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辱人者,必将自辱]
夜狼文集
· 生的平凡  死的可悲
·从百岁老朽入党说开去
·不光是涮涮八十老母去世还要继续开会的书记
· 李元龙 [刑事起诉书]
·关于李元龙采写报道及资助贫困生的情况简介
· 李元龙 [刑事判决书]
· 李元龙——[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我的惭愧和荣幸
·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在夜郎被捕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冤上加冤的六天冤狱——出狱前后”系列之一
· 国安对我的特殊关照——“出狱前后”系列之二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辱人者,必将自辱

辱人者,必将自辱
   李元龙
    12月13日中午,我还在网络上和荆楚先生闲聊,晚上八点来钟,网络上就传来坏消息:荆楚,今天下午四点被广西警方抄家,七点以“涉嫌侮辱他人、捏造事实诽谤他人”传唤到派出所去了。
    不见荆楚他有什么值得兴师动众、大动刀兵的文章或言行啊?如果是网络上所说的,传唤他仅是因为今年十月份见过美国人权官员的事,那应该问题不会太大。
    可是,第二天上午,更坏的消息从他夫人的电话里传来:今天凌晨一点来钟,荆楚已经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我的心一沉:一起我刚刚经历过的,中国现代特色的文字狱,政治迫害案件,又在荆楚的身上,拉开了序幕!

    电话里,荆楚夫人的声音带着心酸,带着心疼,还带着无助,带着无奈:“他是个热爱家乡,热爱国家的好人,他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读书和写字。他们把他和那些杀人贩毒,偷摸强奸的犯人关在一起,多委屈他啊。还有,那些看守,那些犯人会不会欺负他啊?”
    我只能如此安慰荆楚夫人:“问题不象你想象的那样糟糕。我是过来人,看守所的情况我了解的。毕竟是21世纪了,犯人,尤其是看守,一般不敢、不会随意打骂谁的。你们不要太过担心,荆楚需要你们,你们要多保重才是!”
    话只能如此说,但只有坐过牢的人最清楚,坐牢,对于那些自尊心相对不强,自己又确实做了伤害他人和社会的事的人来说,相对容易随遇而安。而对于思想犯、良心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曾经如此多次质问检察官、法官:你们把我关在牢里,让我和那些杀人贩毒、偷摸强奸的犯人同床共枕,还要判我成“国家”的敌人。我是国家的敌人,那些社会渣滓也是国家的敌人,你们摸了良心好好问问自己:我李元龙和那些人是“同志”吗?你们知道你们的做法让我感到有多么的委屈吗?
    12月20日,又在网上看到,如我当初被抄家一样,荆楚被抢走的,也有电脑,文稿,书籍等等。这等于说,那些文稿和书作为帮凶,作为同案犯,也和荆楚一起被拘捕,一起坐牢了。书的命运,人的命运与社会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就是我和荆楚的书,我和荆楚本人,以及我和荆楚所遭遇的社会的命运的缩影。
    历史上也好,现在也罢,骇人听闻的斯文扫地、辱没斯文的事,都是封建专制集权政府及其最高统治者干下的。
    你读书人不是好为帝王之师,好谈论国是吗?我祖龙焚了你书、坑了你儒;你读书人不是敬惜字纸,不是死到临头了,还要戴好帽子吗?我刘邦就在里面拉泡臊尿;你读书人不是以清高自诩,讲究什么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讲究什么不为五斗米折腰吗?我伟大领袖就给你戴上高帽子,挂上黑牌子,先按弯了腰和头斗争,再整个人丢进牛棚,最后身心都“踏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
    侮辱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读书人,过去的招数比现在得心应手得多。现在不是提倡什么和谐,什么法治,什么与时俱进么,所以,我们修改了刑法,去掉了那个臭名昭彰、不利于伟光正形象的,对付嘴巴的反革命罪。别以为如此一来,我们对你荆楚、李元龙那几个不识时务的臭老九就束手无策了,嘿嘿,那“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什么样的读书人,什么样的文章,不可以往里面装?那李元龙不就四篇文章,我们还不把他装进去两年。怎样,天塌没有,地陷没有,我政,还执着没有?
