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TF:吴玉琴——《世界人权日》体验中国特色之“人权”]
贵州公民论坛
·贵州瓮安“6、28”骚乱案已经开庭
·张思之等九位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北京十老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胡锦涛的信
·贵州遵义老干部集体上书胡锦涛 举报贵州省人大副主任傅传耀
·希望之声:贵州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在贵阳启动
·快讯:贵州已启动第五届人权研讨会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一号)
·贵州民主人士赞《九评》促三退
·贵州人权研讨会义工廖双元吴玉琴被国保带走(图)
·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均未被释放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被国保非法拘押20多个小时后放回
·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收缴旗帜的荒唐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旗帜虽被夺走,斗志依然不衰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夏房开公司经理王毅
·恶劣的暴力强拆事件在贵阳再次发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再次遭到当局打压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陈西被警方带走一天未归
·贵阳当局封闭人权研讨会
·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被警方强行驱散
·贵州人权研讨会在贵阳黔旃珗@聚會被警方强行冲散
·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组诗)
·“世界人权日”前夕人权活跃人士遭当局非法羁押骚扰
·申有连:世界人权日已成为中国践踏人权日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贵州人权捍卫者就刘晓波“被审判”的声明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刘晓波受到审判的声明
·“非正常上访或被劳教”是架在访民头上的一把刀
·罪恶的偷袭强拆
·被践踏的生存权利
2010贵州民权活动
·全林志: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
·莫建剛:為了中國人的權利與尊嚴
·鹊巢鸠占——贵阳市市西路办事处再次违法
·贵州毕节刘俊春因上访被关押 (图)
·贵州关岭县“1·12”事件十问
·李志友:贵州警察杀人:不是谁的嘴大!就谁说了算的?/
·贵州警官张磊与上海民警马天民
·高智晟被迷路 贵州异见者谴责中共黑社会
·新世纪最牛行为科学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要求严惩无视生命的暴徒
·贵阳市红边门“11、27”暴力强拆事件后续情况报道 (图)
·贵州毕节黑恶官僚欺压百姓野蛮强拆作恶多端 (图)
·贵州毕节陈明云一家房屋遭黑恶官僚强拆生活陷入绝境
·在贵州两会间为儿伸冤的成阳娥老人
·贵州毕节刘世达一家血泪的控诉
·2010年贵州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速写
·贵州人权研讨会举行新春茶话会
·贵州民运人士向李洪志先生拜年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公安强行抓走关押(图)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关注系狱的人权捍卫者及亲属.为他(她)们献爱心
·分析人士呼吁关注中国妇女经济地位
·紫电;抗议贵阳花溪区派出所警察侵权骚扰行为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因上访被行政拘留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判劳教两年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民主人士出境 公安作梗拒发证件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贵州访民刘世达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贵州毕节刘俊春案明日开庭
·十年冤案无处伸?厂领导合谋迫害老工人!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贵阳公安局老干处干警凤天国淫人妻子并仗势欺人/鄢世诚
·贵州人权捍卫者清明祭奠马绵征烈士
·谁来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图)
·卢勇祥:贵州民主活动人士清明祭奠马绵珍遭围堵
·王 藏: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上)
·王 藏: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下)
·贵州民主人士谈“425事件”和平反迫害
·贵阳当局非法强拆,祖坟都不能幸免
·贵州异议人士黄燕明以绝食抗议警方非法拘禁
·“六四”临近,贵州多位人权捍卫者遭非法传唤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被国保非法拘押
·廖双元被国保非法剥夺自由超过24小时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六四」臨近,貴州多位人權捍衛者遭非法傳喚毆打
·贵州毕节访民刘俊春被起诉后的答辩状 (图)
·母亲为儿申冤15年难讨公道
·贵州人权研讨会筹备纪念“六四”活动遭打压
·吴玉琴 廖双元:强烈抗议贵阳公安骚扰我们的家人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图)
·强烈抗议贵阳警方为阻止纪念“六四”所采取的打压行为(图)
·贵阳当局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贵州廖双元于今日凌晨被国保带走
·贵州张重发今早被公安带走
·各地人士以不同的方式纪念六四
·吴玉琴:刻在心灵的烙印——“六四”21周年随想
·贵阳当局用各种手段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糜崇标:公安封网 还行凶
·打压民主异议人士已经凸现黑社会性质
·贵州作家声援异议作家力虹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为力虹踊跃捐款(图)
·“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的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F:吴玉琴——《世界人权日》体验中国特色之“人权”

   
    文章摘要: 我把这些象记流水帐一样的写出来,它情节的枯燥和无味绝对提不起读者的兴趣,可是由于我的文化水平实在是有限,使得许多旁枝细节我并不能完全准确地用语言表达出来。可是作为历史,我尽我之力如实地记录下这一天我的经历。当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随时都在宣扬"中国的人权是最好的"时候,这也是我亲自体验到的中国特色式的"人权"!
   
