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东海答客难(407---415)

   

   407少林:这个“有待”也许就是你与我们的区别,可能也是你的儒学与现在民运及马克思主义的区别;你只是像白鹭一样的蜷起条腿眯缝着眼的耐心等待机缘,可我们是在创造机缘,制造机缘。

   东海老人答:

   少林之言,是针对枭文《我能造个新中国》中这段话的:东海之道就是我本心的外化,我说:打点小油算什么?本心深处智慧多。救人度世新造命,它能造个新中国!这个“造个新中国”的理想肯定可以实现,但有待于各种机缘的成熟,有一定的时间性,能否在我这一生实现,殊难逆料。尽人事而听天命,如此而已。

   

   如果说听天命是“等待机缘”,尽人事就是“创造机缘,制造机缘”。听天命是以尽人事为前提的。等待机缘与创造机缘不仅不矛盾,而且相辅相成。

   

   孔子孜孜地舌耕不止、栖栖皇皇地周游列囯,老枭勤勤地笔耕不懈、恳恳切切地周游诸网,都是尽心尽性尽人事的一种表现,都是“创造机缘,制造机缘”的一种努力。2008-1-27

   

   

   408雨儿亭:我不同意人与道同尊.虽然,人的本性可能是道体在宇宙中最圆满的呈现。因为道德经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里,人,地,天,道,虽然是四大,但是也有顺序.人最低.再者,以何为本,主要是解决出现状况的时候,弃谁保谁的问题.其实,先生认为"人与道同尊"就是因为以仁以人为本的缘故.想想看,是不是?事实如此吗?人是能脱离天还是脱离地呢?天地没有人照样存在,人没有天地能成吗?所以,不管如何,只要以仁以人为本,就会出现这样的引导,在人类发展的过程中,重人为轻自然,重礼轻法,这是乱之源,毁灭之途.

   东海老人答:

   人与道同尊是原则,就象佛教的众生平等是就佛性而言一样,众生因业力和果报不同,在相位上众生依然有生老病死以及八苦的不等。

   

   儒家的仁是彻上彻下的,在天为道,在人为性,在身为心。以仁为本,就是以道为本。儒家的礼法,皆扎根于仁。儒家亲亲仁民爱物,仁爱之心有序而无局限,重人为而不轻自然,重礼而不轻法,何谈乱之源毁灭之途?胡说九道。2008-1-27

   

   

   409两兄:我觉得,出书不出书并不关键。儒,要有力量,正如阁下,象是文明的发动机,本身高精尖,又有煽活力,能吸引一方,能摆平一大片。如果能有五百个到一千个如此的大儒,则中国会一片明亮。

   东海老人答:

   我说“我觉得枭书还是不要急着正式出版为好”,是就国外而言。在国外,出不出,何时出,无所谓。国内就不一样了,出书不出书非常关键。这涉及到言论自由度的高低,更直接关系到东海之儒的兴衰。

   

   儒家有力量,我有力量,那是真理的力量、仁义的力量、先进文化的力量。而这种“本身高精尖”的力量只有通过一定的渠道和媒介体现出来,才能“吸引一方,摆平一大片”。网络是一个媒介,但远远不够,何况网络也不自由,枭声在网络上受到重重限制封锁。

   

   如果中国大陆有言论自由,我相信,一枭会唤醒千枭万枭,“中国会一片明亮”,不然,大儒最多,重封密锁起来,何以发光?2008-1-24

   

   

   410江右敢当:支持!全中国的男人变成真正的男人,中国民主早就实现了!看《华丽的假期》那些真正的男人就知道民主是怎么来的!!(《呼唤烈士情怀,反对利己主义》)

   东海老人答:

   全中国有千分之一真男人就够了。

   戓者,省部级以上有十分之一真儒就够了。

   又戓者,中常委有九分之一大儒也够了。2008-1-15

   

   

   411用壮:阿枭, 今天的中国, 就是一个病人, 不可以进甘脆, 须得药石交攻, 刀枪并举, 才可有一线生机。梁惠王不喜欢听孔孟之道而喜欢齐桓晋文之事, 是聪明的(回答《儒家的爱怎么做》)。

   东海老人答:

   道,不可须臾离者也,可离非道也。仁,就是人生社会和政治之常道,是最根本的原则。悖离了这一原则,人就会成为非人,道德就会失范,政治就会失常。医生用药也一样,不论是进甘脆还是药石交攻,都不能违仁。

   

   儒家自有威严:重视刑法、不讳刀枪、不绝对反对武力,但这一切都必须以民为本、以仁为本,以饶益苍生、裨益社会为出发点。

   

   梁惠王或许是聪明的,却不是智慧的。2008-1-13

   

   

   412叶震:东海先生:晚辈觉得此文立意甚好,尤其您最后说「儒家的爱就是如此切实昭著,适世宜人。」实在很棒啊!不过,晚辈愚见,唯「中共当年拼命宣传大公无私,果然把中国弄成了个禽兽世界,乃不得不佩服孟子的先见之明也。」一语,能否做为论证孟子语,恐有争议嫌疑。私想,此话背后当有个更细致梳理的脉络,不知先生以为然否?

