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陈奎德作品选编
·陈奎德博士
《近代宪政的演化》历史系列(前64节)
·近代宪政的演化(1)近代宪政在中世纪的渊源
·近代宪政的演化(2)大宪章的缘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大宪章运动的意义与成就
·近代宪政的演化(4)欧洲宗教改革与宪政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5)异端宗教信仰的政治功能
·近代宪政的演化(6)英国人身保护法(提审法)的创立
·近代宪政的演化(7)英国光荣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法国君主专制的强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欧洲专制时代及其内部张力
·近代宪政的演化(10)法国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1)苏格兰启蒙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12)美国独立宣言
·近代宪政的演化(13)制宪会议和美国宪法
·近代宪政的演化(14)法国革命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15)革命法兰西的激进化及其对欧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16)拿破仑时代
·近代宪政的演化(17)拿破仑的失败及其遗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18)维也纳会议与欧洲复辟
·近代宪政的演化(19)英国宪政在十九世纪的进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20)多党制在美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21)十九世纪的西方政党政治
·近代宪政的演化(22)十九世纪法国民主道路的曲折历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23)日尔曼民族十九世纪的政治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24)其它欧洲国家的民主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25)社会主义思想在19世纪欧洲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26)日本的明治维新
·近代宪政的演化(27)中国对西方的初步反应——洋务(自强)运动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28)中国洋务(自强)运动的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29)中国的改制:戊戌变法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0)百日维新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1)戊戌失败后的宪政改革--晚清新政
·近代宪政的演化(32)晚清新政的内容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2007,留给了历史什么?

   从长程的眼光看,恕我直言,它只是一种酝酿,一层铺垫,一首序曲。2007真正的历史内涵,尚未确定。它需要2008来塑造和定义。

   简捷地说,2007,是一首未完成的交响,它只是2008的序曲,只是主乐章的铺垫。

   诚然,自2007年初以来,时有一些被强烈渲染的事件,譬如沸沸扬扬的十七大,譬如高层权力分配和人事变动。但这些事件,其实对中国公民的生活方式并未造成重要影响,也没有对中国的走向提供一幅清晰的图景,即是说,它们并未呈现有价值的历史蕴涵。

   然而有两件在官方媒体未曾重点报道或未曾报道的事件,却可能发生长远影响:一是年初《物权法》的通过,二是上半年有关反右50周年的海内外系列纪念活动。

   这两件事的指向——权利。一是国人的财产权利,一是国人的言论权利。这两项基本的权利诉求,成为2007年的民间诉求的总“纲”。纲举而目张,于是,它引发了一系列“权利的狂奔”,贯穿全年。最后,在年底汇成涌泉式的井喷。

   在财产权方面,随《物权法》的批准,民间开始出现“循法争权”的潮流。一路下来,我们看到了戏剧性的“重庆钉子户”事件,紧接着是“小产权房”的风生水起,产权的浪潮一路冲到年终,聚成浪峰:几个地区农民的“土地权宣言”如炸雷般响起:来自黑龙江富锦市的农民,来自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来自天津市武清区,来自江苏省宜兴市,几乎同时,如黄钟大吕,轰然天下。基本的目标,是国民的土地权利问题,特别是农民的土地所有权问题。最终,它直指中国不合理的与世界主流悖逆的土地制度。

   “我们72个行政村4万农民对该150万亩土地拥有所有权。………真正拥有了土地所有权,我们农民才能安身立命。”这是黑龙江富锦市农民堂堂正正的宣言。

   “我们三县市约7万农民现在共同决定收回我们的土地所有权,并向全国告诉。”陕西三门峡库区农民义正词严的声明。

   在言论权利方面,2007甫一开年,就有章诒和等作家对国家新闻总署禁书事件的强烈反应;接着,是国际社会以及中国知识界对北京未能履行申办奥运时所作的开放传媒承诺的抗议;随后,就是反右五十周年的高调纪念活动,先是国内老右派们此起彼伏举行的多次“飞行集会”,屡禁屡起。然后是国外在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和加州大学举行的大规模反右运动学术研讨会,在中国大陆,在香港,在美国东西两岸均引发了一众波澜。此浪潮也冲腾到了年底,最后出现14070位中国公民署上自己的真名,无畏地联名上书,敦请中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塑成当代“公车上书”的义举。

   跪久了,站起来遛遛

   2007,在民间,标志着开始形成一种群体性的身体姿态——站立的姿态。虽然这一姿态还在“预热”,尚未充分展开。

   2007,在当局,则是一种防卫的姿态——从内到外的战战兢兢的防卫,然而这一防卫却缺乏价值的支撑。

   一个默然念诵的句子,叩响了一大群备受压抑、无处申诉的下层国民的心扉:“跪久了,站起来遛遛。”这次,站立的基础是他们脚下的土地。

   不再无休止地诉苦,抱怨,乞求,人们直接宣称自己的权利。你可以抓,可以关,可以禁,人们依然直接宣称自己的权利。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在这一年,“群体站立,群体言说”,成为中国社会生活的一道亮丽风景线,无论是“黑砖窑”,还是矿难;无论是六里屯,还是厦门PX;无论是绿色GDP,还是华南虎事件;无论是重庆的钉子户,还是农民的土地宣言;无论是抗议禁书,还是右派索赔,…。一种美丽的身体姿态逐渐显露在东方的地平线上,穿越年关,有望在2008年全球聚焦的大地上塑造成形。

   人或问,何以称2007为“未完成”年度?

