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研究中共切忌以訛傳訛---從港報簡介毛思想談起]
张成觉文集
·从善如流的《黃花崗》雜志編輯
·哲学的迷雾与历史的真实
·小议《右派索赔书》(下篇)
·致《争鸣》编辑
·多看一遍再发出好吗?
·功能组别“万岁”?
·对刘自立《纠正张成觉的误读》的点评
·“斗鸡公”与红卫兵的嘴脸
·不要爹妈 只要“国家”?
·也谈鲁迅与姚文元
·巴金的“一颗泪珠”---读《清园文存》有感
·“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毛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简评张博树讲稿
·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悼朱厚澤
·大师之路及其他-----从《清园文存》说开去
·悼念朱厚澤先生(七律)
·回首歷史軌跡 褒貶知名人物 週日下午海德公園講座各抒己見
·百年回首辨忠奸---在“百年中國“研討會上的發言
·標新立異 見仁見智---評《梟雄與士林》
·從“份子”與“分子”說開去
·血淚凝結的一株奇葩---評新版《尋找家園》
·金庸何樂入作協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上)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中)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下)
·從《四手聯彈》“讚”汪精衛說起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切爾西不請奧巴馬
·由克林頓送酒說開去
·汪洋恣肆 痛快淋漓---喜讀康正果批汪暉文
·請正確評述“黑五類”---與焦國標教授商榷
·“四清運動”和“黨的基本路線”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一)
·多看一遍行嗎?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二)
·從文明到野蠻再到恐怖---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三)
·利用韓戰機會 定下比例殺人---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四)
·“中國的變局即在眼前”嗎?---與姜維平先生商榷
·“老虎”苛政試比高---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五)
·罪惡的“百分比”---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六)
·誰還在乎“球籍”?---中國經濟總量坐亞望冠的思考
·農轉非、戶籍改革及其他
·“观点开放”谈何易?——简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81 )
·皮涅拉總統沒向中國稱“謝”
·韓戰謊言何時了?
·“改正”還需待何時
·“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批毛批共宜側重政治經濟角度
·致某知名文化人
·手民之誤
·重複否定等於肯定
·談“57反右”宜細不宜粗---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一)
·中共“八大”是解開反右之謎的重要鑰匙---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二)
·文學與我
·文學與我
·喜看“民主小販”上攤位---楊恆均《家國天下》上市有感
·“你改悔吧!田華。”--讀《田華感言》想到的
·毛時代“社會上沒有階級”?---與李怡、余華二位商榷
·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分裂---丁抒教授縱談文革緣起
·李默評論兩則
·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蔣愛珍的“生存形態”---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二)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生存形態”與“含金量”---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三)
·《歸去來兮》(長篇小說連載)
·“五識”兼備呼民主---評博訊“公共知識分子”榜
·轉貼李墨《歸去來兮》第一章(之2、之3)-張成覺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致巴雅古特先生
·一篇文情並茂的佳作----楊恆均新作點評
·天安門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与中國
·埃及能,中國還不能!---再談埃及巨變與中國
·南天健筆 正氣如虹---讀何與懷博士作品感言
·蕭默的”笑談”與笑話---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一)
·自編自導 故弄玄虛---評蕭默《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二
·欺世盗名 破绽百出---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三
·變色龍與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一)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二)
·”用筆桿子殺人”---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三)
·誰令下馬出京華---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四)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研究中共切忌以訛傳訛---從港報簡介毛思想談起

   中共十七大臨近,香港某報近日配合有關報導,新闢'小辭典',在'毛澤東思想'的詞條中稱,毛思想一語最早出現在1943年,'由時任中央研究組副組長的王稼祥于<中國共產黨與中國民族解放的道路>文中提出,並在1945年中共的七大被認定為中共的指導思想.毛澤東思想的主要內容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發動農民進行"人民戰爭";必須黨指揮槍,不能槍指揮黨;一切文藝`新聞等上層建築,必須為政治服務,必須服從黨領導'.
   
   該報為幫助讀者理解新聞而作此安排,無疑應予肯定.但遺憾的是,上述短短的簡介竟有多處重大錯失:一是中共從來沒有中央研究組,但當時延安有中央研究院,院長李維漢,王實味即其下屬的研究員.王稼祥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政治部主任,地位比李高得多.二是對毛思想'主要內容'表述不妥,起碼應區分不同時期,民主革命時期是三大法寶,依次為黨的領導,革命軍隊和統一戰線.此外,'發動農民進行"人民戰爭"'的說法有語病,'毛選'一至四卷中並無'人民戰爭'一詞,該詞似始見於1960年署名林彪的<人民戰爭勝利萬歲>,是紀念抗日戰爭勝利15週年之作.
   
   應該指出,上述港報屬于嚴肅的大報,向以知識分子為主要對象,且曾以'公信第一'著稱.但竟有如此錯失,實在引人深思.堪稱事出有因,絕非偶然.要而言之,港台以及海外,與中國大陸涇渭分明,舉凡政經制度`社會結構`人際關係`文化傳承`生活方式`思維定勢`語言習慣`遣詞造句`禮儀稱呼`法治觀念以及人生觀`價值觀等等,無不具天淵之別也.

