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羲皇台上泪成行——一位中央大学高材生的际遇]
张成觉文集
·情人节不送花?
·星火终必燎原——57中坚的思考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
·左转无非求名利
·向右转的“左仔”
·“肥姐”沈殿霞走了,香港还会有“开心果”吗?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毛的旗帜”凝结着白骨与鲜血——再斥“军事专家”的谎言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浩然何尝为农民代言?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劫后悲歌燕园泪——读陈斯骏《劫灰絮语》
·负责,是敬业乐业的表现
·“三个穿灰大衣的人”——《劫灰絮语》人物谈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
·毋忘肃反“窦娥冤”
·炮制大冤案 毛理应反坐——潘扬、胡风案反思
·恨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毛55年心态试析
·睚眦必报 绝不手软——再谈毛55年心态
·“旋转”毋忘叶“廖”功——叶剑英、陈云与改革开放
·浅议交大两学长——陆定一、钱学森漫话
·也谈胡耀邦手上的“血污”——与余杰商榷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
·毛何曾信奉马克思?——试析中共悼词中的“谥号”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
·谁读懂了《资本论》?——兼谈毛为何宗奉马克思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
·“秋官”、股市、胡乔木
·肯定“小善” 争取多数 逐步到位——与刘自立君商榷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毋忘当年的镇压、剥夺与清洗——回顾1949-57的中国
·自由主义者的“毛情结”——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感
·人治的悲喜剧——从英若诚就任副部长说起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
·胡适说:“鲁迅是我们的人”——拆穿毛利用鲁迅的伎俩
·毛江夫妻店的开张——批判电影《武训传》的内幕
·武训不足为训?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
·陈毅欠帐也不少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失心疯”的昏君及其臣仆——“大跃进”荒唐之一例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性伴侣的易名与“民主”的发展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羲皇台上泪成行——一位中央大学高材生的际遇

   时当21世纪,中国大陆的大学生大概都以清华、北大为高校翘楚。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1949年以前,有过一所设于当时首都南京的名校,叫中央大学。校长曾经由蒋介石兼任,不难想见最高当局期望之殷。其地位即使未必高于北大、清华,至少是鼎足而三。我大哥就是它的学生。由于战乱关系,他从重庆念到‘还都南京’,在校五年之久,1947年从电机系毕业。
   
   旧中国工业落后,尤其抗战胜利后百废待举,他兴冲冲地到了台湾发电厂,殚精竭力,贡献所学。不料才过了几个月,就卷入一宗共党案,身陷囹圄。
   
   事缘他有一位同姓的同乡,是中共地下党员,当局搜捕不获,但从其广州住处搜到一封信,是我大哥写的。联系往日在校‘左倾’表现---曾参加46年‘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学生运动,台湾特务机关便将他当作‘共党嫌疑分子’关押起来。后经父亲通过‘党国高层’说项,并缴纳巨额款项,终得交保释放,但需定期作思想汇报。

   
   鉴于香港当时不在国府直接管治下,大哥遂潜赴该处,在坚尼地城海旁半山腰居住。那里依山建了五排房子,自高至低分别命名为:学士台,桃李台,青莲台,羲皇台,太白台。每排十间,均为三层,天台全部连通。大哥在羲皇台某门牌三楼租了一间斗室,约50平方英尺。对面是厕所,往里为厨房。条件简陋,市井氛围十足,与学士,太白等充满书卷气的名称大相径庭。尽管如此,他并未放弃进取,依旧手不释卷地研习专业知识,以待时机。
   
   翌年8月,时局大定,父亲专程自穗到港。恰值当时已参加中共游击队的三哥也在。父亲劝他二人赴美留学深造。兄弟俩商量后,一致表示要为‘新中国’效力。当年年底,他结束投闲置散的岛居生活,满怀壮志豪情,北上参加建设。
   
