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老鼠之城梅什金]
余杰文集
·奉旨吃人余秋雨
·二月河:谁比我更爱皇帝?
·王朔:永远的愤青,永远的痞子
·仿余秋雨原韵,含泪劝告北大清华教授勿上访书
·钱钟书:中国人文化心理上的一道花边
·中国人都是“会做戏的虚无党”——“优伶中国”之一
·宫廷和皇帝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二
·朝廷和官场的“优伶化”
·儒林和文苑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四
·贾平凹:废都里的废人
·余秋雨:你的眼泪随风而飞
·民间和江湖的“优伶化”
·冷眼旁观季羡林的“祝寿大会”
·贾樟柯:一个并不独立的“独立导演”
·谁是“反动人士”?——杨澜如何为丈夫吴征的假学历辩护
·张艺谋选了胡锦涛最爱的歌曲
·劣马方吃回头草——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中国人,你的厕所有多脏?
·谁将魔鬼当偶像?
*
*
29、香港沉没(2010年完成)
·香港基督徒怎样活出丰盛的生命?
·温家宝先生,你没有资格让中国的孩子充当“杜鹃”和“精卫”
·梁家麟院长为何“变脸”?
·毛泽东陈永贵才是真汉奸
·香港科技大学的“自我检查”
·穿布鞋的陈日君枢机
·从马力到叶刘淑仪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永远的梅艳芳
·陈方安生与叶刘淑仪:两个女人的战争
·“有容乃大”的“香港经验”
·“自由行”何以自由?
·反贪局与廉政公署
·港人也上访
·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爱国港胞不可放过习近平的卖国行径
·剥开香港“爱国贼”的画皮
·李柱铭与胡锦涛,谁在“卖国”?
·投给叶太的十三万张票
·叶刘淑仪综合症
·香港与深圳水火不容
·谁之香港,何谓主权?
·“港台腔”与“北京腔”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香港是华人世界的灯台
·中共能活在二○一七年吗?
·奴隶主与奴隶的“沟通”
·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没有李柱铭的香港
·向香港新闻界的“巾帼英雄”致敬
·新华社如何报道香港立法会选举?
*
*
其他新作
·谁是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写给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
·新官场现行记
·中国人还没有走出义和团的阴影
·谁毁灭了我们的家园?
·两朵金花耀中华
·习近平以北韩为师?
·连运钞车一起贪污的贪官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世界公园变动物庄园?
·你从古拉格归来——致索尔仁尼琴
·人之子——再致索尔仁尼琴
·致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公开信
·写在奥运边上
·献媚中共的西方左派政客终将自食其果
·百姓为何痛恨警察?
·鲁迅和他的敌人仍然活在今天——论鲁迅思想的精华与软肋
·生态危机源于信仰危机
·李鹏连说谎的自由都没有了
·警匪联袂的江湖
·历史大视野中布什总统的是非功过
·谁在用谎言折腾我们?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鲁迅与当代文坛
·七十年代人,仅仅是同龄
·一个懂得爱的人——王小波十年祭
·岁月的温情与锋芒——序吴藕汀《药窗诗话》
·我们需要拥抱吗?
·夏瑜的自觉
·我们如何宽恕日本?——兼论葛红兵的言论自由以及我们如何纪念抗战
·黑暗深处的光——读班忠义《“盖山西”和她的姐妹——山西日军性暴力十年调查》
·以民间文化交流解中日之结——中国作家余杰与日本汉学家藤井省三的对话
·你们眼看何为善,何为正----在赎愆祭的观念下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基督徒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
·菩萨能够保佑贪官吗?
·社会心灵重建的建筑师——台湾《旷野》杂志社长苏南洲访谈
·社会心灵重建的建筑师——台湾《旷野》杂志社长苏南洲访谈(下)
·律师也要讲政治
·集权专制没有真正的智囊
·没有自尊,何来贵族?——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这是一个盗贼统治的国家
·文字收功日,中国民主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鼠之城梅什金

   
   老鼠之城梅什金
   
   
   在伏尔加河畔,有一座“老鼠之城”——梅什金。“梅什金”在俄语里就是老鼠的意思,关于这座城市的得名还有一个传奇故事:据说这座城市的主人,一位英勇善战的公爵,在战斗之后回到故里,因为太疲劳了,便在一棵大树下睡着了。突然,一阵老鼠的吱呀声将公爵从睡梦中惊醒,他这才发现有一只毒蛇正要偷袭自己,于是立即拔剑将毒蛇斩杀之。“是这个可爱的老鼠救了我的命啊!”公爵向身边的小老鼠深深鞠了一躬,从此便把这座小城市命名为“老鼠城”,并训诫城中的居民不能伤害老鼠。这个传说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梅什金也以它独特的“老鼠博物馆”闻名遐尔。

