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保护儿童天赋权益
·发展与和平是大家共建共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Josef Silverstein博士长年研究政治学与历史,专长于远东与东南亚政府研究。

   他长期任教于美国Rutgers大学,是亚洲研究导师。

   他曾短期授课于:1961年缅甸曼德勒大学,1967-68年马来亚大学,1970-71年新加坡东南亚研究学院。

   在缅甸问题上,他曾撰写50多学术论文与 5 本书。闻名缅甸国内外的两本是:

   1。Burma: Military Rule and the Politics of Stagnation 1977

   2。Burmese Politics: The Dilemma of National Unity 1980

   在2008年二月9日上午9-12时,在清迈大学附属“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退休教授 Dr. Josef Silverstein,受邀为众土族学生讲:

   “缅甸的过去教训、现在问题、未来思考”

   全文如下:

   1936年,年轻的昂山是学生领袖,他与巴莫博士(Dr.Ba Maw)共进退,组织了统一阵线。(貌强注:昂山1915年生于马圭县那茂镇(Nat Mauk),1932年考入仰光大学。1936年2月缅甸仰光大学学生,罢课反对殖民奴化教育,5月成立“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昂山任仰光大学学生会理事与其刊物“孔雀之声”主编,1937年任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1937年4月1日英属缅甸与印度分治,他因反英言论而被开除学籍,吴努救了他。昂山1938年加入‘我缅人协会’(又称德钦党=主人翁党,成立于1930-31年),自称德钦昂山,任总书记。同年领导缅甸石油工人罢工)。

   那时缅甸至少有8个主要土族,在各自领土各自为政——这种间接统治手段,英国由缅王手中全盘继承过来。

   当时英国殖民中央政府设在缅甸本部(Burma Proper)伊勒瓦底江三角洲靠海的仰光(Rangoon),距离众土族边区管辖地山高水远,来往不便,所以边区众土族一直很孤立在外。

   昂山将军赴英国会见艾德里(Clement Atlee)之前(貌强注:会见于1947年元月27日),组织了“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Anti-Fascist People’s Freedom League)(貌强注:1944年8月23日称 “缅甸消灭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1945年才改称“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

   “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承诺:

   * 诚意与缅甸本部以外的众土族组成缅甸联邦。

   * 众土族按实际需要可拥有自治权。

   * 缅族与非缅族平等互利,资源共享。

   * 联邦政府与众土族邦之间,以英文与缅文交流,互相学习与沟通,共创多种族文化。

   然而,由于时间迫风雷急,这些承诺说过后,“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却来不及做:

   昂山与艾德里会面后,宣布一年内必须独立。边区众土族一时不知如何与“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沟通与合作。这时缅甸共产党——党员多数是缅族,挑战“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缅共鼓吹社会主义,要引导缅甸联邦成为左倾国家。

   昂山本身曾经是缅共成员,后来脱党,拟以“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路线领导国家。他解职“反法西斯与人民自由同盟”书记德钦丹吞(Thakhin Than Tun,缅共总书记),代之以 John Yeng——意味着彻底脱离苏联的社会主义,转向英国的社会主义。

   (貌强注:缅甸共产党1939年8月15日由德钦昂山、德钦巴亨、德钦梭、德钦丹吞等成立于仰光,第一任总书记是昂山。1940年6月年德钦梭、德钦丹吞、德钦努(即1948-62历任缅甸民选政府总理的吴努)等因言论罪而被捕入狱时,第一任总书记昂山在外正忙着去中国。8月缅共与吴努在永盛狱中共同发表‘永盛宣言’,声称‘法西斯是当前人类最大敌人’;这时总书记已秘密远赴厦门——本是去联系中共,后来却与日本特务谈妥了条件,1941年底带奈温等‘30志士’去海南岛接受日本军事训练。缅共与吴努不久在敏建狱中再发表‘敏建宣言’,一再声明‘法西斯是当前人类最大敌人’;然而总书记却按照日本顾问之建议,到泰国招募‘缅甸独立军’1500人, 1942年初就带12万日本法西斯军入缅。德钦梭那时被选为缅共第二任总书记,他1943年开始领导缅共秘密武装抗日;德钦登佩敏与德钦丹吞是缅共第三任与第四任总书记,他们与当时的日本傀儡国防部长与总司令昂山、缅甸议会民主抗日派以及各土族抗日领袖们,在1944年8月23日秘密建立了‘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这反日统一阵线紧密配合英国美国中国三国抗日同盟军,在1945年3月27日举行了全国抗日大起义)。