   谁知人才奇缺的新朝,‘政治标准第一’。他分配到沈阳某大厂,担任电机技术工作半年多,韩战爆发。书生气十足的他,在一次与同事闲谈中,随口讲了句:美国人并没打我们,志愿军无需出动。结果受到批判。之后调离工厂,改去技工学校教数学。入学者为小学毕业程度。尽管学非所用,工作并不对口,但他敬业乐业,深受学生欢迎。我那时的中学班主任是他在中央大学的同学。他在信中介绍自己的工作,不无自豪地说:我的学生将为‘国家电气化’作出贡献。(当时列宁的一句话家喻户晓,道是:‘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
   
   然而,中共的‘苏维埃政权’并不信任大哥,很快就再度调动他的工作。他从教室转到图书馆的里间,埋头于外文图书资料中,负责编书刊目录。这样一来,跟学生基本上没什么接触了。好在和他的专业还算多少有点联系,不至于完全用非所长。
   
   1958年干部开始轮流下放,到工厂农村劳动锻炼。校方倒还不错,让他在黑龙江和家乡两处挑选。他选择回原籍东莞农村当农民。这一干就是两年,种田,烧砖,搞化肥,几乎全是重体力劳动。但他不以为苦,反而自得其乐。某次县里办培训班,为期三天,学习一项生产化肥的新技术。他只学了半天就会了。主持者马上请他当教员,向千余名学员传授。他能讲能写,能挑能抬,加上爱好音乐,吹拉弹唱,无所不通。农民都称赞他文武双全,喜欢他平易近人。没有人把他当做‘被镇压的阶级敌人的儿子’。工作之余,许多青年聚集在他周围,他和贫下中农完全打成一片,不分彼此。其中一位相当健美的姑娘,对他表示倾慕(可惜这段情后来无疾而终)。
   
   ‘良园虽好’,他到底一直怀着发挥所长的愿望。1960年春,校方终于遵照政策规定,把他调了回去。可是由于大`小‘气候’,他始终未能归口从事电机专业技术工作。文革一开始,更受到猛烈冲击。关‘牛棚’一年半左右,即被当局以‘特嫌’问题拘留,三个月后遭逮捕。又过了一年半,‘在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迫害下,(于)1969年11月29日病逝。’(引自《平反决定》)
   
   终其一生,他基本上没有施展源自中央大学的专业本领。作为中央研究院院士萨本栋的门生,教了几年初等数学,好像也丝毫用不上萨教授传授的微积分。他在技工学校任教时学会的手风琴,倒是深受学生与同事欣赏。
   
   大哥是1961年结婚的。大嫂在青岛当医生。福建人,毕业于教会大学。他们俩是匹配的,感情很好。但婚后多年都没能调在一起。这种夫妻分居两地的情况,在当时比比皆是,成了社会问题。大哥似乎没太大的埋怨。我母亲却很在意。可她老人家又能怎样呢?
   
   其实,母亲更在意的,应是‘白头人送黑头人’。但69年大哥瘐毙时,她孤身一人,在远隔万里的东莞农村被监督劳动,与大哥早就音信断绝。否则,真不知患有严重心脏病的她老人家,如何承受得了最钟爱的长子的噩耗?
   
   从大哥北上算起,78年过去了。昨天我偶然路过羲皇台附近。他当年的旧居一带,早已改建成高达数十层的楼群。如果天晴的话,相信能够眺望到旺角朗豪坊的半球圆顶。我心往神驰,浮想联翩。一艘破浪北上的海轮,一位雄姿英发的青年,萦回在我的脑际。如果那艘海轮,东出太平洋远航花旗国的话,船上的大哥今天不是十有八九会依然健在吗?可是,现实却是他生不逢时,才不得展,赍志而殁,长眠北国。
   
   想着想着,我的视线模糊了,泪水夺眶而出。一首五十年代在大陆流行一时的歌曲,仿佛响彻我的心头。那是我跟大哥都很欣赏的印度电影《流浪者》插曲,名叫《拉兹之歌》:
   
   ‘命啊,我的命运啊,我的星辰!你回答我,为什么,这样残酷,捉弄我?。。。’
   
   到底谁捉弄大哥这样一位中央大学毕业生?谁捉弄了更多的名校`非名校毕业生?所有这一切又是偶然的吗?
   
   (07-1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