   原因无它,盖因前面矗立着一个巨大的跑道终点——2008北京奥运,它像一个黑洞,把所有注意力与焦虑统统吸收了进去。确实,2007的重大事件和北京的基本应对,几乎都与奥运扯得上关系,几乎都是以奥运为背景而浮出水面的;此外,如前所述,2007年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和趋势,都是在年底萌动,刚刚起步,尚未出现出任何结局,甚至连任何阶段性结果都没有,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是也。北京如何应对风起云涌的“土地权宣言”?有无可能形成某种“良性互动”?从年底开始愈演愈烈的通货膨胀将“伊于胡底”?中共如何便对国际社会“价值观外交”的道义压力?…。诸如此类,均无定案。于是,这些巨大的尚未解开的谜,这些未讲完的故事,提升了人们的好奇感、期待感以及对观察到结果的渴望。

   敏感的观察家最为翘首关注的,无疑是农民的土地权宣言。全球都在看,奥运前夕的北京当局,将如何回应这一严重挑战?大体上,可以预估2008北京有两种不同的基本对策。

   其一,进一步加强土地宏观调控,坚守18亿亩农村耕地面积警戒红线,遏制地方政府利益驱动的强制征收农民集体土地,严格执行土地管理法,限制农村集体土地的非农使用,这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中共当局熬过全局危机的对策。而危机一旦度过,“发展是硬道理”必将卷土重来,中共将重新启动土地国有化、乡村城镇化、民族工业化的发展引擎。如今鼓励重庆等几个经济特区地方政府大胆探索,寻求发展新出路,就是中南海推动土地国有化的试探。这一政策方向是最终把所谓集体所有制的土地收归国有。

   其二,因势利导,与世界主流秩序接轨,把《物权法》的逻辑贯彻到底,修改过时的(带公有制性质的)有关土地的法律,像对待当年小岗村农民的冒死诉求一样,承认农民的土地所有权,进而确立城市房主拥有宅基土地的所有权。这实际上类似俄罗斯与东欧的土地改革,它将带动一场与土地所有制相关的司法改革,宪政改革,确定司法独立,切实保障农民土地权利在内的国民基本人权。这一政策方向是最终把绝大部分国有土地和所谓集体所有制土地实行私有化,纳入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土地制度的现代秩序。

   这是两种土地制度的历史性对决。就中共的传统惯性而论,采取第一种对策的可能性较大。

   不过,应当注意的是,参与这场博弈的,并非两方,而是三方: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以及少数与之联手的开发商权贵)、农民。中央政府为求统治的长远稳固,为强化中央权威,需要遏制地方政府强征农地,中央需要保障耕地面积不至迅速流失;而地方政府为求经济利益与政绩,实施“土地生财”的卖地财政,疯狂划地拆迁,导致失地农民反抗,导致拆迁户抗争。因此,农民的直接抗争对象,是地方政府和权贵开发商,有时甚至向上告状,寻求中央的支撑。这样就构成了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及资本权贵与农民三大力量之间的复杂博弈关系。注意到三者之间的不同利益关系,注意到甚至中南海上层,对土地产权问题也时而透出不同主张,考虑到奥运前夕直接镇压成千上万农民的巨大政治代价和风险,因此,这场博弈的结局并非是简简单单一目了然的,它值得2008年海内外舆论的密切关注。

   网民政治

   据报道,2007年中国已有两亿网民。其中,哪怕只有百分之一进入政治过程,也是两百万活跃的政治动物,这一现象,将实质性地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事实上,前述的一切事件,无论是农民宣言,还是禁书事件;无论是重庆钉子户的抗争及其成果,还是厦门PX项目下马;无论是右派索赔,还是矿难之怒,………离开互联网,一切为零。没有互联网,这些事件都不会在地球上出现,都将不成其为事件,都会象毛时代的旷古悲剧一样,湮没在历史的黑幕背后。

   但是,网络出现了,它静静地在改变着一切。诚然,有封锁。但是,也有反封锁。“魔道”竞争,交相螺旋上升,逐渐拱出了一个世界——网络虚拟世界。在某种意义上,这是更真实的世界。无疑,互联网的传播效应,已经变成重要的社会政治杠杆。人们常说,中国不存在中共之外的任何政治力量。不然。当你浏览网络,比照现实,注意到走向2008的网民们,挥舞胡锦涛17大报告中提及的公民的“表达权”以及“让权力运行在阳光之下”的美丽词藻,假戏真做,履践自己的“表达权”,凝聚和整合自己的政治意志,这实际上就已经变成了一种政治力量。它已经并将继续进入中国的政治进程,已经并将继续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在适当的时机,它甚至将改变中国的政治地图。

   恰如网民所说,2007年度网络英雄,无疑是被2006的《时代》封面人物选上的“YOU”,即千千万万的网络大众。2007中国的“YOU”初显力量,“你”实在太伟大了

   2007年留给我们的悬念:土地宣言者的命运如何?土地制度走向何方?通货膨胀能否被遏止?股市泡沫如何终结?系狱的作家、记者、律师及一切政治犯能否重获自由?北京奥运将是1936年柏林式,还是1988年汉城式?……都期待着“你”去仗剑出行,扫荡不平。每一个人的意志,只要表达出来,都是改变现状的一股力量,都是使上述悬念在2008年获得正面结果的一股力量。

   最大的恐惧是恐惧本身。关键的问题是,你是否敢于表达你的政治意愿。当你写下来了,当你有权利声称:“我说了,我拯救了我的灵魂,”实际上,你就参与了伟大的变革,你就进入了2008那个巨型舞台,你就参与演奏了2007年那未完成的交响,完成了你心目中的2008年的交响——融入人类文明大家庭之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