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徐沛文集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还未归类
·网海拾遗
·为自由而歌-邓丽君与彭丽媛的区别
·让亲友自豪 -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区别
·宁眼盲勿心盲
· 童心可鉴
· 借阿伦特扫描波伏娃
· 萨特与周恩来殊途同归
·宋美齡給鄧穎超的回信
·上推特6周年-围观郭文贵
· 就郭文贵对韦石的指控- 与博讯网友书
·乐当中国大妈
·辅仁大学与马克思夫人 -民国政府退守台湾后王光美等的遭遇
·谁能回避法轮功?-为余志坚惋惜
·冲击波中不迷航
·共产难民与反共女士
·费翔遭统战后-故乡的云被赤化成有毒的霾
·青春已逝我心依然
·见证红祸- 难兄难妹
· 横路敬二不可敬
· 抵制共产谎言
· 抵制红卫兵与郭卫兵
·谁不反共?
·中研院花香撲鼻
·愛不寂寞
·當心打著基督徒旗號的余傑
·嘲笑劉曉波 頌揚革命
到臺灣後
·2016年台灣大選前致洪秀柱支持者的電郵
·在臺北出洋相
·臺北市長的底線何在?
·透过“谢雪红现象” 探讨红色恐怖与白色恐怖的异同
·向臺灣人講解劉曉波
·臺灣的出路
·臺灣共識之我見
· 兩岸關係的實
·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因「六四」反省「五四」及其影響
·「五四」以來紅色宣傳的惡果
·「六四」曝光紅色騙局
·共產黨對臺灣的滲透
·魯迅在臺灣的傳人
·李登輝的入黨介紹人吳克泰(1925-2004)
·加入中共的臺灣人周青(1920-)及其他
·臺北的紅色文藝活動
·陳儀(1883-1950)與地下共產黨員
·「二二八」與紅色滲透
·紅色宣傳與「白色恐怖」
·從禍閩到投共
·葛敬恩(1889-1979)撒謊與謝娥(1918-1995)遭殃
·「終身師爺」沈仲九(1887-1968)
·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聘用許壽裳(1883-1948)與台靜農(1902-1990)等
·庇護郁達夫(1896-1945)從事紅色宣傳
·反共防共保臺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从我二零零三年开始上网,就注意到自称不锈钢老鼠的刘荻,还曾特意撰文表达敬意,可惜她出狱后的言行让我逐渐对她只有鄙视。
   
   汪红雨在他的文章《我为什么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中提到了由刘荻等打着异议旗号的五毛负责的一个网站。这个自称不锈钢老鼠的女大学生因被中共抓捕而出名,她受了什么苦,不得而知,但她出来后居然诋毁高智晟。这个苦肉计造就的名人不知什么时候已成为自由亚洲电台的特约评论员。
   
   想起和重读下文,真是感慨万端,在过去的七年里,我上过不少共特的当。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心得体会写下来,警告世人,曝光五毛。

   
   历史无法篡改,保留此文供读者一笑。
   
   向刘妹妹致敬
   
    自从知道笔名为不锈钢老鼠的大四女生刘荻因在网上发表了针砭时弊的言论也遭到迫害,也被逮捕后,我就想把她的文章找来拜读拜读。昨天终于上网了了心愿,总共找到了四篇。看后令我自省。
   
    翻出我从中学就开始记的笔记来,在把一堆字纸扔进废纸篓前只找到两点思想火花:一是“天晴下雨由谁操纵,电闪雷鸣由谁主宰?”,二是“苏轼讴歌的海棠美,但他的海棠诗更美!”,其余的居然有“我希望做一个又红又专的接班人”之类的党八股。在大学四年级时记的英文笔记,大概是受英文水平的限制,只记录着收读了谁的信,给谁写了信,谁来看了我,我去看了谁,吃了什么食,读了什么书,既无所思也无所忆。
   
    别说对国安有象刘荻那样深刻的认识,就是国庆,被我提及,也只是因那位用情书打动了我心的北大才子恰巧被父母给了这么个名字。那时我已开始用诗行表情达意,但留下的证据只能作笑料。
   
   十.一
   
   自从一只白鸽
   传来了你的信息
   十.一 不再是
   飘飘的红旗
   
   面对一片天蓝的墨迹
   只想拉着那只握笔的手
   共登香山
   看那枫叶翩翩
   
    比刘荻小一岁时,我当了导游,借着陪德语游客之机游山玩水,大饱眼福和口福,口袋里装满了小费,但脑袋还是空空如也。笔记里多是如下的流水帐:八七年十月十八日 我的团二十人,在北京入境,然后到上海、无锡、南京、西安、成都、乐山、昆明、桂林、最后广州出境。
   
    还不到刘荻的年龄就在和母亲因我的婚姻大事闹矛盾。母亲嫌我的求婚者太美,没学位,不可靠。所以我的流水帐中记载着我那时唯一的思想: 八八年一月二十九日 妈妈认为十.一比-0强,因为他是研究生,可我觉得-0更象个大丈夫。文凭不代表人的真实学识,古时落榜的高才多的是,再说-0没机会考大学,但他好学向上爱才足以弥补一纸文凭。郎才女貌可以,女才郎貌难道就不可?
   
    尽管婚事受阻,但我是在-0的陪伴下过了22岁的生日。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刘荻也提及的裴多菲的名诗是我今生的指南。因为它,我在刘荻的年龄独自闯到了欧洲……
   
    人在德国却从电视上亲见中共是如何在“六四”屠杀和平的人民后,我才终于觉醒,开始思考儿女情之外的大事,还加入了应运而生的一个政治组织。但我很快就发现神灵比民主对我更有吸引力,我也更愿遵从西方神庙上的格言“认识你自己!”
   
    接下来的十多年我都在忙着认识我自己。直到去年海归,在国内的两个月目睹了中国的现状并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后,我才把笔锋对准中国的时事。
   
    就是说我比刘荻晚了十四年!
    “直言不讳的勇敢和百折不挠的真诚”,这句刘荻一直记着的话让我也同样过目不忘。
    想来她也象我一样记得先贤的教诲“天下兴旺匹夫有责”,她做到了,也为此身陷囹圄。
    但我相信中共逮捕一个刘荻,只会唤醒更多的良知!而我也终于开始大张旗鼓地在网上发表言论揭露中共假恶斗的本质。
   
   二零零三年首发
   二零一零年审阅
   

此文于2010年11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