    听说过“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的古诗吗?我们只是说了几句1+1=2,你们根本没穿什么衣服的真话、人话,我们煽不动,颠不覆,推不翻你们的政权和那什么社会主义制度,也没有想要如此干。看见没有,真正在干着煽动颠覆推翻之实的,是那些你们左右盯牢你们手里大把钞票,闪亮乌纱的腐败分子,钻营小人,以及那些口号上“绝对忠诚”,实质上根本不忠诚,也量他不知怎样忠诚的公(国)检法。
    别说与四九年、五九年相比,与八九年、九九年相比,你们的社会,是更加稳定了,还是恰恰相反?你们的执政地位,是更加巩固了,还是犹如坐在火山口上了?人民群众,是更加“答应”了,还是不答应了?秦始皇焚尽了书、坑尽了儒,达到了他二世、三世,直至秦万世的痴心妄想了吗?
    知道了吗,警察,监狱,军队,并不能,也不可能让你们高枕无忧,放心放肠。
    以理服人,谁人不服;以力服人,谁人会服。
    以读书人之身,荆楚和当初的我一样,被下到那个藏污纳垢、春风不度的场所,受到伤害和侮辱的,不止是他一个人。当初,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也如今天荆楚的妻子、孩子一样,因这突如其来的灾祸受够了惊吓、屈辱。正因为如此,我的孩子,我资助的孤女,学习成绩都一落千丈,原先都考取重点中学的他们,一个只勉强上了三本线,只好交高费读大学,另一个则更糟,连高中也没考上,辍学打工了。荆楚的女儿正读高二,正是向高考冲刺的关键时刻。据报道,公安抄家和带走荆楚,他夫人和女儿都看见了这恐怖的一幕幕。出事当天我在电话里试图安慰他女儿,但不管我说什么,她都只能用发颤的声音回答简单的“恩”、“啊”,令人揪心,令人愤概。
    一个发生在我孩子身上的悲剧,又可能在荆楚女儿的身上发生了。
    当初刚刚失去自由时,我以为我会被判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严重。如果后来把我无罪释放了,那么,毫无疑问,我将为我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深感不安,甚至感到惭愧。但是,正如宣判时我在法庭上义愤地说的那样:如此无法无天无耻的判罚,更加证明了我写那四篇文章的正确性、紧迫性和必要性。
    圣诞节马上到了,你们忙得屁颠屁颠的奥运会,也转眼即到,如此要命不要脸,光了屁股打老鼠的事,你们心中不敬畏神灵,也不怕影响了和谐,搞砸了奥运?
    刚出狱时,我还对人说,毕竟是沿海省份,那思想意识,法制观念就是比我们夜郎国的开明,否则,还不象荆楚说的那样,我四篇文章两年刑,他荆楚几十篇文章,还不判他个几十上百年刑?没想到,广西锦衣卫们这样快,就在主子的嗾使下,把荆楚下到大牢里了。
    毕节日报社只有一个“911”发生时没有幸灾乐祸的记者李元龙,他被判成了敌人;广西只有一个敢于向“今上”要人——郭飞雄——的异议作家荆楚,他也成为你们的阶下囚了。海明威对此的论断是:只有一种政治制度不会产生优秀作家,这种制度就是法西斯主义。不愿撒谎的作家是不可能在这种制度下正常生活、工作的。
    发如韭,割复生;头如鸡,割复鸣。从周朝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到秦朝焚书坑儒;从汉朝独尊儒术宋朝乌台诗案,从明朝“殊”字案到清朝明史案、王锡侯“清风不识字”案,从王实味到遇罗克,从反右到文革,从李元龙到荆楚,杀一可以儆百,但是,杀一可以儆千儆万儆亿吗?书,被你们烧完了吗?读书的种子,被你们杀断根了吗?思想的火花,被你们浇灭了吗?
