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洗脑与意淫[3]]
作舟博克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 美国: 邪教王国 ◆ [图]
·
·1
·
·1
·今夜,我为心痛买单!
·《“八”的联想》
·◆ 卸 磨 杀 驴 ◆
·◆诗赠余秋雨王兆山等中国人渣◆
·◆夏娃不是亚当的“第一个女人”!◆
·聞道長安似奕棋/百年世事不勝悲
·“看几个超级G8头儿”
·【民工兄弟们,请离开北京吧!】
·我们患了“奥运疲劳症”!!!!
·汉语“雷词”泛滥,官方开始"胡雷"!!
·从“支那”到“拆那”---国人太敏感!!
·::::::郭爱的絕命書::::::
·蓄意谋杀奥巴马嫌疑犯被捕(图)
·::::美国贵宾看篮球打瞌睡(图)
·::::::鳥巢設計師艾未未的憤怒宣言::::::
·刘翔的伤与希腊神话(图)
·大选:奥巴马敲定副总统人选--老将出马(图)
·总统与嫖客
·做中国人不值得自豪的100个理由
·奥巴马将是一位“又当爹又当妈”的总统
·佩林『遗产』:三级片和笑料脚本(图)
·中华文化痔疮:“烈女操”
·◆ 灵魂的重量 ◆
·H.H.达赖喇嘛在欧洲议会演说全文
·读奥巴马青年时期的诗歌
·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汉译
·评读、汉译美国第44届总统就职大典诗歌
·外祖母(留下)的情书 (图/文)
·爸爸对儿子说:不要手淫!!
·两会讨论关于取缔“小姐”的问题 (图)
·中国妓院“明码标价”等级分明 令人惊讶(图)
·美国的强大不是雾里看花(旅美杂诗)
·说一声“对不起!”真的那么难吗??
·泥马战河蟹 草根斗权威
·因涉及国家安全问题艾未未被警方带走调查[图]
·“和谐”应该来自互相的理解!水火不容的和谐是骗人的!
·“有上海特色的计划生育”的含义与争议(图)
·中国民调:农民最诚信;性工作者第三
·为中国互联网理事长胡启恒的胡言乱语而悲哀(图)
·红 卫 兵 的 后 代 是 个 混 血 儿(图)
·“如果你不爱美国,你为何不滚出去!”(组图)
·当 我 们 都 已 老 去 (图)
·《 是 谁 ? 》
·中国政府提前颁给了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老虎伍兹他爹:这年头儿婚姻是不必要的
·中共党员嫖娼为什么要付双倍价钱
·悲 谷 幽 歌
·北韩互联网攻不可破 南韩放宣传气球
·一个可怜又可耻的女人[图]
·中国政协委员批评奥斯卡最佳女导演(图
·政治强奸了艺术,朗朗只是生殖器
·解读《悬崖》结尾:灵魂无法逃脱恶魔
·孔庆东为什么如此憎恨香港人?图解
·费翔父母:美国大兵偷拍中国女孩儿结姻缘(组图)
·实事求是:宁娶妓女,不娶剩女!
·《 蝗 虫 与 狗 》
·《 蝗 虫 与 狗 》
·一个重庆老百姓眼中的“王立军事件”
·国内裸体模特儿摄影展竟搞成这样!?【图】
·四川地震,深圳8位坐台小姐捐款100万媒体不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竟变成“家族企业”??
·薄熙来对胡锦涛一席谈
·司马南与在美国妻子突然离婚 怕秋后算账?
·司马南与在美国妻子突然离婚 怕秋后算账?
·美国大选花絮:联邦监狱犯人竞选总统
·肯尼迪家族又一名成员“神秘”去世
·毛泽东畅游天安门【图】
·伦敦奥运开幕式和北京奥运的根本区别
·各国副市长被扇耳光后的不同反应
·各国副市长被扇耳光后的不同反应
·莫言获诺奖是中国外交的一个胜利
·美国目前已有30多个州请愿分裂、独立
·北韩曝惊人考古发现:独角兽巢穴
·美国政府网就“2012世界末日”发表声明
·诺贝尔效应:刘晓波获得自由的可能【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洗脑与意淫[3]

   ☆☆☆☆☆
   
   
   鱼玄机嫁给李亿为妾时她才十八岁[据说,李亿‘贿赂’了温庭筠,求见鱼玄机,二
   人一见倾心] 。之后,她没能与李亿度上几日良辰。由於一起传说的‘命案’,鱼

   玄机被唐朝法院判了‘死刑’,死时,年仅二十六岁。
   
   由於历史记录的不全面,再加上记录历史的人多为封建王朝的口舌、奴才,所以,
   像鱼玄机这样一位出类拔萃的美女诗人就更成了意淫男人们极为方便的题材。这些
   庸才们对美女诗人的诗歌毫无兴趣,因为他们只知用两腿间的小脑思考,更以贬低
   女性为乐。
   
   鱼玄机之所以成为中国古代最具争议的女诗人,是因为她的反抗和争取自由的精神。
   如此精神,在中国男人身上都是不多见的,所以,鱼玄机等女才子的诗歌被忽视,
   而只会意淫的下流坯更是各显神通。
   
