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续一百零一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小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韩国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长发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美艳妖后孟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末依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口百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歌手温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谁知你我
·艾鸽论文《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2)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3)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4)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5)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6-7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8、9)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0-11
·《论权力创造了人》连载12-14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故宫惊梦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颐和园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人民英雄纪念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秦皇兵马俑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未名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庐山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一百零一长篇诡谲派小说《魔鬼或天使》

   
   孤寡老人家
   (2)
    秦玉和阮戚听完了老太婆传奇故事,颇为惊讶。
    秦玉安慰道:“你还不知道吧?文化大革命已经被否定了,对毛主席的个人崇拜也被批判了。你的事情如果放在今天,可能就不会这样处理了。”老太婆用手理了一下头发:“不管那些了。我这把老骨头就留在森林里了。”

    秦玉笑了笑:“你还是回去吧,肯定有人盼着你回去的。”
    老太婆用手指了指牙齿:“看到了吧,我天天吃不少水果,居然长出新牙来了!”她又指指头发:“还有,我的头发也由白变黑了不少。有谁会想到我这人间社会的白毛女,逃进深山老林里会变成黑毛女呢!”
    秦玉:“可你很孤独呀!”
    老太婆转了转身子:“谁说我孤独呀?你问问森林里的百禽百兽,谁不认识我呀?我只差与它们打扑克麻将了。”
    阮戚礼貌地:“大妈,我们发现原始大森林里有一间史前文明留下的金屋子,非常漂亮,要不,我们送你去住。”
    秦玉:“对。对!我们知道地址。”
    老太婆摆摆手:“得了吧!我才放了三五个屁,他们就要判我三到五年。我如果敢跑到金屋子里去住,抓到了就会被判死刑,立即执行了。”
    秦玉:“那地方无人知晓,不会有人来的。”
   
    老太婆:“世事不可测呀!”
    这时候,其他姑娘们也围过来了。老太婆开始紧张起来了:“怎么有外国人?”
    秦玉:“是越南人。”老太婆:“你们怎么和她们裹绞在一起。”
    秦玉:“‘越中情谊深,同志加兄弟’嘛!”
    老太婆摇摇头:“我看不象。到象打过仗的。”
    阮戚:“我们在战争中发现原来‘敌人’也挺可爱的,于是成了朋友。”
    老太婆叹了口气:“成了朋友?那只能在大森林里说说而已。回去你就知道小锅是铁打的了。”
    秦玉突然问道:“这里距离森林外面还远吗?”
    老太婆眯了眯眼:“谁知道呢?我也迷路几个月了。”
    当夜,大家和老太婆在一起度过的。
    睡觉前众人围在火塘边听老太婆讲自己的经历。秦玉做翻译。
    原来她还是“老革命”呢!
   
    她说红军长征那年,路过他们的家乡。什么毛主席,周恩来,他都见过。红军那时没吃的,没喝的,没穿的,穷的就象一群叫花子似的。但纪律确实很严,在老百姓家里拿了东西,就留下个条子,说等革命胜利后,就可以凭白条子换钱。老太婆说她家中现在还保存着几张白条子,可谁好意思拿去换钱呀!也不值几个钱。无非是拿走一包谷子呀,拿走几件衣服呀,拿走一双鞋子呀,等等。还不知被抄家的人收走了没有。
    秦玉:“你应该享受特别的待遇啊!”
    老太婆笑了:“在我‘放’那个错误之前,我一直是红得发紫的。是村贫下中农协会的主席。”
    阮丽抬起眼睫:“那天你当时为什么就没忍住呢?”
    老太婆彆着身:“我能忍还能不忍吗?一失股为千古恨!早知道后果那么可怕,我应该用肠子把屁栓起来。”
    秦玉:“我们认你做干妈,你就跟我们走吧。”
    老太婆抽着一支草烟:“算了吧,外面的禁忌太多,谁知道什么时候又‘放’错误呢?”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2年12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