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胸荡层云 足踏实地——记另类交大人之一(席与汉)]
张成觉文集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可憐功狗黨恩深”-劉克林隨想
·交大碎影(之一)
·交大碎影(之二)
·《如煙歲月繞心頭》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後記
·《飛將軍之戀》序
·《青云集》序
·《青云集》后记
·文革与五七反右一脉相承
·老“港漂”口述史之六:張成覺先生訪談(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講師蔡玄暉)
·《今夜有暴風雪》泯滅人性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一)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二)
·中國的“聖人”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三)
·司馬懿後代遭報應
·盖棺论定马克思
·广州好,市长有朱光
·從茅公評水滸人物說開去(之一)
·《风筝》面面观
·梁山元老朱貴-從茅盾評水滸人物和結構說開去(之二)
·瀟灑風流燕小乙-談水滸人物之三
·家破人亡林教頭-水滸人物談之三
·黑旋風“茶煲”不斷-水浒人物谈之五
·別開生面小跳蚤-水滸人物談之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胸荡层云 足踏实地——记另类交大人之一(席与汉)

    1月19日,胡锦涛亲临钱学森`吴文俊之家,向两位大陆科技界泰斗‘拜个早年’。消息传来,上海交大校友莫不欢欣雀跃,分享这分属34届与40届之学长所得殊荣。本人忝列二老同门后学,沾光之余,还想说句大实话:钱`吴之超卓成就,除归因于其自身努力外,固然基于上海母校之栽培,更离不开美`法有关学府之作育。此实鼎足而三,缺一不可。
   
胸荡层云 足踏实地——记另类交大人之一(席与汉)

   
    值此海内外交大人兴高采烈之际,仅录若干同窗之奋斗史实,以供助兴。彼等皆属芸芸众生,更兼曾入另册,但惟其如此,尤显母校自强不息之精神,格外发人深省也。
   

    首先介绍席与汉,交大运输起重机械制造系内燃机车63班学生。1938年生,江苏常熟人。出身工人家庭,父早丧,由寡母抚育成人。57年整风鸣放时,因主张学校迁回上海,得罪了党支部书记,遂于58年上海交大反右‘补课’中罹祸,被遣送郊区农村监督劳动。(事见拙作《六十余年家国》)此后其经历甚富戏剧性。
   
    下乡之初,所干农活均较重。他身高不过五英尺,但甚为结实,而且动作灵巧,无论挑担或手头活,都应付裕如。工余还检起书本,钻研技术。更兼生性豁达,为人谦虚有礼,故颇获当地农民好评。未几大陆城乡时兴绘制大型壁画,以作政治宣传,但人才难得。他素善绘画,遂获公社安排,专司其事。由于墙上作画需搭台子,搬梯抬桌要有人辅助。他便利用此机会,将本系两名右派教师调来当助手,使其得以大大减轻劳动强度,一同过了几个月较为舒服的日子。这两位青年教师均为本专业优秀人才,兼通外语,曾翻译出版有关教材。他虽尚未开始学习专业课,但耳濡目染,得益匪浅。
   
    1960年,席与本校尚未毕业的所有右字号同窗,连同个别教职员共115人,全部发配新疆,到‘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支援边疆建设’。但抵乌鲁木齐后,席与另外两人被自治区水利厅挑去,分配至水利机械厂工作。当时厂内急需吊车作搬运之用,由于席档案上有‘运输起重’字样,遂受命担任设计。然而他在交大读书不足两年,刚接触机械原理与零件课程,对起重机械毫无所知。他就在厂里找来一本俄文的起重机手册,参照上面所附简略图样,先绘出草图,继而跑到兵团机运处,向同来的一位起重专业四年级的学长(时任该处检修工)请教,在其指点下经实地观察有关机械,很快设计好了。然后又担任了施工员,最后圆满完成制造任务。
   
    就在他边干边学,逐渐胜任了该厂的技术工作之际,大陆因所谓三年‘自然灾害’,而将大部份工厂职工下放,从事农业劳动。他与女友均在其内。两人结婚时经济拮据,连寄一封信的八分钱邮票也买不起。厂里工友闻讯慷慨相助,凑了一笔钱以解其燃眉之急。不料负责收集捐款者竟挟款潜逃,幸得一位已回香港的同班同学千里援手,困境才略有舒缓。
   
    64年至65年期间,他重返技术部门。当时厂里有3台苏制气动挖掘机,工效颇高,一台可顶200个劳力使用。但因老化失修,常出故障。故全厂上下时刻担心,生怕出问题停机。席大胆摸索,终于弄清其操作原理,能迅速排除故障,使之恢复正常运作。因而大受好评。
   
