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不与权力魔鬼结盟,要与思想魔鬼互动]
张三一言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習近平反貪反腐面面觀
·原來貴族就在我們眼前
·習權貴反腐出民主?
·無民主無協商=協商民主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民主,寄希望於習近平!
·共產黨是好黨還是壞黨?
·批判抽離了憲政法治的民主
·試談人性 [+1]
·凱撒式多數人暴政
·歐威爾式多數人暴政 (+2篇)
·何人何故反民粹?
·辨真:暴力是這樣的
·幫共學者高論:多數人民主=共產 (+1)
·暴力革命是文明終結?
·分裂節後之國難:節哀逆變(+1)
·寄希望派無中生有的習民主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苟延殘存的悲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生存》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為甚麼新加坡能民主,中共國不能?
·月旦李光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人人生而平等+罌粟花理論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5版]
·無神論者與基教徒對話 [13短篇]
·項觀奇向共產黨要民主要權利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喜见美国裁定同性婚姻合宪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香港和臺灣可能獨立嗎?
·同性異性婚戀進階探析
·中共理論馬仔的一攻一保
·統戰=收買知識奴才
·革命,你從哪裡來?[四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習皇慣性反貪腐 紅朝恆性出貪腐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1]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中國夢=共黨夢
·統一不是普世價值+共黨統香港泛民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黨文化+反民粹冶煉偉光正 [2篇]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极权天下变幻马克思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共產黨政權沒有合法性(2篇)
·用謊言說出來的合法性
·香港人為甚麼戀英殖反共殖?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專政黨沒有生存權利
·可以結黨為私不可公權謀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与权力魔鬼结盟,要与思想魔鬼互动

不与权力魔鬼结盟,要与思想魔鬼互动
   张三一言
   胡平在《左派们也应该争取自由民主》一文中指出:“在今日中国,说谁是左派谁是右派,谁是改革派谁是保守派,其实都并没有多少意义。最重要的分别始终是:谁是站在自由民主一边,谁是站在一党专制一边?”

   淡淡烟草味主张:“绝不与魔鬼订约,绝不与左派结盟!”他反驳说:“难道当初苏共不是打着反对沙皇专制的大旗起家的么?难道中共当年不是靠批评国民党一党独裁得势的吗?不管是新左还是老左,不管是中左还是极左,不管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左派,左派就是左派,左派永远是自由的敌人,集权的渊源,罪恶的温床!”“中国现在需要的,是我们自己的皮诺切特,我们自己的佛朗哥!绝不与魔鬼订约,绝不与左派结盟!”所以极力批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自由主义者们正是犯了这样的大错,将中共引为同路人,以至共产势力在大陆Came Tnto Power!可叹的是今日的自由主义知识份子又在重蹈覆辙!!”
   这是一个长期争论不清的问题。我曾作过多篇文章讨论。自由和民主必须给所有人相同的权利,理所当然必须给异端相同的权利;必须容忍对立的思想,理所当然必须与所有异派(包括被视为极之有害的异端派别)共存。以下是由上述争论引起的讨论,并不完全是局限或针对胡淡两人所涉及的问题。现在列举几个主要理由谈谈。
   [一]、混淆魔鬼权力和魔鬼思想、派别,有害今天民主事业
   “绝不与魔鬼订约,绝不与左派结盟!”的误点在于把魔鬼权力和魔鬼思想、派别魔鬼混为一体。
   人们把自己认为有害的异端思想派别视为“魔鬼”,作为一个观点没有什么不妥;但是若把有害异端派别的思想“魔鬼”等同于权力“魔鬼”,看似理所当然,实则谬然,对自由民主危害深重。
   我们平常说反对、打倒、消灭、结束…的是被视为魔鬼的专制制度及植根于这个制度的魔鬼政权(权力魔鬼)。若说绝不与这种权力魔鬼订约、结盟,是合理的──但是也不能由之推导出不得与之交往和互动。当原本主导它或依附它的魔鬼思想被权力抛弃、被排出权力中心、被贬为边缘思想派别时,还把它视为等同于掌权的魔鬼,并拒绝与之订约、结盟、交往和互动就不妥了。因为制度和权力是可以反对、打倒、消灭、结束…的,有害异端派别思想“魔鬼”无疑可以也应该反对,可是谁也无法打它打倒、消灭、结束。原始人弱肉强食的思想、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思想、中世纪宗教审判庭的思想、希特勒思想、毛泽东思想…到今天还在不少活人中顽强地表现出来,将来也会有所表现。你不能打倒、消灭、结束它,就必须容忍、和它共存。当这些被边缘化无权异端(魔鬼)思想派别反对魔鬼权力时,我们应该维护他们的自由权利,应该有原则地、策略地与之订约和结盟、交往和互动,对付共同敌人。这对我们是有益的,而且还是必须的。
   人们最常举五六十年前民主派与中共这个魔术订约结盟的恶果,力证绝对不能与今天的被权力排斥为边缘化的无权左派魔鬼订约、结盟,一做就必定是历史的翻版。
   这个例证是软弱无力的。
   因为,今天之与左派订约结盟和五六十年前不相同。
   何以见得?
