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徐沛文集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今天是我第二次海归不成重回德国的第六周年纪念日。我是从零二年元月二十七日回到德国后才开始阅读《转法轮》并开始炼法轮功,一年后我才开始上网发表文章,开办文集。
   真正的诗人或作家就好比果树,他们的作品就是树上结的果实,无论形式如何,品质都是一样。
   五年下来,我发表的作品少说也有一百八十篇,虽然话题不同,但本质一样,都与中共及其党文化背道而驰,都在表达我作为鲁迅天敌的各种观点。我赞赏的公众人物也都与中共势不两立,他们要么身陷囹圄,比如清水君,要么流亡海外,比如袁红冰,而他们无一例外地支持法轮功。
   昨天,我把回敬袁红冰的新作发给《自由圣火》后,发现一个中共耗费民脂民膏运作的反法轮功网站也在污蔑袁红冰,所以,特意找来袁红冰于零五年发表的《为法轮功辩》,供读者辨别何祚休、司马南和方舟子等中共打手与辛灏年、袁红冰和我等的区别。
   

   袁红冰:为法轮功辩   2005年02月27日
   
   熟视无睹于中共暴政对法轮功的镇压,海内外一些自命清高的知识份子至今仍保持着沈默,他们为自己的沈默辩护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我们不参予政治”;“对于共产党和法轮功我们不偏不倚,因为,他们都搞政治。”
   
   不久前,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发表一份声明。声明中指控《九评共产党》是“反华文章”,指控法轮功是“反华的政治性反动组织”。 但是,这种指控是对事实真相的侮辱。
   
   从毛泽东时代的“政治挂帅”,到江泽民时代的“讲政治”,都在以国家恐怖主义的名义告诉中国人,搞政治是共产党才能拥有的特权。共产党的历史一直在向人们证明:政治就意味着通过一次又一次思想整肃和政治迫害,来摧残人性,毁灭文化,虐杀人命,毒害良知,剥夺人权;共产党已经使政治变成了一个充满血腥、阴谋、兽性的领域——政治就是罪恶。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普通民众,当然也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都被剥夺了“搞政治”的权利。因为,政治乃是共产党的特权,就像罪恶是共产党的特权一样。
   
   自1999年7月起,江泽民和共产党官僚集团,运用他们通过独裁权力攫取的政治资源和社会资源,为灭绝法轮功的信仰,展开了血腥的政治大迫害。江泽民在这场政治大迫害中所犯下的信仰灭绝罪和群体灭绝罪,天人共愤,其罪恶的严重程度,只有毛泽东、希特勒、斯大林、波尔布特、邓小平等少数几个独裁者可以相比。
   
   面对狂涛怒潮、山崩地裂般的政治大迫害,面对兽性的侮辱、逮捕、酷刑、虐杀和无耻的造谣中伤,法轮功学员意志如钢,顽强地坚守自己的信念。他们以和平方式对暴政的抗争,已经成为信念胜于强权的典范;他们不停地向世界讲述暴政的罪恶,就是在播撒信仰自由的种子。
   
   近年来,法轮功的宣示和行为表明,他们不仅在维护自己的信仰自由的权利,而且也在为其他受到暴政摧残的群体,争取基本人权。历史已经记住,在所谓江泽民时代后期,法轮功学员群体是中国维护人权、抗争暴政的中流砥柱。历史或许还会记住更多。
   
   中共官僚集团把法轮功学员以和平方式抗暴维权的行为指斥为“搞政治”。请问,难道对江泽民犯下的群体灭绝罪、信仰灭绝罪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才叫“不搞政治”吗?难道任由中共暴政肆意践踏人权、残害民众,而不敢发出一声呻吟,才叫“不搞政治”吗?难道面对中共宣传机器为掩盖罪恶而伪造的谎言,不敢讲出真相,才叫“不搞政治”吗?难道中国人都要如天生的贱民、奴隶一般,默默地接受中共暴政的欺压凌辱,才能摆脱“搞政治”的指控吗?
   
   天理昭昭,天理昭昭!孰是孰非,还需要回答吗?
   
   法轮功不是政治组织,而是修炼团体;法轮功没有搞政治。理由在于,迄今为止,法轮功学员的理念和实践表明:他们对国家权力没有兴趣,他们只是将中共暴政的邪恶告诉人类;他们对国家权力没有兴趣,他们只是争取一片容纳他们信仰自由的社会空间。
   
   当听到某些自命清高的知识份子表白说:“我们不搞政治。在共产党和法轮功之间,我们不反对谁,也不支援谁”——当我听到这种表白,总会感到无地自容的羞愧,为知识的堕落而羞愧。因为,这种表白只是伪善,而伪善下面掩盖的是自己内心的懦弱、奴性、自私,以及缺乏为正义申辩的勇气和侠义精神。请问这些自命清高者,当你看到一群暴徒正以兽性的方式摧残弱小的无辜者时,你是否也可以说:“我们谁也不反对,谁也不支持。因为,我们清高。”
   
   在此,我愿对不认同,或者反对法轮功理念的知识界人士进一言——让我们共同回顾伏尔泰那句值得流传千古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如果我们实践了这句话所蕴涵的理念,我们将得到历史的尊重。请不要忘记,当我们进入暮年时,我们的子孙或许会直视着我们的眼睛问:“在那一场残酷的政治大迫害过程中,你都做了什么――你难道只保持了可耻的沉默吗?”
   
   中国大使馆的声明把“九评共产党”称为“反华文章”,把法轮功称为“反华组织”。共产党把自己等同于中华民族,这更是无耻至极。且不论任何一个政治组织,都没有资格与承载着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并列,只就共产党对中华民族的背叛和残害而言,它便是只配跪在华夏祖先的灵位前叩首谢罪的千古罪人。
   
   在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之魂,出卖给以仇恨和暴力为原则的德国理论——马克思主义之后,在中共暴政的愚蠢和暴虐使数千万农民饿死之后;在残害虐杀了几百万知识份子之后;在将数百万坚守自己信仰的藏人摧残致死之后;在指使波尔布特杀死数百万柬埔寨人――其中包括大量华裔之后;在迫使数亿农民半个多世纪里一直处于三等公民的困境中之后;在制造了近亿农民工和下岗工人的穷困无助之后;在导演了连绵不断的社会悲剧和人性灾难之后;在培养出一个从堕落和厚颜无耻双重意义上,都堪称空前绝后的贪官污吏群体之后;在把社会财富,出卖给腐败的权力、肮脏的金钱,和堕落的知识结成的黑帮同盟之后――在做了所有这一切之后,在如此深刻地伤害了中华民族之后,共产党还敢把自己等同于中华民族,这难道不是无耻至极吗?
   
   历史和现实都已经胜于雄辩地证明:共产党,特别是共产党官僚集团,乃是中国的耻辱,乃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乃是万恶之源。
   
   勇敢地揭露中共暴政的罪恶,才是对中华民族最深挚的爱;终结中共暴政用以犯罪的政治权力,才能拯救中华民族;埋葬中共暴政,才能洗刷中国在共产党政治逻辑下蒙受的百年耻辱。
   
   千年易过,共产党政治权力的罪孽难消。
   http://www.kanzhongguo.com/news/86915.html

此文于2008年01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