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最近情况和看法]
徐水良文集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2012年
2012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近情况和看法

   

徐水良

2008-1-10

   [按]这是我给朋友的一封信,有参考意义,特修改并加上标题发表。

               ——徐水良2008-1-10

   XX兄:

   早在好多年以前,吕加平(《狼图腾》作者吕嘉民的哥哥)揭发江泽民诸多问题,包括汉奸、克格勃特务等等许多问题。王雍罡就跳出来发表长篇大论的文章,攻击吕嘉平,我就估计是上海国保指令并且帮他写文章。因为大家都知道,王是半文盲,是个连条子也写不好的人。

   到后来,王以第一共和名义出来,不断发表一篇又一篇的文章,其数量之多,篇幅之长,直追被人称为国务院写作组的冼岩(一个伪装的中共写作组)。我就判断第一共和是以王永刚名义注册的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一段时间来,我观察第一共和的上网发帖时间,发现非常有规律。一般都是王雍罡那里(芬兰)时间凌晨3:00,即上海国保早上上班时间9:00以后开始上网发帖。

   而王永刚(王雍罡)的生活习惯,过去从来不是白天睡大觉一觉睡到凌晨3点,再起床活动那种习惯。

   只是我们不清楚上海国保是通过代理服务器以第一共和名义直接上帖,还是通过王雍罡的电脑上帖。

   不过,无论采用哪一种办法,王雍罡都很自由,可以凌晨起床,与上海国保一起上班,帮忙上贴,也可以继续睡大觉,什么都不做。如果要睡大觉,只要把自己的电脑开着就可以了。

   看来上海国保的介入程度,超过我们原来的预计。

   所以,我们判断第一共和是以王永刚名义注册的上海国保特别小组,这个看法再次得到佐证。

   也正因为是上海国保特别小组,第一共和的邮件,才会发到有的朋友专门对付上海国保、只有上海国保知道、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邮箱中去。

   这个组,与冼岩这个中共写作组类似。不过冼岩是北京管,是理论组,比较高级,也比较正派,要保持北京正派形象;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管,是流氓捣蛋搅局造谣组,非常低级,完全是上海市井无赖的模式。与冼岩,我们完全可以正常讨论,理论上,有个讨论对立面,有好处没有坏处;但与第一共和,却完全不可能。

   神探陆阳生理解能力低,我说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特别组,他就乱写,把胡安宁傅申奇拉入特别组。我上次斥他胡说。你一再催促陆提起起诉或把材料提供给芬兰当局,可惜他一再推延。否则,芬兰政府对王监控,必然会大有所获。

   由于中共大规模间谍活动,西方国家越来越重视防范。芬兰是一个比较小的国家,像王雍罡这样的事情,本来是应该引起芬兰政府重视的。我们不知道芬兰法律。在美国,法律规定美国公民与外国情报机构接触,必须向FBI报告。这些年来,我曾经不断在网络等上面,公开警告胡安宁,身为美国公民,不仅与中共情报机构密切交往,而且帮助中共情报机构从事组建地下花瓶党、地下花瓶民运等大量特务活动,却不向FBI报告,已经触犯美国刑律,劝告胡安宁尽快向FBI自首。但胡安宁置若罔闻。但到前一段时间,他在网上发文,内容大概是他受到FBI调查,说是我和高寒举报他。其实,他不听劝告,坚持为中共从事特务活动,触犯美国刑律,完全是咎由自取。

   我看上海国保目前这种做法,他们很可能会以闯关或其他办法把已经暴露的王永刚调回去。陆阳生说起诉王雍罡,争取把他定罪遣送回大陆,其实送回大陆正是中共及王永刚愿望。不是争取让王在民主国家坐牢,却争取遣送回去,其实他们巴之不得。

   第一共和,王雍罡及上海国保其他人员,一再扬言要搞流血恐怖攻击(大约是暗杀等等),对此,我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现在我们判断是上海国保直接上贴,也就是说,这些言论是上海国保的直接言论,我们更应该引起警惕,并且大力揭露上海国保的阴谋。

   另,不久前与某网站纠葛,电脑被植入有害软体。日前帮助朋友修电脑,这个朋友电脑中毒,不断重复启动,无法使用。我问这个朋友是否上了多维,这个朋友说上过。几年前,我几次上多维,几次中毒,电脑不断重复启动,不得不修理。有一次还把电脑搞坏了。此外,联想一系列电脑和网路问题,觉得有必要谈一些我知道的常识,设法转告国内朋友们注意。

