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朱文娜:我不会向非法的打击妥协!]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3)
·怀念春光
·秦城绝句二首
·卜算子 忆秦城
·卜算子 忆秦城
·黑暗来临
·欲览奇峰高处行 狱中绝句
·屠宰场(诗歌)
·月光之下——赠宁先华
·未经冰雪难坚劲(外一首)
·印象——卡斯特罗的古巴
·   独驾扁舟过险滩 (外一首)
·独坐牢中向壁吟(外一首)
·狂澜险处心不惊(外一首)
·寸光过后又凄凉(外一首)
·秦城四季不吹风(二首
·咏李大钊(狱中绝句二首)
·独倚危栏小山中(狱中诗二首)
·支持朱文娜、保护记者、捍卫新闻自由权
·法人杂志总编辑王丰斌就记者遭警方拘传事件发表声明
·朱文娜:我不会向非法的打击妥协!
·声援朱文娜,推动中国新闻立法
·但期新雨净尘沙(狱中绝句二首)
·一切从这里开始
·笑翻野史赋闲愁(二首)
·〔忆秦娥〕秦城感怀
·极目千里天地悠(二首)
·秦城代代有奇冤(二首)
·信箱作废紧急声明!
·感怀元宵节(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5)
·感怀元宵节(七律)
·关于自由的向往(狱中诗存)
·敢以头颅试刀锋(二首)
·望江南——赠青年四君子之一张宏海君(1)
·吾与群贼不共天(二首
· 正义与理性的胜利
·读史有感(二首)
·梦高堂(七律)
·南山禁闭(绝句四首
·狱中放风(二首)
·望穿秋水送夕阳(二首)
·咏彭德怀(二首)
·定是人间疾苦声(二首)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新闻稿
·雪打秦城月正寒(二首)
·新春敬贺《民主论坛》(口占一绝)
·牢中琐记(二首)
·赞吕耿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文娜:我不会向非法的打击妥协!

   遭拘传记者欲反告辽宁西丰县委书记诽谤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09日02:55 长江商报   朱文娜接受本报专访称,已将有关材料上交记协

     本报讯(记者 杨春)“我不会再逃避,对于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对我的诽谤,我要用法律手段进行还击。”昨日下午,《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在她的办公室接受本报独家专访,这是出事以来,她首次公开面对同行的采访。她告诉记者:“我已经回到单位上班了,不会躲避任何威胁”。

     朱文娜:记协是我“娘家人”

     她镇定地向记者表示:“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告我诽谤,而现在我要反告他诽谤。我手头已经掌握了相关证据,比如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的稿件‘没有一句话是真的’,说我和赵家勾结起来,这些都是污蔑,他必须对这样的行为负责。”

     朱文娜表示,目前已经将说明材料交给了单位和中国记者协会。“记协是我的娘家人,我当然要依靠他们,发出正义的声音。”

     记协:将上报上级部门

     中国记者协会维权服务处处长王一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西丰县警方进京拘问朱文娜一事表示震惊。目前中国记协正通过多方了解,客观公正地研究整个事情的过程,会根据具体情况上报有关部门。

     “我们会维护记者报道的权益。”王一龙认为,西丰县采取的方式极为不妥,要了解采访情况可以通过朱文娜的单位和组织。“记协高度关注此事件,我们会将研究结果上报上级部门。”

     对话>>>

     “我不是犯罪嫌疑人,我要申请行政复议”

     长江商报:为什么现在回来上班了?对于他们来“带人”这种行为,你将作何回应?

     朱文娜:我现在的想法已经很明确了,不想再逃避他们。我不是犯罪嫌疑人,我的报道是合法客观属实的,没有涉及诽谤,但是他们却动用各种力量对我进行迫害和打击。我已经和我的律师达成了共识,将采取法律的途径解决这个问题。

     长江商报:对于他们的立案和拘传你怎么看,如何应对?

     朱文娜:西丰县对于所谓我诽谤县委书记张志国的立案并发放拘传证,这是不可思议的。我要向上一级机关要求行政复议,撤销立案并收回拘传证,否则我就是犯罪嫌疑人,随时都可以被他们抓走。

     长江商报:从刚开始的回避到现在的面对,你经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朱文娜:一开始我觉得非常恐惧,且不说声誉受到他们影响,就是人生安全都面临着极大的威胁。在我的记者生涯中,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件,一切都显得不可思议。从常识来看,对于稿件中的差错所引起的后果,可以通过起诉的方式。如果真的有失实的地方,记者的单位可以进行内部处分,而他们违法抓人的方式是我无法接受的。而我现在真的想得很透彻,如果他们要来抓人,就让他们抓好了。

     长江商报:在和西丰县来人的交流中,他们提出了什么证据说你诽谤?

     朱文娜:1月4日上午他们来报社和我谈了十分钟,当时他们出具了一份盖有西丰县委县政府的文件,上面大概说的是我的报道哪些地方严重失实。我拿到材料后,就开始重新梳理采访经过,然后一一进行反驳,最后写成了材料,目前已经提交给单位和中国记协。

     长江商报:看到全国各个媒体都对你发出声援的声音,你有什么感觉?

     朱文娜:在这几天,很多媒体对我进行声援,我觉得内心很温暖。各方面的关注和支持也给了我力量,让我不再躲避,我不会向非法的打击妥协,我要用法律的方式进行回应。同时我希望有关部门高度关注此次事件,这并非偶然或者单一针对我个人的,如果没有一股正气,明天任何一个媒体或者记者同行都可能面临我现在的情况。

     本报记者 杨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