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毕汝谐文集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按:1988年, 毕汝谐利用暑期完成了<<周恩来评传>>(笔名方里,台湾水牛出版社,精装本,列文史丛书第76 种),这是世上已知的第一部从双重人格角度剖析周恩来生平的著作,比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早了十几年!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 全文较长,分多次推出.
   第十章、反右运动至文革之前.

   一九五七年,是中国历史上极其严峻的一年.
   是年,毛泽东玩弄“引蛇出洞”之策,翻手为云,复手为雨,将大批知识分子、青年学生、民主人士、统战对象等打成右派分子,横加摧残.据不完全统计, “右派分子”及受到株连者,约有三百余万人.
   中共八大之后,毛泽东虽然受到刘少奇、邓小平的顶撞,仍当选中央委员会主席,手握至高无上的大权.
   然而,新修订的党章中,竟然破例增设一个“名誉主席”的位置.这显然是刘少奇、邓小平为毛泽东特设的一个政治陷阱.倘有一日,刘邓开动中央委员会的表决机器,将毛泽东封为名誉主席,则其将沦为一具政治僵尸.
   为了与刘邓斗法,毛泽东便自行发动大鸣大放运动,敬邀社会各界人士帮助共产党整风,并矢言“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在这一时期,所谓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发生了两件大事.先是一九五六年六月, 波兰波兹南工人为了要求面包发动暴动;后有匈牙利人民爆发反苏反共起义,他们推出人道共产主义者纳吉为新政府总理,宣布退出苏俄集团的“华沙条约组织”.参加起义者有工人、农民、青年、学生、军人、警察、妇女、儿童以及共产党人.匈牙利人民起义历时十三天,苏俄两次出兵,强力干涉;最后派遣二十师红军和两千辆坦克,实行血腥屠杀,将起义镇压下去.
   中共坚决支持苏俄镇压匈牙利人民起义,周恩来曾秘密乘坐苏俄坦克进入鲜血染地的布达佩斯.
   毛泽东对此忧喜参半.所忧者是共产专制制度下人民的反抗,所喜者是苏俄作为共产世界的盟主地位受到了挑战.
   毛泽东按部就班地发动了鸣放运动.经过中共长达八年的统治,一时间无人敢于以身相试,毛泽东特于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发表整风命令.
   五月八日,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民主党派头目及无党派人士召开座谈会,要求大家尽量鸣放.会开十三次,与会者仍有顾忌,不敢畅所欲言;毛泽东便宴请章伯钧(农工民主党主席,民主同盟副主席,官居交通部长),请他带头大鸣大放.
   于是,章伯钧以及粮食部长章乃器(民主建国会副主席兼民主同盟副主席) 、森林工业部长罗隆基等率先鸣放,要求政治民主化.
   刘少奇、彭真等中共要员并不赞成此举,深恐酿出成事端.但是毛泽东置之不理.
   反复的邀请,终于引发了对专制制度口诛笔伐的滚滚洪流.综括鸣放内容,约有如下几方面:
   一、政治方面:反对一党专政,反对毛泽东独裁,反对党政不分现象;要求各党派一律平等,要求有职有权,要求建立法制.
   二、经济方面:反对强调资本家的“两面性”,反对“农业集体化”,反对“统购统销”政策,反对“公私合营”,反对“定息就是剥削”,反对红色官僚资本.
   三、外交方面:反对一面倒政策,反对过分迁就苏俄,反对苏俄大国沙文主义.
   四、教育方面:主张取消学校中的中共党委会,反对一面倒的俄化教育,反对思想改造运动,要求学术自由,要求民主的领导作风,要求非宗派主义的人事制度.
   五、新闻方面:反对说教式的新闻,反对报喜不报忧的新闻处理原则,反对歧视新闻记者.
   六、文学艺术方面:反对阻碍文艺创作的清规戒律,反对粗暴干涉文艺创作自由.
   七、少数民族方面:反对有名无实的“自治区”,反对中共的领导.
   鸣放期间,毛泽东故意离开北京,避往青岛.所有鸣放内容,都由新华通讯社逐日广播,并经人民日报及其他各报纸刊载.当局则噤无一言.
