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自由天空
·古历八月节日断想
·李调元的“灯影儿”诗
·想起一个人的名字
·巴山夜雨涨秋池
·宇宙公理与文坛公案
·巴山夜雨涨秋池
·巴山夜雨涨秋池
·梦里南江
·茶亦醉人何必酒
·春走石象湖
·《中华文化论坛》
·大方徐诗容 诗书画三绝
·广元凤凰楼赋①
·流沙河身世及姓名之谜
·成都故事
·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国 士 赋
·笔走南江听山歌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绿茶在蒲江
·榜样上有名,世风犹在
·墨苑趣闻录
·泸沽湖的思念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
·樱花与中日关系
·彭州石化项目:再度聚焦
· 珍惜生命每一天(歌词) 刘斌夫 词
·汶川大地震灾后城乡再造、生态复建与资源移民
·哈!我是青年!(朗诵诗)
·震灾中国,中国拯灾(朗诵诗)
· 如何遏止余震频密不断反弹?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上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中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下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刘斌夫独家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
·转载:温总理说过的最感人的10句话
·汶川大地震:紫坪铺水电工程疑似诱因之一
·龙门山地壳破裂:汶川大地震的内在动因
·龙门山地质断裂带:怪异的“双震中”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谬论]
   王立群:千古传颂的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不过是司马相如精心设计的一个劫财劫色的骗局。

   [批驳]
   刘斌夫:此乃王氏为扯人眼球、撩人耳廓、哗众取宠的臆断歪说,无稽之谈!
   
   (一)
   王氏诬说:司马相如家中一贫如洗,似为其骗财劫色之根由。
   这岂不是“穷人一定当小偷”的强盗逻辑?骗财与否,不在于其人穷人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常情常理,难道王氏不懂?
   
   司马相如祖籍中原,秦末汉初其上辈移民巴蜀,先在川北大巴山麓嘉陵江中游的蓬州(今蓬安县)安居。司马相如发蒙入学时,举家迁居成都。
   家境豪富殷实的司马相如,少年时喜欢读书练剑,尚武崇文,自幼通读战国史,崇拜足智多谋而胸襟宽阔的春秋战国赵国名臣蔺相如,就自己把父母给起的小名“司马狗儿”改为“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家族出了一笔资财,送青年司马相如晋京,当了汉景帝刘启门下一个小官儿:“武骑常侍”,职责是专门陪扈皇上骑射狩猎。
   西汉封国梁国的梁孝王刘武来长安朝圣,与司马相如一见如故,成为挚友。不久,司马相如借口养病,辞去武骑常侍官职,东游梁国都城睢阳(今河南商丘以南),做了刘武的门客。梁地文风尤盛。司马相如宾至如归,不舍离去。司马相如的早期代表作《子虚赋》,就在梁国写成。
   
   梁孝王刘武去世后,司马相如回到故里成都。此时司马家道中落,穷愁潦倒。
   司马相如的老友王吉,擢任成都西郊临邛(今邛崃)县令,邀请司马相如去做客。王吉向来仰慕司马相如的才华,对他十分恭敬,每天政务之余,都到司马相如居处探望,把酒谈天。秦汉时,临邛是中国“黑铁时代”著名的铁业中心基地,在世界上最早利用天然气炼铁,所产铁器,由南方丝绸之路茶马古道马帮驮运,远销东南亚、南亚、中亚及西亚各国,甚至欧洲。在农耕文明发达的汉初,蜀郡临邛已经出现早期资本主义的萌芽,富商巨贾云集于此。县令王吉对司马相如如此热情,惊动了临邛满城豪门大户,认为司马相如地位十分显贵,也争相宴请这位衣锦还乡的俊杰贤才。
   一天,临邛首富、最大的铁器制造商卓王孙摆设盛宴,邀请县令王吉及其好友司马相如为贵宾。王吉早早到场,可左等右等,派人催请,司马相如却总是称病不来。王吉又亲自前往,终于才请得司马相如来到王府。
   可见,司马相如原非一贫如洗,而是富豪显贵,文采盖世,且在失去知音梁孝王以后,无心为官,回成都方才家道走低。
   尽管如此,凭司马相如的惊世才华与声望,应“位居中国经济百强县”的郊县邛崃老朋友的“县委书记兼县长”王吉盛情之邀才去做客,上宾接待,高朋满座,富贵贤达,趋之若云。司马相如岂会有对卓文君的“做案动机”?!
   凭司马相如“在中央工作过”的身份,又是处男从未婚配的帅哥,况且不一定大家都晓得他硬是吃不起饭,那时又没有电视广播互联网络和棒棒记者专写花边新闻去炒作,他找过未嫁人的名门闺秀为妻,自己亦可上门招赘,不一定要去找一个当时封建道德压力下的新婚寡妇卓文君嘛。尽管卓父是天下首富,当时与卓王孙财富接近的,邛崃当时也不少。司马相如要骗财劫色,何不选中别家?
   司马相如之所以千呼万唤始出来,是因为他自小口吃结巴,只擅笔写,不善言说。
   