   1948年元月4日缅甸联邦获得独立,三个月后,内战却爆发。这之前(貌强注:1945年),在曼巴顿(Mountbatten)的帮助下,缅甸各路杂牌军队早已改编为缅甸各族人民的武装力量(貌强注:曼巴顿当时是盟军东南亚战区司令部司令,1945年与昂山将军签订“康提协定”,改编缅军)。

   但是,到1948年底,缅甸已经陷入内战深渊。

   内战一直打到现在,已将60年。克伦族领导人波米亚(Bo Mya)数年前向缅甸军政府提议双方全面停战,但遭军政府拒绝。掸族克钦族阿拉干族也遭遇同样问题。

   话说1947年的彬龙协议,它允许:任何缅甸联邦成员,如果不乐意于联邦大家庭中,10年后有权脱离。昂山当时坚持把这条款写入联邦宪法——因而成为原宪法的201条款。

   退出联邦的程序不简单,但可行:首先向联邦主席提出申请,联邦主席必须主持大家投票决定;如果联邦多数成员同意,申请者就可离开联邦——可惜没明确规定“多数”是指百分之多少成员——这是第一缺陷,遗祸深远。

   第二缺陷是:昂山从史大林主义中提取了8大点,大谈特谈什么是联邦成员的定义,以及联邦成员该如何组成等等长篇理论。然后,昂山指出:首先一个邦必须大到能称为一个邦——不仅仅人口众多,经济上还必须能养活自己;民众社会还必须有相似语言、文化、生活方式…………。昂山最后总结:用该8大原则检查,只有缅族与掸族符合标准——这两大族群有先进的经济与社会优势。该两大族群如果脱离联邦,能够活下去。

   宪法明文规定:各族人民有脱离联邦的基本权利——但克伦族与克钦族却没有这项权利。为何没有?宪法没有说明。当时克伦族一心只想自己建国,不愿跟其他族群绑在一起,所以对此既不抗议也从来不感兴趣;克钦邦是两大地区人为合拼出来的——由克钦族自古以来居住的区域,加上克钦族缅族混居的八莫(Ba Maw)西北部。克钦族缅族混居区愿无条件合并。莫名其妙的是该克钦邦没有脱离权(貌强注:可能人为合拼的邦不算邦)。钦区钦族呢?他们愿意与缅甸本部合拼,成为缅甸本部(Burma proper)的一部分;然而宪法却要求钦族必须建邦,但却没说享有脱离权(貌强注:可能强造的邦不算邦)。

   最需要拥有脱离权的是掸邦——因为英国1922年至1948年让掸邦各领袖自己打理自己的掸邦——他们已善于跟欧洲人打交道,政治上很成熟。所以,如果掸邦脱离联邦,独立自主完全不成问题。

   另一个天然拥有脱离权的是具有独特历史的克耶/克伦尼邦。1850年克伦尼内乱,缅王敏东(King Min Don)派兵平乱。克伦尼向英国求助。英国与缅王敏东签订Etison-Etison (sp) treaty条约,保护了克伦尼的主权。所以克伦尼坚持他们从来不隶属缅王,从来是独立自主的——昂山为此进行了先后三次会谈,最后同意克伦尼是自由人民,邀请他们以主权国家身份,加入缅甸联邦。克伦尼起先不回应,最后他们的领袖们才接受邀请,以独立国身份,自动加入缅甸联邦——如果不乐意,克伦尼可以随时合法离开联邦。

