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网友赠诗集萃(之16)]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雪峰:侃东海一枭两嘴
    其一

    乾坤浩淼,微尘之海有多大?
    小雀展翅,振动屋檐掉尘土。
    其二
    烈火焚烧,赤日炙烤,寒暑侵袭,根固根牢,面向东海雪峰傲。
    不择垃圾,不拒污流,不辞腥臭,无奈无何,对着雪峰东海哭。
    又其一
    心无挂碍,不忧吃喝,闲着无聊,惹东海发怒起风潮。
    人生知己,以讽为敬,感激在心,待佳日来临醉西湖。
    又其二
    万教归一,皆归于生命禅院,不论这教那教这党那党,无一幸免。
    百国朝宗,都仰望生命禅院,不管大国小国弱国强国,齐宗禅院。
   
   
   精卫:
   本性与天道,圆融难分开,
   天生大慈悲,度化有缘人!.
   看了枭兄的应偈感觉不错,特别是最后一偈的后一句,讲出了东海之道的境界,是真正的的儒家思想的回归,…
   东海之道与天道相融,其放飞的理想和情思必能使儒家思想成为火中的凤凰,生成新的希望! 我们希望东海一枭,能具足天生慈悲,能度化有缘之人!东海现在就是一块尚未被认识的荆山之玉!
   
   
   九曲澄:拜读一枭心物一元论和“印宗”诗,敬撰“心物一元贯”韵语 呈政
   心底透天红,释迦有印宗。
   道可非常道,佛能度芸懵。
   基督西天主,安拉玉帝东。
   心物一元贯,无分尊贱融。
   九曲澄 07、12、25于地中海畔
   
   
   九曲澄:仿一枭师学作嵌名联与迈平、一枭、郑义、学渊、盛雪、国凯诸友共勉
   东海一枭
   口吐狂言绝不狂妄,雄视古今天下一;
   心存孔孟岂仅孔学,贯通道佛东海枭。
   枭注:谢九公赠联,恭收下;师之称不敢当,谨璧回。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新年读东海一枭帖“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帖文称枭网文在海外点击率曾达二百万,又跃升至一千五百万。沾沾自喜,游戏自诩。因戏制散曲寄一枭一贺一警一哂。
   笼中一枭不笼,笑傲江湖,人中龙凤。谈儒论道,弘佛杀佛,慧眼下及底层上苍穹。海外未大发,大陆尚迷蒙。九百万禹甸,十六亿芸众,筚路蓝缕,披荆斩棘,道远任重。
   多少鹦哥儿大赞金丝笼,多少彩猴儿蹦跶手掌中,多少众氓儿匍匐哀告心懵懂。更粉妆楚楚,男旦众,两腮儿红,水腰儿扭,碎步儿动,媚眼儿抛,咿呀台上尖喉咙,纤手儿娇嗔戳脑门骂一声冤家怎不解风情知热疼。老少白鼻,赶紧起哄,或皮西黄二嘈,或捋袖打手充,盼一杯冷炙残羹,讨一句养你有用。郑卫靡音遍寰中,助燕舞莺唱,生醉死梦。掩山河破碎、水污林空、国库瓜分、房扒屋轰、朱门酒臭、路有尸冻、冤气弥漫、遍野哀鸿。
   且慢,有枭声喋恶,靡靡间正须此变徵变宫。狼哭豬嚎,猿啼馬嘶,恰一似啸虎吼狮、鸣凤吟龙。起两千年恂恂儒雅真孟孔,呼万里西天民主自由科学风。换我中华神州,巍巍、堂堂,正声隆隆,吉祥融融,郁郁葱葱。发聩振聋,二百万太少,千五万不多。期天换地改,须一变枭众,齐声喊,海摇山动。人人成枭,黑鸦鸦墨黝黝雄健健,翱翔,妆点昊天长空垂彩虹。引鹦哥儿金丝笼展翅飞腾、彩猴儿五指山筋斗猛冲、男旦儿变音变腔戏台逞勇,最难是众氓儿变性变雌雄。阿Q觅得西国老宗兄,堂吉珂德跃马扬戈斗魔功。漫道争竞,此乃圣雄,有孟轲祖宗,仁义谐勇忠。天道一,人世同,无分西东。
   07年元月3日于地中海畔
   【原载:民主论坛 [2008-01-04]】
   