   各类传说来自鱼玄机进驻咸宜观之后的经历。她得知李亿携家眷离开西安
   后,不甘心做‘怨妇式的尼姑’,在大门外贴上‘鱼玄机诗文候教’的广告,随即,
   中国历史上第一家由女性组织的民间‘诗歌/文化沙龙’在西安成立了。那时,中国
   还没有酒吧网吧,茶馆酒家全是男人的天下。所以,鱼玄机的‘沙龙’就吸引了很
   多意气相投的年轻人。
   
   就是这样健康,前卫的,真正的超时代的文化现象,在不同的丑陋男人心里成了鱼
   玄机头上的罪名:‘风流,荡妇,不贞’等等。可以想像,鱼玄机要甩开多少风言
   风语和卫道士们的诅咒。
   
   那传奇性的‘命案’随即在这群天真烂漫的年轻男女间发生了。
   
   
   ☆☆☆☆☆☆
   
   《三水小牍》[作者不详]有记:一女僮曰缘[绿]翘,亦明慧有色。忽一日,机为邻
   院所邀,将行,诫翘曰:无出,若有客,但云在某处。机为女伴所留,迨暮方归院。
   缘翘迎门曰:适某客来,知练师不在,不舍辔而去矣。客乃机素相匿者,意翘与之
   私。
   
   及夜,张灯扃户,乃命翘入卧内讯之。翘曰:自执中盥数年,实自检御,令有
   似是之过,致忤尊意。且某客至款扉,翘隔阖报云:练师不在,客无言策马而去。
   若云情爱,不蓄于胸襟有年矣,幸练师无疑。机愈怒,裸而笞百数,但言无之。既
   委顿,请杯水酹地曰:练师欲求三清长生之道,而未能忘解佩荐枕之欢,反以沈猜,
   厚诬贞正,翘今必毙于毒手矣,无天则无所诉,若有,谁能抑我强魂?誓不蠢蠢于
   冥冥之中,纵尔淫佚。言讫,绝于地。
   
   机恐,乃坎后庭瘗之,自谓人无知者,时咸通戊子春正月也。有问翘者,则曰:
   春雨霁逃矣。客有宴于机室者,因溲于后庭,当瘗上,见青蝇数十集于地,驱去复
   来,详视之,如有血痕且腥。客既出,窃语其仆。仆归,复语其兄。其兄为府街卒,
   尝求全于机,机不顾,卒深衔之。闻此,遽至观门觇伺,见偶语者,乃讶不睹缘翘
   之出入。街卒复呼数卒,携锸具,突入玄机院发之,而缘翘貌如生。卒遂录玄机京
   兆,府吏诘之辞伏,而朝士多为言者。府乃表列上,至秋竟戮之。
   
   ....
   
   这位无名的中国古代福尔摩斯将这一‘命案’如此简单描述成了‘因嫉妒和怀疑引
   起的情杀’。想一想,当时既没有窃听器,更没有针孔摄像机,可这位意淫大师竟
   写下鱼玄机与女侍间吵架的对话和‘机愈怒,裸而笞百数’的‘案例’。
   
   鱼玄机真的会为争风吃醋,怀疑女侍与自己喜欢的‘帅哥’来往,而将绿翘的衣服
   扒光,用鞭子抽打数百下,以至将绿翘打死吗?而那个叫‘陈韪’的‘帅哥’怎么
   就这么容易逃之夭夭??他不会勾引/强奸女孩子吗?他不会杀人灭口吗?鱼玄机又
   是从哪个‘大侠’那里学到的用鞭子的功夫???
   
   如此漏洞百出的‘野史’竟然被中国人坚信了一千多年。按逻辑,我们应该以诗人
   的诗文为主,来分析诗人的生平,怎么能以野史为证呢?原因很简单,因为鱼玄机
   是女流。这也说明了一般性的所谓“历史”是多么的不可靠。所以,文明社会的篡
   改历史,或主观评价历史的行为一直延续到今天。中国有,外国也不少。比如日本
   人篡改教科书的例子。
   
   再看一看她的另一首诗,也许会让我们重新思考这个‘美女杀人犯’的杀人动机是
   否充足。
   
   李亿[字子安]离开她之后,鱼玄机于绝望中重新找到勇气,写下了传诵千古的最有
   代表性的,最大气的,最女权的作品:
   
   《赠邻女》(寄李亿员外)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宋玉就是《登徒子好色赋》中的‘美男子’,被爱恋他的女孩子偷偷看。王昌是魏
   晋时的一个帅哥,这里被女诗人用来暗喻她的心上人。由此可见,鱼玄机已经看破
   红尘,也看透了当时封建社会女性的无望,同时,还诙谐幽默地表达了心中独立的,
   开放的,大度的情怀:何必对‘帅哥’怀恨在心呢?身边可看到的‘美男子’不是
   很多嘛!?!
   
   有了这样的成熟的人生观,她还会因为女侍挽留一名前来拜访的男性朋友而生嫉,
   再谋杀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社会里出现了政治上的混乱,上百万的中国
   人因冤假错案被杀害,被下放,被劳改。很多人至今仍是冤魂不散,而真相已被人
   们遗忘。
   
   从鱼玄机的诗歌和少得可怜的所谓‘史书’记录里,我们有权怀疑历史,或被官府
   雇佣的‘历史学家’所记录的真实性。
   
   
   [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