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地府篇(11)]
张成觉文集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地府篇(11)

大廠圍農場

   1982年8月13日﹐我帶著三個女兒﹐連同若干後期陸續添置的家當﹐從數千公里外的新疆﹐回到原籍廣東﹐準備到清遠華僑農場中學報到﹐擔任復辦的高中部數學教師。由於我妻子工作未同時落實﹐她和小女兒是8月底才回來的。

   幼時我最熟悉的李陵<答蘇武書>有云﹕‘丁年奉使﹐皓首而歸﹐老母終堂﹐生妻去帷。’是講蘇武生平所受之挫折。我則是‘丁年獲譴﹐廿載南歸﹐老母終堂﹐長兄斷魂。’比蘇子卿在塞外的時間還長。

   結婚時家徒四壁﹐十年後得會計之助購得半副雙人鋪板。鋪板也者﹐毛毛糙糙的床板也。每塊寬12至20餘公分不等﹐長2米﹐厚約2。5公分。雙人鋪板標準為寬1米4﹐我的幾塊鋪板加起來只有70公分寬。四個女兒都沒睡過鋪板﹐是睡在樹棒棒拼湊而成的鋪上長大的。後來我小舅子利用那半副鋪板﹐加上若干零碎的木料﹐為我做了一張辦公桌﹐也一起托運回來﹐那是我最‘時髦’ 的傢具了。感謝當局﹐所有傢具行李及縫紉機﹑自行車的托運費﹐連同我回程4700公里的火車硬席臥鋪票﹐以及妻子﹑女兒們的硬席車票全部報銷。

   我履新的華僑農場中學屬於‘企業辦學’ 性質﹐由省華僑農場管理局支付教職員工資﹐但教師歸清遠縣教育局統一管理。清遠當時屬韶關地區﹐故業務方面地區教育局更在我們之上。至於戶口糧油副食等﹐也是清遠管的。

   該場是省局轄下約20個大型華僑農場之一﹐位於琶江口﹐離著名的飛霞洞和飛來峽不遠﹐場部所在地稱大廠圍。有歸僑二千人﹐其中印支難民佔百分之二十。之所以要復辦高中﹐是因為華僑農場管理局招工﹐要求應聘青年具高中文化。但高中師資奇缺﹐所以他們願意接收我一家。

   復辦的首屆高中班經考試錄取17人入學﹐難僑及本地場員子女各半﹐學制兩年。我除任教數學外﹐兼班主任﹐並授政治經濟學。同事中﹐具大學本科畢業學歷僅我一人﹐故工資以我為最高。兩名副校長中﹐一位李君﹐畢業於海南師專中文科﹔另一為本地人荊某﹐剛卸縣教育局人事股副股長職﹐曾獲函授數學師專畢業文憑。其餘均高中畢業程度﹐且多為歸僑。

調珠海受挫

   到任之初﹐我積極性甚高﹐盡心盡力做好本職工作﹐與學生打成一片。和同事較少打交道﹐但自感相處尚好﹐故心情舒暢。

   可是不久就出現一項新矛盾﹐也可說老問題再度重臨﹐那就是經濟拮據﹐日益加劇。事緣我月薪62元﹐雖冠於全校教師﹐但比在疆時少了24。18元﹐即原來的地區差額25%和邊疆補助14%都取消了。又因忙於備課﹑輔導﹑家訪等工作﹐我停止了寫稿﹐稿費收入沒有了﹐每月平均起碼少了20餘元。再加上妻子調此後﹐學校安排她承包種菜﹐每月收入不足20元。而在疆時﹐由於79年落實僑務政策﹐根據她養母為泰國華僑的情況﹐吸收她當了職工﹐每月工資38。92元。這樣算起來﹐我們兩人的進賬大幅度減少﹐僅靠月入不足82元﹐維持一家六口的生活﹐實在難以應付。

   我勉強撐持了一年多﹐始終無法解決困局﹐債台高築﹐每下愈況﹐情緒至為困擾。於是﹐我在徵得朋友支持下﹐請求調往珠海文聯﹐以便改事文藝創作﹐藉以增加收入。珠海屬特區﹐工資亦遠較清遠為高﹐妻子本為全民所有制職工﹐肯定比在學校種菜所得要多。