   过去中共规定他们的网警检查每一封电子邮件,当时我们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当时得知,中共大设影子邮箱,凡被设了影子邮箱的,其来往信件,在中共情报机构的那个影子邮箱中,都有一份。这两年我学了几学期NETWORKING(网络技术),知道一些基础知识,并且了解更多相关情况以后,才知道,中共不仅大设影子邮箱,而且,中共使用现有网络技术,不仅可以阅读每一封电子邮件,只要中共网警愿意,他们还可以检查每一个数据包。[上网阅读(下载),发帖(上载),电子邮件传输等等,都以数据包形式传输,一个文件,一个电邮往往分成不少数据包。]

   所以,像“军中声音”那样,连续几年活动,中共都抓不到,完全是天方夜谭式的奇谈。应该再次提醒国内,防止中共用此类惯用方式钓鱼诱捕国内、军内激进分子。

   中共是网络管理者,没有任何法律可以制约它,不像西方,有法律约束,不能侵犯公民隐私。因此,对于中共,每一台上网的电脑,尤其是反对派和其他被它认为是不可靠的电脑,几乎都是透明的。他们有强大的国家力量和技术支持,即使远在国外的我们的电脑,中共也可以轻易侵入。中共及其骇客,不断侵入西方和其他国家的机密部门,更何况我们这些防备能力很低的电脑。我们有的朋友,电脑被中共长期控制,也不知道,及到他的电脑被中共用来侵入美国机密部门,下载机密文件,美国有关方面找到他,才得知有这回事情。

   目前的中国网络,网站,肆意侵犯知识产权,病毒,间谍软体和各种恶意软体泛滥,声名狼藉。这几年我接触到的美国教师、学生,一谈到中国的这个问题,没有一个不摇头的。所以,我常常劝海外朋友尽可能少上大陆恶意网站。

   不仅电脑、网路,在其他通讯方面,情况也是一样。中共用流水线集中透视检查几乎每封信件,使中国大陆的一般的信件,延期一天到达收信人手中,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中共也监听所有电话。目前是手机时代,有朋友告诉我,中共在大使馆和纽约中领馆等许多领事馆,设立了电子从窃听装置,一台装置可以窃听25万门电话,只要把手机号码输入,就可以监听所有通话。不通话时,只要手机没有关机,还可以窃听手机周围很大距离内的谈话。即使关机了,只要电池没有取出,还可以用卫星定位测定手机位置。每天搜集的大量信息,通过卫星送到国内分析处理。所以,中共海外特务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搜集电话号码。

   有朋友从事国内秘密工作,不用现代通讯手段,采用原始通讯手段,也是不得已的办法。当然,大家更要尽可能最大限度地利用现代通讯手段对付中共。过去老百姓和反对派利用互联网,还是利用得不错。我们要全力掌握尽可能多尽可能先进的先进技术,对付中共。这一点难度较大。但利用群众性群体行动的办法,包括利用互联网,手机短讯之类,一下子信息量很大,中共很难处理,也很难找到责任者进行处罚。还有一个,就是宣传号召全国民众,大家都找要好的朋友,三五人、七八人,结成有形或无形的政治观点比较一致的团体或朋友圈。全国形成无数个这样有形或无形的朋友圈。现在不像文革时期或文革以前,中共无法取缔和对付朋友圈。这些朋友圈,平时没有多大政治行动,但今后时机一到,立刻采取行动,全国无数小朋友圈汇聚一起,就会产生极其强大的力量。有准备和没有准备,有这种圈子和没有这种圈子,未来的巨变,结果会大不一样。我想有时间的朋友应该好好研究,想出办法,并向国内大力宣传。

   狭义民运圈越来越不像话,越来越多正派人士不得不淡出,特务、流氓、骗子、疯子的比例越来越大。很多事情现在是他们在做。骗子疯子堂而皇之登台表演。现在是我们与他们必须分手的时候了。他们的表演,把他们自己搞臭,这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与他们捆绑在一起,一起搞臭。更可怕的是我们有的朋友居然甘当这些人的吹鼓手。像南京师大郭泉这样的人,吹嘘自己组党,第一批党员就有800万,或一千万,(一会说800万,一会说一千万),这样天方夜谭的神话,有骗子帮他吹嘘,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我们有的朋友也居然也跟着捧抬!这样的做法,除了把民运圈进一步搞臭以外,没有其他作用!

   所以,我们急需考虑,用什么方式与这些人坚决分手,划清界限,同时又尽可能把我们自己的朋友一起带出来与他们分手。

   徐水良

   2008-1-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