   当司马相如走进王府宴会大厅,满座宾朋立刻为他的风采超逸的器度所倾倒,群起行礼,敬酒。
   酒酣耳热高潮时,王吉提议,请司马相如弹琴唱诗。宾主掌声十分热烈。司马相如见推辞不了,便拱手还礼,潇洒落座,抚弹七弦古琴,弹唱名曲《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
    游遨四海兮求其凰。
   有一艳女在此堂,
   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由交接为鸳鸯?
   凤兮凤兮从凰栖,
   得托子尾永为妃。
   交情通体必和谐,
   中夜相从别有谁!
   ……
   美妙悠雅的歌曲,声情并茂,余音绕梁,不仅使满座宾朋衷动神驰,击节唱彩不断,更使躲在隔壁深闺的一位妙龄女郎满面红云,心旌摇荡。
   这位妙龄女子,正是卓王孙爱女卓文君。卓文君十七岁初嫁,不久,新郎暴病而亡,只好回住娘家,闭门不出,郁闷至极。她听说才华盖世、风度翩然的司马相如从京城长安回成都又来到临邛,即心滋暗恋,却无缘见面。今日一听司马流水琴音,顿生倾慕,春心荡漾。
   司马相如也从王吉那里知道了卓文君才女新寡,只叹无缘接触,愁肠百结,暗发相思心病。宴会之后,他悄悄托请侍者做媒,宛转向卓文君流露了爱恋之意。近在咫尺,鸿雁传书,电光石火,心有灵犀,一见钟情,两性相悦,朝思暮想,魂牵梦萦。一天夜里,勇敢的卓文君不顾封建礼教束缚和世俗闲言碎语,与司马相如私奔成都。
   相如文君双双回到成都司马府宅,家徒四壁,无米下锅。卓王孙囿于传统道德压力,公开表示反对女儿私奔,并宣布不给女儿一分钱财。为了生计,卓文君与司马相如又相伴回到临邛,卖了车马,买下一家店面。“娘子”卓文君当垆卖酒,当了小小老板娘;“官人”司马相如身着围裙洗碗打杂,做起店小二。文豪“下海”从商,寡妇新嫁掌柜,成为轰动新闻。夫妻琴瑟合鸣,笑口常开,小酒铺生意红火。卓王孙见女儿在自己眼皮底下干起个体户小买卖,实在有伤他富可敌国的豪门风雅,碍于脸面,闭门谢客,闷在家里怄气许久。亲朋好友为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的爱情所感染,对他们自立自强的生存之道倍加赞赏,纷纷劝说卓王孙同女儿女婿和好。卓王孙回心转意,借梯下台,补送女儿一份丰厚的嫁妆,分给女儿女婿童仆百人,钱财百万。卓文君、司马相如谢过父辈鸿恩,携带财产佣仆,风风光光回到成都,购置田产房屋,过着锦衣裳玉食的生活。文君吟诗抚琴,刺绣种花;司马相如致力于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和美富贵人生,无不令人羡慕。
   (二)
   王氏胡说:司马相如当初在临邛,入住高级客店,乘坐豪华马车。本是一文不名,为何那般奢华?明知难以负担,为何携我夜奔?也许恋爱中的卓文君愿意相信:为赢得爱人耍点手段,情有可原。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如此处心积虑,制订周密计划,将自己收入网中;到底悦我文君之容,还是爱我老爸之财?卓文君决心一试。
   卓文君开始变卖裘皮衣,司马相如拿钱买醉。卓文君提出找兄弟借钱,司马相如不动声色。卓文君建议回临邛开酒舍,迫使老爸出钱,司马相如举双手赞成!卓文君终于明白,在司马相如眼里,解决经济危机的唯一出路正是——父亲的钱财。
   司马相如为了回到临邛,回到那个拒不承认他身份的老丈人身边,变卖马车,穿上跑堂的衣服,全心投入脏活、累活。这种放下身段,不耻下贱的心态,令文君齿冷心寒:那般风度翩翩,竟然满身铜臭。
   那么,她为什么不揭穿这场骗局呢?为什么还主动说出司马相如想说不敢说的话呢?
   这是王氏嫉恨“下海文人”的阴暗心理。
