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真理之家
[主页]->[百家争鸣]->[真理之家]->[中日再战一次,中国依然会被打的屁滚尿流]
真理之家
·毛泽东的帝王思想与文化大革命的起因
·毛泽东去世前没有办好的事
·中国人早就应当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从哲学上谈癌症形成的原因
·浅析癌肿的生成转移及治疗理念
·宇宙形成的终极理论
·妇人拦路喊冤 蒋介石震怒枪决贪官
·中华不败:博讯也有政治敏感性话题吗?
·共产党政权垮台是马克思主义自毁基因设制的必然
·梁启超先生并不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
·回答虞兮:性交中断不利身体健康
·手淫对人体有害吗?
·画饼充饥“学雷锋”在逻辑上是个死点
·见证巫医,无比震撼
·给陈竺部长的信:建议卫生部就中西医理论上的分歧进行一场公开的网络科学对话
·中国文化是真理,用中国文化改造整个人类世界
·性生活有益心脏健康
·回答:服避孕药对人有害吗?
·结扎输精管会不会影响男人的性功能?
·通过各朝代成就的比较认识儒家文化
·抗屁救灾——驳芦笛《中式思维的五大逻辑缺陷》
·周正龙的华南虎问题最终是个道德诚信问题
·中国大陆搞计划生育—男共产党员当自宫
·从几件小事看工人们为啥得抑郁症
·话剧《雷雨》主题思想与艺术结构的批判
·伊丽莎白一世致中国万历皇帝的信
·巫者?医者?我亲身经历的、科学无法解释的医界之谜
·苏联解体只是巧合 中国民主之尚路遥远
·答《九十岁高僧圆寂,火化时毫发无损》的质疑
·明朝亡于:崇祯皇帝在特定条件下没有实行铁腕独裁
·转贴:十六世纪欧洲人眼中的明朝
·世界上少有的铁男人
·与西医较真:希望中西医进行一场公开的辩论
·中国文化与佛教文化和基督教文化的对话
·医学专家到处是盲区——专捅专家们的痛处
·经络“解剖属性”发现记——揭示学术界的黑暗
·想开设个“一句话平论”栏目
·关于民族英雄的定义
·贝克汉姆是明月法师的偶像,释迦牟尼是什么?
·女人暴露是一种美吗?
·中国走向民主之路浅探
·要“民主与文明,让道德滚蛋”的话对吗?
·中国六十年代斗争会跪凳子河南河北都是一样的
·“格物知致”的最终解释
·对爱因斯坦的迷信——评《科学家报告称爱因斯坦相对论终获确证》
·专制政权的标志——马克思主义
·道德与民主之间关系的论战
·地球的精灵——飞碟与外星人无关
·从哲学上谈道德与国家制度的关系
·再说社会制度与道德关系
·把一且责任都推到民族的“劣性根”上是最下流的手法
·并不可怕的狂犬病与艾滋病——
·凯迪我一发帖这个帖马上就封了——点到关键了
·向BBC求助的信
·绿毛党应当说联合国是“228”惨案的罪魁祸首!
·台湾民主处于危险的变数中—可能会走向专制
·《哲学与生命·用“社会人体学”解析癌症》
·从自然逻辑上推导恐龙是如何灭亡的
·太子党入局会坚定奉行他们前辈的路线
·《哲学与生命·用“社会人体学”解析癌症》内容简介
·不出所料陈水扁要挑动蓝绿双方恶斗为戒严制造理由
·廖祖笙好几天没有发帖子了,怎么回事啊?
·转贴:一村妇敲了一次铜锣,被判11年徒刑
·战争民主催生婆——书生死盼叶利钦
·哲学杂谈——动物思维——唯物主义
·从数理逻辑演绎到宇宙及生命演绎
·评:劳拉严词敦促缅甸军政府走向民主道路或靠边站
·李敖人品下流,他的什么东西都一钱不值
·浅说抑郁症
·揭“喜欢数学的女孩”真实身份
·《性生活健身法》的书稿简介
·刺杀马英九虚张声势欲乱蓝营的选战阵角
·在凯迪论坛评论:处决“杀李大钊的人”
·和西医辩论我百战百胜的妙诀
·趣说汉字及汉字简化与拼音化雏议
·人民群众必须组织起来才能维护自己的权力!
·转贴:给胡主席和温总理的第三封信
·批马克思的帖子大陆论坛承受不了,基本上无处上帖
·中国传统文化——最完美的哲学
·共产党执政中的失败——给胡锦涛主席与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鬼是什么?
·鬼魂操纵它咬死了自己的小主人
·揭一揭性生活的牛皮客
·阴阳五行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质问飞虎队(张谦)一个问题
·再次质问飞虎队(张谦)几个问题,请你认真回答
·再问飞虎队(张谦)“爆竹声中除旧岁”是何意?
·宋代已有鞭炮却没有火药—由嘴瞎说!
·从“穀白皮”到“榖白皮”之争看方舟子的无耻
·闯贼、五四愤青、民进党是中国历史进程的妖孽
·中国文化及佛教文化与基督教文化的对话
·新语丝:强烈要求恢复跳大神
·大汉族主义的评语
·中国人现在最缺少什么?
·从极光之谜说到地球是个生命
·突发性心肌梗塞的原因和预防治疗
·为攻击中国传统文化——儒学者刘杰纠错
·《民主制是基督教信仰的产物,奴隶制是儒教信仰的产物》的辩论
·一篇应当获十个诺贝尔奖的论文
·一篇应当获十个诺贝尔奖的论文(二)
·一篇应当获十个诺贝尔奖的论文(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日再战一次,中国依然会被打的屁滚尿流

