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芦笛疗愚!----芦文《鸟兽不可与同群──答东海先生》略批
·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夜越来越深》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木杖》
·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唱和诗一束(二)
·你们只看到匹马纵横(组诗)
·立身奢望千秋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自嘲示饶君惠熙
·甘做垃圾清理工!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偏要拉起袁红冰的手!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北京之春---无题(组诗).......(广西)东海一枭
·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见道者言
·《推倒陈良宇》
·道不同,不妨为友!
·怀明锵丈兼向杭州诗友问好
·乐乐乐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旧诗一首,祝海内外旧雨新朋中秋愉快阖家团圆
·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坚持“三本”不动摇!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景秀:和东海一枭二首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写给自由派民运圈===自荐《中华文化大启蒙书》
·东海一枭少年旧作:一日思卿十二时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心学网主席

   陈复回复《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大良知学纲要答客难之一》

   

   余樟法先生:

   心学网鼓励用真实的姓名或典雅的姓字注册,不鼓励使用「浑号」或「昵称」,这是恢复中国文化,鼓励负责精神的展现,拒绝匿名攻击他人,而设计出的「良制」。您并未尊重敝网的政策,然而敝网依然让您在这里「畅所欲言」,这是因为敝人过去在其它网站就看见过「东海一枭」这个名字,基于对您的尊重与礼貌使然。或许您觉得这种尊重与礼貌毫无意义,然而,认真说起来,如果您真觉得自己是当仁不让的圣人,须知圣人当是个胸襟开阔的「豪杰」,而不是唯我独尊的「枭雄」,您的浑号只能让人感觉出霸气与狂气,而没有丝毫温柔敦厚的生命感,这种状态其实抵销掉您说话的实质内容与意义,您分明该是不想传播自己的观念,如果想的话,您的作法其实是负面的效应大于正面的效应,因为人家看见您的文章,要不就是根本懒得点阅,要不就是来看看您如何骂人,笑话而已。这种讲话的型态,本无关于良知,而就是个性使然,或许是出身于清苦寒微的生活,或许是生长于善于斗争他人的政治环境,使得心底有着强烈的不平,总想要借着什么办法「出一口气」,透过网络的自由发言机制,藉由写字来感受自己是个不世出的天才。然而,生活就是生活,不论我们把别人说得如何难听,驰骋着口舌的愉快,我们的实际人生,有让自己与家人感觉到更深的幸福滋味吗?如果您在言说层相信有本体,请问您有真实领受本体的眷顾,并让您的家人相信有本体,而给自己与家人都带来本体庇荫的福报吗?如果有,那敝人很替您喜悦,如果尚且没有,却要奢言在网络写字就能带给他人幸福,那如果不是对本体的无知,就是个性张狂而已。这两者,都恰恰会妨碍您对本体的阐发。

   

   您说您提出的大良知说不过只有二十个小时,敝人却责怪您没有针对良知包括民主与科学提出具体的知识论与方法论,如果您有认真读过书,就该知道把良知与格物(民主与科学)挂勾,早在民国四十三年,牟宗三先生就已经提出「良知坎陷说」(见其《王阳明致良知教》)他根本改造良知的性质,套用大陆学者蒋庆的说法,使其质变做「思辨的形上学与概念的良知论」。牟宗三先生把知识议题带进阳明先生「致良知」的教义里,主张「致」字不仅包括依天理而「致良知」,还包括依物理而「致知识」,因此,「知行合一」在这里变做「行为宇宙与知识宇宙的合一」,意即「良知与知识的合一」。牟宗三先生透过重新解释或改造阳明先生的学说,希望弥补其教义在知识议题的遗漏,解决当今良知与知识割裂带来的弊端。然而,人如何在「致良知」的同时兼去「致知识」呢?牟宗三先生说良知会自己「坎陷」自己,由此「从物」而「知物」,最后能「宰物」。当良知能「宰物」,其就会再由「坎陷」里涌出,「会物归己」而使知识变做自己的统摄,这就是「良知坎陷说」的第一层意思 。面对儒学不能开出民主政治的低气压,牟宗三先生再拿「良知坎陷说」来解决中国政治的未来发展问题。西洋民主政治的根本精神系在「分解的尽理之精神」统摄「理性之架构表现」与「理性之外延表现」。「分解的尽理之精神」是指「知性主体」在认知外在事物的过程里,酿出普遍的知识系统。「理性之架构表现」是指把自己由主位推开而往客观层面去想,完就公平合理的鉴别;「理性之外延表现」是指「形式性的思维」,其会酿出关于自由、平等、权利与法治这些概念,依此概念建立起民主的政治法律制度。