   
   老郎中:《印宗(古风)》和诗
   禅悟一念间,何须循师宗?
   先辈沐月辉,晚辈醉春风。
   大道无首尾,万古飞彩虹。
   世人论玄机,几人看长空。
   
   
   慈天元:禅机
   拈花唯浅笑,迦叶受禅宗。
   心证佛知见,月轮一场空。
   曹溪承祖脉,法照万山红。
   因缘召释子,入世演大乘。
   
   
   附东海一枭:印宗(古风)
   一闻风旛语,慧眼识大雄。
   先辈拜晚辈,大师师贱佣。
   世人推六祖,我独仰印宗。
   至尊唯真道,心光透天红。
   2007-12-25东海老人
   
   
   九曲澄:与一枭共勉
   真如孔孟乾坤友,堪称有我;
   诗酒画书天地亲,漫曰独枭。
   九曲澄
   07、12、21于地中海畔
   
   
   精卫:好文!赞一个!送诗一首!
   翰海书成儒家经,航帆远渡心自诚,
   一朝识得光明面,神枭从此小鲲鹏!
   (回答: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东海一枭文章)
   后记:佛家证悟真如即可成佛,枭兄彻悟人天大道远胜拈花!佛者觉空以求生命的空寂永恒,枭兄彻悟人天大道即可往来有无之间,不受空所误,此乃生命的究竟真如! 天道启示录日:生命在我,生命在天,体用一如,两仪成天!三位一体,天道太极!太极摄两仪,两仪成太极,太极两仪不可分,参化天地可称仁!
   仁者,天道好生利生之大德也!仁者,即体即用,体用一如也!仁者,三才之心德也!心者,三才之一统也!
   
   
   云在空悠:赠东海一枭君:
   
   豪杰此去哀无言,莫道前途路漫漫;
   人间正道本沧桑,何让壮志伴辛酸。
   丈夫别计蜩与鴳,五浊恶世需慈怜;
   古今月照人有异,但作狮吼破沉眠。
   
   
   老象:
   叹老枭,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赞老枭,不弃世,独发自由声!
   
   
   九曲澄:附一枭师骥尾步韵学诗致敬严正学张林 呈政
   其一
   双雄浩气正横秋,不是英雄不泪流。
   三尺白绫乃虹霓,钢经百炼绕指柔。
   其二
   碎杯遥拜魏京生,更敬严张忠勇贞。
   积毁何能销侠骨,琴心端赖剑弹成。
   九曲澄上
   07、12、8午夜于地中海畔
   
   东海一枭: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其一
   百折不挠压更遒,铮铮铁骨世无俦。
   天阴狱黑人声寂,双雄浩气正横秋。
   其二
   无私无畏义旗擎,海外坚持发正声。
   多少名人吾不屑,碎杯遥拜魏京生。
   2007-12-8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2-08] 修订:[2007-12-08]
   
   
   小溪:和东海四联
   (其一)
   藏污纳垢垃圾场, 毒来鱼去空撒网,(注一)
   一洼臭水咸又涩, 东海徒自兴风浪。
   (其二)
   小溪有源天上来,生命河水甘甜香,
   沙漠旷野开江河,我主恩典源流长。
    (其三)
   耶稣再来末日到,山也倾倒海枯亡,
   雪峰东海火中逝,满地混沌成洪荒。(注二)
   (其四)
   驱除心魔脱迷惘,认罪悔改须仰望,
   求祂赦免得重生,不作世上草头王。
   (注一):
   中国环境保护信息:东海81%的海域污染程度达到四级,东海的生物濒临绝境。德国媒体说,东海的污染物质主要是石化废料和重金属。
   (注二):
   (启6:14) 天就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山岭海岛都被挪移离开本位。
   (启8:8 ) 第二位天使吹号,就有仿佛火烧着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
   (启16:3) 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里,海就变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
   (启16:20) 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
   (启21:1)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杨万江
   一踏老枭
   恭承天道,恭承天道,正心诚意辟佛老;
   踏平老枭,踏平老枭,摧枯拉朽正儒门。
    (万江)
   二踏老枭
   诋上天,佛冒儒,妄自尊大,招摇撞骗,无法无天浑汤子;
   举天道,踏腐士,克尽本分,宏道析理,光明磊落真君子。
    (杨万江)
   三平老枭
   枭大侠只手轻挑小瘪三,海鸥伴奏;
   羊半吊大名风传重宵九,天颜大开。
   
