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最高经典是枭文]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高经典是枭文

   最高经典是枭文

   

   

   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

   男人在能够致得良知而输出思想、智慧和仁爱之前,

   不会成为一个大人和大文化人。

   -----题记

   

   一

   枭文一字一句,皆十足真心、亘古良知所发,意深蕴厚,狮吼龙吟,枭言枭语乃美言、大言、寓言、哲言,乃真语、实语、如语、不异语,非世间文人的蛙鸣蝉噪比。 然而,看玉为石,世间常态。有个叫文稼的网民曰:

   

   “我看不起他的文字,不知道天天制作那么多出来要干啥?这就是我以前把他敬为四大“民主八股”的原因。警醒世人、吹响号角、启蒙社会,跟他有啥关系?”

   

   文稼之流哪里知道,枭文不仅“警醒世人、吹响号角、启蒙社会”而已,其哲思妙理和字里行间充溢的和善快乐智慧宽容诸精神,都是兹时兹世无人可及的。看不起,是因为看不懂。

   

   岂有井蛙知大海,原无小鸟恋佳人。“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庄子•齐物论》)如果鱼鸟与英雄一样懂得爱美人,如果文稼之流“看得起”枭文,那才奇怪。

   

   二

   谓予不信,信手摘两段关于良知的枭言一试。

   

   一、“良知非一非异,与真如类。非一,人人皆有良知故;非异,人人良知相通故,功能体性相同故。良知与真如相似,但不完全相同,与真如比,良知多了“一点生气”:良知生生不息新新不已故,无为而无不为故。”

   

   二、“简而言之,宇宙万相万法有生必有灭,唯独良知不同,兼具生生、新新的变易而又永恒无灭的双重特性,乃常住真实之法。佛性真如不灭,良知亦无灭,此是儒佛两家最高之道的共同;良知生生,真如无生,此是儒佛两家最高之道的岐异。”

   

   良知,道德之根、人类之本、万化之源也。它是儒家学说的核心,也是一切知识学问的头脑,良知问题是人世间最为重要和根本的问题。古今中外圣哲谈到良知,绝大多数皆停留在表层、意识层面,王阳明谈得最深了,但与老枭相比,深度还是有限。上述老枭所体悟的境界,王子就未能抵达。至于那些所谓知识分子们,左也好右也罢,尽管满口良知不断,其实没有一个人真知道良知是什么,全都连良知的影子都没梦见,全是眼茫心盲的瞎汉。

   

   关于良知,我在《本体二论》、《坐入真如色空空,行看良知光赫赫-----真如之争和儒佛之异》、《关于良知答客难》及《东海难不倒》系列中有所论述,当在东海之道“三转”时予以深阐。仅上述两段,别说文稼之流所知障深重的“识字的愚民”了,网江湖上能读懂的纵有也不会超出十个。如真有人读懂了,全面透彻解悟了,其“证量”、“道级”已相当高,足为一代大师矣---也就取得入东海之道“小乘”之门的资格。

   

   三

   无论谈什么问题,形上形下我都是谈得最透最彻的。我写下或将写下的新诗旧诗长文短文,可谓“化平淡为神奇,寓神奇于平淡;化丑拙为美好,示美好于丑拙;显庄严于诙谐,现慈悲于揶揄。”

   

   枭文乃是这个时代的最高经典,很多是值得细读深读背诵下来以便持久享用的,如果泛泛过目,那真是牛饮龙井、火入书山矣。之所以“最高经典是枭文”,是因为字字句句皆自至正至圆的良知所流出。良知才是万化之源、万德之本、原则中的原则、核心中的核心也。

   

   一般人“看不起”,正说明枭文非同一般。别说这辈子了,即使再过一大劫,文稼之流也不配听我说话,更不配与我对话----这些话,其实是“答”给看得起、看得懂的人看的。偈曰:

   

   酒龙诗帅,文章绝代。随心所欲,不违矩戒。

   赤子情怀,圣哲心态。善止南山,智深东海。

   不是真龙,岂能海带?不是大雄,岂配枭派?

   人皆争胜,汝难求败。独立拈花,谁能领会。

   

   可笑的是不少人一边再三表示看不惯老枭、“看不起”枭文,一边对老枭多年前说过什么话、骂过什么人记得烂熟,可见不仅明评明批、而且暗看偷看者大有人在。难怪仅博讯一处专栏的点击率多年来便持续地以每天成千上万的速度增长,一天等于或大于其它名家一年呢。呵呵。

   

   四

   鲁凡网友紧跟文稼屁股曰:老枭的手稿,漫坛遍网,但有几个人关注评说?咱们如果真捧老枭,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捧到牢里去,那样满世界都会搜集研究枭著。我们再凑银子贿赂牢头,老枭少受皮肉之苦,就不至于象小高那样只挺600小时。那样一来,老枭就能超越黄翔严正学,大文豪、大总统、大儒、大酒徒、大美男...少说也能弄个诺贝尔文学奖和平奖双丰收。老枭坐牢,就像金砂入炉,就缺一炼了。

   

   或许有些人需要到牢里去,他的作品才会引起重视,枭文本身散发出来的思想智慧之光,既使暂时受到遮蔽,终将穿云破雾而出,自有“满世界搜集研究枭著”之时----从我个人角度看,我写出来了,就完成了。满世界搜集研究也好,无人问津也好,与我痛痒不相干矣。

   

   其实枭文关注度之高,只怕是网无前例的了。至于评说,那是要有相当的实力才行的----枭文评说者不少,象文稼一再强调“看不起他的文字”,不也忍不往要评说一番么?可惜绝大多数人限于水平很难评得中肯、说到点子上,不论赞成反对,多不过胡评乱说而已,恶棘装文稼、蠢瓜装大葱而已!

   

   顺及:上面所引是鲁凡网友《合伙把东海一枭捧到牢里去》中的一段。看来,一些人等我入狱都等急了。如果老枭坐牢有助于中国民主化,我何吝一坐?又何必他人“捧”才去坐?只是中共让不让我坐,由不得我耳。这里只论“文”,不谈“狱”。关于坐牢问题,请阅老枭近作《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2008-1-7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8-01-07] 修订:[2008-01-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