   雖然我的實際困難並非捏造﹐但我席不暇暖即申請調往外地﹐犯了大忌。此種情況﹐俗稱‘找跳板’ ﹐即以首次調入處為過渡地點﹐再去攀高枝﹐極之不得人心。

   還有一個情況是我沒有估計到的﹕文化程度的差異使我處於孤立地位﹔而我在待人接物方面的缺陷﹐更於我極為不利。以致為荊某所乘﹐他為我作鑒定時﹐輕描淡寫地肯定我到職初期的工作表現﹐然後寫了一句致命性的評語﹐說我‘和同事的關係不夠融洽’ 。這就徹底堵塞了我調往珠海的通道。我在當地文聯的朋友雖極力為我解釋﹐但到底無法消除那邊的主管領導的疑慮﹐這次商調遂告胎死腹中。

   其後﹐我曾為上述鑒定之片面及不實﹐先後向清遠縣政府﹑人大﹑紀委以及<南方日報>提出申訴﹐但正如魯迅所云﹕凡兩家打官司﹐到一方要告地狀時﹐就表明他已經輸了。我之所為無異‘告地狀’ ﹐自然不會有任何結果。

   事實上﹐荊某乃幹部子弟出身﹐在官場一直春風得意﹐雖然只是小小的副股長﹐但神通廣大﹐竟能偷樑換柱﹐盜用教育系統‘農轉非’ 的指標﹐將妻子﹑兒女共四人﹐全部從農業人口轉為非農業人口﹐從而取得城鎮戶口﹐吃商品糧。之後﹐被其佔用指標的受害教師忍無可忍﹐邀集上百同事簽署聯名信﹐向<南方日報>投訴﹐事件鬧大﹐縣裡不得不徇眾要求﹐宣佈取消其妻女四人竊據的非農業人口身分﹐並對其給以撤職處分﹐將之外調華僑農場中學降級使用﹐不過仍然讓他當領導。而此人則若無其事﹐絲毫不以醜事遭揭發﹑受處分為恥﹐不僅不思悔改﹐反而故態復萌﹐飛揚跋扈﹐儼然成了一國之君﹐十足土皇帝。本校原來的負責人李君為人忠厚﹐盡忠職守﹐淡薄名利﹐不喜弄權﹐任由荊某喧賓奪主。我與該員素不相識﹐無冤無仇﹐卻被他背後放一冷箭﹐也許是命中註定有此一劫。就如唐僧取經﹐臨末還要落水﹐再多吃一次虧一樣。

省體委商調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碰了一回釘子之後﹐我並不氣餒﹐一面注意加強與同事的溝通﹐努力改善人際關係﹐以便消除上次‘鑒定’ 帶來的陰影﹔一面積極爭取師友﹑親戚的支持﹐尋找新的去處。結果﹐在我中學時期恩師何老師幫助下﹐由省體委出面﹐調我到廣東省體育運動技術學院任教。

   體育運動技術學院實質為省體育大隊﹐乃專業運動員匯萃之處﹐其中不少屬運動健將級的精英。但他們所受基礎文化教育不夠正規﹐故需在專業訓練之餘﹐向其進行中等文化知識教育。我當然可以勝任此項工作。不過嚴格說來﹐我以普通教育系統的教師身分﹐調往體育部門改事文化補習性質的工作﹐有點不大合理。縣裡可以卡住不放。我的檔案在縣教育局﹐他們拒絕將之寄出的話﹐我完全動彈不得。

   關鍵時刻﹐幸得我一位長輩親戚﹐時在省內擔任要職。他也是出於對我多年坎坷遭遇的同情﹐破例介入施以援手。縣裡大概礙於他的面子﹐沒有留難我﹐檔案順利寄出﹐我如涸轍之魚﹐得入大江﹐伺機躍上龍門。

   不過﹐誠如中共元老董必武詩云﹕‘庸夫總欲平平過﹐實境偏多曲曲程。’我屬庸夫﹐前半生經磨歷劫﹐深盼後半世平安度過﹐奈何難以如願。體委將商調報告呈交省人事局後﹐很快便遭駁回﹐理由即如上述﹕普教系統教師不宜調往其他戰線。

   對此﹐我已有思想準備﹐遂情商體委﹐取得其同意﹐將我檔案轉寄廣州市郊某船廠﹐該廠辦有中學﹐亦需教師﹐在市人才交流會上公開招聘。我打算一旦此路不通﹐立即親自取回檔案﹐另謀出路。無論如何﹐不能讓檔案退回清遠﹐否則將難有迴旋餘地。

   一如所料﹐船廠中學之路不通。本來他們也是企業辦學﹐教師同屬普教系統﹐接收我是名正言順。問題在於廣州市戶口指標有限制。我一家六口﹐超出通常只接收四口人的上限﹐申報上去﹐必遭公安部門打回頭。

