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谁之香港,何谓主权?]
余杰文集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第六章 苹果树
·第七章 风茄
·第八章 泉水
·第九章 蜂蜜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之香港,何谓主权?

   
   谁之香港,何谓主权?
   
   
   日前,参与行政长官选举的公民党人士梁家杰,问责官员由特首自行任命的政纲。这本来是候选人不可剥夺的言论自由。然而,讨好北大人惟恐落后的梁爱诗,立即接受“伪香港媒体”《大公报》的采访,严厉批评说:这些言论违反了“大部分香港市民的主流意愿”。粱爱诗认为,中央政府委任香港主要官员的权力,并不是来自《中英联合声明》,而是来自基本法赋予中央政府的权力,此点是不能否定的。对此,梁爱诗特别强调:“香港的主权是属于全中国的十三亿人民,并不只是属于七百万香港人的。”

   读到精通法律的粱女士的这番言论,我想那些大陆的“准妈妈”们一定会大喜过望。既然香港的主权属于十三亿人民,那么内地所有的孕妇们都有权到香港来生孩子了。那么,曾特首为何会屈从于香港的“民意”,而去向中央政府诉苦,要求北大人采取积极的措施限制内地孕妇赴香港生产呢?那么,北京公安部的发言人为何表示,中央会积极考虑香港政府的要求,遏制这一“非正常情况”呢?既然香港的主权属于十三亿人民,内地孕妇赴香港生产,享受香港的优越的医疗条件并让孩子获得香港居民的身份,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呢?
   另一方面,既然香港的主权属于十三亿人民,大陆居民访问香港,为何还要办理烦琐的手续、甚至比到外国还要困难呢?在公安和海关的管理体制中,大陆居民赴香港仍然被视为“出境”。去年我被卷入到一起由官方刻意安排的名誉权官司之中,原告方与当局唱了一出双簧戏:在案件审结之前,我被“限制出境”。这是多年来惟一的一起因为民事案件而被限制出境的案例。在此期间,我正好要赴香港出席一个学术会议。于是,我致电海关,询问是否可以赴香港。海关回答说,去香港也是“出境”!看来,制造“港独”的不是香港人,而是中共当局。“爱国”爱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的粱爱诗,真该怒发冲冠地批评大陆海关的这些卖国贼,而不必对粱家杰口诛笔伐。
   粱爱诗说,香港的主权属于十三亿人民,当然是政治正确的表述。但是香港的主权,似乎与普通的大陆民众毫无关系。香港回归之后十年来,大陆居民到香港仍然受到重重限制。今年二月在香港召开国际笔会亚太地区会议,大陆便有二十多名与会作家被禁止赴香港。有的人被拒绝办理港澳通行证,有的人已经拥有通行证却被没收,还有人持合法的通行证到深圳海关遭到了拦截。粱爱诗将“香港主权”拱手相让给大陆同胞,但“香港主权”对大陆同胞来说不过是画饼充饥而已。
   粱爱诗的“全民主权”论,其实早已是一个过时的理念。“全民主权”也就是意味着“全民无主权”,因为主权属于一个权力无边的中央集权的政府。真正有效的主权,必须被分割给各个行政区域。在地方主义的架构下,统一的主权才与具体的人权息息相关。比如,在实行联邦制的美国,联邦政府最近试图统一全国的驾照,却遭到十多个州的州议会的反对,此计划遂无法得以实施。
   一个不爱香港的香港人,是不会爱中国的。一个不珍惜香港六百九十万人的自由与权利的人,是不会呵护中国十三亿人的自由与权利的。粱爱诗的“爱国秀”,趁早可以休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