性本恶,但他把人性归结为“斗争性”,其实已等同于性恶论。这样一来,其“共产主义道德”就成了无源之水,共产主义的理想也成了无根之木。

   

   四

   关于统一分配的经济制度问题,质疑者众(如台湾心学网儒生林雅雯曰:“请问先生:马列关于自由的论述和共产主义的理想,有什么可取处?人人共有财产是好事情吗?小女子来看这样会很糟糕,人人智力不同,却要分配均等,这还是种对心智的不公平。如何能被仁义关照与解读?小女子不解,请先生示下。”)

   

   须知“建立统一分配的经济制度”有一个大前提:科技极高地发展,物质极大地繁荣,能够满足人类的绝大部分物质生活需要,可以按需分配。在此前提下财产人人共有、统一分配,就谈不上“剥夺个人对财产的支配权”和“对心智的不公平”了。

   

   不过理想总归是理想,只可水到渠成,不宜拔苗助长。理想是“仁”的,但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段内,由于物质发展、科技水平的局限,根本无法达到按需分配的标准,“统一分配的经济制度”当然是不义的。我在《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中曾指出:

   

   凡高深的功法,都需要浑厚的内力打底,需要相当的佛学修为自律,并且循序渐进,切忌强练或出错,否则走火入魔,小则走火入魔,重伤残废,大则立时毙命。共产主义就是这样一门上乘和最上乘功法。至今为止,人为地超越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大历史阶段的所有练习者,在世界范围内早已宣告全面头败。

   

   社会的进步自有其客观规律,切忌拔苗助长,历史的发展自有其一定顺序,岂能人为超迈?由于物质基础、文化水平、精神条件的局限,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都是不宜试验更不可实现的。就象一套入门拳法还打不下来的蛮汉,试图强练上乘功法一样,必坠魔道无疑。而走火入魔严重的程度,则视其人身体素质、佛学修养如何了。如前苏联,虽然带头蛮练,但因素质修养较好,化解自疗起来,也就快些。

   

   然而我们不能因此就否定共产主义的理想和精神,不能因此就得出"共产主义就是坏"的结论,就认为“共产主义理想是丑陋的理想,共产主义道德是下贱的道德”。就象不能因为为现阶段不宜习练就否定未来式的上乘功法一样。

   2008-1-24东海老人

   首发于《网络公民》第一期http://pdzsh.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