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由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自由天空]->[方 山 纪 游]
自由天空
·论 联 合 政 府
·追忆陈邦本先生
·城管暴行何时休?!
·《阿里山的姑娘》词作者的世纪绝恋
·再 拜 蒙 山
·足球寡妇•麻将鳏夫
·魏了翁、李调元与蜀学
·父亲的麦城
·南怀瑾西东万里缘
·三星堆佐证: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共生互动
·我与星星五十年
·古历八月节日断想
·李调元的“灯影儿”诗
·想起一个人的名字
·巴山夜雨涨秋池
·宇宙公理与文坛公案
·巴山夜雨涨秋池
·巴山夜雨涨秋池
·梦里南江
·茶亦醉人何必酒
·春走石象湖
·《中华文化论坛》
·大方徐诗容 诗书画三绝
·广元凤凰楼赋①
·流沙河身世及姓名之谜
·成都故事
·星星•罗江诗歌节特辑
·国 士 赋
·笔走南江听山歌
·泸沽湖女儿国的思念
·绿茶在蒲江
·榜样上有名,世风犹在
·墨苑趣闻录
·泸沽湖的思念
·以城市集群为支撑,同构“江河海经济联动新体系”
·墨苑趣闻录
·名吃美酒忆故乡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司马相如在巴蜀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应向韩国学什么
·大足:石刻与刀
·人道主义:共同价值观与普世情怀
·限播古装电视剧为哪般
·中国城市走向
·德阳钟鼓楼赋
·德阳钟鼓楼赋
·永川茶山竹海景区旅游开发营运总体策划方案
·川中安岳——韩国国母普州太后故乡
·走出总设计师的历史局限
·中国城市走向
·中国城市走向
·方 山 纪 游
·国士赋—六四?周年祭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 中国城市走向
·黑白肖像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走 近 熊 猫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特别策划:拆改装修毛泽东纪念堂
·/hero/2007/zytk123/彩肖1.jpg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
·读山西黑矿黑奴事件有感
·拆改毛纪念堂
·胡总啊!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
·物价飞涨:基尼指数问鼎和谐新政
·再论“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
·陈水扁 权力的傲慢与腐败———陈水扁贪污大揭秘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十七大代表资格审查权属于谁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智力扶贫 强县扩权
·中国应当打掉朝鲜
·司马相如是骗财骗色吗?!
·重庆人也是四川人
·四川茶业经济发展调研与建言报告
·黔 江 印 象
·`我向锦涛进一言:猫应该强过老鼠
·物价飞涨:恩格尔系数问鼎和谐新政
·感叹于袁隆平
·感叹于袁隆平
·企业及个体户没有权利联手涨价
·一张荣誉证书
·路遇小车要敬礼?
·祭帕瓦罗蒂
·文坛悲歌:胡风坐过的监狱探访札记
·车夫的童谣
·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朱镕基的十大过错
·北(新)疆散记
·一场极左闹剧的流产
·樱花与中日关系
·彭州石化项目:再度聚焦
· 珍惜生命每一天(歌词) 刘斌夫 词
·汶川大地震灾后城乡再造、生态复建与资源移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 山 纪 游

   方 山 纪 游□刘斌夫

