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自由天空
·《中华文化论坛》
·大方徐诗容 诗书画三绝
·广元凤凰楼赋①
·流沙河身世及姓名之谜
·成都故事
·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国 士 赋
·笔走南江听山歌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绿茶在蒲江
·榜样上有名,世风犹在
·墨苑趣闻录
·泸沽湖的思念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
·樱花与中日关系
·彭州石化项目:再度聚焦
· 珍惜生命每一天(歌词) 刘斌夫 词
·汶川大地震灾后城乡再造、生态复建与资源移民
·哈!我是青年!(朗诵诗)
·震灾中国,中国拯灾(朗诵诗)
· 如何遏止余震频密不断反弹?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上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中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 首度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下篇)
·中国跨领域科学研究前卫学者刘斌夫独家解读汶川大地震深层内因
·转载:温总理说过的最感人的10句话
·汶川大地震:紫坪铺水电工程疑似诱因之一
·龙门山地壳破裂:汶川大地震的内在动因
·龙门山地质断裂带:怪异的“双震中”现象
·又见棋盘花
·警花那丰美的乳房(叙事诗)
·从此不喝:可口可乐
·震灾面前:为什么希望小学不倒?
·红酥手,黄藤酒
·十上阿坝:雪域高原开花节
·贵州严查瓮安"6•28"事件失职渎职干部责任
·英雄的罪犯
·弘扬小平精神,继续解放思想
·北京奥运,中国如临大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刘斌夫
   
   苦夏八月,规划院组团考察下属公司租购经营权50年的川西雅安天全县老场乡苗溪农场。苗溪农场即原川西监狱的对外别称。而今监狱已迁至成都东郊龙泉桃花山麓,苗溪农场面临改制盘活。这座方圆20平方公里(合为3万亩)的监狱农场,原来与世隔绝神秘莫测,而今人迹罕至,走兽出没,杂花生树,芳草萎萎,茶园荒芜,房舍破旧,寂然无声,鲜为人知。
   苗溪农场在龙门山系名扬天下的二郎山外大坪山,位居天全、芦山、宝兴三县交界处天全县境一侧。经成雅高速公路到雅安城北飞仙关叉路口右转,朝芦山-宝兴方向行进,过芦山县城芦阳镇不久,岸陡壁峭的灵关河上一道石桥,即为苗溪监狱农场与外界唯一相通的天堑通途。

   大名鼎鼎的胡风,当年曾被秘密关押在这里!
   胡风被关押在苗溪三分场。
   浓荫遮掩的一条小径,通向依然紧闭的巨大铁门,门上依然是高墙电网。一个时代的秘密,似乎就永远在关闭在里面,外界再也无以知晓了。
   从旁侧可登上高台。高台上孤立一幢废弃的灰砖楼房,是当年狱警办公的地方,可以监视下面院内的一举一动,一览无余。
   三分场关押重型犯。
   三分场监牢是四合院,三面高山陡坡。院内正侧面、一座平房,有点古色,可以开大会;靠大门一方是半敞开式高平房,木梁上可挂稼禾,亦可吊打犯人;大门正对面那栋楼房,是犯人的单间居室;院坝里一尊篮球架已锈迹斑斑。此刻院里只有劲草疯长,罕见的巨大阔叶梧桐树葱绿欲滴,仿佛在诉说生命被践踏过后更生的渴望。
   在这寂静的上午,仿佛能看见当年胡风戴镣踱步的蹣跚身影,仿佛能听见严刑拷打的叱骂和呻吟……
   
   胡风(1902—1985),本名张光人,笔名谷非、高荒、张果一,湖北蕲春人,我国现当代著名的文艺理论家、诗人、翻译家,曾就读于北大、清华。1929年留学时并加入日本共产党,被逮捕入狱,1933年被驱逐回国。
   作为鲁迅先生的得意门生,秘密编辑《木屑文丛》,担任左联宣传部长,高举“民族的大众文学”旗帜,结集出版《文艺笔谈》、《野花与箭》、《密云风习小记》及一些译作。抗战时期,任复旦大学教授,次年与人合编《海燕》杂志,主编《七月》杂志,出版《七月诗丛》、《七月文丛》,成为“七月派”诗人的重要代表和领军人物,辗转于重庆、香港、汉口、桂林等地,从事抗战文艺活动。1949年主编大型文艺杂志《希望》。建国后任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理事,《人民文学》编委。1952年始,胡风的现实主义文学思想受到批判。1954年,因胡风将自己闭门写就长达28万字的《关于建国以来文艺实践情况报告》(即“三十万言书”)递交给中央文教委文化主任习仲勋,转呈中央和毛、刘、周,浑然不知就惹下惊天大祸。
   5月18日黄昏,胡风同夫人梅志及儿女们正在家中吃饭,突然闯入刘白羽带路的几位便衣,抄家讯问,夫妻先后被带走。
   原来,中央授意,全国人大决定,逮捕胡风,由全国文联、作协配合公安部执行。
   与此同时,路翎、牛汉等92人被捕,62人被隔离审查,73人被停职反省。同年6月,全国2100余人受牵连。新中国文坛“第一桩奇冤大案——胡风反革命集团”“告破”。
   1955年12月6日,中央下达专门文件通知全国批判“二胡”——胡适和胡风。受株连的包括笔者的忘年知交、四川回族大诗人木斧(本名杨浦)。木斧15岁参加成都地下党,建国后受派广汉土改工作团,兼任广汉向阳乡(后来与安徽凤阳同时首创联产承包责任制,率先撤销人民公社肇始中国农村改革的“天下第一乡”)团委书记,调任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忽被打成四川第一个“胡风分子”,发配绵阳农村接受改造。平反复任四川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现离休闲居在家。
   胡风先被秘密关押在陕西秦城监狱10年后,1965年11月26日,宣布被判有期徒刑14年,同年12月押出秦城监狱。次年春节后,送往四川川西监狱苗溪农场,待遇有变,幸获每月20元生活补贴。1967年11月,胡风又被从苗溪农场押往成都,改判无期徒刑。1970年押往川东大竹第三监狱。1973年梅志被获准去大竹陪监,胡风已被折磨得精神恍惚,连自己的夫人梅志也不认识了。
   1978年,上海某出版社为编辑出版《鲁迅日记》,经公安部批准,派专人赴四川探访历史的见证者、当年鲁迅的好友和弟子、而今的重刑犯胡风,以求得帮助,获取翔实资料。当编辑人员到达成都,省公安厅和司法厅答复:上边有禁令,任何人也不许探看胡风,胡风关押地严格保密。要了解与鲁迅有关的情况,只能由狱警代为讯问,责令胡风写成材料,转交给出版社。
   后来,在夫人梅志帮助下,胡风整理出一批详尽资料,由四川省监狱管理部门转交给了上海出版机构,《鲁迅日记》得以出版。
   在胡耀邦大举平反冤假错案力挽狂澜的1979年,胡风被解除拘禁。1980年,为胡风初步平反,安排其担任国家政协常委、中国作协顾问。1985年6月8日,胡风病逝于北京,安葬在八宝山公墓。1988年6月18日,中央办公厅再次发出《进一步平反胡风问题的补充通知》,彻底为其平反,新中国文坛第一奇冤大案首要受害人的灵魂可以安息于九泉。
   胡风女儿晓风移民美国,出版了长篇传记《我的父亲胡风》,对胡风一生做了个全景式的描述和怀缅。
   
