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对号入座者自寻烦恼)
   
    艾鸽

   
   一
   有富就有穷。这边陲大山里方圆50里最穷的就数山嘴子沟了。以前有的家里四五个女孩子,就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就给谁穿。村里人穷得无聊了,又没什么娱乐活动,就举办一月一度的虱子赛跑运动会。看谁身上的虱子跑得最快最远,就奖励谁点干粮。村里人不亦乐乎。国家粮食局长来这里看到:老乡家中除了凉席外,几乎什么都没有。他哭了:都解放几十年了,怎么还那么穷?天天搞运动能不穷吗?好在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四川的民工来修路,通车了,经济状况好了一些,但村里的美女也被他们拐走不少。谁不想离开这鬼地方呢?
   
   看看村里的那些标语,就知道这里有多偏僻多落后了。马路上:提醒司机,附近20公里没有医院,没有救护车,没有旅馆。也没有火葬场。但别看这里穷得叮当响,还夺了个全县的冠军:生育率第一高。
   
   有谁知道,其实这个冠军得来也太容易了。没人愿花钱去买避孕药。后来,上面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来了个硬指标:生过孩子的妇女一律结扎。全村的小孩子都背得口号了:一人结扎,全家光荣。少生孩子多养猪。流下来,打下来,就是不准生下来!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本来计生于国于民不是件坏事,可偏偏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导致全村最漂亮的女孩子嫁不出去了。
   
   二
    水仙姑娘的漂亮是很有名的。她那美貌不象是生出来的,就象是画家画出来的。色彩该浓的浓,该淡的淡。轻轻一笑,就有无限妩媚。那双眼睛里的瞳人,不但会说话,还会唱歌跳舞。村子里的小伙子说过:如果她要嫁到外村去,大家就集体自杀。虽是开玩笑,但也知道她的魅力如何了。
   
   村子里来说媒的,把她家的门槛都踏破了。可她始终没答应谁。有一次她上山去拾蘑菇,闪了一下腰,有一大串的男人表示:即便有一天她残废了也要娶她。
   
    话说水仙姑娘是很少下农田的,家里父母恨不能把她栽在花盆里养。但忙季的时候村里就没有闲人。水仙也得去做点力所能及的活。这天,她正在田里蒿秧呢,忽然见马路上开来一辆车子,有点象救护车。里面出来两个大汉和一个妇女。他们走到水仙面前,女的问:“你就是水仙吗?”水仙点点头。那妇女示意那两个男的:“就是她,带走!”那两个大汉不由分说,驾着她就往车里拖。
   
    水仙姑娘那见过这阵式,马上就吓昏过去了。
    在车子里,那妇女又问到:“你是刘水仙吗?”水仙又点点头。妇女:“今天终于捉到你了。”
   她命令道:“快脱掉她的裤子!”
   
   三
    水仙一直未反应过来,她始终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这伙人神神秘秘,很不说话。听到那女人叫脱裤子,以为碰到流氓了,就拼命挣扎,大喊大叫。可这救护车改装的临时手术车,是隔音的,叫也没外人听得见。
    短裤被撕开了,又看见有人拿着刀。她感到一阵阵恐惧,就被吓死过去了!
   
    整个结扎的手术很顺利。
    那叫王利的女人在花名册上把水仙的名字划了个叉叉,表示她被做过了。
   她叫醒了水仙。左手拿着一块红糖,右手拿着她的一节输卵管。笑迷迷地告诉她:“水仙,醒醒,这块红糖是给你补身体的。这一节呢,就是你的输卵管,被成功地切除了!你知道吗?你非常幸运!手术非常成功!保证你以后永远不会再生孩子了!”
   
   水仙的眼泪这时已经快流成河了!
   王利似乎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强逼他人的行为。她安慰道:“快把裤子穿起来。别哭了!你不会再生孩子了,这是件好事。其实,这说到底,也是你长久以来的愿望。我们不过是用强迫的手段满足了你的愿望!难道你还想再生孩子吗?放心吧,不会了,永远不会了!”她说完,顺手把水仙的那节输卵管扔到垃圾桶里去了!
   
   水仙突然大叫起来:“还我的输卵管!还我的输卵管!!还我的输卵管!!!”她向着垃圾桶爬了过去,一边爬一边叫:“知道吗?我未婚!我还是处女呢!!”
   
   四
   处女居然被人结扎了。
   天下还有比这还滑稽的事吗?那些口口声声水仙即便残废了也要娶她的男人都不啃声了!养只母鸡还会下蛋呢!
   水仙决定去告王利他们。
   
   水仙把家里的鸡蛋禽类都卖了。找人写了份状纸,就一层层地告上去了。
   过了好长时间,乡计生办来了一个叫马欣的女人,查明村里确有两个刘水仙,其中一个未婚未恋。该做的没做,人家又怀孕了。不该做的被做了,永远不会怀孕了。计生办的人叹了一口气,先是表示道歉,把做手术的人骂了一通,说他们工作作风粗枝大叶。骂够了就开始表扬他们而批评水仙了。说他们的工作很辛苦,天天在全乡到处跑。水仙啊水仙,你取个什么名字不好,干嘛非得叫水仙呢,增加了人家的工作难度,你自己也有责任。然后,她表示:这种事故其实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以后要努力降低误做处女的发生率,控制在百分之一以下,也就是说,做一百个人,误把处女结扎了的情况,100个结扎妇女里面不许超过1个。她对自己制定的高标准严要求,颇为满意。
   
   “这百分之一误做处女的发生率,干嘛偏偏轮到我呢?”水仙道。
   马欣紧紧握住她的手,安慰道:“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误把处女结扎了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计生的利益,想到绝大多数未被结扎的妇女的痛苦,我们为民众而误被结扎,就是扎得其所。”
   水仙哭道:“那我今后怎么办呢?嫁不出去了,也不会生孩子了!”
   马欣也掉了几滴眼泪出来:“你还是可以找个爱你的男人过一辈子。至于孩子嘛,可以找个代孕母亲。如今社会开放了,代孕母亲应该找得到的。”
   水仙:“什么叫代孕母亲,我不懂。”
   马欣:“也就是说,用你男人的精子,和别的女人的卵子,做成一个孩子。”
   水仙又哭喊道:“我不要别的女人的卵子,你还我的卵子来`。”
   马欣忍痛拿出了两百块钱来。她的脸上印满了花纹:“姑娘,知道吗,在这穷山沟沟里,阉一头母猪才50块钱,你已经比它们贵多了,有得赚就行了。”
   
   (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