   在高等院校,青年学生情绪激昂,而从言论的鸣放演变为行为的反抗.
   以北京大学学生谭天荣和人民大学学生林希翎(女)等为领袖的各大学学生,发出“继承五四运动的光荣传统,为争取民主自由而奋斗”的呼声;嗣即组织“百花社”、 “庶民社”、“自由论坛”等团体,进行民主宣传活动,在校内外演讲、出墙报、编刊物;自由派教授暗中鼓劲,普通市民纷纷表示同情,各地都酝酿着罢课示威,出现了若干小规模的匈牙利事件.
   面对汹涌而来的抗议怒潮,毛泽东改变初衷,决定采取严厉镇压手段.毕竟,此时毛泽东与刘少奇邓小平虽有龃龉,尚未至摊牌阶段.而民众的抗议怒潮,则有可能动摇中共政权之根本,
   毛泽东转而采取收缩方针.六月四日,当局调动大批军警将京津各校学生隔离,致使他们决定于次日举行的联合大游行流产.
   六月八日,人民日报刊出题为“这是为什么”的社论,以显系捏造之所谓民主人士卢郁文接获恐吓信为由,开始所谓反右派斗争.而后各地中共党报纷纷响应,加入围剿.
   六月十八日,毛泽东于数月前所讲“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原稿,经过大幅度的修改补充后,正式公布.该文暗示鸣放不得违反其中所规定的六项标准,特别是不得违反“社会主义道路”和“共产党领导”,否则必予严惩.
   六月二十六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一届四次会议召开.在刘少奇周恩来等人之安排下,变成围攻右派的示威大会.一向温文尔雅的周恩来气势汹汹地将“章罗联盟”的政治帽子扣到率领先鸣放的章伯钧、罗隆基头上.还扬言不惜处决六分之一的“反革命分子”,以示威吓.
   周恩来做如此表态不足为怪.尽管在处理许多具体事务上,他与毛泽东有着粗细文野之别,但就本质而言,他们都是注定要戴着花岗岩脑袋晋见马克思的铁血共产党人.他们不会容忍民众享有自由民主.
   七月一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自承“鸣放运动”与“反右斗争”是“阳谋”,是“诱敌显形聚而歼之”,此文酷似出自毛泽东的手笔.
   嗣后,各民主党派及团体纷纷开会,大整“右派分子”,著名者如章伯钧、章乃器、罗隆基、费孝通、钱伟长、龙云、陈铭枢等,都是各党派领袖人物、大学教授;列为重点清算对象,逼其自渎、自贱,丧失人格尊严.
   在学校里进行的反右斗争,由于学生反抗情绪激烈而尤为凶恶.中共党委以变相的公审大会方式,斗争右派学生,曾引起热闹的辩论与斗殴.学生领袖林希翎,在变相的公审大会上,进行八次辩论,被誉为巾帼英雄.她非常坚强、勇敢,面对恶势力毫无惧色,直至最后被秘密投入狱中,判刑十五年.
   凡被定为右派者,便成为连印度贱民都不如的下等人.因为印度贱民尚有家庭,而“右派”则是孤家寡人一个,妻子儿女都要与之脱离关系,划清政治界限.
   由于抗议怒潮已由都市扩展到了工厂矿山和农村,毛泽东于是将“反右斗争”与“整风运动”相结合,扩大进行,名之为“全民整风运动”.历时年余,始告沉寂.
   毛泽东虽然获得表面胜利,却埋下了许多祸因.中共与知识分子的决裂,亦始于此时.
   周恩来完全赞同毛泽东铁腕镇压的残暴做法,但是,在一些具体的人员处理上,却又表现出一丝温情.
   周恩来在天坛召开的一九五七届大专院校毕业生大会上,谈及学生领袖林希翎时,只说她是在整风运动中犯了错误的青年学生,并邀请她本人参加了此次大会,认为其具有毕业分配的资格.相形之下,中共其他巨头对林希翎的态度要恶劣得多,例如刘少奇对林希翎问题的批示是: “极右分子,请公安部门注意.”