   按语:文章中的内容我写过,只是内容没有本文的全。也不完全一样。我早就说过,战争的胜负在于人心,不完全在于武器,更不在于人多人少,人多心不齐,甚至会出现反叛倒戈行为,起个什么作用?明朝有3亿多人,满清才有60万人,明朝在当时用的是现代化武器,满清用的则是弓箭,为什么可以取得明朝的天下?他用60万人,怎么能统治几亿人达268年之久?一句话说到底,明朝的人心不齐,形不成有效的力量。
   
   甲午战争,无论在武器上,还是在兵力上,日本都站劣势,为什么日本人能战胜满清?很明显,在于人心!
   
   

   文章提交者:因思而存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当我仔仔细细查看甲午前后的历史数据时,我不禁十分惊讶:原来当时我们的国力不逊于日本,我们的军力不逊于日本。
   
   
   在甲午战争前我们也有近三十年的经济改革(洋务运动)。“中国近代矿业已开始用机器采煤,仅开平矿务局,至1889年年产量已达247,000吨,有力地抵制了洋煤的进口。1882年输入天津的洋煤为5,400吨,到1886年便减至301吨。1890年,两广总督张之洞为了抵制洋铁入口,开工兴建汉阳铁厂,至1893年全部竣工,该厂设备先进,拥有十个工厂,三千多工人,所生产的铁除了供应本国外,还出口到美日等国。1879年,李鸿章在天津成立了电报总局,到1885年,沿海、沿江各省都架设了电线,总长度达到一万数千里,连厦门、台湾之间都架设了海底电缆。轻工业也在此期间得到大力发展。1880年,左宗棠创办兰州织呢局,成为中国近代纺织工业的鼻祖。同年,李鸿章也派人创办了上海机器织布局,中国近代纺织业从上海、宁波、镇江、武昌等地向全国蔓延开来。1882年,广州开始有了自来水,稍后,武昌、上海也相继办起了自来水厂。近代化的机器缫丝、轧花、造纸、印刷、制药、玻璃制造等民用工业都得到了迅速发展。”
   
   如果说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后,网上的一些同胞就感觉良好,踌躇满志的话,那洋务运动三十年后中日的实力对比就更值得骄傲了,当时的清政府的岁入可不象今天一样与日本有好大一段距离,而是日本岁入的1.5倍!我想有一个数字很能说明问题:1872年,李鸿章主持在上海建立了轮船招商局,这是洋务派创办的第一个民用企业。招商局开办仅三年时间,就为清政府回收了一千三百多万两白银,这是“经济改革”的成就,而相比之下,直到1894年,中日爆发甲午战争,日本政府的总年收入才八千万日元。
   