   我们的游轮到了码头,这是一个位于丘陵地带的城市,色彩艳丽的房舍掩映在起伏不定的树丛之中,像是羞涩的少女蒙着薄薄的纱巾一样。我们刚一登上岸,便发现一对真人扮演的米老鼠在欢迎我们。他们在欢快的音乐中翩翩起舞,我们仿佛来到了迪斯尼乐园。
   码头上还有一名七八岁的、穿着海魂衫的小男孩,摆张椅子在卖手工艺品。凑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只只陶制的小老鼠,只有小拇指大小,躺在一个高高的谷仓之上,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可爱极了。像梅什金这样的小城,是不会有“中国制造”的旅游纪念品的,所有的纪念品都是当地人自己手工制作的。我们很喜欢这样的小黑鼠,用英文向小男孩询问价格。小男孩听不懂英文,眨巴了一下眼睛,恍然大悟的样子,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石头,在沙地上写出阿拉伯数字。我们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讨价还价了三五分钟,终于成交,皆大欢喜。
   再往前走,则有一个小小的集市,十多个当地人摆了摊位,卖的都是各式各样的有关老鼠的手工艺品。有玻璃的老鼠,有陶器的老鼠,有布娃娃的老鼠;有老鼠的烟斗,有老鼠的招贴,也有老鼠的铅笔,这真是我见过最多的跟老鼠有关的小玩意了。旁边还有卖当地土产的蜂蜜、果酱、泡黄瓜、熏鱼。尤其是熏鱼的香味飘荡在空气中,让人馋涎欲滴。看来,老鼠们选择居住在这个物产丰富的地方真是聪明之极。当大家都扑上去兴奋地挑选各种老鼠工艺品的时候,导游告诉我们说,先去参观“老鼠博物馆”吧,那里的艺术品才让你们大开眼界呢。
   我们在蜿蜒的小路上漫步了十多分钟,终于来到了“老鼠博物馆”。这是一栋位于半山腰上的小木屋,门口竖立着一个做鬼脸的老鼠的牌子,虽然不懂俄语,大致也知道这就是老鼠之家了。博物馆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却果然是一处老鼠的天堂。从地上到天花板上,密密麻麻地安置着大大小小跟老鼠有关的工艺品。单单是瓷器一项,这里就收藏了数千件来自世界各国的瓷器老鼠。有的是各国王室的珍藏,其工艺巧夺天工,其中有一件是中国的瓷器老鼠,连背上的毛发都惟妙惟肖,微微竖起的毛发显示出这只老鼠似乎正在积聚力量,要完成一次箭一般的奔跑。也有的仅仅是民间艺人随手的创作,却大胆拙扑,别有一番山野之确,就像我刚刚购买的那只躺在谷堆上睡大觉的老鼠。
   博物馆里有一位分外热情的讲解员,是一位容貌优雅的中年女子,她向我们介绍了梅什金城市的历史以及与老鼠的关系。这个博物馆分为几个区域,有关于老鼠的工艺品,有关于老鼠的书籍,有关于老鼠的动画等等。讲解员发现我们是来自中国的游客,特意从抽屉里拿出中国产的一对老鼠脸庞憨态可鞠的鼠标来,我们都高兴地鼓起掌来。这家博物馆本来只是个人出于兴趣的收藏,对公众开放之后逐渐成为梅什金的一张“城市名片”,到梅什金来的游客,没有不来参观的,这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老鼠博物馆”。由于展品的增加,原有的地方已经容纳不下了,博物馆正在准备扩建。
   在深秋的寒风中,梅什金的老街显得有些萧瑟,却宁静而安逸。这座万人小城只是伏尔加河边的一颗小星星。我们接着参观了别具俄罗斯特色的毡靴博物馆和亚麻博物馆。当地居民至今还保持着手工制作毡靴和亚麻服装的传统,并且在博物馆里向游客展示整个制作过程。我们还去了一家古老的茶馆喝俄罗斯的“大碗茶”。在姑娘小伙的载歌载舞中,在壁炉熊熊大火的吧哒声中,一杯和着奶与蜜的红茶舒缓流入心田,真是比神仙还舒服。经营茶馆的俄罗斯大妈告诉我们,在梅什金,老鼠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乐趣,也给梅什金带来日渐增多的游客,人们都很感激老鼠呢。许多居民特意在家里的角落处放上一小片面包,作为给老鼠的礼物。老鼠也很懂事,不会去偷窃人们厨房里的食品。人与老鼠和平相处,真的成了不可缺少的朋友。
   于是,我想起了我的朋友、散文家刘亮程曾经写过的一篇名叫《老鼠应该有一个好收成》的文章,这位像法布尔一样在小动物身上发现温情、诗意和爱的作家这样写道:
   
   老鼠洞分上中下三层,老鼠把麦穗从田野里运回来,先储存在最上面的洞穴里。中层是加工作坊。老鼠把麦穗上的麦粒一粒粒剥下来,麦壳和渣子运出洞外。干净饱满的麦粒从一个洞口垂直滚落到最下层的底仓里。
   每一项工作都有严格的分工,不知这种分工和内部管理是怎样完成的。
   我曾看见一只当搬运工具的小老鼠,他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四肢紧抱着几个麦穗,另一只大老鼠用嘴咬住他的尾巴,当车一样拉着他走。我踢了他一脚,他才反应过来,一骨碌爬起来,扔下麦穗便跑。我看见他的脊背上磨的红红的,没有了毛。跑起来一歪一斜,像是很痛的样子。
   在麦地中,经常能碰到几只匆忙奔走的老鼠,他让我停住脚步,想想自己这只忙碌的大老鼠,一天到晚又忙出了什么。我想老鼠洞里一定堆满了干净的麦粒,老鼠应该有这样的好收成。这也是老鼠的土地。这些匆忙的抢收者让人感到,丰收和喜悦不仅仅是人的,也是万物的。我们听不见它们的笑声,但能感觉到。
   
   是的,老鼠其实是与我们一起分享自然的收成和上帝的恩典。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独占地球上的一切。梅什金的居民们洞悉了这样朴素的道理,留给老鼠一线生存的机会,也获得了来自老鼠的丰厚馈赠。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