   第一,五文十年前民主派与之订约结盟的中共并非无权的思想派别,而是武装到了牙齿割据了大半壁江山的专制独裁的军政实权集团;无权的民主派与共产党魔鬼在强弱悬殊、主从分明的形势下订约结盟只能是卖身依附、确定主奴关系;民主派命定充当帮凶角色(而且是即时现实的恶行)。
   今天民主派的意识型态和民间实力远远强于左派的形势下与被称为魔鬼的左派订约结盟,各派地位是都是独立的。在这样的形势下,问题不是左派“会给你言论空间吗?”,而是左派“有能力不给你言论空间吗?”反民主的极左派要分沾政治权力,唯一可行之途是违背自己的意识型态,违心和伪善地用民主程序和手段,而且没有可能放弃这一程式和手段(一放弃就失势失利)。只要永远违心和伪善地用民主程序和手段,与真心真意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可以说,即使今天的极左派真个有权了,也极难如愿地行专制独裁之恶。可见,现在的订约结盟对像是无权的左派;与之订约结盟并不形成任何恶行。这与五六十年前的订约结盟绝不相同。
   第二,有人会反驳说,这是饮鸩止渴短视之见。你与之订约结盟,它就会无权变有权,不作恶到作恶,你起码是潜在帮凶,极之危险。
   把可能当作必定作恶这种思维方法本身就错,事实上它不可作恶比作恶的可能性更大。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共产党意识型态强盛,占尽了道德高位,向全世界输出革命,处于高涨、发展和进攻期;人心被裹胁驱向建立一个专制独裁共产帝国。现在共产党原旨意识型态已经成为软力量的负值,连手握政治大权的共产党避之唯恐不及。在这样国内外大气候下想用原旨共产当思想建立新专制独裁共产帝国,想消灭其他民主力量实行一党专政,其现实性比连白日梦都差。除了中共及其附庸外只有逼迫专制向民主过度的压力,现在民心所向和世界潮流是建立民主自由之国。没有重建新专制帝国动力,你没有办法建立新专制独裁共产帝国、没有办法消灭其他与你抗衡的民主派,你就没有作为魔作恶的可能!
   五六十年前民主派与魔鬼实权派共产党订约结盟是没有独立能力和对自身没有自信的表现,没有自信就卖身投靠。今天的自由派不敢与中国各左派订约结盟同也是不相信自由有独立能力和对自己没有自信的表现。因为没有自信,所以生怕一订约结盟就被吃掉。今天的没有自信者是基于只见思想发展的逻辑结果不见或不信制度和程式的力量;只见单个历史事实,不看历史的全面,也不能因应时代变化而改变思维模式。
   我们可以下结论:今天之与左派订约结盟和五六十年前不相同──与左派订约结盟导致建立新的魔鬼共产帝国的可能性几近于零。
   今天的中国左派──不管它是毛原教旨派还是新左派、民主社会主义派,是有较广大民众基础的派别,你若绝不与左派思想魔鬼订约,绝不与左派思想魔鬼结盟,与为数颇广的左派为敌,其客观效果是,削弱自由民主实力,给自由民主进程带来严重阻力;给手握实权的中共这个真魔鬼添增民众基础,增强中共的认受性和延长其反动统治性命。
   [二]、自由的要义之一是维护异端思想
   各种异端思想之不死,最根本原因是自由不死。假设毛泽东(及秦始皇、希特勒、列宁、今日成等)“正端”思想能够绝对根除人间思想自由,能做到根绝非“正端”思想萌芽成长空间,异端就无从出现。事实是非“正端”思想源源不绝;既然有异于正端的异端思想出现,就是证明了没有人能堵绝人的思想自由空间。而所有非“正端”的异端思想都是依赖自由思想空间生存的。
   你既然要自由,你就根本没有办法,也不应该阻止依赖自由思想权利而来的异端思想。就是说你要自由就必然有异于自由的自由;没有异于自由的自由就不成其为自由。这个“异自由”的极端部分就是人们视之为有害的异端。这个“异自由”永远伴随着自由,同生同灭。所以,你要自由就必须容忍异端;你要消灭异端就必须同时消灭自由。
