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
张成觉文集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

   昨日拙文谈到曹聚仁‘以文学家担负促进两岸和平统一的人物’,末尾的‘人物’应作‘任务’,乃手民之误,谨向读者致歉。
   
    但由此想到一个话题:文学家担负政治任务,是否必要?这个问题,大概很难一概而论。倘若对国家民族确有好处,则无疑应予肯定。曹聚仁之所为,便是如此。相类似的,还有1959年赫鲁晓夫访美,出发前他特地到肖洛霍夫的顿河乡居,请这位文学大师一道赴美,协助他推行‘和平共处’外交政策。肖氏慨然应允。赫氏此行颇成功,有所谓‘戴维营精神’著于史册。肖氏参与,不无贡献。后来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虽未必与此有关,但既为世界和平出过力,诺奖的评奖委员们理所当然对彼有好印象。
   
    然而说到底,文学家的正业是文学。如果没有文学著作问世,而只顾参与政治活动,那便不成其为文学家了。巴金尝言:作家之所以为作家,是因为他有话要说;而且是通过其作品说话的。(大意)这话应适用于整个文学领域,包括创作、评论与翻译。

   
    不言而喻,文学家想说话--以其作品说话,纯属个人行为。他们的工作,基本上是个体劳动。两人(包括夫妇)合作的,乃个别现象。以往将文学家和医生、律师等知识人称作自由职业者,跟这种个体性密切攸关。个人的自由意志、独立思想,成为文学家写作即‘说话’首要的前提。
   
    从这个意义上,给文学家下达写作任务,尤其是带强烈政治色彩的写作任务,往往荒唐之至。因为,文学家自身并无说话的要求,没有创作冲动。纵使勉为其难‘接受任务’,也写不出感人的作品。这恐怕是1949年以来大陆文苑乏善足陈的重要原因。
   
    反之,与罗湖桥彼岸只隔一条深圳河的香港,却是另一番景象。似乎从未有人交给某位作家什么政治任务,要他写一篇小说什么的。(当年罗孚请梁羽生写武侠小说,基本上属于‘经济任务’--投读者之所好以增加报纸销量。)有兴趣从事文学的人都是自动献身,而且人数不少。被收入刘以鬯所编《香港文学作家传略》的,达数百名之多。
   
    这里面颇有具相当影响的名家,罗孚在《文苑缤纷》中提到的高旅、吴其敏均可为例。
   
    出生于1918年的高旅,早年曾任沪、渝、湘、桂等地大报记者,后‘以写小说、杂文活跃于文学界,他其实写了大量的诗篇。’(罗孚《文苑缤纷》,天地图书,2007年,56页)他‘和聂绀弩是好朋友,晚年以旧体诗崛起于文坛的聂绀弩,1980年在香港出版第一本旧体诗集《三草》时,就是指定要高旅写序的,只此一序,再无别家。’(同上,52页)足见高之文学造诣不同凡响。
   
    高在港工作多年,其间于《文汇报》时间不短。1983年该报在港创刊35周年时,聂绀弩曾致函高旅称‘卅余年来文汇报最大的功劳,在造成了一高旅。’聂甚至认为高旅文章胜于周作人,‘而钱钟书也有不及高旅之处。’(同上,63页)
   
    至于吴其敏,是37年来港的,‘在香港居住了六十多年,’‘1999年以90岁的高龄去世’。其两厚本的文集,‘第一册是“文学编”,第二册是“电影戏剧编”。’其中收入的‘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文史小品’‘彰显出了作者的功力,博学而有见地。’(同上,107页)
   
    讲香港文学,当然不能不提到金庸`梁羽生为代表的新派武侠小说,以及众多报刊上的专栏文学。这两项堪称最具香港特色。
   
    关于前者,罗孚曾在《话说金庸》中写道:
   
    ‘如果没有香港,金庸就只有在上海度过四十年代的末日而进入五十年代的日子,当他写他的处女作第一部新派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时,正好是大陆上大鸣大放,他这部书还未写完,就进入大反右了。他有可能完成这样的作品么?甚至他有可能开始写作这样的作品么?’
   
    ‘如果没有香港,世上就没有金庸。不夸张吧。’(罗孚《香港的人和事》,牛津大学出版社,1998年,230页)
   
    讲到后者,那也是基于本地的一大特点--自由。香港连续十七年被评为世界上经济自由度最高的地方(国家/地区)。言论自由在二战结束后至回归前,与英美等民主国家不遑多让。97之后直目前为止仍有较充分的保障。因此各种专栏五花八门,畅所欲言,政治倾向左中右悉随尊便,端的是百花齐放。其中董桥`陶杰`古德明等之短文,寥寥数百字,时有佳构。
   
    以上事实证明,文学并非一定从属于政治,文学家更无需接受谁的领导方能写出好作品。吴祖光问得好:曹雪芹是谁领导的?莎士比亚又是谁领导的?而鲁迅所谓‘遵命文学’,也不见得完全接受‘前驱者的将令’。30年代中共内部,左联负责人之间,都存在歧见。他听的是哪位‘前驱者’之令呢?
   
    据说,胡乔木晚年也对文学从属于政治的说法表示异议。那倒说明,他是懂文学的。可惜为时已晚,而且在人道主义的问题上他仍持僵化态度。一句话,他中的‘毛’毒太深了。
   
    他的后辈掌管文宣者,思想能否与时俱进,与国际接轨?且拭目以待。
   
    (08-1-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