   
   

    發表時間:12/17/2007
   
   
    贵州民主异议人士从10月份起就酝酿着要在《世界人权日》这天召开的"贵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由于在贵阳国保支队的强力干扰下,研讨会的内容以其一种别具一格的方式,在国保人员全方位的监控下,贵州民主异议人士冲破重重阻力,根据研讨会上大家达成的共识:"如果警方亲临研讨会现场,我们大家一定要保持对国保人员为执行公务的理解,任何人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能与国保人员发生冲突。冷静、理性、用漫步、沉默的方式纪念《世界人权日》。对于人权的思考和看法,我们可以用写文章的方式发在网上,作为我们在人权研讨会上发言的内容,以此表达我们对人权的诉求和渴望!"
   
    早在"贵州首届人权研讨会"召开之时,警方的近距离监控,已经让我们大家习以为常。由于当时国保人员也能理性的看待"人权研讨会",双方之间除了中途国保支队负责人找陈西先生谈话两次外,其它人并未亲自接触。应该说"贵州第二届人权研讨会"是在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下召开的,尽管当时国保负责人也曾打个招呼,但却未采取什么过激的举动。当时我们大家就曾相互交流说:"随着国际社会对各国人民人权的重视,中国政府领导人同样也会审时度势。说不一定"贵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我们大家与国保人员就能共聚一室,共同研讨人权对国民的重要性。能正确的理解公平合理地维护每一个人的天赋人权是一个政府实施保障和尊重人权必不可少的首要条件,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人权对于我们大家才能具有真正实质性的意义!"
   
    可是,事与愿违,"贵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从12月初开始,基本上多数民主异议人士都受到了国保人员的亲自打招呼和警告。目的就是此届"人权研讨会",警方是严厉禁止召开的,不论是在某家里,还是在公园以及任何公共场所都一律禁止。在此强权的高压下,我们此次"人权研讨会"就只能用另一种方式举 行了。
   
    《世界人权日》这天,尽管季节已进入了寒冬,可晴朗的天气却让我们感受到了春的气息。也许老天爷也要在这天眷顾善良的人们,在非常艰辛的环境下为争取人类天赋人权应该得到的尊重和保障所进行的一切善举,大发慈悲的给了我们一个特好的天气。才使我们不至于在国保人员四面监控的强权威慑下感觉到恐怖。必定晴朗的天气带给我们的感觉是一切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
   
    12月10日清晨7、30分,家中电话铃声响,接听到的是甘肃省的民主党人王凤山先生打来的电话,说他已到了贵阳的甲秀楼。丈夫马上对他说,让他站着别动,一会就去接他。洗漱完,丈夫匆匆忙忙的就去接王凤山先生去了。9、10分剧烈的拍门声响,一问,是社区主任亲自上门,理由是找廖双元今天去社区办医保。我拒绝开门,因为我知道一旦让她们进来,我将再也无法去参加"人权研讨会"了。叫不开门,她们只好离去。谁知不到5分钟,拍门声再一次响起,这一次是派出所管段民警,也是说要廖双元到派出所去谈一些情况。我对他们说,廖双元不在家,再一次的拒绝开门。9、30分我出门,一下楼,派出所管段民警向我迎面走来,他问我今天要到什么地方去,我告诉他说,我要到河浜公园去,他拉我说让我走慢一点,我说我必须走快一点,因为时间已经晚了,我希望他别对我拉拉扯扯的,他也没有再坚持,就这样,我身后跟着两人一路来到了公园门口。还未进公园,双元要我带进去的几名维权人士都已到了公园的门口,我对其中的一名张大姐说:"你们跟着我走,我的身后跟着的有国保的人。"这样,他(她)们就跟在了我的后面。一上完公园大门的台阶,国保负责人李某就对着我说:"你今天到河浜公园来干什么?"为怕他阻拦,我谎称说:"我来早锻炼。"他说:"你不是在黔灵山早锻炼吗?怎么今天又到这里来了,一个女同志,不知来凑什么热闹?"我不理,径直的走进了公园。国保负责人也没有再作任何的干涉。10点正,我准时到达河浜公园"图腾柱"前,根据此次"人权研讨会"大家达成的共识,"哪怕只有一个人,我们也要在"图腾柱"前漫步,用沉默的方式纪念《世界人权日》。"当我在"图腾柱"前站定之后,心里如释重负,我总算平安的来到了目的地。再加上随着我进来的4名维权人士,我们就有5人到了。这时,陶玉平先生也来到了,我们打过招呼还未交谈,国保总负责人贾某就来到了我的身边。他直截了当的就说:"陈西搞"人权研讨会"就是炒作,不然怎么发文用"国际人权研讨会"这么大的招牌?"我说:"《国际人权日》这天用"国际人权研讨会"这个招牌也不算过。作为人权,我相信决不仅仅是我们需要,你们也同样的需要。何苦要如此相逼。你说陈西炒作,我认为你们调动如此多的警务人员来近距离的监控、跟踪我们,你们的炒作嫌疑更大。而在第一届、第二届"人权研讨会"召开之时,你们没有如此强大的阵式,我们也没有干出什么让你们难以饶恕,而使得你们在这一届"人权研讨会"时采取如此大动干戈的行动!这不明显着是你们要炒作此次"人权研讨会"吗?
   