   
   上世紀冷戰時期,西方稱蘇聯為'鐵幕'國家,中國為'竹幕'國家,此乃形容其缺乏政治透明度也.其實,中共之封鎖消息,與蘇聯不遑多讓,甚至或有過之.正因為此,港台及海外的研究者往往不辨真偽,以訛傳訛,進而論証有誤,個別嚴重者竟至貽笑大方.事例可謂不勝枚舉,其中包括學者教授以及政界知名人士.以下是頗具代表性的幾宗個案:
   
   香港回歸前夕,某電視台邀請一位身兼親中政團首腦的時事評論員講解大陸政府人員架構,此君談到港人接觸機會較多的'公安幹警'時,竟說他們就等於香港警隊中的C.I.D,其實大謬不然!前者是大陸'公安幹部和警員'的略語,即公安部門的警官與警察都包括在內;後者則是本港便衣探員,兩者根本不能劃等號.
   
   須知大陸相當長的時間裡都忌諱使用'官'字,往往只稱'幹部'或另有說法.如文革前稱'解放軍指戰員(指揮員和戰鬥員)',改革開放後才開始'與國際接軌',改稱'解放軍官兵'.後來成立武警部隊,亦使用'官兵'字樣.公安屬政府部門,叫法又不同.這些對於大陸人來說並不陌生,港人便容易混淆了.
   
   再如鄧百年冥壽時,上述大報前老闆以著名作家兼政論家的身分,在與該報同一集團所辦的刊物上,撰文紀念'鄧公'.洋洋兩萬字,其盡心費力不難想見.然而,也許是廉頗老矣,其中失實或不當之處屢屢出現,茲舉數點:
   
   該作者竟稱鄧為大元帥.眾所週知,中共軍隊從未頒授過此軍銜.倘曰這是文學的誇張手法,那也未免對鄧過於溢美了.
   
   文中又稱淮海戰役中蔣軍80萬眾,鄧胸有成竹,舉重若輕,完全不在話下,卒大獲全勝.這是把當時的指揮機構前委其餘四人(劉伯承`陳毅`粟裕和譚震林)的功勞,全部記在鄧的頭上,極為不當.
   
   在談到陪審員制度時,作者不顧大陸'人民陪審員'的具體職能,只看到'陪審員'三字相同便將其與香港類比,其實就算撇開中共各級政法委員會凌駕于法院之上這一事實,單以陪審員的作用而論,中港兩地就截然不同,根本不具可比性.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其所談所論,不少脫離了大陸的實際,誤導了讀者.
   
   海外的學人或若干國際組織也一樣會失之粗疏,例如:
   
   幾年前,某留美大師級學者,在上述于華人世界頗有影響的刊物上發表論文,分析1935年'一二.九'運動前後若干歷史事件,稱'那就是林彪提出"紅旗到底能打多久"的時候'.此說明顯有誤.因為當年10月紅軍已到達陜北,林彪其後不久被毛任命為紅軍大學校長,聖眷正隆,躊躇滿志.而他情緒極度低落,懷疑革命前途則是在4年半之前,即井岡山時期的1930年1月.為此毛當時寫過一信批評他,題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後收入'毛選'第一卷.但'毛選'出版時應林的要求將其姓名隱去.
   
   1971年'9.13'事件後搞批林批孔,在全國各地普遍傳達的中央文件中,公佈了林彪寫的一首詞,裡面有兩句道是:志壯堅信馬列,豈疑星火燎原.據說這是林為他當年提出'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一事翻案,屬於其反毛的罪狀之一.所以,此事在大陸可謂婦孺皆知.
   
   筆者曾為此致函該刊物,請代轉達某大師,但結果如石沉大海,杳無回音,就恍若後來撰文多篇評論上述知名作家兼政論家的宏文一樣.不知是刊物編輯不屑一顧,還是大師和作家懶得理會.
   
   另有關中共為右派'改正'一事,不少人誤以為發生于79年,某國際性的中國作家組織的公開信即受此影響.更有人將'改正'事歸功于十一屆三中全會.事實是1978年9曰17日由中共中央正式發文(55號文件)開始實施,比三中全會開幕日(12月18日)早了三個月零一天.胡耀邦對推動此事厥功至偉,他當時任中央組織部長.
   
   上世紀60年代初,八一電影製片廠曾拍過一部反特片<寂靜的山林>,由英俊小生王心剛主演.其中有個細節描寫王假扮已落網的美蔣特務,到港刺探敵方底細.台情報機關駐港代表在夜總會款待他,問他有何觀感.王不加褒貶地巧答曰:真是兩個世界啊!
   
   對於港台及海外研究者而言,竹幕後的大陸就是另一世界!故為文必須嚴謹,治學務求認真,認真也者,一是不馬虎,避免輕率;二要辨真偽,拆穿假象.否則漏洞百出,謬誤頻生,殊不可取.所謂千里之堤,潰于蟻穴.即使是那些細節,包括年份日期,人名地名,詞語運用之類,亦不應掉以輕心.因為事關誠信,理應慎重.
   
   在這方面,台灣導演李安製作<色`戒>時的做法值得效法.據劉再復文稱,李曾請他幫助查核汪偽政府的正式稱號,劉多方搜尋資料後告李,謂與蔣的國民政府國號國旗相同,只是旗上加了'和平反共救國'六個字.他發現這些李安早就知道了,便問何以請他相助.李答稱:'只是想確定一下,萬全之計','仔細點沒錯,疏忽就麻煩了'.李安所拍乃藝術片,尚且如此注重細節的真實,何況新聞或學術容不得半點虛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