    其后在库车县成立南疆水利工程指挥部,水利机械厂原厂长闵某调任总指挥兼党委副书记。此人对席颇为赏识,将其调去任技术员。他夫妇俩带同一岁的女儿自乌市南迁该处,景况稍有改善。但文革一开始,闵被作为走资派打倒,罪名之一是重用席这个右派。他俩一起被编入‘牛鬼蛇神’班,专干脏活`重活。其中以卸水泥最为艰苦,往往半夜汽车开到,他们须立即起来卸车。50公斤一包的水泥,常常一扛就是两包,沿着一条上坡路扛进仓库,好不容易卸完,已近黎明时分。天一亮他们又要负责打扫卫生,故睡眠不足是常事,终日疲累不堪。
   
    好在过了一阵情况有变。上头要求普遍竖起毛的巨幅画像,为此各单位都专门兴建大型的混凝土碑座,主要建筑物的山墙全得写上毛语录,旁边都配上毛的彩色头像。如此繁重的绘画兼书写工程,又摊到席身上。此乃政治任务,而且马虎不得。他干了一段不短的日子,总算又一次赢得较为轻松的时光。
   
    其后生产任务逐渐吃紧,上面不得不重新起用他。尽管工作担子很重,他却只有微薄的工资,妻子在附属的生产队干农活,实行所谓大寨式的评工记分,每年年终才分得一点钱。他们和身边的两个孩子,四口人每月靠30来块钱过活,最小的儿子由在常熟当工人的奶奶抚养。其间窘迫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苦尽甘来,文革结束后他们生活逐渐好转。席的才能得到施展,84年他奉命设法使一个水泥厂起死回生,该厂附设一小型煤矿,以及一个火力发电厂。那小煤矿所产全属优质煤,有20个工人,全用手工挖掘,日产不足8吨。却要负责供应两三千人的生活用煤,根本供不应求。去拉煤的车往往要排队10至15天。加上发电厂又坏了,水泥厂于是停产。席便从改造煤矿着手,亲到150公里外的拜城县,向当地劳改局属下的煤矿寻求技术支援。
   
    该矿有一位文工程师,毕业于重庆大学采矿系,后蒙冤入狱,刑满留在煤矿就业。虽在技术科,却备受歧视。一次因工作上的不同意见,遭中专毕业的科长掌掴并辱骂,说你这个新生员敢顶撞我?文妻来自其四川老家,经人介绍而抵此成婚,夫妻俩已育有二子,但母子三人均无户口。其妻无法找到工作,一家生活困难。
   
    席请文到那小煤矿实地勘察,他工作了五六天,初步提出了技术改造方案。席看此人老实,又有本事,打算将他调过来。文自然是求之不得。可是当时办理工作调动却非易事。于是席特地驱车800公里回乌市,请厅里支持,以重新招聘的方式,为文安排工作。同时为其妻子三人解决户口问题。当时大陆正处胡耀邦当权时期,人才流动已时有所闻,故此事进展顺利。席又专门给文一家安排了四间住房,其妻担任水泥厂发货员。文家恍如一步登天,他自然精神抖擞,使出浑身解数。技术改造立竿见影,煤矿日产激增至80吨,工效提高至十倍之多。有大量优质煤在手,发电厂迅速修复,水泥厂随之蒸蒸日上。
   
    为此,新疆广播电台记者远道而来采访,报道刊登于全国性的大报《工人日报》上。席一时知名度大增,读者来信雪片般飞来,有时一天达十几封之多。四面八方,东北`河北以及广东都有自荐者,有的还附上设计图纸,希望前来效力。限于种种条件,席自然不可能来者不拒。但他接纳的一位中年女化验人员,却值得一提。
   
    该女子毕业于四川某中专,其夫因政治问题全家下放农村,后不幸去世。她带着高中毕业的女儿,千里迢迢投奔和田地区的友人,拟在靠近西藏处求职而不果。后于当地当保姆勉强糊口,困顿不堪。席延请其担任水泥厂化验室主任,取代原来一位中学毕业程度的女青年。她果然胜任愉快,出色地完成了技术把关的任务,保证了该厂产品质量的稳定,从而大受用户欢迎。
   
    由于迭有佳绩,席本人不久被选为库车县副县长,后调回水利厅任计财处副处长,主管有关全疆水利工程的计划统筹及财务预算等事宜。直到1998年任满退休。其间多所建树,兹不一一赘述。
   
    最后补充一句。当年我与席刚跨进交大校门,大陆公布首届自然科学奖得主名单。获一等奖者三人:华罗庚`吴文俊和钱学森。后两位均交大学长,我辈当然与有荣焉。印象中,华`罗的得奖论著均为英文,皆属其留美期间研究成果。吴之论著是否法文,已不复记忆,估计与其留法时期之研究大有关系。提出这一点,意在说明:由于时代不同,环境迥异,前辈大师之业绩,绝非我等低两辈的后学所能企及。但纵使如此,各人头上一方天。各自各精彩。尽管成了特定年代的某种牺牲品,作为交大人一分子的席与汉,其身上不也闪耀出亮点吗?
   
胸荡层云 足踏实地——记另类交大人之一(席与汉)

   
    (08-1-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