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严家祺
·
三个世界:物质世界 观念世界 规范世界
·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
总目录
·
① 经济学 无国界货币 全球总账本 ② 政治学 宪政民主 联邦中国构想
③ 六四真相2019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④ 展望第三千纪 大尺度时空观
⑤ 《文革十年史》《国家政体》《首脑论》⑥ 《霸权论》《广义进化论》
⑦ 《在人生的列车上》 香港《苹果日报》单篇文章 ⑧ 海外民运 记事
·嚴家祺簡介
· 自编575页《文集》目录
·为网路储存用请勿费时阅读
·
无国界货币 全球总账本 经济学
·
·《金融时报》谈Facebook和Libra无国界货币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严家祺:宇观经济学的金融观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 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流失的后果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LIbra 是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重要一步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
香港《苹果日报》《前哨》文章
·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六四30周年看未来中国
·《前哨》月刊:宇观经济学的金融观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苹果日报》崇拜不是爱
·苹果日报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回顾和反思
·大唯:严家祺谈“三要三不要”
·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严家祺:怎樣使中美貿易戰停息下來
·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一次全文发表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废除终身制和习仲勋平反,发生在同一时间
·2013舊文:廢除終身制是怎樣產生的?
·中国修宪面临四大问题
·良好的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
·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衰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一五二七年罗马浩劫的原因
·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 从“权贵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
展望第3千纪 大尺度时空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XXX“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巴勒斯坦問題是20世紀中葉以來引起全世界關注的重大問題。巴勒斯坦地處亞洲西部和地中海東岸,面積不到3萬平方公里,只比中國台灣的三分之二稍大。公元前11世紀,古代猶太人在這裏建立了第一個王國,定都在耶路撒冷。該王國建國後近一百年,一分為二,北部稱以色列王國,南部稱猶大王國。公元前722年,以色列王國為亞述帝國滅亡,公元586年,猶大王國被巴比侖王國滅亡。巴比侖王國的國王尼布甲尼撒多次劫掠耶路撒冷,把猶太人擄往巴比侖,歷史上稱此為「巴比侖之囚」。公元前538年,波斯帝國軍隊攻陷巴比侖城後釋放了被囚禁在巴比侖的猶太人,並允許他們重返耶路撒冷。
   猶太人重返耶路撒冷後,猶太人建立了半獨立的國家,波斯帝國的權力凌駕於這個半獨立國之上。從公元前6世紀至公元2世紀,巴勒斯坦經波斯統治後,又為希臘、羅馬等帝國所征服。在羅馬人統治期間,猶太人進行了兩次大起義,猶太人遭到殘酷鎮壓,從公元135年第二次起義被鎮壓下去後,猶太人離開了巴勒斯坦,向全世界流散。

   公元7世紀,伊斯蘭教興起,從7世紀到20世紀初的大部分時間裏,巴勒斯坦是由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統治的。在這期間,公元1099年,十字軍曾在巴勒斯坦地區建立過拉丁王國。1187年,十字軍勢力被穆斯林驅逐。就是在十字軍東征期間以及後來長達四百年的奧斯曼帝國統治期間,巴勒斯坦不是猶太人的家園,主要居民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
