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短篇小说《名妓》]
艾鸽文集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2开庭赛演戏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3新闻发布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4新闻发布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5菲菲被包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6菲菲被包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7秘书被他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8秘书疑他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9限期内破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0限期内破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2副书记点火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3副书记点火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4副书记点火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5男女哭错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6男女哭错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7记者打官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8记者打官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9女尸溺死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0女尸溺死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1舌战政法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2舌战政法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3红楼消费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4红楼消费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5菲菲夜惊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6菲菲夜惊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7上流社会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8上流社会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9海滨香茶夜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0海滨香茶夜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1火葬场奇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2火葬场奇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3官官护官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4官官护官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5牢房花烛夜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6牢房花烛夜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7死老板上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8死老板上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9苏海会白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0苏海会白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1喜从悲中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2喜从悲中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3诗心醉芳苑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篇小说《名妓》

    艾鸽
   
    一
   
    记者见官高一级。见到村长,那我们就代表乡一级。见到乡长,那我们就代表县一级。见到县长,那我们就代表省一级。见到省长,那我们就代表中央一级。采访中央领导,那我们就是面向世界的。----说这话的人资格比名记者贾武公还要老。但贾武公成名却更快。一些上层的采访报道报社都安排他去,中央电视上常常露脸,有点家喻户晓的味道了。不过,这些年做名记者很难。光搞吹牛拍马屁的稿件,社会上不认你是名记者。想到这里,贾武公这次决心做一次打虎英雄。怕什么?区区一个县太爷。是他撞到贾武公的手里了。

   
    贾武公绕过编委会直接给值班刘总编辑打了个电话。口气很响,有好稿嘛!贾武公:“刘总,明天的头版头条定了吗?”刘总编:“没最后定,哎,尽是没人看的会议稿。怎么样?有活鱼吗?”贾武公:“我亲自下到矿底采访的,绝对第一手资料。标题是:《29名矿工命葬井底,县委主管难逃罪责》,如何?”刘总编:“不错!不错!不错!是可上头条的主题!明天的头版头条可能有了!早点发过来。”贾武公暗自得意:回想有一次,开记者全会,一位很有名的主管单位领导来讲话时,错把贾武公念成贾武松,以后“假武松”就成了他的绰号了,再加上他几乎没写过什么批评稿,改了几年都没改过来。可明天,全国性的大报《中国XX日报》头版头条一出来,我“假武松”就将成为闻名全国的真武松!贾武公的脸上笼罩着驱散不尽的阳光,连那些坑坑凹凹的地方都找不到阴霾,差一点就接近于灿烂了。
    二
    这是普通招待所吗?怎么象夜总会的包厢?刚才不是对的士司机说过了吗,帮找一个普通招待所,能上网给报社发回一篇批评矿难的新闻稿就行。不过,肚子确实饿了,管它呢,先吃饱肚子再说。这里的鳖鱼看来味道不错,那种散发着名香异味的珍品,是他最喜欢的。还有猴头,那活着的猴头打个洞就直接取脑浆了。还有,蛇血,新鲜的,真够刺激的,还有果子狸,还有美国名酒!可筷子停在半空中,他突然不动了。他突然想起:“谁埋单阿?!”往日写的都是表扬稿,自有人埋单,可明天要发批评稿,难道也有人埋单?”
   
    “贾名记光临本县,是来指导工作的,岂能要你埋单?笑话,笑话。快吃吧!”一个官样的人说。那味道闻起来怎么就那么香呢?贾武公有点忍不住了,他品尝了一口。那活着的猴头脑浆也出来了,这可是大补呀!不行,也得尝一口。烧好的果子狸也端出来了,那味道简直就是来自国宴!不行,也得尝一口。他的筷子停在半空中,舞动了一下空气,又不动了。
   
    他突然又想起:“谁埋单阿?!”看来是有人走漏了风声了。那官样的人是县太爷派来的吗?这时美国的名酒也上来了,不行,也得尝一口。就尝一口。他放下筷子,拿起杯子。喝完杯子,又拿起筷子。“不管他,宴照赴,稿照发!”一瓶高度数的酒下了肚,贾武公开始胡言乱语了,他甚至高傲得连正眼都不看那官员一眼:“你……是谁?县太爷的狗!你家县太爷的命是命,人家29名矿工的命就不是命吗?全县最大的煤矿从建成到发生矿难,你家县太爷去视察过一次吗?我是谁?无冕之王----贾大名记…名记…者!……我宴照赴,稿照发!”
    三
    灯熄了,包厢里一片黑暗。
    “怎么?停……停电了?!”贾武公叫了起来。“老土啊,还说自己是名记…者呢!”一个软软的声音裹着麝香袭击着他的感官。“怎么回事?”他问。那裹着麝香的声音贴到了他的身上了:“现在是包厢放松时间,跳熄灯舞的时间……”他开始感觉到了美女的浪声浪气,她那身子显然是为自己准备着的。“不行,明天发的是本县县太爷的批评稿。得系紧裤带。”
   
