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垃圾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垃圾论

   垃圾论

   

   一

   这是一个垃圾时代。如枭诗所指出的:架上堆满垃圾书籍,纸上爬满垃圾思想,街上流着垃圾爱情,脸上浮着垃圾友谊。台下挤着台上炫着、网上疯着云间狂着、江湖上笑傲着的,基本都是垃圾。

   

   几千年的垃圾,最脏最臭最烂的垃圾,不约而同醒来集中到这个时代来了。垃圾们,从潮湿黑暗的古洞穴从蛆虫成群的腐尸堆,一串一串钻出来,一股一股爬上来,一团一团飘起来,一批一批抖起来,一帮一帮火起来,一代一代派起来。

   

   派头十足的垃圾们,占领了讲台,占领了戏台,占领了舞台,占领了炮台,占领了电视台,占领了钓鱼台,垃圾们强强联合荣华富贵,拍马吹牛翻云覆雨,

   作威作福耀武扬威。垃圾们为官为商为学为文,垃圾们成股成堆成团成派,垃圾了食品,垃圾了文化,垃圾了思想,垃圾了科技,垃圾了政治,垃圾了学术、主义,垃圾了理论、理想,垃圾了一切一切,把时代变成了一个垃圾时代,把中国化成了一个垃圾大国。

   

   东南西北,上下左右,货多垃圾,人亦垃圾,把精美的包装打开,把堂皇的冠冕剥去,除了垃圾,还是垃圾。任不寐写过《灾民论》,情感、思想、文化、道德等方面的贫民灾民,都可以划归垃圾范畴。可笑可怜的是,越是垃圾,越容易得到人们的尊崇-----世人都喜欢把垃圾当作珍宝。

   

   二

   思想垃圾特别多。

   

   前不久发出《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希望了解一下,海内外自由民主人士及知识分子中有多少拥儒、支儒者,他们思想取向如何,以便更好地振兴发展中华文化,同时供有关人士交流、交友作参考,也可供有关组织作为决策参考。数日来,收到回帖及电邮“不完全答案”数以千计。

   

   本来早有心理准备,预料短期内难得见到水平较高的答案,但翻阅大量答复,仍然出我意料:太多似是而非的混扯,太多牛头不对马嘴的乱扯,太多盲人骑瞎马的瞎扯,太多笑傲酱糊的胡扯!

   

   不论是反儒派众还是拥儒派,对儒家的了解和理解几乎百分之百是肤浅的。反儒派中,不论是极端、全面、绝对地反还是温和、局部、相对地反,都是希里糊涂、颠三倒四的反;拥儒派中,不论是极端、全面、绝对地拥还是温和、局部、相对地拥,都是离题万里、“莫名其妙”、的拥!

   

   数以千计的回答中,反儒意见不值得驳斥、支儒思想也不值得“认真”。不论支持还是反对,多属鸡鸣犬吠鸦鸣雀噪,除了让人进一步认识这个时代的文化荒芜,几乎没有任何思想学术价值!

   

   反儒是把珍宝当作垃圾,支儒者人云亦云,其实不了解儒家不懂儒家好在何处,也是把珍宝当作垃圾。

   

   三

   道德层面的垃圾也一样多,玩人的政客,玩世的伪人,玩文的文人,都属于这类垃圾。玩弄文字,是文人无行最集中又最恶劣表现。玩弄文字,比玩弄感情更为下流,玩弄感情,受害者是少数傻女人;玩弄文字,则受害者涉及无数读者-----把所有读者都当傻瓜愚弄了!老枭就曾被一个变态老才子、“网络大名家”恶狠狠地玩弄忽悠了一把,至今偶尔忆及,依然恶心欲呕。

   

   道德垃圾危害特别大。这种垃圾不论置身什么阵营、打着什么旗帜,都是一种精神污染,一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负面阴性的力量,既使因种种原因投入民运也不例外。正如袁红冰在一文中严峻指出的:

   

   大大小小民运领袖低俗甚至恶劣的人格,强烈地腐蚀着人们对民主运动的信心。背信弃义、阴险诡诈、鼠肚鸡肠、嫉贤妒能、勾心斗角、争名窃利、抢权夺势、首鼠两端等等人性最不堪之丑态…。野心人格进入民运,无论对于野心人格自身,还是民运,都意味着悲剧。这类人格的存在和活动所彰显出的肮脏、卑鄙、低俗的人性,令民运不断丧失原有的群众基础,并且没有吸引新的力量加入的人格魅力。(引用大意。详见袁红冰《对海外民运的冷峻审视》)

   

   袁红冰所批评的是海外民运,其实国内知识界及自由派,低俗甚至恶劣的垃圾人格,何尝不是在所多有?

