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怀念大哥/张成觉]
张成觉文集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怀念大哥/张成觉

   1949年12月某日,青岛港口旭日初升,霞光万道。一艘即将启碇北航的客轮舷边栏杆上,坐着一位英姿飒爽的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他含笑望着镜头,眉宇间充溢着喜气和期盼。几只白色的海鸥自由自在地飞翔在他身前脚下,似乎也受到这位远方来客昂扬奋发的气息感染。波光粼粼的海面一片静谧安详,整个画面黑白分明,基调是催人向上给人希望的,正与新生的共和国的氛围相得益彰。
   
‘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怀念大哥/张成觉

   这位俊朗结实的青年便是我大哥,出生于1924年,即父亲从北大本科毕业那一年,故名‘成学’。他是我爷爷一门三房‘成’字辈十名男孙的第三位,也是备受亲友喜爱`才华横溢的好男儿。照片是他当年从香港千里迢迢北上东三省途中拍摄的。作为著名的中央大学电机系47年的毕业生,他满怀报国赤诚,一心要在重工业中心所在的的北国施展抱负,服务人民。
   
   然而,29年后他却在哈尔滨的监狱中一病不起,素以体健称的他竟因区区感冒,孤寂地永辞人世!他的妻女远在青岛---29年前他曾留影于斯的海滨城市;67岁的老母则于更远的南方原籍东莞农村被监督劳动;身为他幼弟的我,正处新疆兵团劳动,身份是‘摘帽右派’,类似于《水浒》中林冲`杨志等配军!

   套用林教头一句口头禅,叫做‘天可怜见’。上帝慈悲,我一母同胞四‘成’尽管厄运重重,却未至全军尽丧。幸存的三兄弟中,又以我最富戏剧性,大起大落,柳暗花明,竟能于大哥瘐毙37年后,前来寻访他昔日留下的痕迹,雪泥鸿爪,令人感叹唏嘘。
   
   他是因曾在台湾被捕这段‘历史问题’而遭殃的。本来,1955年大陆‘肃反’时已有审查结论,说与本人交待相符,‘没有隐瞒’---据说,那是公安部门通过台湾的内线查核的结果。因为,49年冬他一到东北,就向组织交代历史,此乃惯例。大哥既非特务,又无叛变,证据确凿。奇怪的是纵使如此,肃反后仍将他定为‘内控使用’。他是电机工程师,却不让他在工厂工作,把他调到技工学校教数学。不过,校方还能根据学历将其定为一级教师(50年代中期月薪101元,相当于大学讲师待遇)。但后来书也不让交了,再调到图书馆,负责给外文图书杂志编目录,以免他接触和影响学生?
   
   文革风暴一起,公检法砸烂,肃反结论不作数了。他被逮捕关押,罪名为‘特嫌兼叛徒’,时在1966年9月。
   
   如果仅仅如此,还只是我大哥一人倒霉。最匪夷所思的是,因他人缘好,群众威信比某些‘人民代表’还高,结果被栽上一个‘反革命集团首脑’的吓人名号。该集团被官方称为‘中华民族救国军’,株连上万人,遍及黑龙江省内外,直至西北`中南等省区。举凡他的学生,同事,同宿舍者,同乡,老同学,老朋友,等等,都被当作该集团成员。
   
   时光流逝,清者自清。1980年哈尔滨市召开万人大会,为该案平反。‘中华民族救国军'纯属子虚乌有!!!
   
   不过,往事并不如烟。2006年8月28日晚8时,我访问大哥旧同事罗老师。他仍心有余悸,不愿多谈当年那桩冤案,态度显得非常冷淡,甚至拒绝让我进屋,只是在楼下空地说了几句。话语中隐约含有某种敌意,天晓得怎么回事!
   
   我心灰意冷,真想就此放弃采访,次晨离哈。好在一觉醒来,晴空万里,天朗气清。无意中碰倒两位退休老师,都姓刘,认识大哥,但不熟。他们向我提供了线索,让我访问余老师。遂于晚饭后前去余的住处,受到热情的接待。余自称47年16岁考入清华大学机械系,与朱镕基同届。他其实和大哥也并不很熟,只不过在同一栋宿舍楼居住。不料竟受猜疑属‘救国军’骨干,被单独关牛棚达十年之久。直到80年才得以平反,是遭遇最惨的一个。他现在孑然一身,看上去外表硬朗,实际上心脏病严重,全因长期在校内从事重劳动,把身体累垮了。所以二刘曾叮嘱我,千万别让余太激动,以免发生意外。但他跟我畅谈一个多小时,精神矍铄,一再盛赞大哥‘人缘好’,丝毫没有埋怨自己无辜受株连之意。二刘过虑了。
   
   从余老师家出来,沿着黑沉沉的小径走回住处。这是大哥生前走过的一段老路。我不禁想起电影《苦恋》中的一句台词: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

此文于2007年12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