   在19世紀中葉,流落在世界各地的猶太人中產生了一種「猶太復國主義」的思潮。19世紀末,第一次猶太復國主義者代表大會在瑞士巴塞爾召開。之後,流落在世界各地的猶太人紛紛回巴勒斯坦定居。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奧斯曼土耳其帝國追隨德奧同盟,站在英法意協約國敵對的一方。1916年,巴勒斯坦、敘利亞、黎巴嫩、伊拉克等地區掀起了反對奧斯曼土耳其統治的起義。英國在支持阿拉伯人獨立的同時,也支持猶太人回到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人之家」。一次大戰後,奧斯曼帝國解體,英國獲得對巴勒斯坦的委任統治權。這時,巴勒斯坦的猶太人只佔總人口的十分之一,而穆斯林佔十分之八。1933年德國納粹上台後開始迫害猶太人,導致猶太人更多地湧入巴勒斯坦。到1939年,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上升到總人口的百分之三十。隨著猶太移民急劇增加,阿拉伯人與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區的關係日益緊張與惡化。
   聯合國在1947年4月召開特別會議,討論巴勒斯坦問題。聯合國決定用人為的方式劃分猶太人與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定居地邊界。1947年11月29日聯合國大會表決通過了關於在巴勒斯坦實行分治的決議。按照決議,1948年8月1日英國結束在巴勒斯坦的委任統治後兩個月內分別成立阿拉伯國與猶太國。規定耶路撒冷及郊區158平方公里的地區為一獨立體,由聯合國管理。
   聯合國的這一決議雖然獲得通過,但遭到以阿拉伯國家為主的13個國家的反對。然而,在通過分治決議後半年多,一個新的猶太國——以色列在1948年5月14日宣告誕生。
   以色列建國第二天,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一方是以色列,另一方是以色列周邊的國家,埃及、約旦、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1947年11月29日聯合國通過巴勒斯坦分治決議時,猶太人實際上只擁有巴勒斯坦土地的6%左右。分治決議劃給猶太國土地佔巴勒斯坦土地的56.47%,第一次中東戰爭結束時,以色列多佔了分治決議中規定劃給阿拉伯國的6700平方公里土地,這時,以色列佔領了整個巴勒斯坦地區的80%的土地(見圖3.8.1)。
   第一次中東戰爭把原定建阿拉伯國的土地瓜分了,除以色列佔領了6700平方公里外,埃及佔領了加沙地帶,約旦佔領了約旦河西岸地區。耶路撒冷城的西城與東城,分別為以色列、約旦佔領。近百萬巴勒斯坦難民逃離家園,淪為難民。
   1967年6月5日第三次中東戰爭(又稱六五戰爭)爆發,只打了六天,埃及、約旦、敘利亞遭到慘重失敗。這次戰爭以色列佔領了整個巴勒斯坦地區,包括加沙地帶、約旦河西岸、東耶路撒冷、佔領了敘利亞的戈蘭高地、埃及的西奈半島。以色列通過六五戰爭,佔領的土地是第一次中東戰爭後的土地的三倍(見圖3.8.1)。1982年4月,以色列軍隊撤出了西奈半島。
   以色列佔領整個巴勒斯坦後,開始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領土——約旦河西岸、加沙地帶,建立一個又一個猶太人定居點,先後把數以十萬計的、從世界各國移民回以色列的猶太人安置在這些定居點。 第一次中東戰爭後,近百萬巴勒斯坦人流亡在周邊的阿拉伯國家。1964年,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成立。由於巴解組織在巴勒斯坦境內沒有根據地,巴解組織主要在巴勒斯坦境外難民營中開展活動。巴解組織的總部先後設在約旦、黎巴嫩、突尼斯。在巴勒斯坦被以色列佔領地區的巴勒斯坦人,也不斷反抗以色列的統治。1987年12月在加沙地帶爆發了一場大規模的起義,很快擴展到被佔領的每一塊土地。
   1993年,巴解組織與以色列政府在挪威首都奧斯陸舉行談判,並就以色列佔領區的巴勒斯坦的加沙、傑里科地區實行自治達成協議。1995年9月,巴以雙方正式簽署了協議。1996年初,根據該協議,巴勒斯坦舉行大選,在以色列佔領下的巴勒斯坦土地上成立了巴勒斯坦人的自治政府,阿拉法特當選為自治政府主席,這使流亡在國外的巴介組織回到了巴勒斯坦土地上,並建立了自治政府。
   巴勒斯坦有自治政府,但沒有「國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所控制的土地,是數百個大大小小的「陸地島嶼」,散佈在以色列佔領區的海洋中。這些土地,總面積很小,還不到上海市(包括郊區)的三分之一。印度尼西亞是一個群島國家,群島周圍是海洋,印度尼西亞有自己的國界,但作為「陸地群島」的巴勒斯坦,受以色列包圍,雖然在約旦河西岸的拉姆安拉設有行政中心,但沒有自己的疆界。
   沒有自己可以守衛的邊界,在一國佔領區下的陸地群島,無法建立國家,所以,巴勒斯坦遲遲無法建立起自己的國家。
   以巴衝突,至今未解決,主要有三大分歧:
   (一)領土與邊界劃分的分歧。
   (二)耶路撒冷的主權歸屬問題。