   东海老人答:

   我说孟子反对大公无私,有“先见之明”,当然是有依据的。 “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君无父,是禽兽也。”(《孟子-滕文公下》)这里,墨子与杨朱都被孟子骂为“禽兽”。杨墨两派思想,两个极端,完全相反,但都受到儒家的排斥,孟子的抨击。我在《谁知墨子不知义,岂有杨家肯拔毛?---与秦晖先生商榷》中指出:

   

   墨子利他,主张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牺牲自我以利别人,对陌生人与亲人一视同仁,是利他的极端;杨朱主张“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不关心他人,不讲社会责任感,不愿为他人为社会作出任何微小的牺牲,是利己的极至。一派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大公无私,有仁无义(墨派对陌生人的爱与对父亲的爱等同,结果是把父亲等同于陌生人。仁固仁矣,却大不义。南怀瑾说墨家重义,错了。义者宜也。墨子知仁不知义,才受到孟子痛击的);一派是专门利己毫不利人,大私无公,无仁无义。

   

   杨朱是“轻物重生”的极端,墨家是“舍己为人、大公无私”的极端,故“兼说”之说陈义太高,施之天下,流弊无穷(想想无产阶级道德、共产主义事业吧)。儒家中庸中道,有仁有义,利已利他,适宜合度,不极端,不“主义”。排杨批墨,理所当然。

   

   大公无私不是不高尚,墨子学说不是不道德,而是过头了,过犹不及啊。我早已指出:一种学说根柢处的丝毫偏差,在实践过程中就会影响悬殊甚至产生严重后果。要汲长摄优,首先要析微辨精,明其短劣之所在,才不致受到误导,才能够“借鉴使用”。在这方面,学者当具一双明察秋毫的鹰眼,来不得半点马虎。2008-1-12

   

   

   413东海之友:一些民运人士,口头上天花乱坠,一个个象个人物,却经不起一点考验。为了一些眼前蝇头微利,甚至虚名虚利,互相之间就争得头破血流、丑态百出。听说你也争得了顶总统之冠?

   东海老人答:

   所说的民运圈中的一些现象确实存在,是一些人德智不足的表现。德不足,难以服众,智不足,不能自知。强争乱夺,互相之间就难兔头破血流、丑态百出,最终受害的不仅是“一些人”,更是民运事业。此乃民运阵营反儒主义、利己主义、性恶论等思想泛滥的恶果。

   

   关于“总统之冠”,我在《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已有说明,不赘。2007-12-31

   

   

   414方应看:纯属胡说八道。中国未实现民主,主要原因就是中共当局的暴力打击。民主人士从来没停止过争取民主的活动,从八九民运,到九八民主党组党,到“取消收容”,到“维权”形式的民主运动..

   至于所谓的“多数民主自由人士思想无体...言行颠三倒四虚”不知道具体指哪些人?我认为很多人根本不算民运人士。真正的民运人士屈指可数。魏京生,王丹等长期坐牢的毫无疑问是真正的民运人士。虽然他们也不是永远光荣正确。

   东海老人答:

   方言(方应看所言)是针对枭文《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中这段话的:很多人习惯于把民运深陷困境的原因一古脑儿归向中共的凶恶,不仅幼稚,而且不负责任。中国民主之路挫折多多,原因很多,是综合性的,但“指导思想”、文化立场出了大偏,多数民主自由人士思想无体、文化无本、道德无根,言行颠三倒四虚骄荒谬,实属要因之一。

   

   方应看认为真正的民运人士屈指可数,那些“思想无体、文化无本、道德无根,言行颠三倒四虚骄荒谬”者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而我是把所有具有民主追求、从事民运工作或自称为民运人士者,不论动机品质,都视为民运人士的。这是定义的不同。我写得很清楚,本文的批评对象是“思想无体、文化无本、道德无根,言行颠三倒四虚骄荒谬”者,并非“魏京生,王丹等长期坐牢的真正的民运人士”。

   

   枭文不否认“中国未实现民主,主要原因就是中共当局的暴力打击。”而是认为这不是导致民运困境唯一原因,民运人士自身的问题,也值得重视和反思。文章题为《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重心和主旨当然是分析民运自身问题,没必要面面俱到。2008-1-13

   

   

   415科学民主:你自己已经声明,自己不是民运,最多是民主同路人,又jjyy来对民运指手画脚,说明你自己的个人道德底下,还玩道德建设?你首鼠两端,在民主专制2边大量拿稿费,确实也有个别其他人在民主专制2边拿稿费的,但是人家起码不吭声,你却还大言不惭jjyy大谈道德建设,可笑不可笑?

   东海老人答:

   民运不是少数人的专营,我即使仅仅为民主同路人,也有权利追求或者“指手画脚”,这如果与道德有关,那恰是一种社会责任感的表现。而“你自己已经声明,自己不是民运,最多是民主同路人”是恶意歪曲。拙文《身系千秋文化脉》,副题为: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原话是:

   

   “我追求民主呼唤自由,是因为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它们是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当务之急。它们是我心目中的金子,但含金量还远远没有高到让我可以视之为最大追求、最高价值、最美理想或者终极真理的地步。…一旦制度问题得到较为妥善的解决,我势必与多数民主派分道扬剽!那时,经济、科技、教育、发展诸问题,尤其是文化问题将凶猛凸现,“以文化人”的工作就成为至关重要,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就到了大显身手的时候。”

   

   “在民主专制2边大量拿稿费”?请拿出证据来!

   

   怎么写、写什么,是我的事;别人怎么对我,用不用枭文,付不付我稿费,都是别人的事。我作为一个文化人,只对自已的文字和文字中表达的思想观点负责,不能为别人的行为负责。只要不干涉我的思想自由、不影响我的人格独立,“专制”能用枭文,付我稿费,我求之不得----那说明“专制”纵然还是“专制”,却正在加速文明化、民主化。果真如此的话,难道你不欢迎?2008-1-12

   民主论坛 上载:[2008-01-27] 修订:[2008-01-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