   司马相如入住高级饭店,乘坐豪华马车,如前所述,是身份在此,主人无论官与商,皆以贵宾礼待。
   以你王氏那点水平,恐怕下辈子也难享此殊荣的;你不拿国家工资试一试,你不与文化公司到央视走穴试一试!你也许快饿死了也不愿放下面子去洗碗。
   若无爱情,司马相如也绝不会去当店小二跑堂倌的,他做个什么不照样吃香喝辣?他一没犯错误,二没受处分,三当时不像而今国家干部搞终身制,随时可以聘用,在官位上搞点富商的钱,比下海吃苦去“争取骗钱”怕要容易多啰!
   王氏瞎说司马相如勤恳劳动赚钱是“满身铜臭”,更是对劳动的无端歧视。劳动是光荣的,谁说文人就非要舞文弄墨、咬文嚼字,一边拿国家俸禄,一边兜售伪学术捞外快肥私囊值得称羡,而比你大近两千岁的文化巨人司马相如做做粗活,竞这般被你瞧不起?!
   谁规定的,卓文君变卖裘衣,司马相如就必须戒酒绝食?人家卓文君心疼丈夫,才没反对文人买醉,这正是中国妇女古典美德!试看而今那些普通市民,失地农民难道就因为在贫困线上而更没有喝点小酒的资格了?难道只有你们靠夸夸其谈的二流文人才有喝酒之权利?
   司马相如卓文君双双回郊县开酒馆,一因文君人熟地熟,二更因邛崃商贾云集,工资兴旺,老百姓有一定的购买力光顾小酒馆,生意好做,再则新寡回娘家而私奔之后,恋父恋家。父女之爱,血浓于水。卓文君也有“恋父情结”的。哪是要“逼老爸出钱!”?如果要逼,不如两个就地沿街乞讨,那才不给乃父面子。
   (三)
   王氏乱说:卓文君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压力:社会舆论的谴责已经让私奔的文君不堪重负,更何况自己做出重大付出之后,才发现这是一桩有重大瑕疵的爱情。事已至此,卓文君愿一力承担。自古痴情女子薄情汉,文君放不下司马相如,就愿意成全他,做一个爱情的傻瓜。
   面对一个动机不纯的爱人和一份充满铜臭味的爱情,选择分手最为简单。但文君于心不忍,爱情无法瞬息即逝,司马相如也并非不可救药,因此,文君选择了挽救,挽救一位自己的爱人,也是挽救一场婚姻。
   最终,文君没有揭穿司马相如。夫妻二人联袂出演,获赠百万,富甲一方。
   也许你会认为,卓文君何苦委曲求全,干脆大闹一场,跑回娘家,让司马相如“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样虽然痛快了,可“损人不利己”,何况损的是你最爱的丈夫,失去的是你难以割舍的感情,并且,你能得到什么呢?所以,原谅有时比惩罚更有力量;不是丧失原则,而是另一种坚持。
   其实,照当时情形,司卓爱情,承受心理压力最大的是司马相如,他不仅要藐视世俗,还要默默忍耐两千年后还有度君子之腹的小人之心,假如卓文君出身于寒门文人世家多么好啊,却偏要投胎豪商巨贾全国首富之门。
   获赠区区百万,不过是富可敌国的卓文君之九牛一毛。倘若司马相如是为骗钱财,难道就此善罢甘休?
   无人信高洁,谁能表于心。
   司马相如原来家族中落之前,财富也何止百万。房价如此高涨,一百万在成都这样的大城市,而今也就买一套房子一部车子而已。
   作为一代文豪和大学者,司马相如一旦不为生计所迫,就得关心国家,潜心研究,业余写作,而不是仅仅为赚钱敛财。这在王氏之流简直不可思议。天渊云泥之别,岂可同日而语!
   (四)
   王氏浅说:得力于卓文君的大力支持,司马相如如期抵京。他对汉武帝说:这篇赋只写了诸侯的事,不值得一提,我再给皇上写一篇《上林赋》。等到汉武帝读完《上林赋》,立即下令:从今以后,尚书负责为司马相如写作提供写赋的“笔札”,并任命司马相如为郎(侍从)。
   汉武帝时期的尚书是皇帝的专任秘书,负责为皇帝收发文书、保管图书,他的职责是为皇帝服务,但是,汉武帝竟然特许自己的秘书负责为司马相如提供“笔札”,这是非常隆重的礼遇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