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赵达功文集]->[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赵达功文集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10月28日,中国著名知识分子、一代启蒙导师包遵信先生逝世。刘晓波负责组织了治丧小组,在网络发出讣告。此时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大会也临近尾声。大会主席刘晓波委托秘书长张裕完成最后的会议议程,全力投入包遵信葬礼安排工作中。参加大会的会员们向包遵信先生致哀,独立中文笔会又损失了一位颇有影响力的会员,悲痛中会员们纷纷撰写祭文、挽联、诗词,悼念一代承前启后的启蒙者。

   11月3日是向包遵信先生遗体告别的日子,仪式定在北京东郊殡仪馆。我乘坐深圳开往北京特快列车,2日下午赶到北京。列车上我不断接到深圳警方打来的电话,他们劝告我最好不要参加包遵信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我感到气氛骤然紧张起来,虽然离立冬还有一个星期,瑟瑟寒风已经袭来。

追悼会前

   11月2日下午一下火车,我就乘出租车立刻赶到约定好的一家饭店。在那里我遇到了刘晓波、张祖桦、徐晓、马少方、周忠陵、温克坚、薛野等人,他们正在一个房间里忙碌。后来得知,刘晓波作为包遵信葬礼总负责,不顾发烧,坚持带病现场指挥;而徐晓,《光明日报》出版社的副总编辑,看起来一个弱小女子,却勇于承担了整个葬礼的策划、灵堂布置、音乐、纪念册等事宜,是葬礼的总操办;原团中央常委、宪政学者张祖桦,1989年春夏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马少方,刚被选为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的原北京大学研究生江棋生,以及薛野、周忠陵等人,都积极参与了葬礼的操办。一卷一卷的挽联摆在面前,据说大都是学者余世存的墨迹。我来到时,还有一些挽联需要抄写,江棋生承担了这项工作。期间,刘晓波、徐晓、张祖桦等人不断用电话联络相关人士,也不断接到关注包遵信葬礼的来电问询。

   晚饭后,我与马少方、温克坚乘车到万圣书园的醒客咖啡馆,这里的老板是著名学者刘苏里先生,他风度翩翩,气宇轩昂,要不是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也是一个典型的北方汉子。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主题内容就是包遵信的葬礼。谈话间了解到北京警方非常紧张,已经找了许多准备参加葬礼的异议学者谈话,要他们不要参加第二天的葬礼。山雨欲来风满楼,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事情看起来很麻烦。来北京之前,晓波就跟我说过与警方谈判的情况。警方曾经警告过主办人刘晓波,不要酿成政治事端;而刘晓波回应警方,祇要当局不干预,不会发生什么事件,干预才会酿成事端。但现在看来北京高层已经下令干预了。这时我的电话响了,看看来电显示,知道是深圳警方打来的。他们告诉我不要参加追悼会。我说我不可能不参加。他们说他们现在很麻烦,还说星期六(3日)不能休息了,要来北京。

   很明显,包遵信先生的追悼会由于参加人数众多,让北京当局恐慌。他们惧怕的是政治集会,包遵信先生的葬礼恰恰是异议知识分子聚集在一起,葬礼的性质或许就是政治性质的集会。我们觉得当局过于焦虑,草木皆兵。有句俗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周恩来逝世,引发1976年的四五运动;胡耀邦的逝世,引发震惊中外的1989学生运动;赵紫阳逝世后,当局戒备森严。包遵信尽管是著名学者,不能与他们相比,但当局却借鉴历史事件,忧心忡忡,坐卧不宁。

追悼仪式

   包遵信葬礼从3日上午11点开始,之前要布置灵堂、摆放花圈和挽联。早上8点钟,我与马少方、温克坚一同乘出租车前往东郊殡仪馆。下车后,停车场内已经有很多闲溜达的人,我们这些人久经沙场,经验丰富,跟警察打交道多了,一看就知道哪些是便衣。

