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
张成觉文集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

    论文每有岐见。即如鲁迅所云:一部《红楼梦》,才子看到缠绵,道学家看到淫,革命者看到排满,流言家看到宫闱秘事(大意)。而毛则称之为阶级斗争教材。真是人言人殊,见仁见智。可谓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然而,一篇旨在表彰抗日英雄`国军名将张灵甫的短文,竟遭武宜三破口大骂,戟指斥之为:‘吹捧佞臣周恩来,歌颂无耻媚敌的张灵甫二奶王玉龄’,还诘问作者罗孚:‘你到底居心何在’。这实在令人莫名其妙。
   
    武文洋洋洒洒,列出八个小标题,古今中外,大陆港台,议论纵横,颇有当年姚文元横扫知名文人之气势。正文前面有一段长达800字的按语,尤富武氏行文特色。‘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且一一细观其内里货色。

   
    按语开头似乎先礼后兵,说对罗‘老先生’‘已经忍了好几年’,一因其老,报刊编辑部‘劝我笔下留情’;二因其子海星为‘侠义之士’。但这一副忍让老人敬仰侠义的翩翩风度,顷刻之间便无影无踪。紧接着便凶相毕露,指‘此老虽至耋耄`日薄西山,子孙绕膝`衣食无忧,仍不遗余力地为中共反动派涂脂抹粉,颠倒黑白地为腐烂头顶的流氓政权大唱颂歌,可谓老而无耻,腼腆现世。几年来不知写了多少马屁文章,2007年12月号《明报》上之《中共欣赏张灵甫》,便是其一。’
   
    且不论上面这段话之文革语言色彩,仅以‘2007年12月号《明报》’而言,便露出作者志大才疏的毛病。什么叫做‘12月号《明报》’?它在哪?还有,罗‘老先生’如何‘腼腆现世’?‘腼腆’的释义为:因怕生和害羞而神情不自然。罗既被你指为‘老而无耻’,则其怕生和害羞又何以见之?
   
    为了使没读过罗孚该文的读者,省却寻找‘2007年12月号《明报》’的麻烦,此处先介绍一下文章大意(原载2007年12月号《明报月刊》,52页)。
   
    文章首句讲凤凰卫视11月初播出了一个节目,是对张灵甫遗孀王玉龄的访问。然后介绍张为蒋的爱将,因与解放军打仗‘战败而死’。
   
    紧接着的第二段说:‘张灵甫也打过胜仗,那是这以前在江西和日本军队打仗,打的是大胜仗,一战而消灭了日本的一个师团,而成为抗日的名将。’
   
    第三段说:‘这不但使蒋介石欣赏他的战功和将才,也使周恩来欣赏他的将才。’文革时期,周得知王玉龄流落美国,‘立刻向她发出了回国观光的邀请,敬其夫的战功和将才也。’‘这以后,她几乎每年都要回国一次。’
   
    底下一段是评论,说周处文革风暴,‘难得他还有这样的心意来表示对蒋的爱将的善意。’而王多次接受了邀请‘也很难得。’
   
    其后提到张死前那封信,‘以“玉龄吾妻永诀矣!灵甫绝笔”相告,这封信现仍保存在台湾,但也同时镌刻在孟良崮的山上。’
   
    后面引了王为亡夫填的《浣溪沙。悼灵甫〉,写于2002年5月16日,即张之55周年忌日。还引了王的一首七律,内有‘宝岛亟需归统一,弟兄何必动干戈。同心彩笔宏图绘,国际争强百代豪’等语。而后一段盛赞张王‘郎才女貌’,说绝笔信‘写得也真是一手好字’。
   
    最末尾是:‘按理,这样的绝笔信应该是己方立碑留念的,现在却成了敌方刻石,立此存照了,也真是异事,也可以看出,张灵甫真已受到对方的欣赏。’
   
    就这么一篇不足1200字的文章,弄到武宜三忍无可忍,‘这是为什么?’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尤其是上个月我和武曾到台湾,参观过国军历史文物馆。张将军的绝笔信我逐字逐句认真拜读,感佩万分。联想起罗老先生的文章,尤生共鸣。因此,于拙作《访台散记》中,在提了‘已故抗日英雄`清华大学毕业的孙立人将军’之后,我特地写了一段话:
   