    这时,其它的民运同仁也相继的来到了"图腾柱"前,国保人员就分别与之谈话,其中有被强制以谈话为名强行带回家的,有被软硬兼施劝说回家的,有被在外面强行不准进入的。但我们始终能有一、二十人坚守在"图腾柱"周围。中途我们曾经一度找不着黄燕明先生了,急忙用电话联系,原来也是被几个国保人员相约到一边谈话,希望他离开现场。由于黄燕明的坚持,国保人员并未强行带他离开。陈西先生在派出所的一个李姓警官的亲自监控下也曾到现场一会儿,但没多久就在国保负责人的要求下离开。我去与国保负责人交涉,他说陈西是在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内,所以要他离开。5、30分,由于中途王凤山先生曾经给我打来一电话,说他就在我家里。我为了赶回家给王凤山先生做饭吃,就与大家商量,我将不去与大家吃饭了,我回去做饭给王凤山先生吃 。张大姐与我一同离开,出了公园大门我与大姐分手后,匆匆忙忙的我就往家里赶。谁知,当我走到半路时,我就发现两名国保人员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心想,我去参加"人权研讨会 ",你们跟踪我还情有可原,可是如今我是回家,为什么你们还要这样近距离的跟着我?我也曾试图摆脱他们的跟踪,无奈始终摆脱不了,干脆站下来,哪料两个大男人虎视眈眈看着我,就是不肯离去。想着"大官好见,小鬼难缠",我干脆主动上前去对这两人说:"我不用你们跟我,我跟你们去!"谁知这样却惹恼了其中的一个男子,他摆出一个流氓的架式,嘴里老子翻天的就开黄腔了,当他咬牙切齿的就要对我行凶时,丈夫的一个董姓朋友突然从天而降,"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朋友发出的声音使得这个凶相毕露的男子一下子把脸放了下来,而我也从要被打的恐惧中解脱了出来。这时其中另一个跟踪的男子走上前来语气和蔼的解释说:"其实我们就是要看你是否回家?没有其它的意思。"我说:"我不回家,我能到哪里去?"这样在他们的护送下,我回到了家中。一进家,王凤山先生并未在,正不知该怎样找到他时,电话响,一接是丈夫打来的,他说国保人员要请他吃饭,我一听就说:"他们要请就一并请,你告诉我在什么地方,我来与你们一道。"当丈夫告诉我他所在的位置之后,我不顾守着我的两人是如何跟着,急急忙忙的就跑去与丈夫会合了。见了跟着丈夫的国保人员是一个年青人,想着他们的这一天也是够辛苦的了,知道他们的目的就是看着我们回家,这样我们就一同来到了我家的楼下,我要求他们止步,我和双元就上楼进家了。这时我问双元王凤山先生的下落,他说由于他被监控得实在是难以摆脱,就请莫建刚先生带王凤山先生去吃饭了。
   
    这时我们两人就随便做了点吃的,刚吃完,莫建刚先生打电话来说,他与王凤山先生吃完饭后,打车让王回去休息。可是当车子一启动,几辆警车就尾随而去。而他又不知王凤山先生将宿于何处?所以才打电话给我们一同想办法,随同他来的还有张重发先生。这样我们4人在两个国保人员的陪同下,就找到了双元为王凤山先生住宿而定下的旅社,一到旅社外面,就看见3部警车停在旅社门口,我与双元来不及细想,就立刻进到里面,一打听,王凤山先生并未回来。出来与莫建刚、张重发一说,大家一致认为王凤山先生被国保抓走了。这时我向跟着我们的国保人员说,希望他给他们的领导说,放了王凤山先生,因为他今天并没有到现场去参加"人权研讨会",这个国保人员走离了我们几步之后打了电话,说什么我们无从知晓。我也用双元的手机给国保总负责人贾某打了电话,希望他能放了王凤山先生,可是他却在电话里声称,他不认识这个人之后挂了电话。至此,王凤山先生被抓已成为事实。我们无法,只好在网上发出了王凤山先生被国保抓走的情况。之后张重发、莫建刚先后各自回到了家中,我与双元在两名国保人员的亲自护送下近晚上12点钟才到家。
   
    我把这些象记流水帐一样的写出来,它情节的枯燥和无味绝对提不起读者的兴趣,可是由于我的文化水平实在是有限,使得许多旁枝细节我并不能完全准确地用语言表达出来。可是作为历史,我尽我之力如实地记录下这一天我的经历。当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随时都在宣扬"中国的人权是最好的"时候,这也是我亲自体验到的中国特色式的"人权"!可是我坚信,社会的发展将不已人的意志为转移,总有一天,觉醒的人们一定能够冲破强加在他们头上的桎梏,为争取自己的天赋人权而不畏任何强权威胁的人们将会越来越多。那时,回想今天,我们这些人在中国大地上为争取人的天赋人权所进行的努力,将会成为中国政府漠视人权、践踏人权的见证!
   
    2007年12月15日于贵阳
   
   
    转自《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