   胡风一生,著作等身。著有诗集《为祖国而歌》、杂志集《棘原草》、评论集《剑•文艺•人民》、《论民族形式问题》、《论现实主义道路》、《在混乱里面》、《为了明天》《逆流的日子》,散文集《人环二记》、译文集《人与文学》等等。开国之初写了史诗性长诗《时间的开始》、特写集《和人物在一起》、杂文短记《从源头到洪流》等。其代表作《文艺笔读》和荟萃一生思想精华的《胡风文集》,成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理论的标高。
   胡风一生,就是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某种缩影,是一曲催人泪下潸然的文学悲歌。
   胡风是肝胆透明的大诗人,名士风流大不拘,心胸坦荡毫无城府,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
   胡风的“原罪”,甚或是中国当代文人似乎出自天性的或集体无意识的愚忠。愚忠者总被愚弄,仿佛就是极左统治下万劫不复的文人运命。
   胡风的重罪是钦定的。
   请读胡风当年风华正茂时,是怎样热血衷心,放声歌唱“伟大的领袖”、若坐春风的末代帝王的:
   时间的乐章(长诗)
   第一乐章 欢乐颂
    毛泽东
    列宁、斯大林的这个伟大的学生
    他微微俯着身躯
    好像正要放开大步的
    神话里的巨人
    ……
    毛泽东!毛泽东!
    中国大地上最无畏的战士
    中国人民最亲爱的儿子
    你
    你坚定地望着前方
    随着你抬起巨人的手势
    大自然的交响涌出了最强音
    全人类的希望发出了最强光
    你镇定地迈开了第一步
    你沉着的声音像一声惊雷——
   ……
   海
   掀播着
   涌着一个最高峰
   毛泽东
   他屹然地站在那里
   他背后的地球面上
   照临着碧蓝的天空
   ……
   毛泽东!毛泽东!
   由于你
   我们的祖国
   我们的人民
   感到了大宇宙的永生的呼吸
   受到了全地球的战斗的召唤
   ……
   在长诗中,胡风还把开国的毛泽东比方为“初恋的少女”。就因为诗人如许真挚得烫手灼心、竭尽浪漫近乎夸张的歌唱,和那敢于说真话道真情的“三十万言书”,给圣上造成了一个胡风做梦也不可能想到的恶劣印象:“隐蔽得最深的反党反革命分子”,——从而铸就了他一生的悲剧。短暂欢乐,一生悲惨。这就是胡风。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胡风案件,实则已悄然开启了三年后对50万中国知识界精英分子大举“反右”残酷打压的序幕……
   
   天地沧桑,岁月磋砣,时过境迁。改革开放新时期,热血赤胆的胡耀邦曾讲了一个重要论断:我们建设……精神文明,需要三个高峰:思想理论高峰、科学技术高峰、文学艺术高峰。
   诚哉斯言!
   然而,为攀越这三座高峰,半个世纪以来,数以百万计的知识精英“虽九死其犹未悔”,付出了多么沉重的悲壮甚而惨烈的代价。
   当我们步入东西方文化尝试碰撞与融合、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后工业时代,从物欲横流中回溯沧桑岁月,回归自然,修复生态环境,倾向和谐,走近荒芜的苗溪草坂林峰,寻访胡风当年狱中踪迹,拨开杂藤野蔓,也许,摘取那胡风手植的几许茶树上几片新芽,冲泡在杯中沸腾而重归宁静的山泉水里,“时间”将又一次“开始”了。历史的悲剧不可重演。历史的教训当深刻记取。历史的使命岂能忘却。重建主流文化,思想理论,科学技术,文学艺术主流高峰,一代又一代人当为之重塑和越攀。
   时间将又一次开始。开始于文坛悲歌久久不散的余音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