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叶刘淑仪综合症]
余杰文集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叶刘淑仪综合症

   
   叶刘淑仪综合症
   
   香港正在进入民主发展的关键时期,倘若民主派和大部分民众都能齐心协力推动普选,未来的香港必将既有自由也有民主。此次陈方安生与叶刘淑仪这两位最有名的女性之间针对立法会议席的选战,堪称“民主与非民主之争”,也是观察香港未来政治趋势的一个风向标。
   在陈方安生宣布参选之后,泛民主派大部分公开表示对她的支持,但仍有“长毛”梁国雄等不予认同。而亲中的党团和社群都“一致拥护”叶刘淑仪,没有人敢对其说三道四。哪边民主,哪边不民主,一目了然。奇怪的是,若干香港媒体纷纷为叶太造势,此种造势运动就连身为特首曾荫权“老朋友”的议员郑经瀚也感到“目不忍睹”,撰文批评媒体一直过分褒扬叶刘淑仪的名望和能力,根本是假相!

   某些港人对叶刘淑仪顶礼膜拜,却忘记了在四年之前,正是叶太为强行通过二十三条恶法“鞠躬尽瘁”,激起百万港人上街游行。北京方面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叶太被迫辞职离港。“民主杀手”在赴英美镀金之后,难道洗心革面、摇身一变成了“民主女神”?在我看来,叶太没有改变,改变的是某些港人。昔日,有瑞典人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今日,则有某些港人则患了“叶刘淑仪综合症”。
   所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又称为人质情结、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1973年8月23日,两名罪犯在意图抢劫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营救他们的努力,转而支持绑匪。研究者发现,这种综合症的例子见诸于各种不同的经验中,从集中营的囚犯、战俘、受虐妇女与乱伦的受害者,都可能发生此症状。
   中国大陆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最流行的国度。许多在“反右”和“文革”中受迫害的人士,重新走上红地毯之后,又对中共死心塌地,甚至参与对他人的压迫,如“右派总理”朱鎔基、“右派文化部长”王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大右派储安平,他的儿子音乐家储望华亦积极参与中共的文化宣传,并以此来“告慰父亲”。这些人都是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分析了该症状在中国流行的原因:中国大陆的新闻、文化、教育都由中共中宣部垄断;整个社会高度控制,不能有任何非政府的结社和活动;人的生命没有基本保障;中共政权对人们施加小恩小惠。
   在香港的情况则有所不同,有些人是因为与大陆有庞大的商业利益;有些人则是爱国心爱错了地方,错把他乡当故乡,错把中共当中国。“叶刘淑仪”综合症乃是香港之耻,表明某些港人的心智还停留在婴孩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