   我们径直走向包遵信先生的灵堂,看到灵堂大门紧闭,晓波、徐晓等人在一边正与殡仪馆工作人员交涉。按规定,必须给予足够的时间布置灵堂,当局的刁难显然是事前商量好的。经过再三交涉甚至争吵,也许当局也害怕引起冲突,祇好同意打开大门。之后在灵堂外,我又发现刘晓波同包遵信家人一起与北京国保头目发生争执,原因是刘晓波从电话中得知江棋生、莫少平、浦志强、俞梅荪等人被警察堵在家里,甚至被抓进派出所,义愤填膺,认为北京当局缺少最基本的人性。后来得知,不锈钢老鼠刘荻和李海,他们已经来到殡仪馆前,仍被警察绑架到车上带走。

   包遵信先生的葬礼,冥冥中的确安排是一场政治聚会。因为所有参加追悼会的第人,哪一个不是异议人士?大家也心照不宣,并非要等到11点钟才赶来,熙熙攘攘的悼念人群早早就站立在灵堂外。从外地赶来参加追悼会的异议人士很多,深圳除了我之外,还有参加六四后削法为僧的圣观法师徐志强和另外一位维权女士也从深圳赶来参加葬礼。广西、上海、天津、河南、广东、四川、河北等地都来了很多人,其中有学者、律师、维权者、商人等。

   这些人聚在一起参加葬礼,同时又是彼此认识交流的机会,祇从这个意义上说,葬礼也是政治集会,祇不过没有人发表演讲,没有人喊口号,没有人提出什么政治主张罢了。很多人从未谋面,但谁都知道谁,因为大家的事业是一致的,那就是争取中国的民主自由事业。有些也许在网上看到过照片,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看到著名女记者高瑜了。她说:“我们俩本应该一起参加塞内加尔国际笔会大会的。”我说:“是啊,应该是在今年香港的亚太国际笔会上见面的,可惜我被当局‘边控’了半年。”在休息室,与年过八旬的于浩成老先生交谈,他拄着拐杖侃侃而谈:“早知你赵达功的名字,没想到今天相见。”大有忘年交之感。

   灵堂正面,刚毅、自信的包遵信画像挂在正中央,两边的对联是:上联:“走向未来,未竟神州启蒙业”;下联:“囚居京城,锻造华夏自由魂”。悼念大厅堆满了鲜花和花圈,两面墻壁布满了挽联。

   10点半多一点,包遵信先生的灵柩来了。灵堂外大家闪开一条通道,默默的注视着灵车缓缓过来。11点大家簇拥在灵堂内,主持人刘晓波宣布追悼仪式开始,首先由于浩成致辞,其后由包遵信先生的女儿包瑗致辞。遗体告别开始了。大家5人一排,向包遵信先生遗体三鞠躬后,依次缓缓走到遗体前,将手中的白菊轻轻放到遗体上,看最后一眼。许多人止不住眼泪,抽泣着。我走到包夫人面前,轻轻拥抱了她,与家人一一握手,祇有一句话:“节哀顺变!”

后记:深圳警察把我“接走了”

   包遵信先生的葬礼中发生了许多故事。便衣警察混在殡仪馆工作人员中,监视着葬礼的一举一动。外国记者的采访摄影遇到了麻烦,与便衣警察发生了冲突,所谓“和谐社会”不揭自破。缺乏人性的中共当局,如何能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和谐?

   葬礼后按照传统惯例,大家要聚在一起吃饭。菜还没有上完,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声音很熟悉,那是深圳警察打来的。问我:“老赵,你在哪里?”我说:“我在吃饭”。又问:“吃完饭去哪里?”我说:“去火车站回河北家乡探望父母。”他还问:“几点钟走?”我一听就明白了,直接问:“你们来到北京了吧?”他说:“是”。我早就有思想准备,他们怕我滞留北京几天,当局担心的是政治聚会。是的,的确想在北京呆几天,毕竟机会不是很多,这里有很多朋友,都想见一见,聊一聊。但我还是不想与警方发生冲突,答应他们来聚餐的酒楼下接我。

   警察来了,我必须走了。与大家打个招呼,我下楼了,坐上了有两个警察陪伴的出租车,到宾馆收拾行李,然后直奔北京西站。他们很“尽责”,我也很同情他们。星期六他们一早就从深圳飞来,都饿着肚子,但上级的命令必须执行。就这样,他们陪同我到了河北老家邯郸……

   有时想,这个国家政权是在折磨所有的人,包括他们自己在内。

   (2007年11月1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