   

   对于这些观念的评论,详可见于敝人写的《心学工夫论》的引论内,这里就不再重复了。您说您只是提出「纲要」,而牟先生早已经提出其知识论与方法论,您为何不先认真厘清他的论点,再提出您擅长的「批评」呢?如此,就连纲要都不需要,而能更进一层去思考其实质内容了。基本上,由于您那种目空一切的个性(而且还拿佛陀与孔子来把自己的状态给合理化),使得您的自认伟大的观点常显得疏阔,常见口号性的标语,无法产生细腻的论较。当您连关于良知如何在论理层面如何能包纳道德与科学都尚未提出的时候,敝人如果不想学您那样激烈的拿话头的砖块去砸人,就无法再做什么深刻的发言。此番发言,只是针对您对阳明先生不公允的批评使然,您大可提出您自己对阳明先生讲的良知的再阐发(如同牟先生对王学做出调整,提出他的坎陷说),不需要用您那疏阔的批评,先否定掉阳明先生的说法,然后纔认为自己的主张能合理的现身,这种厚诬古人来立言的办法,并不显得大开大阖。阳明先生从未将格心与格物分而为二,其内圣未曾取消外王,如果取消,那就不知道他如何能透过其内圣来展现外王了。正好拿您说的「事实证明」,阳明学是影响日本明治维新的核心元素之一,这点熟悉东亚文明史的学者都会知道,且讨论已经很多,您自己查查网络就会得知,敝人就不需详列内文了。正因为如此,当年留日的中国留学生,纷纷看重阳明先生的《传习录》,孙中山先生提出的「知难行易说」,就是来自于对「知行合一」的「误解」,而蒋中正先生一辈子服膺的人物,就是阳明先生与曾国藩先生,台湾的草山还因此被改称阳明山。如果现象面被阳明先生漠视,那这些历史事实、历史评价与历史效法的出现就很难被人理解了。

   

   您说良知与良知学不是一回事,外王与外王学不是一回事,那都是您自己预设出来的「概念的游戏」与「整人的陷阱」,他人没有看见您清晰的定义前,怎么说都会被您辱骂得体无完肤,因此其注定有着讨论的无效性。这包括您忽然赞同去说「心物一元的逻辑」,忽然批评阳明先生说「格物之功只能在身心上做」,首先,如果阳明先生是悟道者,他不可能不是站在「心物一元的逻辑」,再者,阳明先生根本未曾说过「格物之功只『能』在身心上做」,而是说「格物之功只在身心上做」(见《传习录‧下卷》第一一九条)这就是问题的关键词!您自己厚诬阳明先生,随意添加一字,自言其漠视格物,殊不知其本意在于探本穷原,掌本而知末,而不是逐末而忘本。这种态度殊不可取,因此敝人不得不在此为先生辩诬。网络对话,人与人不得相见,因此注定很难澄清问题,且会流于情绪性的发言,然而,文字的背后都能看出做人的格局与气度,敝人因此警惕自己持着修身做工夫的态度,在此认真写字与您,只是在面对自己纤细的生命触感,本不奢望能获得您言语表层的同意(至于深层思维后的反应,您自问良知即可),唯望自己还能掌握住真实义,并可能督责您往后能往正确的路向奋勉,或许您对于这层「三人行必有我师」的观念会嗤之以鼻,最起码,您来到心学网,敝人就对您有此责任,希望您这「一枭」真能洗尽言语的铅华,成为「一圣」,不再用言语逞强,而能用您的社会实践去体贴去温暖广大受苦的人,须知真正掌握本体的人,其言语能让人喜乐,观念能让人真实奉行,而不是只激生反感,引发更多无效的言语争论,您能量甚大,如果真能「转枭成圣」,相信这是人间幸事!

   敬祝您平安喜乐

   陈复敬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