   对于若干被无端扣上“右派”帽子的知名人士,周恩来在不损及自身既得利益的前提下,给他们以些微帮助.
   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张权便是一例.
   在反右运动中,多才多艺、正处于艺术高峰期的张权被划为右派分子,从此蒙受种种不白之冤和可怕后果;她被原单位除名,调往黑龙江的哈尔滨.祸不单行,她的丈夫---著名指挥莫桂新亦被划为右派分子,被送往中苏边境的兴凯湖农场,接受劳动改造.这个半生养尊处优的乐队指挥因患恶性痢疾,象猪狗一样死在公路旁边.
   张权的全部罪行,只是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批评剧院行政领导没有按照艺术规律管理剧院,并就此提出了一些直率中肯的意见.于是,她被扣上了破坏党的领导的政治帽子,从此不能登台演出.
   周恩来于反右斗争热潮过后,替张权美言了几句.于是,张权被摘去了“右派分子”帽子,处境稍有好转.
   一九六二年,周恩来指示给远在哈尔滨的张权安排一个“特邀代表”的名额,让其出席在北京举行的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周恩来是全国政协主席.
   那时,每逢周末总有舞会,高级干部在此寻欢作乐.在政协会议期间的舞会上,张权应众要求演唱了一支民歌.周恩来向她表示祝贺,并邀其共舞;同时,详细询问张权几年来的工作和生活情况.
   “你离开北京,我不知道.在东北生活习惯吗?过不习惯就回来吧.”周恩来亲切地道;当他得知张权的丈夫在兴凯湖农场劳改三个月就死去的悲惨消息时,突然停住了舞步.
   为了不再提起这件伤心事,周恩来转变话题,问起张权几个孩子的情况.
   不久,张权在北京举行音乐会.有一回,她唱完一支歌,欠身向观众致意时,周恩来从观众席站起来,手捧一杯香茶,走向舞台,递给了女歌唱家.
   这就是双重人格的周恩来----他没有兑现协助张权回京的承诺,因为那样做,将有损其中共领导人的原则立场;但是,他却以个人身份送上一杯香茶,意在医治一位女歌唱家的心灵创伤.可谓面面俱到.
   反右斗争结束后,毛泽东亲赴莫斯科,庆贺苏俄革命四十周年.毛泽东自任党政代表团团长,周恩来为副团长.
   然而,这次出访苏并未如同预期的那样弄到大宗援款,毛泽东大失所望.归国后,他热昏地搞起了一场所谓大跃进,以期十五年之内赶上英国.
   大跃进计划发布之后,整个中国大陆都陷入大炼钢铁的狂潮.城乡到处都是土制的小高炉,男女老少一齐上阵.他们被编成队组,日夜不停地苦战.煤炭缺乏,就以木材或家具当燃料;原料矿石缺乏,所有民间铁器都被搜光.由于疲劳过度,伤亡事故时有发生.
   毛泽东无视社会现实,又决定大搞所谓“人民公社”.从此, “总路线”、 “大跃进”、 “人民公社”便成为他亲手树立的三面红旗.
   一九五八年八月九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关于人民公社问题的决定”.前后仅仅两个月,毛泽东便对中国大陆的社会组织做了一次空前的改变.
   “人民公社”制度,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没有先例,纯属毛泽东个人的破坏性狂想.如果勉强寻求人民公社之根源,则只有“巴黎公社”及苏俄集体农庄与之相似.但是, “巴黎公社”为纯政治组织, 苏俄集体农庄为纯经济性组织,而毛泽东的“人民公社”则是包括“工农商学兵”的综合体.
   中共中央决议指出, “人民公社”是提前达到社会主义并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所必须采取的基本方针.
   毛泽东是在马上得天下的,而今又要在马上治天下.他认为“人民公社”是过渡到所谓共产主义社会的一种基本形式,而其目的则在于建立一种“政经合一”与“劳武合一”之高度极权组织;毛泽东企图在集中与统一的严密管理之下,通过对群众劳力、消费的强力控制,达到空前规模的生产动员与战争动员之要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