    扬天威晴天霹雳踏平小混混,呼而嗨哟;
    枭麻雀折翅裂身堕汤一鲜鲜,乌乎哀哉!
    (杨万江)
   
   
    杨万江:四平老枭
   天生万物人有心,本心生生契天生;
    若问此心可换天,痴人说梦言辞偏。
    现象于心非虚幻,诚者自诚亦真常;
    莫道心消世不在,一山一水如诗仙。
   
    心物本来皆源天,一体之仁通万千;
    天德流行运伟业,成己成物功承先。
    乐天知命品君子,遗世鼠辈不知味,
    一生一死天地参,不负此生命归天。
    (杨万江 2007、12、7)
   
   
   杨万江:五平老枭
    知其不知方谦谦,敬天从道悟玄玄;
    若问本体在何处,无言无名自身故。
    以心换天是狂徒,蹈空袭儒世所嫌;
    敢问天下君子儒,何人不识天命赋。
   
   
   独鹤与飞
   平生剑气,东海云涛枭胆壮;
   一代诗魂,草堂风雨鬼神惊。
   
   
   丰润姜子:和东海老人七绝-抒怀
   其一
   万物从来有本神,
   寻寻觅觅要归真。
   山东古圣尼山孔,
   苦尽千般得一仁。
   
   吾辈平生靠谷神,
   三餐岁月伴天真。
   千秋万代谁曾改?
   不管诸君是否仁。
   
   
   小草儿:致东海一枭
   长啸一枭恨费声,纵然碎骨也铮铮。
   天生一幅无赖相,竟使诗魂破壁生。
   
   
   重九:示东海老人
   大千世界百花开,
   灵秀山川信手栽。
   不是妖人多作怪,
   谁知东海有蓬莱。
   
   和东海老人
   我辈本非世外来,
   自然进化莫疑猜。
   天灾人祸终难免,
   历尽艰难混沌开。
   
   安琪父: 赠东海一枭
   老夫佩服东海一枭的写作功力与狂劲,对周擂主假成都市老年诗词创作研究会之名用名缰利锁将‘狂诗’拦腰‘一束’的自戕式‘挑战’则不屑一顾。 
   依在下看,现、当代诗词诸大家中,最牛的当数毛泽东。他一向志存高远、胸怀天下,人品、诗品俱远胜凡俗。老人家虽无意做什么‘诗王’,然偶有佳构,辄每臻绝唱。  今不揣冒昧,赋诗二首,分赠东海一枭与‘诗狂’周国志君。
       赠东海一枭
   横空出世蜀狂愁,              
       靓爽诗文真璧璆。              
       黄鹤归来惊物换,              
       彩云飞渡伴君游。              
       鲲鹏振羽扛霄汉,              
       后羿张弓落斗牛。              
       高拱苏辛芳百世,              
       平临李杜耀千秋。             
                            武汉  安琪父
                             2007.1.6.
   
   雨儿亭:七律.读东海先生《真如之争和儒佛之异》一文有感。
   佛儒雅量几千年,底事因缘未与怜。
   每唤灵通寻尽处,仁心不厌不防禅。
   浮生时去三秋水,词赋难达两地传。
   但看低桥烟共雨,慈航愿引渡阳关。
   (二)
   红腻香浓复满枝,寻经岂为改行持。
   冥思释祖成佛日,遥想素王不言时。
   清士未识闺中怨,凡夫难解古人痴。
   千秋岁月何曾变,一片纯真即本知。
   
   
   庄子冰:再嘲东海
   东海老人以《自题〈本体四论〉》见示,其诗不类诗人之浪漫,而近于穷汉之妄想,故再嘲之
   孔孟原非大话仙,痴人无忌近乎颠。
   良知妙谛真堪用?伪学新经好篡权。
   欲与天公重擘画,尽将民则变狂禅。
   书空枉费咄咄指,月自圆来梦不圆。
   
   
   庄子冰:东海老人援佛归儒,未免有蓬之心,犹是宋儒眼界,诗以嘲之
   援佛以归儒,我意殊未惬。
   言寂既殊途,死生不同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