   川南有两座名闻遐迩的“酒城”:“万里长江第一城”宜宾和“万里长江第二城”泸州。酒城的商品经济自古繁荣,水陆交通都较发达。南方丝绸之路的左路——“五尺道”(又称“南夷道”)经此而过。川南这两座重镇,而今已是市场经济并驾齐驱的川南区域中心城市,与“甜城”内江、“盐都”自贡,同构川南区域“金三角”。岷江在宜宾汇入长江,沱江在泸州汇入长江。在泸州,几乎人人皆知,有一座方山,却尚不为外界耳闻。方山在泸州城西南十八公里处,长江畔一道佛道共生的奇山,因形状方正而得名。方山不高,海拔649米。方山有九十九座山峰,聚成方阵。传说很久以前,有一位皇帝巡游到此,不信这山是方形的,硬要与随行文武百官和当地五老七贤一道去一一数点,这里的山峰究竟有多少座。结果一数,不多不少,九十九座。皇帝站在方形的山顶,高声说道:朕乃金口玉牙,已经说了这座山是圆形的,你们却偏要说是方形的,其实还有一座山峰,众爱卿都未看见,这是百座山峰中最高的一座!众臣心领神会,齐声颂答:万岁所言甚是,那最高的一座正是皇上。原来九十九座山峰,山是方的;而今一百座山峰,山是圆的。龙颜大悦,哈哈朗笑,山川回声。当地百姓有说这皇上是东汉光武帝刘秀,有说是唐玄宗李隆基,反正搞不清楚。人为的“山峰”,终会消隐;而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九十九座山峰,亿万年长存。皇帝老儿一离开,当地人依然称这道山体为“方山”。方山最早是道家隐居地。方山西巅,有八仙之一的韩湘子修行遗踪。后来,东汉光武帝刘秀在此赐建“兰祠”。唐玄宗于天宝六年公元747年)在山的高处敕建唐枫寺,这里便成了佛教领地。北宋在山脚又建新唐枫寺。而今山腰又建中唐枫寺。唐时那座寺庙,又名回龙寺,今称“老唐枫寺”。山上的老寺庙,因皇上倡建,皆金碧辉煌,有北方佛教园林的宏阔大气,隐现于参天竹树中。山门之外的湖塘边,有一座青砖黑瓦的建筑,是尼姑庵。方山不仅佛道共生,而且僧尼共处,别有一番情致。进山门,是荷花池。即可步行攀援石梯而上山,亦可乘索道缆车或滑道轨车,更可坐竹木长轿。上山一路,不外乎是全国宗教名山千篇一律的节目:烧香拜佛,祈福许愿,求神保佑,方山是省级森林公园。当地村民免票进园,在崎岖山路上卖香烛、矿泉水和纪念品。讨钱的人全世界哪里都有。方山的讨钱老汉提一只硕大的空空如也的“蛇皮”塑编口袋,从早到晚反复念叨一句台词:你娃儿要大学,要升官,要发财……云云,甚至“要当皇帝”的戏言都不慎从嘴边溜出来。这已经是什么时代了?简直有点黑色幽默。你给他点散碎银两,他就捧你天花乱坠,逗你虚无的开心。权力崇拜在国人心底根深蒂固。遥想当年,“海归派”带回几句嘹亮的歌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而陕北那个命贱的羊倌儿,在民族危难之际,却在黄土山塬的旮旯里把一首凄丽的爱情山歌,改编成“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大救星。”醒世恒言,竟被虚妄诳语所湮没成灾。国民的脆弱心理,总想寻求新的灵魂避难所。上世纪八十年代新时期十年,在拨乱反正之后,渴求思想解脱的人们,在诗歌里去寻求避难,最后走进了牛角尖一样的象牙塔。九十年代后新时期,信仰坍毁的人们,又回归到寺庙教堂寻求避难,名山大川香火明烛忙不暇接地解救那么多无助的灵魂。也许宗教本身就是人类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而宗教却只能维系现状,寄托愿望,无法推动文明传承,社会发展。外号德先生和赛先生的科学与民主,倘若方山一游,也会背负群峰,面对长江,浩然长叹,怅然若失。方山之奇,还在山的西南隅,有一行“建文帝的脚印”。明朝建文年间的权位皇权之争,为史海留下了多少扑朔迷离的不解之谜。惠帝允炆败走巴山蜀水间,至少有6处隐藏栖身处,在川北达川、青川、江油,川东三峡,川西青城古镇街子的上、下古寺,在川南泸州方山。建文帝避祸隐身,成祖朱棣废建文年号而开永乐盛世。个人的让位,求得时代的百年平安,不能不说是一段佳话。但好景不长,嘉靖之后,中国堕入更加闭关自守的深渊再无能自拔。汉武帝时期,资本主义的萌芽初遭扼毙之后,明朝资本主义的再度萌芽,在“存天理、灭人欲”的重轭之下,再度遭遇封杀。德先生、赛先生,你二位老兄若在那时来游方山,或者中国其它任何一座山,都是不让你进门的哦!在巴蜀,古代资本主义在邛崃、在绵竹、在内江、在自贡、在宜宾、在泸州……因铁、因盐、因糖、因酒而多次萌芽。而今国有、民营经济再度勃兴。这种由开放而封闭、由封闭而开放的环境,更在呼唤德、赛两位世界村的使者的造访与栖居。个性的自然风景,共性的人文民风,这就是方山。方与圆,在东方人的思维里,是辩证的哲学观。方是秉执,圆是通融。奇数为方,偶数为圆。方山有九十九座山峰,皇帝来了,方山临时变成圆形。皇帝去了,方山依然是方形。德先生、赛先生一来,101座山峰,是方还是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