   军事上呢?“1884年朝鲜“甲申事变”后,清政府设立海军衙门,决定“惩前毖后,自以大治水师为主”。到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建军,装备了七千吨级铁甲巨舰二艘、二千吨级巡洋舰五艘,加上其它大小军舰,共二十多艘;南洋舰队也拥有了二千吨级主力舰四艘,千吨级炮舰三艘;广东、福建舰队共有千吨级舰艇八艘。四支舰队共计大小舰船八十多艘,这支庞大的海军,居当时世界第四位。但这仍远远没有实现李鸿章等人的理想,据他们设想,海军主力舰要有二十四艘,而当时仅有七艘。八十年代开始,清政府还以巨资修筑了旅顺、大连、威海、烟台、吴淞、马尾、黄埔等海防基地,装备了最新式的克虏伯自动回转射击大炮,以及深水军港、船坞等配套设施,旅大、威海、大沽等基地的营建,使中国拥有了当时远东规模最大的军港、船坞、炮台防御体系。仅在旅顺一地,就装备了数百门德国克虏伯大炮,成为世界著名军港之一。洋务运动期间,陆军也开始过渡为专门抵抗外国侵略的国防军,这是具有近代化意义的职能转变。
   
   1862年李鸿章到上海后,命令淮军向洋兵学习西洋枪炮和阵法,仅仅两年多的时间,就把6,000多人的淮军扩充到五、六万人,洋枪三、四万支,炮兵六、七个营。淮军从1871年开始改装当时最先进的克虏伯后膛钢炮,到1884年已装备370多门。左宗棠所部湘军从1863年开始建立洋枪队,1867年进军西北后,洋枪比例增加到六成。八十年代以后,全部用西洋枪炮武装起来的湘、淮等近代化军队已经遍布东南、西北和南洋、北洋数剩左宗棠率军收复新疆、冯子才在镇南关大败法军等重大胜利,都是与清军的新式装备分不开的。中法战争中,出关作战的滇军主要装备是毛瑟枪,另外还配备了哈乞开斯连发枪、克虏伯钢炮等。陆军不仅装备改良,而且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西式军事训练。许多军官都经过军事学校的培训,军队的素质得到提高。清朝政府能在甲午战争初期,迅速调集二万多军队开赴朝鲜和鸭绿江边,说明军队的机动性也能得到明显改善。”
   
   在1890年时,北洋海军二千吨位以上的战舰有七艘,共二万七千多吨;而日本海军二千吨位以上的战舰仅有五艘,共一万七千多吨。既使不能说清朝的军力强于日本,也决不能说清朝的军力弱于日本。如果我们想想今天的中日军事实力对比,想想日本的八八舰队,金刚级战舰,宙斯盾系统,更不用提空军的剧大差别。如果说我们2000年能达到小康,我问一句:我们何时才能达到象甲午战争时那样的中日军事力量对比呢?
   
   近来一些文章,把一堆经济数据堆起来,而且堆的很高兴,就等着去东京大屠杀了。且不说日本也会发展,中国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不可能维持那么高的增长率。我只是想问我们以前是因为经济的原因输的吗?如果我们对未来踌躇满志的话,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以前在经济,军事实力都不亚于日本时输给了它,而且输的那么惨。  
   
   甲午战争不同于鸦片战争,不是大刀长矛对抗坚船利炮的战争。我又一次打开那段屈辱的历史仔细查看。是的,我们不输在经济实力,不输在军事装备,更不输在爱国热情。清朝的普通士兵是很英勇爱国的。中日初次交锋,日舰截住运兵船高升号,船上的清兵宁死不当俘虏,用步枪还击日军,最后被击沉,绝大多数士兵遇难。在随后的平壤等战役中清兵也拼死一战,日军往往要集中炮火和成倍的优势兵力,才能攻克一个阵地。根据日军的《清日战争实记》记载:“大小炮弹连发如雨,炮声隆隆震天撼地,硝烟如云涌起,遮于面前。在如此激烈的炮击下,原以为敌兵会立即溃散。然而,我军前进一步,敌军亦前进一步,彼此步步相互接近。此时,除使炮击更加猛烈外,亦别无他顾。战争愈来愈激烈,乾坤似将为之崩裂。……”日军损失惨重,中日的伤亡人数对比是基本相当的。
   
