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路遇小车要敬礼?]
自由天空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
·樱花与中日关系
·彭州石化项目:再度聚焦
· 珍惜生命每一天(歌词) 刘斌夫 词
·汶川大地震灾后城乡再造、生态复建与资源移民
·哈!我是青年!(朗诵诗)
·震灾中国,中国拯灾(朗诵诗)
· 如何遏止余震频密不断反弹?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上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中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下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刘斌夫独家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
·转载:温总理说过的最感人的10句话
·汶川大地震:紫坪铺水电工程疑似诱因之一
·龙门山地壳破裂:汶川大地震的内在动因
·龙门山地质断裂带:怪异的“双震中”现象
·又见棋盘花
·警花那丰美的乳房(叙事诗)
·从此不喝:可口可乐
·震灾面前:为什么希望小学不倒?
·红酥手,黄藤酒
·十上阿坝:雪域高原开花节
·贵州严查瓮安"6•28"事件失职渎职干部责任
·英雄的罪犯
·弘扬小平精神,继续解放思想
·北京奥运,中国如临大敌
·美国金融危机损伤中国
·珍重普世价值,抵御极左倒退
·朱镕基的十几大过错
·中国权贵集团出卖国家利益【海媒转摘】
·我想请个奶妈
·伟大的导演——谢晋:走了
·中国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应兼任军委成员
·陈毅元帅同胡兰畦将军的绝世情缘
·从威尔逊之路走近神秘黑竹沟
·才情与恋情:李白艳遇一生
·白岩松们,为啥让别人给你撑伞?
·未婚妈妈流寓千里,青春的责任重如千钧
·按摩店暗访口述实录之二:老公,此时此刻我最恨的人是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路遇小车要敬礼?

   路遇小车要敬礼?
   
   □刘斌夫
   
   

   前年笔者指导创办《文化人》杂志试刊号,转发过一篇稿子《路遇小车要敬礼》,我没太注意具体细节。
   在四川的边远州县,如阿坝藏族自治州、川南宜宾南溪县等,的确有县委县政府责成教育局发文要求,全县中小学生路遇小车要敬礼,敬的是不先队队礼,无须弯腰低头鞠躬,而是停步于路边,抬头挺身立正,两眼平视前方小车,挥举右手略高于头顶,手掌朝前,指尖向左上方,目送小车远去,才启步继续行走。
   听来像个笑话,在淳朴的乡村孩子心里,却是十分自然而庄重的事件。县上之所之如此要求,首要理由是改善投资环境。因为边远山乡,很少有小车来,坐上小车上的,要么是干部,要么是老板,要么是专家,都是些“有身份”的人,“有能量”的人。这些人“来之不易”啊!
   然而,等少先队员长大了,才明白,可能他们敬礼的对象,也许是贪官,也许是奸商,也许是不学无术、四处拿红包的伪专家。他们可能会感到淳朴的心态有曾被愚弄的感觉。
   话说回来,路遇小车敬个礼有啥不可以呢?小车到边远山区,总是有一种臣服天下的感觉,狂奔而来,扬长而去。小学生站在路边上停下来,挥举一下手,至少可以减少交通安全事故。他们的老师这样说。
   假设,某个老板觉着这个地方生态环境好,资源尚可开发,见自己原本混混变成绅士,在大中城市无人注意,在这里受到如此礼遇,心一软,良心发现,硬是投点资金搞个项目,让山乡百姓受点益处,又有啥不可以?
   或则,某位官员下来检查(视察)工作,受如此礼遇,一感动,大笔一挥,为山乡批点专项资金来,修个希望小学什么的,或补贴给农民多种经营,虽然吃点回扣拿点土特产回去,也是合乎情理的。
   我们何止几代人,曾经向暴君出巡敬过真礼,为酷吏暴毙哭过假丧,对于未经有高薪养廉的官员或尽快投机而先富的商贾,小朋友们童心性善,挥挥手(敬个礼)又何妨?
   即使是一些孩子少年早慧,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也不要紧,也可以承继一下儒家传统教育的温良恭俭让,还可以学习一回道家的超然物外,为了赖以生存的山乡发展,甚至可以任怨负重,表达一下礼仪之邦的戏剧动作,想象着要恨不得煽那些不该对其敬礼的人一耳光,只不过手突然停在半空,警示一下而已。只是挥一挥手嘛,又没有叩头。况且,谁知道,也来不及分辨,对哪部小车不该敬礼,哪部小车确实该敬,好人毕竟还是有坐小车的嘛。索性就一视同仁,用同一种手势表达不同的意思,表情庄严些就是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