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大良知学纲要》答客难之一:复陈复先生

   枭文《大良知学纲要》发表后,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公开发函质疑,兹就所提及的几个问题公开答述于下,并借机进一步对“大良知学”进行阐析。

   一、格心格物,理一分殊

   关于内圣与外王、格心与格物,是否“同一件事情”,应从“理一分殊”两个层面考虑。

   理一分殊,是儒佛共有的“理论”,更是宋明理学的重要命题,如朱熹所说:“天地之间,人物之众,其理本一,而分未尝不殊也。” 故从理一的层面说内圣与外王“本来就是同一件事情”,王阳明将格物解作格心,没错,岂但内圣与外王而已?“人人有一太极,物物有一太极”,天地万物一体之仁。

   但是,从分殊的层面,内圣是内圣,外王是外王,格心是格心,格物是格物,含混不得,不能用“本来就是同一件事情”的话打马虎眼。你不也说“本末有别”吗?这个“别”处,差之毫厘,错之千里呀,可不能“而已”了之。

   本质包容现象,但本质不能代替现象;格物包括格心,但格心不能代替格物;内圣统摄外王,但不能以内圣完全取代甚至取消外王。明白吗?

   强调本质面当然不一定“就使得现象面被其漠视”,但一门学说如果对本质面不能作全面透彻地阐述,就一定会使得现象面被漠视。事实证明,阳明先生的良知学“就使得现象面被其漠视”了。

   阳明的良知当然“不是站在格物的对立面”,且古今中外各家学说都不至于绝对地“站在格物的对立面”的。佛教够“目中无物”的了,仍不乏格物的内容。我指出的是,良知学作为规范政治道德、引导社会发展的一门学说,未能将格心与格物统一在一起,有失圆恰。你也承认良知学没有“兼容并包到科学”嘛。

   另外,良知与良知学不是一回事,外王学说与儒者个人“实际投身于政治”的外王活动也不是一回事,不可混。

   二、严重的思想近视症

   良知学与科学虽不同却相通。如果良知学能具备“格致”精神就可以更好地促进科技发展(还有,具备“良制精神”可以指导制度建设与时俱进)。这不是越俎代庖,而是“天下万物一体之仁”的精神的体现,也是心物一元的本体逻辑所规定的。

   良知作为一个议题,可以等到“当科学研究影响到社会伦理的时候才被提出来讨论。”但良知学可不仅仅是个普通的议题,“格物致知”的科学精神不必等到科学研究已影响到社会伦理的时候才需要。你患了严重的思想近视和思维混乱!

   而今历史条件、社会机缘早已成熟,儒学不仅在精神上、而且在具体制度上开出或纳入民主、发展科学技术,已是顺理成章。

   阳明良知学之所以出偏,有其历史与环境的局限,也与其错误理解大学之道中的“格致”二字有关,还与王阳明未能把握心物一元之理有关。我在《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曾指出:

   从易经归纳出来的心物一元论最为圆正。格物致知,面向物质世界,充满科学精神;正心诚意,解决心灵问题,提升道德修养。格物致知针对物质世界,正心诚意针对心灵世界,齐家治国平天下解决的是社会问题。心物一元,乃天地间至高真理,一有所偏,遗患无穷。遗憾的是,古今中外,所有学说都偏离了这一真谛,就是儒家内部也常出偏。如宋明理学(心学也属理学范畴)或偏于“形上本体”(天理),或偏于“形内本性”(良知),都是偏重于心的一面了。

   三、理论“限制”实际

   汉朝以后,儒家外王学一直郁而不张,宋明理学越走越偏,宋朝以后,儒学单调化、世界虚拟化与生命枯燥化,制度建设与科技发展的逐步落后,当然与程朱阳明之学有关。

   朱熹个人对“格致”理解正确,但他毕竟是理学家而非科学家,且程朱理学在根本上出了偏,过于轻物内敛,正如你所说,“科学的性质着重于可反复验证性,这本不是理学的主张。”所以,理学对后世的科技发展的影响整体上是负面的。

   儒学作为中国历代王朝的意识形态“指导思想”,社会、政治、物质、科技各方面出了问题,当然与儒学的“理论建设”出了问题有关。儒学在历史上未能开出民主乃历史局限性所致,这是我为儒家辨护时一再强调的。但要注意,这不是说制度建设与“儒学理论本身的限制”没有关系。

   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一种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占主导地位的文化,相当于民族、国家的性格,决定着文明的发展方向、社会的进步速度和国家的基本命运。所以,“儒学理论本身的限制”当然会“限制”科技、物质、政治等实际。

   良制有各种历史形式,民主可以说是今天的良制。汉朝的各种文物典章制度,就是当时的良制。重视制度建设的儒家《春秋》外王学一直与内圣学的发展不成比例,也是历史事实。我批评汉朝以后儒家对制度建设及科学精神重视不够,对外王学重视不够,并非苛求古代儒家提出民主“这种具体的政治理论”,不要混谈。

   “格竹的问题”虽是阳明年轻未悟道时所为,我并未将它“等同于这就是他的良知主张”,但不能说“这本与其良知学说毫无关系”。因为阳明说过“格物之功只能在身心上做”,而这结论是因“格竹的问题”得出的。

   显然,良知学的出偏,与这一结论的错误不无关系。如果阳明通过正确的方法“格”通了竹子,得出的结论是:格物之功不仅能在身心上做,而且能在外物上做,能在社会上做,那么,良知学想出偏也出不了。