   於是﹐我依原計劃行事﹐自己取回檔案﹐再行設法。語云﹕‘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自問一身本事﹐當中學教師綽綽有餘﹐在華僑場中學三年的實踐便是證明﹐我信心十足。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旬日之間﹐即現曙光。這回又是我中學老同學錦拉了一把﹐他可謂‘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得知我經濟困難﹐便建議我去南海縣﹐到該縣的職業中學任教高中語文﹐他將大力推薦云。

   原來他負責省裡的中等職業教育﹐設於南海大瀝的職中為省裡抓的重點﹐經濟效益甚佳﹐他與該校校長相熟。加以他們處有一位同事在南海‘蹲點’ ﹐掛職任教育局副局長﹐這些人脈關係使我的調動過程相當順利。但最後落實時略有變動﹐教育局長稱石門中學缺高中英語教師﹐該校為縣裡唯一的重點中學﹐他問我可否改往石中執教英語。我雖聽說石中待遇遜於職中﹐但因該校鄰近廣州市區﹐與兄姐﹑摯友聯繫方便﹔更重要的是﹐教英語可提升自己的語言能力﹐而石中的優良辦學條件與環境﹐對我的女兒們尤其有利﹐權衡利弊之後﹐便答應了。

   現在回想﹐當日的抉擇關係重大。我雖在一段短時間內收入低於職中教師﹐但長遠而言﹐得益極大。因為幾年後我之所以會申請返港﹐全因一位石中同事的啟發。而返港則徹底改變了我後半生的命運﹐並為我四個女兒的人生道路開闢了無比廣闊的前景。

三年奮魕

   1985年8月中旬﹐我順利辦妥調動手續﹐離開清遠華僑農場中學﹐調往‘珠三角’ 十縣中居‘南番東順中﹐清水化成龍’ 首位的南海。

   調離前有個插曲。我擔心清遠未必那麼痛快地放人﹐為此﹐石中何校長特地寫信給其同班同學﹑現任清遠縣長﹐由我帶交。縣長見信倒很乾脆﹐毫無難色地表示同意放行。但新任教育局長卻發現新大陸一般﹐對我一見如故。他提出挽留﹐擬即調我到縣教師進修學校任教﹐我妻子安排任該處校工﹐全家遷往縣城﹐生活當可大為改善云。而清遠中學亦相知恨晚﹐該校乃縣重點﹐但缺高中英語教師﹐希望局裡將我調去任教。最有趣的是﹐我在教育局招待食堂就餐時﹐同桌的其他中學校長竟議論此事﹐不知我就是當事人。他們大概出於以訛傳訛﹐將我的英語水平說得莫測高深﹐令我啼笑皆非。聽他們傳得神乎其神﹐想到在此困頓三年﹐一下時來運轉﹐身價十倍﹐真是百感交集﹐不勝感慨。

   回顧這三度寒暑﹐雖然困頓﹐但也始終奮鬥不懈﹐未嘗稍怠。在首屆高中班的十七人身上﹐我確實傾注了心血。他們後來大多積極上進﹐有的當上了中級幹部﹐事業上有所建樹﹔有的成為專業人士﹐較好地服務社會。其中一位擔任教師﹐工作很努力﹐在受到讚揚時他說﹕‘我是張老師的學生﹐不能給他丟臉﹗’有的在信中深情地回憶在校的日子﹐對我表示感謝。還有的在我返港後﹐千方百計打聽我的消息﹐終於恢復了聯絡﹐彼此都十分高興。得知他們自愛自立﹐健康成長﹐我無比欣慰。

   也許我談不到在‘作育英才’ 方面有多大成績﹐但哪怕我自強不息的行動﹐只在一﹑兩個學生身上產生好的影響﹐我也將引以為傲。教育屆老前輩葉聖陶先生嘗云﹕教是為了不教。意思是最高明的教師善於引導學生﹐學會自己學習。如果我的學生都明白﹐學問無窮﹐要不斷努力﹐與時俱進﹐那麼他們自會採取各自適合的方法﹐充實和完善自己。從他們畢業後20年來的情況看﹐我的這個期望並沒有落空。

   第二屆高中班增至50餘人﹐我不再擔任班主任﹐但同樣盡力完成了教學任務﹐直至他們畢業。我還積極響應縣裡的號召﹐自製直觀教具﹐包括三角函數圖表等﹐獲得了縣裡的獎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