   好吧,我再退一下,暂且承认必须视左派为绝不容订约结盟的魔鬼。那么,你有能力铲除掉这魔鬼思想吗?答案是,你要自由就必须与被你视为魔鬼异端的左派共存;你要铲除被你视为魔鬼异端的左派,你就必须做一个绝对加上绝对的独裁者。剥夺异端权利的民主政权必定滑向专制!主张剥夺异端权利者,在自由民主社会中极可能会利用多数人一致热情支持和维护政府的去压制剥夺这些异端者权利达到其目的。有欲剥夺异端思想权利的专制权力在,必然极力制造恐怖事件压制不同思想。现在把所有左派当作必然变成专制独裁魔鬼权力就是这种潜在思想的反应。在这里,我们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思想自由是那些主张剥夺异端思想权利的专制政治水火不容的。
   可惜,他们根本不明白,自由是由于多元的思想持续的分歧和对抗才能得以维护的。如果真的出现了多数人支持下政府压制剥夺这些异端者权利,这个政权必定滑向专制。淡淡烟草味提出“中国现在需要的,是我们自己的皮诺切特,我们自己的佛朗哥!”可见出其中绝对专制独裁的端倪。
   这就是要自由,就必须保护异端权利的理由。
   [三]、剥夺异端思想的权利必定让自由远离真理和正义
   “剥夺异端思的权利想必定让自由远离真理和正义”这个判断成立吗?
   成立。理由如下:
   如果有一个异端的思想自由权利可以剥夺的话,那么,无论在逻辑上、理论上或权力的实际操作上都必然会有第二个异端思想的权可以剥夺,最后的结果是只有掌握权力这个“自由者的正确思想”是唯一正确和唯一存在了。这个“自由者的正确思想”到底还有多少“真理量”和”“正义量”?可见,可以剥夺第一个异端思想,就可以剥夺整个人类的自由思想。这个剥夺异端思想权利的行为,异端者固然是受害者,但是,那些支持和拥护剥夺异端权利的非当权者也是深重的受害者,因为你根本逃不脱自己也变成权力者异端的命运。可见剥夺异端权利是害人害己的愚动恶行。
   其次,历史和现实给出了太多太多证明了:异端可能是真理,被视为异端魔鬼者不少是真理和正义的代表;相对比下,视别人为异端魔术者可能是谬误或罪恶;例如被宗教审判庭、秦始皇、毛泽东、金日成、波尔布特、希特勒等视为异端魔鬼者便是。历史和现实教训我们,当异端思想正确时,你剥夺异端思想表达,你就失去了改正错误接受真理和正义的机会;当然有不少时候异端是错误的,但是你禁了它,你就失去了用你的真理和正义去与错误较量而突显真理的机会,也是失去了提高和传播真理和正义的机会。可见,剥夺异端者做是一单全蚀本生意。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自由不是依靠烧死异端而证明其正确和维护其存续的。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说:自由有赖于异端的烧烤才能证明其正确和维护其存续。
   其三,主张“绝不与魔鬼订约,绝不与左派结盟”者完全有理由认为他的理念是唯一的理念。同时一些极左派也可以视自由派为敌的理念为唯一理念。两者加上中间各派共同存在是自由民主社会的常态。问题是民主社会(即使是如今天中国这样的专制社会)必然还存在多种“唯一的理念”(其中又必然包含那些被视为异端的“唯一的理念”),那么,怎么样来调和它们之间的冲突呢?唯一可行之途是让所有“唯一的理念”平等的对话。因此只有在保证包括异端思想权利在内的每种理念都有同样的权利进行自由抉择时,多元性才有保证。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自由民主制度:一个包容异端思想权利的自由民主制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