   四、以道自任、当仁不让

   学儒固当谦虚(执其两端而空空如也),但不应虚谦。真正认证了生命本来面目者,不仅不虚谦,而且常常不吝于“赞叹自己”。那不仅是一种与谦德相辅相成的强烈的自信自尊自我肯定,而且是以道自任、当仁不让的表现(所谓“赞叹自己”,也是借君“吉言”,姑妄用之,并不准确)。

   且不说《春秋》经中体现出来的代王立法、代天立教的“素王”精神何其强烈,论语你应该熟读了,看看“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等言论,“赞叹自己”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很显然,孔子是以得“圣人之道”者自许的,当然也是实事求是的。这里有儒家的真精神在。阳明及其后学也从不吝于“赞叹自己”。王阳明是连孔子的帐也不买的,这种“丈夫落落掀天地”之劲气,传到了王艮和泰州学派那里,又进一步变本加厉。

   与孔子及心学家相比,释尊更是不吝于“赞叹自己”,你如看过佛经,当有所体会。岂仅孔释?历代大儒高僧,中外得道先哲,大都是不吝于“赞叹自己”的。这不仅是自信、自尊、以道自任的表现,更因为证道者知道,他赞叹的不是自己,而是道的伟大、人的伟大。

   因为,任何人的光荣都是人类全体的光荣,戓者说,每一个人的美,就是全体人类的美,就是宇宙本体之德。我有小诗《一体》附此一赏:

   我欣赏你们/其实是欣赏自己/你们每个人身上/内蓄着我的芬芳。

   我赞叹自己/其实是赞叹你们/你们是我的种子/我是你们的花开。

   ------《一体》

   这种“万物一体、天下一家”的仁境,不明自心、不识本性者不容易明白更体会不到,这里就不多说了。当然上面这样表达仍极肤浅,不究竟。所谓“赞叹自己”者,即非“赞叹自己”,是名“赞叹自己”。其中深意,留待东海之道大乘学中再详说。

   你对谦德有误解。谦虚是一种美德,但在儒家诸多“道德集群”中,“级别”并不高,要受仁义礼智信五常道的制约。很有人却将谦德的“道德级别”和适用范围无限拔高扩大,让它凌驾于五常道之上,用谦德衡量一切言行,实乃大谬不然。其实,“道上之人”该谦虚就谦虚,该骄傲就骄傲,既不谦虚也不骄傲,说到底无所谓谦虚戓骄傲。仁义至高,中庸至上。

   不认生命真面目,不识自家主公翁,谦虚也好骄傲也好,赞叹自己也好贬低自己也好,都是不着调的。如不知“道”又不知尊道,既使在其它方面表现得最谦虚,“道眼”看去,依然妄人糊涂蛋而已,纵非乡愿,也是蠢儒,纵然有德,也很有限。那些未明“明德”、未致良知、不知仁不知义徒有虚名或虚有其表的伪君子,那些别有用心的学棍神棍政客恶客,最擅长一边假惺惺伪兮兮地装谦虚,用谦虚的言辞,把贡高我慢精心包装起来!

   五、寻求真正的共鸣

   大良知学说是知识论与方法论,更是本体论生命观,当然可以“运用到道德、政治与科学这三层面”去。至于如何实际运用,有待于社会的发展和机缘的成熟,有待于志士仁人的共同努力。

   怎么也得有个过程吧,“纲要”发表还不到二十个小时,就要求“道德、政治与科学这三层面”的实际运用,性急至此,毋乃太早计, 毋乃见卵而求司夜,见弹而求鴞炙乎?你“看不出实际”、看不出“实质的意义”,只能说是你的眼力、智力问题,有待扫盲呀。

   东海之道及大良知学“能获得他人的共鸣”当然越多越好,但那是为“行道”计,为社会计,所以必须是真正的共鸣。必须是发自内心,真正悟得了东海之道的共鸣,才值得重视。我所注重的是“道”之兴衰而非个人的荣辱,或者说所注重的是中华民族的荣辱、天下后世的荣辱而非眼前一时一地的得失。

   对我个人,举世拥护也好,举世非毁也好,都是无所谓的。如果出于种各种目的包括出于友情,就是把我捧上天去,把东海之道捧上天去,飞絮浮云而已,一点意思也没有,一点意义也没有。

   象你这样的水平和境界,虽然比当今海内外一些所谓的专家高些,不至于象他们那样只会误人子弟、误导文化、断儒家之慧命,但恕我直言,你仍未上道,离我尚远,如果夸我,一般也只能乱赞苟誉一番,无足轻重,不值得理睬。之所以公开答复你,指桑训槐,也是对你的直言表示某种尊重。

   我“费如此大的精神书写”,无奈无奈耳。“能举一隅而得三隅反”者,古今中外多乎哉不多也。不说别人,就看你这个堂堂心学家,对枭文“反”出了什么名堂!说实在的,我从不敢奢望今生今世真正领悟中华文化之道并达到我的“证量”者会超过十人。孔子弟子三千,只一个颜子真入了门;释尊人天之师,拈花别传教外之旨,只一个迦叶微笑妙悟。老枭焉敢奢望!

   君子之德风,真有那样的十个人与我站在一起,所掀起的风,足以扫六合荡千秋,抵得过千百万知识分子的能量之和了。就象现在,如果我在大陆有机会自由发言、自由讲学、自由讲理论道,所有党用文奴及西瓜文人集中起来不够我一口吞的。虽千百万人上来,我一样如入无人之地!如果十枭齐鸣、十日并起,那将会怎样的壮观!

   奈何时不我与。而且看来,十人之望也属奢望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