   

   四

   辨识垃圾,是需要一定的眼光的。把垃圾当作珍宝的人,不仅眼光垃圾而已。辨识物质的垃圾比较容易,分辨思想、文化方面的垃圾不太容易。辨别人群中的垃圾很不容易,对眼光的要求越来越高,眼光的高度往往代表了心性的高度。

   

   有的人文字很垃圾但思想不垃圾,有的人思想很垃圾但人品不垃圾,有的人则文字、思想和品质都很垃圾,有的是百分之百的垃圾,有的垃圾不乏可取之处,诸如此类,如何详审分辨,对眼光和心性的要求就更高了。

   

   佛教有肉眼、天眼、慧眼、法眼和佛眼等五眼之说:指的是从凡夫至佛位,对于事物现象终始本末的考察功能。修行的层次越高,眼作用的范围越广。佛眼,具足前面四种眼的所有功能,无不见知,乃至无事不知不闻,闻见互用,无所思惟,一切皆见,乃是智慧的全体,大圆镜智的本身,又称为大圆觉、无上菩提。

   

   绝大多数人别说天眼、慧眼、法眼和佛眼了,就是肉眼,也是茫而盲的。这种人对于思想、文化、道德的认识能力,对于善恶真伪美丑优劣的判别能力都极低下。很多人朝朝暮暮与垃圾相处也不知道对方是垃圾,一辈子生活在垃圾堆里还自以为在珍宝堆呢。

   

   五

   当然,总有少数有能力辨识垃圾的枭眼。辨人识人,说难很难,说容易也很容易。

   

   孔子曾说过:“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人焉瘦哉?”其实多数时候用不着那么麻烦。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叟哉!”(《孟子-离娄上》)有机会见面者可以观其眸子,对于普通网民观其言足矣。

   

   至于老枭,对大多数人根本用不着接触,既用不着观其行也用不着多听其言,一言足以知道其人垃不垃圾了。“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以此类推,一言以为善,一言以为不善;一言以为真,一言以为不真;一言以为优,一言以为不优。

   

   例如有人说:“还真有人把道德当回事”。凭这一句话,足以断定其人是个学问无头、品德无根、内心一片荒芜的人;用不着深入了解,即可知道其人既不知道德的重要,也不会接受道德的约束,既不认识古今中外的英豪圣贤,也不认识自己的本性。这种人不论拥有什么头衔、名头和来头,都是不值得认识和交往的。枭眼之厉害,有枭诗《东海大印》为证。诗曰:

   

   说垃圾就必是垃圾/既使看起来似珠玑/说宝玉就必是宝玉/既使看上去象顽石。说黑的就必是黑的/比如欲火/俗眼只见其红/我见到的是沉沉的黑。说红的就必是红的/比如煤炭/世人只见其黑/我见到的是艳艳的红。说什么就是什么/说怎样就必怎样/我的话字字句句/落地生根飞天成星。枭言就是大印/印物印人印地印天/世出世间一切/皆由我印定。

   

   六

   有能力辨识垃圾的人,对待垃圾主要有三种态度。

   

   一是“见到垃圾绕道走”。这是普遍的态度;二是“甘做垃圾清理工”,如我在《甘做垃圾清理工》一文中所指出的:见到垃圾绕道走,固然“自有儒者的高傲气象”,但面对学术垃圾化、道德垃圾化、世界垃圾化的趋势,甘做垃圾清理工,亦是拨乱反正弘儒卫道的一番热心肠。破也是立,破中有立,破歪理也是对正学的一种宣扬。当年佛祖说法四十九年,破了多少外道的邪说歪理,某种意义上说做的就是思想清洁工、垃圾清理工的工作。

   

   三是“把垃圾当作珍宝”。世人把垃圾当作珍宝,是愚昧无知。有能力辨识垃圾者把垃圾当作潜在的珍宝,则是一种慈悲的大发和德智的浑全,知道垃圾中有珍宝,某些垃圾本身就是珍宝。之所以垃圾,是本质受到障蔽或者放错了位置。只要找到本具的原质、合适的位置,垃圾就有机会变回珍宝。

   

   目前,对于思想、文化、道德等不同层面的垃圾,老枭因垃圾而制宜,分别采取不同的态度,能化则化,能扫则扫,一时化不动扫不掉的则绕开。对于思想、文化垃圾,以扫为主,对于智力、品德方面的垃圾人,以绕为主,极少数垃圾度还不高、还可以救药的则争取转而化之-----当然是通过文字和网络的、远距离的。

   

   七

   原则上,所有人都潜具良知,所有垃圾都可以成为珍宝,就象所有畜生饿鬼都可以成佛一样,就象庄子所说“道在屎尿”。没有垃圾是绝对的,屎尿用对了就是肥料和营养(另外,既使是垃圾人,只要是人类,其人格就应得到法律和社会的尊重,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兹不详论)。

   

   垃圾之所以未能转化、未能成为有益的东西和可贵的珍宝,有垃圾自身“不争气”的原故,有外在环境太坏、机缘未熟等各种原因,也有当代文化人包括老枭的责任:是我德望有限、力量不足、努力不够之故。

   

   曾有诗句:世道难言吾有愧。友人不解,世道不好,你愧什么?不知政治、社会出了问题,大文化人难以卸责。王心斋每论世道便谓自家有愧,然也然也。不能及早发现和辨识垃圾,文化人有责任,不能随机扫除和转化垃圾,文化人也有责任。容我努力有努力!谨化用佛教四弘誓愿曰:

   

   垃圾无边誓愿扫,龌龊无尽誓愿化,儒门无量誓愿开,仁道无上誓愿成!

   2008-1-27东海一枭

   2008-1-30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