    再说,能说真话,敢说真话的人全都给你们关进监狱,想想吧,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蝇营狗苟,谎话连天,勾心斗角,舐痈吮痔,腐尸和粪土供养蛆虫生活……何等的污浊不堪,何等的令人作呕,何等的令人不齿,显然与三个代表,与和谐社会,与伟大光荣正确,相去,就更远更远了。
    据报道,荆楚被国保抄去的“罪证”,甚至还有存折若干,稿费汇票一张。荆楚的弟弟向国保打听哥哥情况时,国保竟然说,看守所里的荆楚“很傲慢”,要被起诉的。
    我不知道,张春桥、姚文元二位及其众多“爪牙”当年在新华社,在《人民日报》等发了那样多“反动”文章,领了多少稿费,那些稿费及汇票等,是否也被当证据来收集并用以指控他们的罪行。若忽略了,广西国保是否高度重视起来,追诉追诉这件危害国家安全的大事。“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毛泽东这些有明显暴力倾向,传播范围无人能比的语录,最高指示等,都收集在领了天文数字稿费的毛选,毛语录里,广西国保是否也打算将之作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非法收入查收?
    至于“很傲慢”,我看荆楚再“很”,也应该还没有“很”过当年的陈独秀、瞿秋白、方志敏、王若飞、叶挺、许唐枫、江姐、李玉和、洪长清等共产党人。总不能在野或需要抬高自己时,就大肆宣扬不向邪恶势力低头,不畏强暴、宁死不屈,一旦在朝需要贬低别人时,就自食便液,又对那些优良品质、坚强性格恨得要死、怕得要命了。
    嘴巴的两大功用:一是吃饭,二是说话。话,有两种话。歌功颂德,捧上天,吹破牛皮,多多益善,来者不拒,全都笑纳;针砭时弊,踩痛脚,戳穿西洋景,则油盐不进,闻过则怒,血流成河。说好话畅所欲言,广播电视报纸大会小会尽你说;说“坏话”谨小慎微,只能隔靴搔痒,只能帮忙不能添乱,只能责苞茅之不入,只能说领导要注意休息不要熬夜等等。对我们来说,这些都是假话、鬼话,我们要说的是真话、人话。
    知识分子是社会的医生,医生的天职,就是指出病人哪里有病,有什么病,然后把真相说出来,从而为治好病打下良好基础。你们讳疾忌医,象蔡桓侯那样,说声“寡人无疾”不就得了,何苦还要把“扁鹊”污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下到铁牢。
    几千年前,《国语》便载明了这样的常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决之使导、宣之使言,睁大你们浑浊的乌鸡眼瞧清楚了,别动辄壅塞,动辄警察,动辄监狱。也是几千年前,子产亦知不毁“议执政之善否”的乡校:“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不如吾闻而药之也。”不如吾闻而药之,好好听听并反省反省,自诩推翻了“三座大山”的你们,何以面对一个“封建士大夫”的胸襟和眼光,也只能瞠乎其后,难望其项背?
    置自己于不仁,置给你们饭吃给你们衣穿给你们乌纱帽戴的党于不义,置荆楚及其亲友于不堪——不堪忍受的身心的双重折磨。三败俱伤,损人而不利己,你们的愚蠢,你们的冥顽不化,你们的无心无肝,不知你们地下的先人,如今的亲友以及未来的子孙为不为你们感到耻辱,但是,所有良心未曾泯灭殆尽的人无法以你们今天的倒行逆施为荣:
    乌呼!
    禽鸟蝼蚁惜同群,
    草木荣枯亦相亲。
    可怜最灵无情类,
    我著衣冠愧为人!
    每抓一个读书人,每制造一起文字狱,你们的脸上就会被自己烙上一个耻辱的金印。看看因迫害忠良,因制造文字狱而遗臭万年的楚怀王、秦赵高、宋秦桧,明代的锦衣卫,现代的“五人帮”等等,哪一个不是千夫所指、遗臭万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