   但我们还有一些败类,如清军统帅的叶志超。当日军拿下平壤外城时,当日战斗就战死189人,伤516人,清兵伤亡人数少于日军。日军所带的弹药、口粮都已用尽,在平壤城外冒雨露宿,处境极为艰难。叶志超却丧失了抵抗信心,传令放弃辎重,轻装持械,趁夜而退。当时,大雨倾盆,清兵冒雨蜂拥出城。清兵混乱中不分敌我,胡乱放枪开炮,误伤累累。经过整整一夜,清军全部退出平壤,在混乱中死伤人数达到二千多,远远超过了在战役中的损失。平壤战役后,清军全部退至鸭绿江边,日军于是完全控制了朝鲜。
   
   在海军上我们也并不输于武器装备与爱国精神。有关中日黄海海战的参战实力对比大部份人都看过,具体说来基本是双方旗鼓相当,各有所长。中国军舰共14艘,其中4艘因太小没有投入战斗,参战军舰10艘共31000吨。日本海军实际参战12艘军舰共38000吨。中方胜在巨舰大炮,装甲厚;“定远”、“镇远”都是远东数一数二的铁甲战列舰。日方强在速射炮多,火力猛。中方各舰管带不少是由中国留学生担任的,熟悉船舶。北洋海军水兵也很勇敢,富于爱国热情,士气很高,并不亚于日本海军。大家都知道致远号在管带邓世昌的带领下,弹尽舰伤之时勇撞“吉野”,不幸为鱼雷所中,全舰官兵共252名壮烈战死。可很少有人知道在同一场海战中“经远”号负伤后,管带林永升(他是一个留学生)临危不惧,操轮撞击日舰。不幸,也中鱼雷沉没,全舰270人除16人获救外,全部牺牲。
   
   我们输在哪里?我们输在制度的腐败。象慈禧老佛爷,要做寿,要搞庆典,修园子;反正国家的利益在她的私人利益之下,北洋的经费她可以任意取用,挥霍,而使北洋舰队老化,无钱按原计划购新舰,连吉野也因此由中国定造舰变成日本舰。甲午海战旗舰“定远”更是因年久失修,开炮竟震塌舰桥,让整个舰队失去指挥。还有一帮清朝的军需官腐化堕落暗饱私囊,购来一些低劣的炮弹甚至教练弹充数。因此虽然有多次日舰中弹,却未见炮弹爆炸。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也是同胞的中国人这么有“胆量”,直到今天还有人敢在假药,工业酒精兑酒,修桥上玩这些勾当,他们没想到这是人命关天的事?
   
   清廷还是“威严”的。叶志超,方伯谦之流全被斩首,就连没劝叶志超的将领也被诛杀。然而他们造成的损失却再也补不会来了。问题是在这种制度下,再强调爱国,还是会有叶这样的人官路亨通,还是有个谁也管不到的老佛爷,把一人,一家的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上。纵观甲午战史,叶,方这样的人还不算太多,北洋舰队的官员们还没“都烂掉”。我不知要是大多数官员都开始发霉,发烂又会怎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叶之所以能爬上具有决定性的清军朝鲜统帅的位置是因为他谎报牙山胜利。这种“大胆”作风让我吃惊:难道就不怕被揭穿吗?我不明白我们这个民族哪里出了问题,直到近百年之后还有人敢慌报各种信息,甚至亩产万斤。
   
   面对历史我默然无声。从小时候老师就教我:甲午战争的失败是因为清政府的腐败。我没认真想过这句话,直到今天我重温历史。
   
   我在想,如果我们已知历史,如果时间再重给我们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们还是不是必负于日本?
   
   既使重来一次,我们还是必输!我在内心痛苦地承认。任何一个史学家都知道:甲午的命运在明治维新与洋务运动两种不同的变革兴起时就已种下。既使我们能侥幸获得一二次的战术胜利,也难逃最终的战略失败。
   
   如果是经济,我们可以强国;如果是军事,我们可以强军。但如果是制度的腐败,我们又将何去何从?既使先让我看过历史真相,再把我送回到甲午战争三十年前,我放声高叫:“不维新变法,既使三十年后经济,军事都不弱于人也会被打败”又有几个人能相信我这句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