   可想而知:“如果不乐意,10年后可以离开缅甸联邦”是缅甸联邦宪法上最棘手的问题。

   10年后——即1958年,掸邦民心气愤而思离,但大家不知从何处着手——因宪法没有明确规定必须多少票数同意,才能离开。

   1958年,缅甸军方坦率评击克伦尼的脱离权。奈温与其他军官说无法容忍任何人脱离缅甸联邦。他们警告:如果掸邦提出脱离联邦,军方将不惜违背宪法。缅甸军队是在英国的帮助下在1945年产生的——部队内缅族一半,非缅族一半。于是部队内外一片哗然。

   当时政府总理吴努急急忙忙寻求和平民主解决争端——他召请众土族领袖到仰光开“联邦研讨会”(Federal Seminar)。吴努欢迎任何解决方案,唯不答应独立。大家开诚布公,坦率讨论,掸族与其他土族热烈发言,尽吐心中不满——在还未取得决议之前,所有言论对媒体高度保密。然而谣言还是此起彼伏。

   1962年3月2日,是历史的转折点。当晚,访缅的中国芭蕾舞在仰光演出,爱好文化的观众——包括奈温将军都去观赏。等戏终人散,观众回家时,军事政变开始了——奈温并不信任守驻仰光的兵营,他特别由密铁拉(Meikhtila)召来自己亲信部队600人,迅速逮捕了所有政府官员,停止了所有修宪活动。接着,奈温将军非法颁令:废除联邦宪法,成立19军官与一位平民组成的“革命委员会”(Revolutionary Council)——取代了民选的吴努政府。奈温将军利用中央集权与一党独裁,一直非法军事统治到1974年。

   所以说:1962年3月2日是非法缅甸军政府独裁统治的起点。

   奈温的军事政变算“不流血”——只有第一任总统掸族苏瑞泰(Sao Shwe Thaik)之子被意外误杀。

   缅甸人民真不幸——由于缅甸军政府经济管理上昏庸无能,50-60年代一度起飞的经济,很快的就一团糟了,生活质量急剧下降,缅甸由大米出口数百万吨迅速转为缺米国家(貌强注:1967年缅甸闹空前未有的米荒,奈温军政府借反华暴动逃出危机)。

   1974年,军政府执行“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Burma Socialist Program Party)一党独裁——奈温将军领导军官们决定带缅甸社会主义给缅甸人民。他们对经济学一无所知,不知悉农民实际成本而乱订米价。成本高于官订米价,所以农民除了种植自用粮外,不再耕田卖米了。

   统治国家的是一群无知无能的军官们。所谓的社会主义路线是国家拥有一切,国家分配一切——而每个人既使无法忍受,也必须拥护它。

   1974年的 “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是1962年的“革命委员会”改头换面而成的——中央集权不变,一党独裁不变,并引用多数东欧国家的民主集中制,一切权力、决定、领导等,完完全全紧握在最上层将军们手里。

   人民群众被归纳为两类:工人与农民。

   群众大会、千人代表大会等,一个紧接一个——只是毫无成果出现。

   涌现两大新党:工人党与农民党——然而没干出什么成绩。

   只是黑市场却发展成天下第一。缅甸货品通过边区卖出国外,边区关卡收出入口税5%,税收被边区人民用来买武器打政府——形成新内战。政府军企图控制边关,边关土族反击——又产生新战争。

   1987年,可笑的奈温将军,装着大梦初醒似的,惊呼缅甸为何如此极度贫穷落后! 他把贫穷落后一古脑儿归罪于黑市场,说所有钱都被黑市场拿去了!一夜之间他无偿作废自己印发的大钞票,接着又大印新的90缅元45缅元大钞票(貌强注:奈温迷信数字9对他吉祥如意,就按星象家指示,印制9的倍数大钞票——在计算时可苦死气死了全国人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