    他想到了矿井工人哭着埋尸的情形。但他的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摸到了美女的身上。“啊,她没穿衣服!”看来这舞有点西洋味道,这女人的身子怎么就那么滑溜呢?那么柔软呢?“不行,我舞照跳,稿照发!”想到这支安慰剂,他抱紧了这个做台女人的身子。可全身发软,一处发硬,怎么受得了?再说那女人已经把身上的重磅炸弹抛出来了,嘴唇,胸部,轮流上阵。她简直美得一浇水就会开花! 他发现自己快招架不住了。“不行,我贾大名记…名记…者!女人照玩,稿照发!”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那小姐都赤裸着身子。“你怎么把我搞成这样?”他发火了。小姐微笑道:“我是这里最当红的小姐,名叫珍季,由我来伺候你是你的造化。”贾武公不满地:“你是什么东西。马上给我滚出去!”珍季:“走就走,反正摄影师也拍够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贾武公急了:“什么?刚才还拍了录象?”珍季:“没多少,就两三集,在网上还不够放半小时。”贾武公突然跪在地上:“珍姐,求你把录象带还给我。”珍季:“你这个跪在名妓面前的镜头,人家也不会放过的。”
    四
    手机响了,是刘总编打过来了:“怎么稿子还没发过来?”贾武公镇静了一下自己,脸上突显的血脉由红变白,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紫:“我又核实了一些事实。发现第一稿与事实出入太大。”刘总编:“第一稿没关系。刚才,我还和值夜班的编辑们开了个玩笑:说明天本报的发行量肯定上去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把你的报道主题及主要内容,报给了编前会,并说服大家同意上头版头条了!”贾武公脸色不太好看,不过花纹已由深变浅,由浓变淡,由多变少:“反…正……嘛,我是实事求是的,以最后的调查为准嘛。”刘总编:“标题先报给我,理论部的同志准备再配一篇社论。不然来不及了!你放心:百分之两百上头版头条!其它重要稿子已经压好版了,已经没有别的头版头条了!”
   
    贾武公:“标…..题….改….为…..:雪山压顶不弯腰,县书记矿底抢险。”刘总编:“啊?!……怎么批评稿变表扬稿了?!”贾武公一边穿裤子一边握着手机:“我……后来……又下了一次矿井,发现矿井工人们其实对县委书记的感情很深。虽然发生了一点矿难,可县委书记置生死于不顾,在矿底指挥工人抢险,三天三夜未闭眼,工人都感动得泣不成声!……”刘总编:“真的泣不成声吗?可不许胡编。”贾武公裤子穿好了:“真的,……我亲眼看到:矿井工人们一个个哭得死去活来。”刘总编:“他们哭完以后说什么了?”贾武公开始系领带了:“我亲耳听到,他们边哭边......感动地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领导?!为什么竟会有这样的领导?!”刘总编:“既然如此,那正面典型更需要。社论的题目原定为《谁来为29名遇难矿工的生命负责?》,现就改为《县委书记的好楷模》。”
   
    五
    贾武公把改写后的稿子交给了开始见到的那个官员,附加了头版头条社论的题目。他低着鼻子小心翼翼地望着官员那可爱的方头皮鞋的光亮的尖尖:“还有什么不甜之处请多包涵......”那官员看后道:“不错!不错!不错!这回我们书记高升有望了!我马上安排发传真到你们报社。他又从怀中取出一件礼物:“……还有…..这支金笔是书记送给你的。”那官员走后,贾武公这时象一个破落的财主,靠在沙发上回想着先前的荣耀,还掉了两行眼泪出来。
    珍季安慰道:“贾大名记…名记…者!我有时候觉得我们很相象。”贾武公一脸怒气,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的长相丑到再看一眼宁原自杀!便道:“别胡说了。你不过是一个卖屁股的妓女。”珍季:“其实我们都是做肉体生意的,只是卖的另部件不同。我以卖下半身为主,你以卖上半身为主。我以卖屁股为主。你以卖脑袋为主。我出卖胸部,你出卖心脏。我可以把一个嫖客哄得分不出大南北或大西北,你可以把一件天大的坏事报道成天大的好事。我可以做名妓不顾羞耻,你可以做名记不顾廉耻。彼此,彼此。以后互相多多关照!”贾武公没心情与她争论下去了。他想起一句名言聊以自慰:与美女辩论时,连演说家都会变成哑巴。他只是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句:“我表扬稿照发!名妓…名记…者照当!”
    (完)

此文于2008年02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