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士心一立胜金刚!]
东海一枭(余樟法)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士心一立胜金刚!

   士心一立胜金刚!

    ---与卢汤商榷

   

   一

   曾“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指出卢汤君对汪精卫“横看象汉奸,竖看象爱国者!”之评价,是庸俗化、乡愿式的强行折中,并非中庸之道。在原则性问题上,是则是,非则非,不可模棱两可。具体到汪精卫,人格上汉奸就是汉奸,爱国者就是爱国者,善与恶不可折中也无法折中。

   

   卢汤复发《集汉奸与爱国者于一身》一文,认为汪氏夫妇强大外力压迫之下造成人格分裂,造成双重性人格(“汪、陈夫妇原本可以有完美的人格,但是,日本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把他们的人格炸裂了,成了双重性人格,他们一半是汉奸人格,入了地狱,一半是爱国人格,上了天堂。” )并认为自己这样分析才合乎中庸之道。

   

   这更加混扯了。在事上迹上,在现象形式和思想认识上,难免见仁见智。所观察的角度不同,所依据的事实有异,“横看象汉奸,竖看象爱国者!”勉强还说得过去,但论及道德层面依然这么非黑即白模棱两可,大不如理大不宜。

   

   二

   说汉奸人格与爱国人格统一在汪精卫那样的人物身上,就象说一个人既是仁者又是恶棍一样矛盾,又象说水与火统一在同一个容器里一样荒谬(佛教认为,水火的性质在如来藏里是周遍圆融的,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

   

   人格分裂是一种很“粗俗低陋”的精神疾病,多发于畏首畏尾、自私自利、对人冷漠的市民市侩和普通知识人身上,多发于那些缺乏深刻或生动的情感体验更缺乏道德修养者身上。这类病菌很难感染立定了“士心”(志)的仁者义士。

   

   孔子曰:“吾年十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论语为政》)这是孔子描述过他一生的心路历程,或曰智慧道德发展轨迹的的一段名言。其中“三十而立”,立什么?立志。志者士心也。那可不是现代人所“立”的小人之心、名利之心、富贵享乐之心、称“王”称霸之心,也不仅仅是“年十五而志于学”的求学之心。那是向道之心,行仁取义之心。

   

   这种心一立定,就不会再变。南怀瑾《论语别裁》说:立就是不动,做人做事处世的道理不变了,确定了,这个人生非走这个路子不可。李泽厚《论语今读》把“三十而立”翻译成白话文“三十岁建立起自我”,他说:三十而立,有人强调与“立于礼”有关,是指人从六岁习礼到三十岁才算完全掌握熟练,但后世注疏多不拘泥于学礼,而泛指人格的成熟,更佳。”

   

   包括畜生饿鬼在内的众生可以修炼成佛,但佛不会退转为畜生饿鬼。《大佛顶首楞严经》中,富楼那怀疑佛果有终,因问佛说:若众生本具之本妙觉明,与佛所证之妙空明觉,无二无别,在圣不增,在凡不减,那么,众生能成佛,佛会不会复再变为众生?佛告诉富楼那:如果有人迷失方向惑南为北之时,忽有明辨方向之人告诉他正确方向,此人还会迷失方向吗?当然不会了。如来也是这样,断惑证真之后,更不生迷。又如金子出矿之后,不会再退转为矿石。

   

   同样道理,人是会变的,但“变”之有道,不可能乱变一通。人人皆可以为尧舜,为圣人,但尧舜和圣人无论怎么变,都不会变成小市民人格,更不会变成骗子恶棍。这是良知的内在制约所致。

   

   三

   汪精卫之志,行仁取义之志也,汪精卫之心,士心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佛心也。

   

   拥有这种心志的人,既使被天下后世错看误会,也不排除会好心办错事、正心走错路,但其一切言行的动机和出发点,绝对不会是一己私利,其人格绝对高峻如山岳、坚定胜金刚,与汉奸人格绝缘,与人格分裂之类疾患绝缘!

   

   我在《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中指出:

   

   如果只是少年时接受传统文化道德教育和陆游陶潜王阳明的洗礼,说明不了什么;如果只是青年时敢于“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可能是激于一时义愤,出于一时冲动,功成名就之后,可能堕落变坏;如果只是写得一手悲歌慷慨又沉郁低回的好诗,诗品不易证明人品,笔下忧民忧国者也可能为人奸猾自私;如果只是不抽烟不嫖妓不赌博不酗酒不贪钱不近女色,小人格虽佳,不能证明大人格也佳,希特勒的生活作风也十分严肃呢。如果只是淡泊名位清廉自持,如果只是革命成功后实践“革命成功后,一不作官,二不作议员,功成身退”的诺言飘然出国,如果只是不接受袁世凯授勋,如果只是首次遇刺后在会见报社记者时为杀手求情…,等等,都不能保证一个人不会变节,而且这种种行为都有可能是政客做秀。但是,当这一切、还有我已经写到或即将提及的许许多多可敬可佩的行为事迹全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的时候,你不觉戴在这个人头上的汉奸帽子比较可疑吗?

   

   其实,激于一时义愤,出于一时冲动,是很难达到“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境界的。仅凭这一点,仅凭一个人为了群体、社会和民族能够“引刀成一快”,堕落变坏的可能性已是微乎其微。生命都可以奉献,还有什么不能奉献和牺牲?一个人的精神意志已突破生死大关,赢得道德大自由,还会为了外在的名利权势而堕落?还会因为什么外力压迫而人格分裂?

   

   当一切一切美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的时候,戴在这个人头上的汉奸帽子不是比较可疑,应是完全颠倒!我相信汪精卫这种人,宁愿自己身败名裂,也绝不会违昧良知出卖戓伤害一个陌生人的----别说出卖灵魂的汉奸人格了。关于汪精卫的各种事迹,我已有系列文章分析论述,不赘。谨献以诗曰:

   

   士心一立胜金刚,十足精纯势莫当。

   但愿苍生得安乐,独沉地狱又何妨!

   

   四

   卢汤说,“所谓主流社会,当然是人口众多,精英众多。主流社会的意识,更加接近于中庸之道,不绝对正确,也不会太离谱!”

   

   这又是对中庸之道的严重误解。中庸之道是不偏不倚的直道、正道、公道。“主流社会的意识” 是否合乎中庸之道,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主流社会的意识”不是不会太离谱,多数情况下是普遍太离谱、不正确。

   

   孔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论语雍也)。又说:“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 不懂中庸不大人,非大人岂懂中庸?只有立定了金刚一般士心、大人之心者,才有能力把握运用。

   

   很多人对中庸之道歪解重重,以为中庸就是折中、平庸甚至乡愿,甚至以为老枭推崇中庸是退缩怯懦的表现,皆胡乱说胡乱猜。殊不知抗暴制恶、摧邪显正、以直报怨大复仇皆是中庸之德的体现。有时态度不好都有违中庸,但必要时大开杀戒也不违中庸,这其中的道理,一言难尽,对此枭文《人天大道是中庸》论之颇透,值得有关人士学习。

   2008-1-26东海一枭

   2008-1-27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