   (三)巴勒斯坦難民回歸問題。
   猶太人定居點的前途問題,以巴雙方也存在巨大分歧,但這一問題不應單獨解決,應納入領土與邊界的劃分問題中去解決。現在以色列仍然控制著約旦河西岸80%的地下水資源。水資源如何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分配,也存在著很大分歧。
   下面從耶路撒冷的主權歸屬問題談起。
   耶路撒冷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聖地。公元前10世紀,大衛王(公元前1000-960年)在巴勒斯坦建立了統一的猶太人王國,定都在耶路撒冷,猶太教是國教。基督教誕生於公元1世紀,對基督徒來說,耶路撒冷是耶穌基督生活、佈道、殉難和復活的地方。在耶路撒冷舊城的聖殿區,建有伊斯蘭教的「岩石圓頂寺」(Dome of the Rock)和「阿克薩清真寺」(El-Aksa Mosque)。岩石圓頂寺是現存最古老的伊斯蘭教聖蹟。岩石圓頂寺建造在一塊平坦岩石上,這塊岩石又是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的聖地。《聖經》上說,在這塊平坦岩石上,猶太人的祖先亞伯拉罕曾想將其子以撒 (Isaac) 奉獻給上帝。摩西曾在此處接受「約櫃」(古代猶太人的崇拜中心)。猶太人還在這塊岩石和附近地區先後兩次建造了聖殿。公元前六世紀和公元七十年,聖殿兩次遭到摧毀,以後由於猶太人散佈到全世界,聖殿未重建。現存岩石圓頂寺圍牆的西牆,就是當年猶太人第二次建的聖殿院落西牆的一段,這就今天猶太教徒朝聖的「哭牆」(圖3.8.2)。
   岩石圓頂寺下的「岩石」,也是伊斯蘭教的聖蹟,相傳穆罕默德是在此由天使加百利(Gabriel)引導升天的。
   耶路撒冷的這些聖蹟,都集中在耶路撒冷舊城。耶路撒冷舊城的西部,是耶路撒冷新城。第一次中東戰爭,以色列就佔領了位於西部的新城。在第二次中東戰爭以色列佔領舊城後,在1980年7月30日,以色列議會通過了「耶路撒冷為以色列永恆的、不可分割的首都」的法案。巴勒斯坦的立場是,在耶路撒冷舊城,除猶太人居住區和哭牆的行政權可歸以色列外,包括舊城在內的東耶路撒冷主權歸巴勒斯坦。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要求把耶路撒冷當作自己的首都,那就只能把耶路撒冷一分為二,一部分歸以色列,一部分歸巴勒斯坦。
   耶路撒冷舊城城牆內大致有五個地區,即基督教地區、猶太教地區、亞美尼亞人聚居區、阿拉伯人聚居區和聖殿地區。如果沿「哭牆」和大馬士革門劃一條分界線,那麼,就可以把舊城一分為二,聖殿地區和阿拉伯人聚居區在東部,劃歸巴勒斯坦,哭牆、基督教地區、猶太教地區、亞美尼亞人聚居區在西部,劃歸以色列,耶路撒冷實行「一城兩國」。重新命名耶路撒冷的東西城,把「大馬士革—哭牆分界線」以西,包括全部新城在內,稱作西耶路撒冷,把「大馬士革—哭牆分界線」以東,包括舊城城牆外的一些地區,如耶穌到過的橄欖山(Mount of Olives),稱作東耶路撒冷。
   在橄欖山和耶路撒冷舊城東邊城牆間,有一個克西馬尼花園(Garden of Gethsemane)。耶穌就是在克西馬尼花園中被逮捕的。耶穌在被法庭判決後,背負著十字架,沿著耶路撒冷城內的街道,穿過名叫「花園門」的城廓,來到城西一座俯瞰耶路撒冷的高地,在一個名叫「各各達」(Golgotha)的小山丘刑場上,被釘上十字架。這個刑場所在地,就是公元四世紀建造,至今仍保存的「聖墓教堂」所在地。耶穌背負十字架最後走的這條路被稱作「悲哀之路」。
   如果今後東西耶路撒冷按「大馬士革—哭牆分界線」劃分,那麼,人們會發現,基督教的聖蹟分佈在分界線的兩側,「悲哀之路」與分界線正好成十字交叉。這表明,基督教跨越了民族與國家界線。基督教無國界。
   「大馬士革—哭牆分界線」不能完全分割猶太教與伊斯蘭教的聖蹟,這表明伊斯蘭教與猶太教有著深刻的內在聯繫。事實上,這兩個宗教都是亞伯拉罕系宗教,亞伯拉罕是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的共同祖先。
   在耶路撒冷以外以色列巴勒斯坦領土的劃分,實際上關鍵在於如何妥善處理第三次中東戰爭後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的猶太人定居點問題。按照聯合國安理會的242號決議,以色列必須撤出第三次中東戰爭後所佔領的土地,當然包括撤出那些定居點。現在,僅在約旦河西岸地區,猶太人的定居點就佔有8%至10%的土地,定居的猶太人有20萬左右。以色列總理沙龍 (Ariel Sharon) 2003年12月宣佈了一項「脫離計劃」(Disengagement Plan),2005年9月,以色列撤走了在加沙走廊的最後一批以色列部隊,正式結束了以色列對沙走廊的長?38年的佔領。2005年11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成協議,開放加沙通道,使加沙地區的民眾和物資得以經過以色列進入巴勒斯坦的西岸地區和其他國家。約旦河西岸區有一些定居點的猶太人也已撤離。以色列的這些主動為中東和平展現了希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