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文集
·宏达: 陆文画像(文集代序)
·陆文:某警察浮沉录
·陆文:我眼中的联防队
·陆文:从偷听敌台到无界浏览
·陆文:我所在工厂是如何衰落的
·陆文:“民主选举”亲历记
·陆文:《沙家浜》中的胡传魁后来为何仇视新四军?
·陆文:关于朱镕基的点滴印象
·陆文:一座坟坑让出一间房(短篇小说)
·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陆文:生存垄断 (语言实验,短篇小说)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菲丽丝,昨夜裸聊你问我:纪念堂是不是夜郎先帝的皇陵?其神圣是否超过延安的宝塔和英雄纪念碑?当时,要紧饱览你的肉体,馋涎你的摄魂关节处,没闲心关心伟人的栖居和他的价值,今天跟你说一下。
    这个纪念堂嘛,可以说皇陵,又不能算皇陵。因为先皇仍是孤魂野鬼,至今没正式落葬,既没做“五七”,又没叫道士念经、和尚超度,仍然每天乘着升降机上上下下,一早从地下室升起来,给百姓瞻仰,晚上又回到地下室,等待第二天的重复。就像我们炒股乘电梯,上午涨了二三点,下午收市又回到了原地。当然,也可以形容他为红太阳,清晨升出地平线,黄昏又沉到了地底下。菲丽丝,我们夜郎讲究死人“入土为安”,可先皇崩殂三十年,仍然身不由己,每天像猢狲那样参加没完没了的演出(不知有没有节假日),作为他的子民,想到这里就觉得难受,这能不能以唐诗形容:“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呢?
    夜郎历朝帝王都葬在风水挺好的深山老林,不管秦始皇武则天,还是唐太宗朱元璋,我不晓得他们是由于知趣不愿扰民,还是担心棺材里的财富被人夺去,还是不希望别人打扰他的好梦。在我记忆里,从没有帝王两手空空躺在红尘之地,每天像他这样忙碌不休。

    好多年前,我曾花五角大洋寄存行李,进去观看他一次演出。他躺在水晶棺材里,鼓着肚皮,面色红润得很,就像小孩冻红的脸,比我还健康,要是他睁开眼睛,又是一个活脱脱的伟大舵手。可是我吃不准他究竟尸身还是蜡人。
    我把这事告诉了当装卸工的父亲。父亲很高兴,因为他也是老人家的粉丝,儿子终于代表他看到偶像了。他一生遗憾的是,没机会见到伟大领袖毛润之。他起先以为是沙蟹中的“顺子”,我告诉他是“滋润”的“润之”。他不相信,他说:只有“顺子”,做事才这么这么……我晓得他的意思是“摧枯拉朽”。我对“摧枯拉朽”深有体会,因为我尝过1960年的饥饿、1974年的扁担绑。打内战、杀地富、害右派、玩同僚、搂女人、饿农民、榨工人,亦表现了他摧枯拉朽的能力和狠劲。为“润之”还是“顺子”,父子俩争执了一个晚上,谁都没法说服谁。
    父亲见不到“润之”,只好从“最高指示”中获得安慰。有年冬天,滴水成冰,等待装卸的钢筋不小心打翻河里,装卸社领导亲临现场,朗诵老人家语录: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父亲热血沸腾,不用烈酒帮助,就赤着身子跳到了河里。父亲一边打捞钢筋,一边接受领导的检阅,成为他一生美好的回忆。他说,上岸发现皮肤毛孔里渗出了血珠,也不觉得痛、不觉得冷了。我岳父也是装卸工,也是老人家的粉丝,听他生前说,在最高指示的召唤下,冬天他也曾下河从河底里摸到了不少货物。光凭一个大饼、两根油条的能量,就可以完成一上午的装卸活儿。我插队乡下,政治队长见我看书肚饿吃半夜饭,也用最高指示教诲我:不要放开肚皮吃。农忙吃干,农闲吃稀,并且要辅以粗粮,比如山芋和青菜。他还希望我农闲“两顿坏”,就是上午十点吃一顿,下午四点再吃一顿,然后节省能源上床睡觉。每当我想回城偷懒,就不失时机教导: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
    老人家每天乘电梯终非长久之计,我有个想法,上策是回他的老家韶山,这既可以算是刘邦的“衣锦还乡”,又可以算是老人的“叶落归根”。中策是拆迁,找个就近的地方埋了,哪怕在他的水晶棺材里放些金银珠宝。老人家碧落黄泉,无法成为钉子户,想必拆迁没有困难。下策是继续乘电梯,不过演出要收费,而且要理直气壮收费,不要用包裹寄存费那种心照不宣的手段。要是门票五十元,估计收入十分可观,可以补助那些下岗职工和失地农民,让老人家发挥余热。菲丽丝,我脑筋里还有一个主意,假如打伟人品牌,将纪念堂包装上市,其收益恐怕要用亿来计算。这些收益用于公益事业,帮助儿童上学,让穷人进医院……让老人家永远为人民服务。
    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他的画像,其实也可以拿下来,换上别人以增加收入。那儿可以说是世上的黄金广告摊位。有钱人想上墙,名扬天下,每天支付一百万,最多三天,估计都要争先恐后。要是穷人妒忌,可以按身份证号自动对奖,幸运者星期天也可以上一次墙。让老人家离开那儿,避免日晒雨淋,增加朝廷收益,想必他不会有意见,这就是所谓的“见荣誉就让”。
    我的想法比较肤浅,菲丽丝,随便写出来给你看。有机会的话,也想对夜郎的权贵讲,谅他们不会见笑,说我小农经济,不从政治大局着眼。其实,淡化天安门广场的政治意义,不要像人的生殖器那样敏感,含冤负屈的草民就没有兴趣到那儿下跪、跳河、自焚了,天安门广场也用不着那么多的日夜巡逻的衙役了。
   
    江苏/陆文
    2008、1、6
   
   作者说明:
   书生提出创意,供朝廷选择批判;
   秀才设计笑料,以娱乐官吏草民。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08年01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