    ‘还有一位北大毕业的张灵甫将军,也是抗日名将,不幸牺牲于戡乱之中,但连中共也对之表示某种敬意,据说其绝笔信已刻在孟良崮成仁处石碑上(见香港《明报月刊》07年12月号罗孚文章)。武读了我的《散记》后,曾来电邮表示称许。那是12月27日的事。想不到一个星期后,他就对罗文大张挞伐!
   
    武在其‘按语’中写道:‘请问,中共连自己的将帅彭德怀`贺龙`陈毅`林彪`罗瑞卿`黄克诚`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尚且不死即囚,又何爱于国军将领张灵甫?’如此发问,不是无知,便是胡搅蛮缠。
   
    诚然,所举将帅俱曾受毛‘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那是出于‘路线斗争’即中共内部争权夺利之需要。1947年死难的张灵甫,于中共建政后早已不构成任何威胁,怎能跟彭`贺`陈`林`罗`黄等将帅相提并论?文革之初李宗仁不也受保护吗?
   
    武用了近500字,列举49年后中共对国军将士之虐杀迫害,我相信那不至于是信口开河。但那与张灵甫碑上的刻字有什么相干呢?当年戴安澜将军牺牲于缅甸,毛`周都发了唁电,49年后承认戴为烈士。北京至今还保留张自忠路`赵登禹路和佟麟阁路,中共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国军将领而抹煞其抗日功绩,这里面可能有统战的考虑,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难道提出这些事实,就是为‘中共反动派涂脂抹粉’吗?
   
    至于周恩来欣赏张灵甫的将才,这在抗战国共合作时期毫不奇怪。文革期间邀请张的遗孀回国观光,固属统战需要,也不无人情味在里面。现时对周毁誉不一,但周有时残存某种旧道德,流露出对鳏寡孤独的怜恤,也并非不可能。倘反诘说,那他为何不保护其养女孙维世,反而亲自批准将其处决?那是因为他不能拂逆江青的意旨,当时那样做的话意味着跟毛对立。而邀请王回国一行却并无触犯江青。一句话,具体情况应具体分析,不应笼统地下断语。
   
    武指责王‘无耻媚敌’,实在毫无道理。一个既无钱财又无权势的中年妇女,孤身流落异邦,获当局邀请返故国游览,怎么就成了十恶不赦的罪状了呢?难道‘汉贼不两立’,一个与政治无涉的普通民妇也非恪守不可吗?她‘拥护统一’,完全属于炎黄子孙的正常愿望。而‘弟兄何必动戈矛’,‘国际争强百代豪’,更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何错之有?
   
    再者,武称王为张的‘二奶’,不仅对年近八十`依然健在的王玉龄女士是极大的污蔑,对抗日名将张灵甫将军也是不可容忍的侮辱。张的绝命书明白写着‘玉龄吾妻’,怎么会是‘二奶’?如此信口开河,‘你到底居心何在呢?’类似的胡说八道,在文中至少还有一处,那就是第三个小标题下面第三段写道:‘已经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的罗孚还在冒充中国人民的代表’。什么叫做‘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那是加入美国国籍的意思。但罗本人称并无入籍,不知武何所据而云尔?
   
    临末,想提出一点,即武文按语中出现的‘中共反动派’。这是否表明,武承认中共内部也有‘非反动派’?毛选中常出现‘国民党反动派’的字样,同时也有‘国民党左派’,否则后来的‘民革’就无法存在了。若承认中共确有‘非反动派’,则说‘中共欣赏张灵甫’,也不一定构成什么‘涂脂抹粉’之劣行。反之,把八千万中共党员全部归入‘反动派’,那肯定大错特错。逢共必反的人,不是走火入魔,就是别有用心。甚至很可能是‘红色卧底’。
   
    武的奇文尚有许多伟论,且待另文再议。
   
    (08-1-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